◆第十一章‧陰影國王

六‧交易

  不死者忽然之間全都消失了,讓人員的調派鬆解了不少,獵魔人知道,這一定是因為供血源頭已經不存在的關係,不過……問題仍沒有解決!
  他們對於血毒品的另一個源頭仍舊沒有頭緒!
  幾日來,杰西對於獵魔人與吸血鬼之間的事也了解了不少,不過……他也明白才幾天的時間,是無法將兩大陣營的所有事件搞得一清二楚的。
  但也夠了!
  這兩天傑米時不時往醫院跑,雖然他仍會回來處理一些巫師日常要處理的事,但不在家的時間變多了,他多的是時間到處看到處玩。
  傑米給了杰西巫師之家的鑰匙,蠻將這個年輕的孩子當成接班人般對待,完全不知道這個小巫師包藏禍心。
  那一天夜裡,他從傑米這兒回家,路上又遇到那個名叫薩森的吸血鬼,但很意外的,杰西好像已經不那麼害怕他了。
  獵魔人與吸血鬼之間有了停戰協議,現在仍是有效期間,他完全沒有想到一名吸血鬼若想讓他的獵物死翹翹,起碼有十種以上的方法可以讓屍體看起來完全像是意外死亡。
  『小巫師!記得我吧?』
  薩森臉上有著斑駁的燒傷痕跡,應該就是那天晚上奧蘭比亞的銀刃造成的傷。這當然不影響辨識度,畢竟神態與舉止如此浮誇的人不多見。
  杰西點頭,沒有說話。
  『我從你的眼神裡頭看出了你的想法──你對我們血族非常感興趣對吧?』
  從樹後頭走出來,薩森攤攤手,說:
  『在獵魔人組織裡頭,應該可以學習到非常多關於各種魔物;包括我們吸血鬼的知識,對吧?』
  『……我待在獵魔人組織裡頭也才幾天,再多知識也沒辦法一下子完全吸收啊!』
  杰西警戒著,但他其實不知道自己除了沉住氣之外還能做什麼。
  薩森晃動身體大笑,說:
  『也是也是!但我必須說,我們與獵魔人組織雖然有停戰協議,兩陣營畢竟是死對頭,他們對我們的研究與紀錄先別管是否過於醜化,還是有很多只屬於我們的秘密是他們怎樣都查不出來的喔!』
  ──這是當然的啊!
  杰西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他相信吸血鬼也有專門團隊研究獵魔人,也一定有成果,但,有些最深邃的知識,不管彼此怎麼刨挖絕對無法探得。
  『這樣吧!你能不能繼續研究市長家那一本「審判者之書」?我會有重賞的,不管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絕不隱瞞!』
  薩森站到了街燈之下,朝杰西拋媚眼。
  『真的?』
  『當然,我賭上我的名譽。』
  此言一出,杰西雖然極力忍住,想必薩森也看得出來他的表情充滿嘲諷。
  吸血鬼的榮譽?再怎麼光鮮亮麗,吸血鬼這種生物早就被詛咒必須以別人的血與生命為食,有何榮譽可言?
  『好吧!我換個說法──你現在就能問一個你很想知道的事,我一定會告訴你實話,而且你不用在今天就答應我,你盡可以先去查一查到底我也沒有騙你。』
  『如果我問的是血族核心的事務,你就算告訴我真相,我也沒辦法查啊!因為獵魔人不一定知道不是嗎?』
  杰西說完,薩森舉了食指朝前點了又點,彷彿在說『這小子真聰明』!攤攤手,說:
  『話是沒錯,獵魔人那邊留下的文獻資料,你遲早也會讀到的,而獵魔人智庫沒有紀錄的,你又怎麼去應證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好吧!你說得沒錯!聰明的小巫師──不過……』
  吸血鬼露出了森森白牙,笑著說:
  『我們又不好就這麼僵著,不是嗎?你有你的風險,但我也說說我的風險吧!開誠佈公的事就以後彼此取得了信任再說囉!』
  『風險?你有什麼風險?是指要我繼續研究市長的「審判者之書」一事?若有風險,你研究幹嘛?』杰西問。
  ──這麼聰明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薩森以嘲諷的笑容上下打量杰西,就好像看著一個出乎意料的生物一般。好吧!總要拋餌才有可能釣到大魚不是嗎?
  『其實,你只要解讀的「審判者之書」,你就會知道得比獵魔人所知道的事物還要多,除了魔物,還有我們血族。這對我們來說不是風險嗎?』
  『真的?那既然是風險,你為何又要我研究那本書?』
  『之前你不是在那本書裡頭找到了解除吸血鬼的太陽詛咒嗎?』
  『沒錯!我學會了對特定的礦石祝福,吸血鬼戴上之後就能夠行走在太陽底下。不過……這個不是你想要的吧?你是古老血族,應該已經不懼怕陽光了。』
  『我要的當然不會是這種我不需要的東西,我希望你繼續研究,正是因為我想知道那本書還有些什麼紀錄?』
  『喔?』
  說來,杰西對那本書本來就充滿好奇,加上裡頭的咒文比之傑米所知道的雖然不太相同,但也由傑米印證那些都是真的。
  他以前在圖書館讀的、在網路書店買的關於符咒的書比起來根本只是廢紙,可惜……
  『我也是很想繼續研究那本書的知識,只是……書已經被市長拿走了呀!』
  『孩子,我當然不會空手來啊──』薩森拿出了一個隨身碟,笑著說:
  『那本書在交給你前,已經有人做好備份了。』
  接過隨身碟,杰西問:
  『你既然有資料在手上,為何不自己研究?』
  『我沒有慧根啊!否則那天夜裡我幹嘛去找你,還讓自己的臉被那個驅魔師燒成這樣,到現在都好不了?』
  『喔?』
  兩人停頓了須臾,薩森問:
  『聽說……那個漂亮的驅魔師受了重傷,現在情況如何?』
  『不太樂觀……』想起了什麼似的,杰西慎重地說:
  『你──你可別打什麼歪主意,傑米與神父都在看顧他,那個狩獵者總隊長也隨時關照,你要是想對他不利……』
  薩森揮揮手打段杰西的話,說:
  『你想到哪裡去了?雖然他燒毀我的臉,但我也沒那麼恨他啊!何況我又沒死,我們之間還有停戰協議橫著呢!』
  點點頭,喘一口氣,杰西說:
  『好吧!我反正對這本書也十分感興趣,我就繼續研究吧!』
  『若有研究出什麼珍貴的東西要記得讓我知道啊!好孩子!』
  『嗯!好。』
  雖然這麼對話、這麼應著,兩人心中各懷鬼胎,彼此也都知道,只是不說破而已,因為,總要進行才有後續,而後續該怎麼辦,就看各人手段了!


  躺在加護病房的人動都沒動,動的只有那虛無飄渺的意念。
  他有些記憶混淆,以為自己的雙手擁有撼動星雲的能力,卻發現事實上他推不動眼前的高牆。
  他知道,不管如何都必須走出這面牆,這樣他才會有機會。
  但……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撼動分毫!
  他靠在牆邊坐下來,思索著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又是哪裡?他……又是誰呢?
  ──雖然辛苦,身心受創,但……你不會放棄的,對吧?
  他苦澀一笑,對自己,他可沒有這樣的把握。
  這樣的黑暗會跟隨他多久?他又應該要堅持到何時?這些疑問的答案,有誰可以回答他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