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陰影國王

五、質問

  近中午時散步到教堂街,漢斯喜歡繞過水池公園,雖然遠一點,曲折一點,但風景不錯,就算找不到人,也可以坐在水池旁的石椅想些事情。
  他走上小道,走上小階梯,奧蘭比亞住的小木屋就在前頭,他才想要敲門,後頭一聲叫喚叫住他。
  『漢斯先生!太好了!你在這裡!』是回聲。
  見她雙眼通紅,神情緊張,漢斯大感詫異,問:
  『回聲,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很快的,回聲帶著漢斯到疑似奧蘭比亞失蹤的地點去,途中漢斯還發現了奧蘭比亞的車子,車內當然沒有人。
  『我找不到他,又不知道從哪裡找起,想到漢斯先生你──你們吸血鬼的嗅覺很厲害,是否可以找到奧蘭比亞?』
  到了那條巷弄,回聲發現德瑞卡早已帶了幾個人在裡頭搜尋,他接到傑米的電話之後就過來了。一見到漢斯,德瑞卡一臉狐疑,回聲則說:
  『我請他來幫忙的。』
  『也好!這邊廢棄空房子很多,每戶都要翻找不是易事,至少要半天時間才能找遍。前排的幾戶住家我們也去詢問過了,沒有人注意過昨天晚上有沒有陌生人來過。』
  走到後頭的空地,回聲告訴他們她在哪裡撿到奧蘭比亞的手機。
  『我聞到……血腥味!很有可能是──奧蘭比亞受傷了!』漢斯蹙著眉頭說。
  吸血鬼的確有著一般人無法想像的能力,他們能分辨不同人的血液味道。回聲一聽,慌得一下子煞白了臉。
  的確在幾處搜尋到血跡,但都沒有奧蘭比亞的人影,這些血跡分散在不同處,也花了大夥不少搜索的時間。
  漢斯走到一處充滿乾草的草地,看著四周,他在一處草堆中蹲下,大喊:
  『喂!你們過來幫忙!』
  德瑞卡與分別散在各處的幾名年輕獵人都朝他望了過來,跑過來時看見漢斯猛蹬著地面,說:
  『後頭是廢棄牧場,這邊應該是以前的儲藏地窖。』
  眾人幫忙鏟開這些乾草,果然看見了一個大型的方型的鑄鐵壓蓋。鎖與把手的壞掉了,眾人找不到施力點,往鑄鐵壓蓋旁開挖。漢斯大喊:
  『你們退開點,這壓蓋太重,我來。』
  『漢斯先生,請你小心點,就怕……就怕奧蘭比亞在下面……』回聲慌忙提醒他。
  『我知道。』
  他揮手催促大家讓開些,一人毫不費力就掀起了又厚又重的鑄鐵壓蓋。
  果真在地窖中找到了奧蘭比亞,漢斯發現他氣息微弱,已經暈了過去,將他抱出又深又暗的地窖。
  回聲看見他全身是血,嚇得哭了起來。
  雖然冬日天光微弱,但自黑暗中移到光下仍是有感覺的,奧蘭比亞眼睛微微睜開。
  『奧蘭比亞!保持清醒,好嗎?』
  德瑞卡小心掀開他的衣服,幫他檢查傷口,一邊對他說話,而且稍早前在漢斯說他聞到血腥味時,德瑞卡就已經先叫了救護車,車子剛來。
  『他失血過多,而且有些失溫。』
  『傷者受了什麼類型的傷?』
  『看樣子是槍傷。』
  德瑞卡跟救護人員簡述情況好讓他們在車上就能進行簡單處理,眾人非常著急地將擔架推上救護車。看著救護車將奧蘭比亞載走,漢斯對回聲說:
  『回聲,妳跟我來吧!我載妳去醫院。』
  見坐在副座的回聲做祈禱狀,漢斯沒說什麼,一路尾隨救護車。見回聲睜開眼睛,放下了緊握的雙手,他才詢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回聲將她所知道的此事相關的事告訴了漢斯,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看似也跟他受傷的事沒有什麼關係。不過……
  昨天傍晚他遇到過薩森?之後呢?
  到底……奧蘭比亞昨天晚上遇到了誰?遇到了什麼?
  槍傷?難道是搶劫?可是他跑到這麼荒蕪的地方要幹什麼?這是市外與他回教堂街會經過的路沒錯,但……
  是否是因為經過這裡時看見什麼?
  漢斯心中滿滿的疑問,他沒有進醫院,因為此刻他也幫不上忙,該加油的是醫生和奧蘭比亞自己。
  他決定去找薩森,碰巧遇到李,便一起行動了。
  『漢斯!你臉色很不好喔!出了什麼事嗎?』
  『奧蘭比亞受了重傷。』
  『史東的孩子?』
  『我聽說他昨天遇到了薩森,要去問問他昨天出了什麼事。』
  『你不會是懷疑──』李蹙眉問。
  『我是懷疑薩森,說真的,他也是古老血族中持反對遵守停戰協議的人,但是……奧蘭比亞不是被血族襲擊的,他受到槍傷。』
  『槍傷?』
  李一臉懵然,亦步亦趨地跟著漢斯走上薩森的私人住處。才一見到薩森,兩人都驚呆了。
  雖然薩森戴著面具掩飾,但仍看得出連臉上被烈火燒過的痕跡。
  在請客人進屋之後,薩森將面具拋到矮櫃上,轉個身拿起桌上的紅酒喝。
  『薩森,你怎麼會傷成這樣?』漢斯問。
  這個原本蒼白,現在則看起來狼狽的吸血鬼瞪過來一個大白眼,說:
  『就是你那個可愛的獵魔人幹的好事啊!他的銀刃也不知道是弄了什麼奇怪的咒語,一碰就著火,痛死我了,比咱們那個天敵火山灰恐怖,我現在喝酒,酒還會從我的臉頰破洞流出來呢!』
  『我上次也被那種銀刃傷到,傷的確是好得慢,但你這情況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啊?』李說。
  他不是故意找碴的,但說出來的話,在薩森聽起來就像是存心找碴。
  『我怎麼知道?你是在懷疑什麼?這傷難道還有假?』
  薩森口氣突然就衝了起來,李擺擺手,表示他沒別的意思。漢斯問:
  『你何時跟奧蘭比亞對上的?你們起衝突了?我們不是有停戰協議嗎?』
  『稍早前我才跟艾德娜報告過了,還要再講一次嗎?我在肅清一個路上不期而遇的私生兒,沒注意到有一般人在,剛好那個獵魔人經過,以為我要襲擊路人,不由分說就朝我動手了!』
  說的內容都合情合理,也跟回聲敘述的符合,只差薩森以為杰西是路人?一直站在一旁的李以手支頤,似乎連他也找不到什麼不對的地方。
  照薩森的說法,這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再怎樣他都是個古老血族,傷也該好得差不多了,怎連皮膚都沒長回來?
  『你的傷還好嗎?』
  『不好,不過我想吸乾幾個人應該就能完完全全的好了!』薩森撇嘴說:
  『怎麼了?你們何時這麼好心會關心我的傷啦?發生了什麼事?』
  漢斯看著他,他藏不住自己充滿質疑的表情。
  如果真是薩森想除去奧蘭比亞,應該不會強調自己曾經跟奧蘭比亞有過節,所以……難道不是他是別人?
  他看了李一眼,李攤攤手,一付『你看著辦』的神情,漢斯這才說:
  『你沒有打傷奧蘭比亞吧?』
  『沒有,是他打傷我的!你眼睛是瞎了嗎?』
  薩森一向就沒對漢斯好聲好氣過,也從來不會因為有旁人就稍微掩飾一下他的鄙夷,現在更加不給好臉色。
  不過,他還是看見漢斯瞋怒的神情,又看了眼一旁的李。
  李,這個教條規範者一直都不跟隨哪個圈圈瞎繞,沒跟誰特別好,也沒跟誰特別不好。
  現在,李也是安靜地看著他們,表情正經八百。
  『怎樣?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薩森問。
  『奧蘭比亞重傷,情況非常危急。』漢斯說。他雙手緊握得幾乎要捏碎自己的指骨。
  『喔?重傷?可惜啊……那麼漂亮的孩子卻是獵魔人。嗯?他……被吸血鬼咬了嗎?看你們興師問罪的樣子,是懷疑我咬了他?我也想啊,他的血氣味真不錯……』薩森哼氣,笑著說。
  漢斯沒有說話,他的確懷疑薩森,不管他如何狡猾、撇清所有的疑點,漢斯仍舊懷疑他!
  倒是薩森大笑了起來,說:
  『看來……若非他的情況危及,你也不會這麼氣急敗壞的跑來興師問罪吧?我說漢斯啊──』薩森走到漢斯身邊,在他耳朵旁說:
  『既然那個獵魔人快死了,你乾脆就與他交換血液、將他變成你的人不就好了?喔喔喔!對了!我忘了幾百年前你被主子禁止轉化新血了……怎麼辦呢?如果你求求我……』
  砰的一聲,漢斯將薩森壓入牆面,整面牆裂出了驚人的裂痕。
  『薩森!最好不是你幹的好事,否則如果他死了!我發誓,你也不會有好下場!』漢斯低聲威喝,說得咬牙切齒。
  薩森那半張被燒焦、看得到血管與骨骼的臉露出了諷刺的笑意,說:
  『好啊!他死了難道要賴到我頭上嗎?』
  李走過去將漢斯的手拉開,順便將他拉離現場,走到屋外。
  『你跟他翻臉又是何必呢?我們不是來問個狀況而已嗎?』李告誡了他身邊的友人──
  漢斯,算是朋友吧?
  雖然教條規範者總是為了能夠公正執法,盡量地不表現出與誰的交情好,不過李倒是打從心裡覺得漢斯是值得一交的朋友,對他的態度沒有別的古老血族冷漠或鄙夷。
  『……我沒能穩住脾氣,抱歉了。』
  『何必對我說抱歉?算了,要查什麼等以後再查吧!現在……』
  走到停車場,李接著說:
  『你還是去看看史東的孩子怎麼了,看來他的情況真的不太妙。』
  『人類的身體……真是脆弱!』漢斯說。
  『嗯……』
  他能怎麼辦?若奧蘭比亞死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魑魅〃水ೡ
  • 素蘭姊安好:
    不知道這個哪時後台灣可以買到?
    還有丹聿記? (微笑^^)

    晚安喔,該去睡覺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