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陰影國王

一、新生巫師

  奧蘭比亞拿到了那名有巫師資質的高中生新的住所地址了!
  當他走出市政中心的附屬警局、往停車場移動時,漢斯倏地出現在他的身邊,問:
  『怎麼?你去查戶口啊?』
  『去查一個孩子的地址。』
  『這些個資你也查得到?不會是使用催眠術吧?』
  『我沒學過催眠術,是這個──』
  坐入駕駛座,奧蘭比亞自領口拉出一條項鍊,有個銀製的方型墜子。漢斯也坐入了副座,說:
  『這不是市長的項鍊嗎?怎麼會在你手上?』
  『他送我的。你都知道這是市長的項鍊了,市政中心裡的人好像也都知道,沒多問什麼就派人幫我查了。』
  『我認識他很久了,這項鍊他一直戴著,為什麼突然送你?』
  漢斯問得蹊蹺,他是真的很吃驚。奧蘭比亞聳肩,說:
  『我怎麼知道?他還邀我假日去找他聊聊呢!』
  『好!是!我知道你人緣好!』漢斯看著身旁開車的人,說:
  『你要去找那個孩子?』
  『嗯!我有點擔心。不死者那麼大動作想抓巫師,就怕他們已經找上門了,不知道那孩子有沒有危險?』
  到了剛要來的地址地點,奧蘭比亞上前去按了門鈴。
  出乎他的意料,那名高中生的媽媽來應門,說他去上學了,最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
  『杰西轉學後的生活作息都很正常,也有參加學校的社團活動,沒在奇怪的地方鬼混。』媽媽說。
  或許媽媽以為奧蘭比亞是學校的督導之類的,所以不厭其煩地解釋孩子的生活瑣事。
  『我方便看看他的房間嗎?』
  奧蘭比亞提出要求,雖然他覺得被拒絕的機會挺大的。但他又再次料錯了,因為媽媽帶他上樓去,讓他看看兒子的房間。
  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般年輕男孩的房間,一台筆電,沒有樂器,藍球放在床邊,書桌旁有個書櫃。
  奧蘭比亞走過去,看了一下這孩子都看些什麼書──
  『神秘的巫術』、『光與黑暗的力量』、『南洋流行的咒語』、『你也可以是個巫子』、『東方的神秘學』……
  看來,這是個對神秘學非常有興趣的孩子啊!雖然一般高中生平日的聚會時,無聊就愛玩些降靈遊戲、算命遊戲,不過這孩子對此類學術的喜好似乎超過了一般人。
  五分鐘之後奧蘭比亞就告辭了。
  看起來,這孩子除了對巫術的興趣顯得過度旺盛之外(而他的確有這個資質),好像沒有哪個地方又受到親擾的跡象。
  是否……他想錯了什麼環節?
  回到車內,不用漢斯詢問,奧蘭比亞自己對他講述所見的一切與他的推測。
  漢斯沉吟了片刻,說:
  『或許……不死者改變了方法,不找巫師的麻煩了,畢竟──巫師真的不是好惹的(我就吃過巫師的虧)。』
  『他們是找巫師的麻煩,還是需要巫師?』
  『有可能是需要,不然幹麼無緣無故去碰火(幾乎所有的巫師都擁有火燄靈魂啊!)呢?』
  『若是需要,抓巫師好像比自然地接近巫師困難多了!何況這個名叫杰西的孩子根本還未啟蒙,不一定能感覺到人與不死者的差異。』
  奧蘭比亞說完,漢斯沒有說話,兩人對視,似乎都想到了什麼。
  『社團!』漢斯先開口。
  『對!社團!』奧蘭比亞點點頭。
  他發動車子,想著已經黃昏了,這個時分學校放學了沒有?

──大街上某棟樓──
  華倫沒有敲門就直接打開一扇房間的門。
  『薩森!我們現在做的這些事要馬上停止!』
  薩森坐在他牛皮單人座沙發上看書,這才拿下眼鏡,聳聳肩問:  
  『瞧你慌得這付得德性!──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我們這不是疑似激出代階高過艾德娜的血族了嗎?』
  這棟樓是他的個人產業,一天當中除了睡覺,總有幾個小時在此享受個人時光──也包括做些個人的小事業。
  華倫衝著他低吼:
  『你還有心情打哈哈?艾德娜是最古老的古老血族,在她之上就是古代血族了!那是一群全然的黑暗生物啊!他們到底還有多少人、長什麼樣子、有什麼能力──我們誰都沒見過也不清楚啊!你能保證他們一旦君臨大地的話,我們還能存活嗎?我認為就連艾德娜可能都應付不了!』
  華倫說的慎重,他已經有些後悔攪進這個局了!但薩森不以為然,說:
  『全然的黑暗生物──懼光,沒忘了這一點吧?光是這一點,我們就比他們強多了,你怕什麼?而且……說不定我們再堅持一下下,陰影國王就出現了呢!』
  薩森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華倫緊握拳頭,說:
  『我覺得艾德娜已經發現有問題了!若不停止,被抓到把柄的話,不用等古代血族現蹤,我們就已經完了!』
  『你到底怕什麼啊華倫?你又不像我直屬於她的血統線,她光是瞄我一眼都可以直接燒死我呢!即使我已經是古老血族了。』薩森攤攤手。
  『她的代階比我們高,就算沒辦法直接點燃不同血統線的我,無法讓我燒成冬蟲夏草,但論力量也強過我好幾倍啊!』
  『就算是如此,你我加起來應該還可以跟她拼一下吧?』
  薩森仍揚著眉,一臉不在乎。華倫這才嘖了一聲,說:
  『你才剛提醒我你直屬於她的血統線呢!萬一才開打你就被燒成灰了,我哪裡來的勝算?』
  『啊?對喔……』薩森收起戲謔的笑容,裝模作樣地擺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令華倫想到,會不會……
  他根本被耍了?
  兩人眼神對上了,薩森當然猜得出華倫的心思,今天兩人立場互換的話,他也一定會起疑的,因為他們兩人又不是笨蛋。
  『好吧!』薩森雙手叉腰,無可奈何地說:
  『若這樣做能讓你安心,那我們這就去毀掉證據吧!』

──鎮邊陲的廢棄小農場──
  在一座舊穀倉中,許多的不死者人影窩在陳舊的木桌前閒聊。
  有人發現新生兒納德來了,剛剛好,同伴中有個成為不死者剛滿兩個月的人突然枯竭死透透了,令所有人都有些不安,納德懂的事情比他們每個人都要多,教他們很多關係吸血鬼的知識,已經取得了不死者的信任。
  『納德!雖然我們被稱為不死者,但還是會死的啊!』
  『沒錯,所以我提醒過你們要小心些。』
  『若是跟小不小心無關,就只是坐在那裡聊聊天──這樣也能死掉,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些問題都是在場目睹同伴突然枯萎死去的不死者最恐懼的疑問,而且沒有人能給一個解答,只能問納德了。
  『是不是成為不死者超過兩個月就會這樣莫名其妙死掉?』
  『這樣的話,我們根本不是不死者,只是比人類強一些、受傷會很快復原的短命鬼而已!』
  『應該只是特例吧?』
  納德雖然這麼說,但他心裡知道,不死者雖然因微量的吸血鬼毒轉化,但劑量太稀薄,消耗完之後似乎就會死去,最常見的週期是兩個月。
  這些話當然不能讓不死者們知道,畢竟這些傢伙是很好用的消耗品。
  『來吧!』納德拿出一個不算大的麻棉布提袋,拋給眼前的一群不死者。
  『這是什麼?』接過手的不死者問。
  『還記得前陣子我要你們去找的巫師吧?這是我去買來的廉價晶石飾品,雖然粗糙、等級也不高,但石頭都是真的,不是合成的。巫師施過法術了,能夠讓新生兒與不死者不再畏懼陽光。』
  『啊?讓我們不再畏懼陽光?』
  『真有這種東西?』
  也難怪沒有人相信,這陣子身邊被陽光燒死的同伴不少,說來可笑,他們大多是「忘了」自己已經變成別的生物了,糊裡糊塗的被曬死。
  幾名不死者都去掏了掏麻棉布提袋,裡頭有十幾個各類晶石(貓眼石、水晶、青金石、瑪瑙、碧璽……等等)所鑲的戒指、項鍊。
  『這些東西……可以讓我們安全走在陽光下?真假?』
  『巫師?怎可能有巫師會幫我們?』
  『前陣子我們抓巫師的行動都失敗了,那些巫師、女巫各個都難纏!我們死了不少人。』
  『沒錯!』納德點頭說:
  『但其他弟兄還是找到了巫師──應該說那是個有巫師資質的高中生,是他幫我們施法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