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古老血族的力量

八、解謎
(血族的簡略族譜──By奧蘭比亞)
血族.jpg

  才結束一場打鬥,德瑞卡整隊、清點人數。
  他只帶了七人,而不死者的戰力完全無法跟正式血族與私生兒比,很快就清理現場了。
  巫師之家雖然在較為郊外的地方,但附近仍有住家,德瑞卡帶過來的狩獵者主要武器都是長獵刀,雖然有槍,只是備用,避免駁火時傷到附近經過的人。
  巫醫傑米站在大門前,德瑞卡走向他,說:
  『傑米,有損失什麼嗎?』
  『沒有,還好你們及時趕來,謝謝。』
  『哪裡,我們不來,你應該也能應付他們。只是……奇怪,不死者發動這樣的攻擊目的何在?我剛剛聽聞──他們也去滋擾鍾斯家了!』
  『喔?』
  傑米沉吟,德瑞卡又說:
  『鍾斯家的小伙子說,這些不死者似乎想要抓走巫師或女巫,還要我特別注意你的安危。』
  『不死者想要巫師幹嘛?』傑米一臉莫名其妙。
  巫師與女巫,不管日後修業成為算命師、靈媒或是遵從本行當個巫子,大多都是屬於獵魔人組織的,很少聽說有跟吸血鬼等等魔物掛勾的。
  獵魔人組織當然不止傑米和鍾斯家兩位巫師,而且一直都有在吸收新血、培育接班人。
  德瑞卡做了通盤的調度,通知每個巫師家附近的獵魔人適時關注一下,當然,巫師當中也並非人人都是溫和恭良之輩,比如傑米就是個戰鬥力十足的戰士,可惜腳受到了影響行動的重傷,退居二線,以輔助為主。
  而且,這一代的巫師大多已經上了年紀,這也是事實,
  第二天一早,與巫醫通電話中的奧蘭比亞說:
  『我還是過去看看吧!不太放心。』
  『不用,我這邊沒事,德瑞卡他們也都處理完畢了。你去鍾斯家繞繞吧!那邊的小伙子好像有跟不死者對話過。』
  奧蘭比亞換了鞋子就抱著小曼出門了。在女巫之家聽到德夫和雷吉說的──
  不死者要帶個巫師回去?為什麼?
  『所以……他們的目標是巫師與女巫,但沒有限定是誰囉?』
  雷吉和凱蒂爭相發言,說:
  『這麼說來,目標也可能是我們囉?』一句話說完,兩人對望,凱蒂嗤聲說:
  『老哥!你安全啦!你又沒半點資質,抓你要幹嘛?』
  『喔!妳好傷人!說來說去這一切都是老媽的錯,為何就沒有生一點天份給我啊?』
  兩人在吵鬧的時候,奧蘭比亞坐在椅子上沉思。
  如果真是這樣,在位的巫師們可不是那些不死者能對付的啊!那麼就有可能矛頭會指向有巫師資質但未啟蒙開發過的人囉?
  他馬上打了電話給傑米。
  『是,我在鍾斯家。傑米,上次在某高中玩些降靈遊戲造成昏迷事件的高中生,你接觸過他了嗎?……喔?搬家了?好,沒事,能否請德瑞卡去查一下他們搬到哪裡去了?』
  收了線,這才發現屋子裡的人都看著他,滿臉疑問。奧蘭比亞嘆一口氣,說:
  『我擔心不死者在得知自己動不了巫師之後,會打那些有巫師資質但未修業的人的主意。』
  『喔?聽起來你知道不死者找巫師的目的?』雷吉好奇問。
  『大概知道。』奧蘭比亞點頭,美麗的藍寶石眼瞳有種魔力。他接著說:
  『雖然是猜測,但也八九不離十。我相信有個陰謀在血族間發酵了,雖然看似是血族的事,與我們人類無關,但以新生兒和不死者的轉化速度來看,讓他們無限蔓延下去,人類會死光的。』
  『你是說以後滿街都是活死人嗎?』
  雷吉一邊說,一邊做出電視裡那種僵屍的表情,但被奶奶和媽媽狠瞪一眼只好識趣地收起了那個討打的表情。
  『總之,你們自己注意安全。』
  走出女巫之家,奧蘭比亞看見小曼與三隻大狗玩在一起。
  『小曼,回家囉!』
  可是小貓完全不理他,他一臉無奈,說:
  『來家裡的小狗你就欺負,到別人家裡,卻又跟人家的大狗玩得這麼快樂……你這個傲驕鬼!』
  『讓牠留下來玩吧!等你有空再過來帶牠回家吧!』
  奶奶笑著說,凱蒂在一旁猛點頭,內心大讚奶奶好奶奶棒!這不是又製造一次與奧蘭比亞見面的機會嗎?
  到停車場拿車時,漢斯出現在奧蘭比亞的車邊。
  『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嗎?』
  『最近你們獵魔人很忙啊?』
  『還不是拜你們所賜?』
  『嗨!怎樣算那些事都算不到我頭上吧?』漢斯委屈大叫,又說:
  『艾德娜那邊查到了些事了!你想聽嗎?』
  奧蘭比亞坐到駕駛座,要漢斯也上車,說:
  『──給我有用的訊息,不就是你的工作嗎?說吧!艾德娜查到了什麼?』
  漢斯嘆口氣,說:
  『艾德娜確認,不死者的血毒品來源有兩個,一個代階與她差不多,可能也是第五代的古老血族,她甚至懷疑那是葬身在地下城市的人之一。』
  『哦?』
  『另一個來源非常神秘,我看艾德娜她已經十分確定,卻又不肯接受她自己的理解。』
  『哦?』開著車,奧蘭比亞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座的人。
  『艾德娜是我們這群人中代階最古老的,竟然有她無法直接點燃血液加以毀滅的不死者,別說她自己覺得不可思議了,連我們都不敢相信。』
  『所以,若是她無法直接點燃血液毀滅的對象,就有可能代階比她高?但,那天晚上被抓的都是不死者,所以艾德娜懷疑是代階原因導致她無法以血脈力量直接燒死他們?』
  『沒錯,雖然出個手扭死他們還比較簡單,但你知道,這舉動展現的是力量與威權。』漢斯攤攤手。
  『我懂了。』
  ──所以,被艾德娜懷疑的那些不死者是透過什麼管道拿到轉化之血的?
  車開到某條路,奧蘭比亞突然說:  
  『之前你沒有找到森林中的古遺跡對吧?』
  『嗯!雨下得太大了。』
  『這幾天天氣不錯,要去看看嗎?』
  『喔!好啊!今天不行嗎?』漢斯露出迷人的笑容││兩人的旅遊?(想太多!)
  『今天有別的事,明天吧!』操縱的方向盤,奧蘭比亞說。
  『什麼事?我可以跟嗎?』
  奧蘭比亞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俊美吸血鬼,不置可否,直接前往市警局去了。

──古宅──
  冬天的腳步已經近了,古宅外頭的花園、庭院景致蕭瑟了不少。
  西恩見艾德娜這些日子以來都悶悶不樂,出了不少被艾德娜譏笑為無聊的點子,只為了他的女王能夠開心一點。
  『艾德娜!別不高興了,心情不好就出去走走吧!或是──有幾個樂園開園呢!可以去玩啊!』
  『如果你沒有好點子,就閉嘴安靜地站在一旁別吵我吧!』
  坐在窗邊看著什麼景致都沒有的外頭,批評著西恩要她出去玩樂的建議。她雖然不狂暴,但一向很難取悅,索性戴上大墨鏡省得白眼過頭影響美貌。
  『我覺得是好點子啊!』識趣地收起他收集來的雲霄飛車圖片,西恩說。
  『我絕對不會坐上那種前後都是驚聲尖叫的瘋子的電車,那速度比我的移動還慢,有什麼樂趣啊?』
  『艾德娜,偶爾還是放鬆一下,讓自己像個人類一樣才能體會那種樂趣。』
  『沒興趣!』
  『不然……再辦一次舞會吧!那一天玩得很開心吧?』
  『一半開心,一半──』
  艾德娜的喃喃自語突然停止,她站起身,如影子一般飄到窗臺,說:
  『你說得對,是該出去走走!我去散步。』
  西恩隨著艾德娜聲音移動視線到窗臺前,艾德娜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會真的去搭雲霄飛車了吧?』
  幸好他已經非常習慣艾德娜興之所至隨意來去,也習慣閒暇時做自己的事,很懂得排解在漫長又緩慢的時間中持續而沒有盡頭的無聊。
  走在飄落著枯黃落葉的路上,艾德娜透過了大墨鏡所看見的街景稍微降低了彩度,但她的內心清晰透澈。
  漫長的歲月中,雖然偶爾裝傻以掩飾自己對某些不想知道卻又歷歷在目的事之厭煩,但她可不是瞎了,只不過沒有找到什麼明確的證據佐證她的懷疑。
  『被我抓到是誰搞的鬼的話,絕對讓他剉骨揚灰!』
  她長長的大捲金髮隨著動作與風飄揚,在黃昏景致中顯得風情萬種,渾身上下充滿光芒,因此沒有一個路人知道她其實是個如此黑暗的生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