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陰影國王

二、未知的變化

  不死者們聽完納德的解說,人人一臉像看見沉船裡滿滿的寶藏般雀躍,然而內心仍舊忐忑不安──
  半路出家的小巫師做的符石玩意兒,到底可不可靠啊?
  有誰敢在不知道這玩意兒有沒有效的情況下,就大膽地跑出去曬太陽的?
  當然,現在是冬日時分,太陽的威力沒有那麼強大,令人生氣的是,他們對這樣半陰不晴的白天仍是無福消受,一見光就活活烤焦。
  若真有那種解除光咒的重要的東西,能讓他們免除太陽的限制、能讓他們重新走在太陽底下,這是何等恩寵啊?
  『沒人要試嗎?』
  一群人套上這些做工粗糙的戒指、項鍊,對這些小東西寄予厚望,卻又不敢輕易試驗它有沒有效,五味雜陳大概就是在說這種情況吧?
  望著門縫透進來的一點光,想都沒想過不過成為不死者不到一個月,竟然如此懷念以前不曾在意過的陽光?
  見沒有人敢走出那扇門,納德走到不死者之間,倏地抓起一人拋出窗子。
  尖叫聲此起彼落,閃躲著窗子破掉之後透入屋內的冬日殘光。
  然而──約過了一分鐘,被拋到屋外的不死者大吼大叫,聲調興奮又驚奇,他像個發現馬戲團路過門口的小孩那般興高采烈,衝進屋內說:
  『有效耶!真的有效!我不怕陽光了!』
  他像捧著寶貝一般地緊握著戴在手上的戒指,瘋狂大笑,笑到眼淚都流下來了。
  其他的不死者面面相覷,帶著不安與期待的心情遲疑地走出門外。
  冬日灰蒙的陽光只能將萬物照出淡淡的影子,沒了夏日的惡毒,但不死者走到冬陽之下沐浴著久違的陽光,感覺到光的微微熱度,就像他們還是人類時。
  所有的不死者都歡呼了起來,又跳又叫,比吸毒、搶劫,或強暴落單女人小孩還要快樂!
  尖叫、狂笑聲此起彼落。
  『謝謝!納德,你做到了!』
  『我們都沒想到能夠再回到太陽底下,沒想過……會有這一天!』
  其中兩三個不死者還衝向前來擁抱納德。
  『我就說別擔心嘛!』納德舉起手,秀出自己的戒指說:
  『若沒效,我要怎麼拿這些東西在白天來找你們?我只是新生的私生兒啊!』
  看見這十幾個興奮得像小孩子的不死者在陽光下跳上跳下、翻滾旋轉,納德都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然而,出人意料的情形發生了──
  不死者突然全都著火了,就連站在屋簷下的人都無一倖免!
  一時之間慘叫聲此起彼落,不僅那些浴火的可憐蟲們表情驚恐愕然,就連納德都受到驚嚇。
  不過才經過半分鐘,現場就只剩下納德一人。
  『……怎麼回事?這些晶石沒有用嗎?』
  他懷疑地看著手上的戒指。
  這東西應該有效啊!否則……他怎麼來到這裡?
  如他自己剛剛說的,現在可是大白天啊!他是個新生的私生兒,成為吸血鬼不過才五年多,若這戒指沒效,他應該在來的路上就被燒死了才對啊!
  忽然,他發現屋內還有動靜,衝進去之後,發現一個人影瑟縮在黑暗處。
  『……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此,棲息在這一處的不死者全都燒成飛灰,活存下來的,就只剩下嚇壞的這一個……


  站在火堆前,薩森和華倫的臉上、身上映照著火光,他們將地下城挖出來的那個同伴屍骸燒掉了。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還是薩森先出聲,說:
  『這下子你總該放心了吧?』
  『燒了他……由他的血而成的不死者都會死掉嗎?』
  『廢話,這是常識好嗎?』薩森翻了白眼,說:
  『如你所願,這些消耗品提前作廢了!』
  消耗品──對薩森來說,不死者的價值也就那樣了,或許比灰燼還不如吧?
  眼前的火熄滅了,石臺上只剩下一堆骨白的灰屑,華倫拿起角落的掃把,將灰屑掃到下水道口,低聲說:
  『抱歉了!我的同伴,就此別過……』
  對於華倫那個眼神──若有所思地看著下水道口,薩森別過頭去,一點都不想看,說:
  『別傷感,他死了很久了,雖然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的確死了。我們不也以為餵他鮮血他就會復活嗎?結果沒有啊!』
  見華倫沒接話,薩森又說:
  『至少,他還是發揮了僅剩的功能,讓我們製造出一堆炮灰,也算沒有白忙了。』薩森說。
  對他來說,效果已經達到了,而且華倫的擔憂也不是空穴來風,艾德娜雖然沒說什麼,但他懂她,畢竟……
  他身上的血就是得自於她啊!
  心頭之憂放下了,華倫喘了一口氣,好像這幾百年來他還記得呼吸一般。
  『別吊兒郎當的!薩森,接下來,調查是誰混在我們的毒品通路中,製造出代階比我們高的不死者,是當務之急。』
  『沒錯,不過……華倫啊!你不用這麼緊繃,雖然代階比我們高,但也只是血濃度極低的不死者,看來他們的極限就是二到三個月而已,艾德娜抓的那些人全都枯竭了吧?』
  『嗯!』
  華倫明白,薩森是有意將話語重點轉移的,三繞四繞就是不肯正經地討論代階的問題,用意為何他不知道,但也只能順著薩森,因為……
  眼前的這個人,是個古老血族中最滑頭的人物了。


  這幾日氣溫明顯降了不少,不少上課之外的時間會在戶外活動或看書的學生改變了聊天與活動的地點,校園內的學生比較少。
  杰西戴上耳機,在冬陽照得到的校園休閒桌椅上看書。
  他的眼睛從小就不太好,看螢幕不舒服,還是書好。何況……這個人拿給他看的書,裡頭的資料都是網路上查不到的呢!
  這是一本看起來十分古老的書,拿給他的人還說,這裡頭的咒文跟市面上的胡說八道不同,這些都是真的,要他潛心學習。
  杰西發現,光是這本書,接觸時就會莫名其妙地令他一陣悸動,他認為這就是魔法的力量。
  在他專注的時候,一個人影靠近,壓在他與他的書上頭,將他拉回了神。
  杰西抬起頭,看見了來人,那人在對面的椅子坐下,笑著說:
  『你是杰西吧?在看什麼?』
  這當然將杰西嚇了一跳,就算沒有真的嚇到,也還是將他驚的目瞪口呆。
  坐在他面前的正是市長,雖然他戴著墨鏡,也沒帶隨扈,但任人都能一眼認出,他是市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