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陰影國王


三、巫師能做什麼

  獵魔人的訊息網路非常活絡,奧蘭比亞聽說幾乎所有的不死者都在瞬間著火燒死,知道這一定是因為他們血液的源頭──血毒品的來源被消滅了!
  他不放心,前往女巫之家去看看德夫的狀況。
  『沒錯,德夫的那條血脈線來源似乎真的消滅了。』
  奶奶帶奧蘭比亞去看陷入昏迷的德夫,她說:
  『不要擔心,我早就幫這孩子切斷他的血脈牽絆了,從今而後,他不只不再受到血族的牽引,毒也排得差不多了,他會回復成人的。』
  『奶奶!那我呢?』時常來照看德夫的盧夏問。
  『你啊!你畢竟是通過正式管道成為吸血鬼的,跟德夫這類只中了微量吸血鬼毒的病例是不一樣的,坦白說這幾百年來,我們都沒能成功地將一名真正的吸血鬼變回來。』
  盧夏低頭嘆氣。
  『好啦!小夥子,我交待你天天都要做的事可別忘了!那是幾十個人命呢!』
  『遵命!奶奶!』
  見盧夏邊跳邊跑地衝出門去,奧蘭比亞一臉疑問地看著鍾斯奶奶。奶奶說:
  『我派給了我家兩個孩子與盧夏一個忙碌的任務,幸好已經進行了大半個月。我要盧夏以私生兒的身份混進不死者的圈圈,明查暗訪之下發現有很多人想被治療,雷吉和盧夏提供了他們帶著抗體的血,讓我製作成藥丸來醫治想要治療的中毒者。』
  『想必目睹了同伴突然起火燒成灰,這些人一定很慶幸自己選對了路吧?』
  『那還用說。』
  奧蘭比亞決定去找杰西──那名未經啟蒙開發的小巫子。
  不死者想抓巫師,看來是為了製作能夠讓自己在太陽下行動的咒物吧?但……他總感覺還有別的事……

──高中校園──
  和市長在校園桌前閒聊的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不過杰西內心只有忐忑不安,沒有什麼高攀權貴的興奮感。
  在杰西呆若木雞之際,市長伸手將他正在看的那本書拿了起來,說:
  『我聽人說你有這本書──你怎麼有這本書?』
  『呃……一個朋友借我的。』杰西眨動眼睛,謹慎地回答。
  『你知道這是什麼書嗎?』市長問。
  『嗯……大概……』杰西不敢肯定地回答,事實上他也還在研究。
  『這是巫師的施法記錄,記載一些不外傳的魔法與咒語,不是你一個高中生該看的書。而且……』
  市長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他已經看過甚至熟讀過此書一樣。他接著說:
  『這是失竊的書,你知道嗎?』
  杰西一聽,嚇得站起身還翻倒了自己的咖啡,趕忙說:
  『我……我……不是我偷的!我──』
  總算杰西也是個腦筋靈光的年輕孩子,他轉而冷靜,說:
  『你怎麼知道這是失竊的書?證據呢?』
  市長展露出一個讚許的笑容,將書閤上,翻過身來,讓杰西看了書切口。書切口上有個斑駁的印記。
  『這印記……?』
  『這個印記是符文,也是我的徽章。這本書是存在我圖書館的藏書,雖然書裡頭的記錄對真正的巫師來說也不是什麼難懂或特別的施法,但……還是屬於不外傳的訊息。』
  原來這是……市長的藏書?
  『杰西,這書是誰借你的?』放下書,市長問。
  杰西沒有回答,他不知道究竟要相信市長,還是相信那一個願意提供他想學習的知識的朋友?
  『不想說?你就不怕被我當成竊盜罪犯抓起來?對了,還有……我的圖書館的窗子、窗框、價值不菲的織花防曬窗簾都毀損了,你可能未踏入社會就得扛一筆債了。』
  『這……市長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啊!是剛交了幾個社團朋友,聊起了算命、占星之類的話題,然後就談到了巫術,非常投緣,他們就說要借我一本已經絕版的書……就是這樣……』
  『什麼新朋友?同校學生?校外人士?』
  見杰西非常為難的樣子,市長笑了一下,說:
  『算了,你或許根本不知道借你偷來的書的人是誰吧?就算知道他的名字,也可能只是個假名、假身份。總之我會查出來的。』
  拿起書,市長站起身,說:
  『書我就拿走了,畢竟這是……這是我家族的收藏品,紀念的意義大過內容的紀載呢!』
  杰西真的不知道市長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書也不是他的,在他手上搞丟也不好吧?整個說來有許多不對勁的地方,但他卻只能懊惱於自己無力處理。
  『等等!市長──』
  杰西舉起手來,無意識地施展了巫術,市長感覺到一股拘控的力量如風推向前,強迫他停下腳步,他真的停了下來,轉過身看著杰西。
  雖然這樣的力道無法影響他,但他也確認了眼前的孩子的確有著不凡的巫師資質,雖然不懂幾個咒文也似乎不會正確使用,天生俱備的力量卻能隨著他的意念自然地施展……
  怎麼獵魔人們竟然會放過這孩子呢?
  他的視線突然地側開,看著杰西的斜後方,笑了起來,說:
  『剛剛我才在心底嘀咕著,為何獵魔人沒有發現這個孩子呢?』
  杰西回頭,這才發現身後也有個人慢慢走近。奧蘭比亞走向前來,笑著對市長打招呼,說:
  『我見過杰西了,上一次他出了點小麻煩──』看著杰西,奧蘭比亞說。
  『好!就交給你了!小友。對了──』市長臨走前想到一件事,說:
  『或許我提的邀請不夠誠懇讓你以為我在客套?假日歡迎來找我聊聊天,奧蘭比亞。』
  奧蘭比亞笑著點頭,待市長離開,他在剛剛市長坐的位置上坐下,敲了敲木頭桌面,示意杰西也坐下。
  『杰西,之前見過傑米吧?』
  『見過。』看著眼前美得不像真人的奧蘭比亞,杰西心裡一陣不舒服。
  『對巫術有興趣的話,他正是個箇中高手,你為何躲避他,反而去看些似是而非的書籍呢?甚至……連市長家的藏書都非法拿走?』
  『不是我偷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偷來的!』杰西搥桌。
  真是倒楣死了!
  明明不是他的錯,為什麼要一直質疑他啊?
  火氣上來,對於原本就是情緒波動很大的青少年來說更是無法忍受,他說:
  『是!傑米或許很厲害,但他太老派了,我想學的他不教,說太早,硬要我學些我沒興趣的,那些草藥植物礦石的,我學那個幹嘛?既然這樣,有別的人願意教我,為什麼我不能接受?』
  『你確定是人嗎?』奧蘭比亞問。
  『──什麼意思?』
  『雖然你尚未接受正式的啟蒙,但不至於完全沒察覺接觸的人是不是有些不一樣吧?』
  奧蘭比亞知道他講到了重點,因為杰西臉色一變。驅魔師接著說:
  『對方最早時一定是晚上接觸你的吧?你幫他們做了些什麼,最近他們能夠在白天來找你了?』
  『你……你怎麼知道?』
  『施咒?做些幸運項鍊之類的?我猜猜──某個與屏蔽陽光有關的魔法?』
  『不管我在研究什麼或接受什麼委託──這有犯法嗎?你憑什麼像審問犯人那樣問我話啊?』
  『……是沒有犯法。』
  奧蘭比亞嘆了一口氣,為這被濫用的天資惋惜。杰西說:
  『我很謝謝你與神父之前為我解決同學昏睡的事,但……這不代表我以後的人生都要聽你們的!別煩我,好嗎?』
  將桌上的東西掃到背包,將翻倒的咖啡拋丟在樹下的垃圾桶,杰西牽起放在一旁的腳踏車快速騎走了。
  冬天的太陽很早就下山了,不到五點,路上的路燈都已經打開。
  杰西騎著騎著,冷風讓他稍稍降了火氣,他也不知自己為什麼會突然發火,雖然他並不因此覺得愧疚。
  到家,才將腳踏車停進車庫,他馬上感覺到不對勁。
  庭院樹叢間,納德站在陰暗的樹下,杰西嚇了一跳,說:
  『納德!你怎麼會在這裡?對了!你借我的那本書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市長說那是偷來的……』
  誰知道一旁傳來一個說話聲,不是納德的聲音,是個陰沉沉卻陌生的聲音。
  『市長?他若發現就麻煩了!』
  見陌生人自納德身後出現,杰西這才看清楚納德的脖子正被此人緊抓著,雖然沒有表情,看起來卻蒼白異常。
  薩森手一擺就將納德的頭摘下,一起拋至地上,杰西嚇得跌倒在地。
  『小巫師,你好啊!別怕嘛!有什麼好怕的?我是你的朋友啊!我聽他說──』薩森指著地上的屍骸說:
  『你成功的幫他們一票人做出能夠讓新生兒在太陽底下活動的玩意兒?』
  杰西點點頭,半句話都說不出口。
  『來,找個隱密的地方我們聊聊。不!我不需要那個防太陽的玩意兒,用不著。我要的是更為困難的巫術。』
  這對杰西來說太過震撼了,他想到母親回家了沒?陌生人顯然是個恐怖的存在──不是人類,但他仍無法知道究竟此人是什麼魔物。
  不到一秒,薩森移形到他的面前,說:
  『我是吸血鬼,大名是薩森,來自東歐貴族世家。那個死掉的可憐小夥子也是吸血鬼(雖然血統沒有我高貴),那小夥子的一狗票朋友都是,只是血薄,等級差些,壽命只有幾個月,不過現在你做的符咒物對他們來說也用不著了,很多不死者都死了。』
  『吸血鬼──還分等級嗎?』
  『當然!我們族人有很低階的,也有很高等的,而……高等的才能真的永生不死。』薩森知道這孩子上當了,笑了一笑,說:
  『你知道我幾歲嗎?雖然看起來青春洋溢,但我已經超過三百歲了……』
  『好……好吧!你找我要做什麼?』
  杰西邊回應,眼睛卻瞥向樹下的死屍。薩森誇浮的做個表情,笑著說:
  『放心,我不會像收拾他那樣收拾你的。那個小笨蛋是私生兒,沒有經過允許被非法轉化,本來就該死的。』
  『私生兒?』
  一道閃光閃現,杰西只感覺額頭上一陣風快速擦過,薩森卻已經迴旋了身子並退到了十公尺之外。
  『獵魔人!』
  隨著眼尾餘光瞄去,一把銀刃就這樣釘在車庫門框上,杰西大喘幾口氣,趕緊爬起來衝到車庫,躲在門框後注意著外頭。
  他首度看見獵魔人如何與吸血鬼打鬥──
  雖然這個叫做薩森的吸血鬼動作非常快,但那個一點都不像獵魔人的奧蘭比亞也不遜色,加上他總能準確地使用他的武器──銀刃,這個吸血鬼的右側肩膀被一柄銀刃射中立即著火了。
  『銀刃!』
  杰西想到釘在門框上的那一柄,他伸出手用力拔走,仔細觀察。他能感覺到銀刃上似乎有什麼力量在流竄,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抬頭觀望戰局,發現兩人稍稍停止,他聽見薩森說:
  『嗨──狩獵者!我們之間有停戰協議耶!上上星期你才來參加我們的舞會,怎麼翻臉翻得這麼快?』
  吸血鬼右肩的火燄緩和來,慢慢熄滅了,但他的身體與臉都被燒去大半,一時半會兒回復不了。
  『我剛才看見你正打算對一個孩子下手,我能不出手嗎?』
  『冤枉啊大人!(你是看什麼劇學來的啊?)我只是跟他說說話而已,你問他──』
  杰西躲在門框後頭,見兩人都朝他看過來,他只好慢慢地走出來。有獵魔人在,應該不用擔心吧?
  『嗯……他沒對我幹什麼,只是……說他在清理門戶,要我……別害怕……』
  『清理門戶?』奧蘭比亞臉上一陣錯愕。
  『不就是這個嘛?』薩森這會兒已經移形到了樹下,撿起了被他殺死的私生兒,說:
  『你們獵魔人應該也知道,我們血族一向有在維護生態平衡的!這種破壞平衡的產物──吸血鬼的私生兒是一定要清除的。』
  見奧蘭比亞放下了手沒有接話,薩森說:
  『我走了──真倒楣啊我……』
  趁個空隙對杰西拋媚眼,閃一下就不見了。
  奧蘭比亞走向前,問:
  『杰西,說實話,之前是這個人接觸你的嗎?』
  『不是,是……被他殺死的那個。』
    是私生兒而不是古老血族接觸小巫師的?
  所以真的是希望杰西製作防密蔽日光的東西?所以……他想錯了嗎?
  ──奧蘭比亞蹙著眉。怎麼才剛以為解開了一個謎,現在又發現好像不是這麼回事?他看一眼眼前的年輕孩子。
  ──年輕的孩子……會說謊嗎?
  據他所知,會,而且天花亂墜,匪夷所思!
  『呃……那個……奧蘭比亞!我決定要修業了!我會認真學習的,所以……請重新為我引見傑米,我願意對他道歉,請他教導我!』
  『喔?』
  這可奇了!難道真的被那個陰森又怪里怪氣的薩森給嚇到了?
  『這倒不必,傑米一點也沒有在意,只是……他的腳不方便,我希望你明天就去找他報到,跟他約好修業的時間,好嗎?』
  『嗯……』
  見杰西一臉不安,奧蘭比亞收起手上的銀刃,說:
  『你被吸血鬼盯上了,還是學點能保護自己的技能比較安全。好,我幫你打個電話吧!』

  又是個到半夜才回得了家的一天!幸好小曼還在鍾斯家。
  奧蘭比亞開著車往教堂路駛去,卻在某個路口看見一個怪異的人迅速轉入黑暗處。他直覺有問題,因為那個人影肩上還扛著一個人,於是他隨便將車停靠在路旁,追了過去。
  黑暗的道路進去只有一兩盞昏暗的路燈,兩旁都是半傾的房舍,終於,他看見不遠處的人影,正要衝過去卻反而被重力撞倒,手上的銀刃也脫手了。
  倒在草地上的他想抓起掉落的銀刃,卻被人用力踩住,接著整個人被壓著。
  力道控制得剛剛好,只是剛好讓他很痛,頂多一些些擦傷與瘀青,但還不至於壓碎他或讓他受傷。
  稍早前才被大天使之火燒傷的薩森似乎也不急著療傷,臉上的燒焦處還未痊癒。
  『漂亮的小東西!你幹嘛那麼機靈呢?若是笨一點,我還能容忍你久一點!──不!或許應該說……你太笨了!不要讓人覺得你聰明,或許還能活得久一點。可惜啊!這麼賞心悅目……』
  薩森一手抓著奧蘭比亞的手,另一手則將他自地上拽起來,將他緊摁在身前,低聲在他的耳邊說:
  『我會很小心的,會做得像你是意外死掉的樣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