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古老血族的力量

七、女巫家的守護者●改錯字==||||||||

  跟前幾天也沒有什麼不同,對雷吉來說,每天都更是一成不變的日子──起床→吃早餐→上班→一整天→下班回家,就是這樣。
  這一天當然也是如此!
  他呢,自從先前被吸血鬼咬了之後沒有變成吸血鬼,好像膽子就更大了!跟那兩個半人半吸血鬼的年輕人盧夏和德夫混熟了,也是他不再害怕吸血鬼的原因。
  『先不管他們力氣比一般人大,其實個性跟身邊認識的人差不多啊!』
  說起來,生活中更多事令他害怕呢!比如說後花園裡的蛞蝓和蚯蚓、牆頭的大蜘蛛、轉角人家養的那隻會突然衝出來嚇人的洛威納──每次遇到,他的慘叫聲都比妹妹大。  
  生活中更多的麻煩都是貨真價實且迫切的!
  『好!下班!』
  車子開到家附近停車場停放,他拿著大包包與一個中午沒吃完的點心,邊走邊咬著吃。
  突然,他感覺自己的心跳亂了一拍,直覺有問題,才一回頭,兩個橫眉豎眼的年輕人朝他衝過來!
  他嚇了一跳,爬腿就跑。
  『那是……吸血鬼嗎?這是怎樣啦!吸血鬼有這麼喜歡我嗎?』
  轉過街角,還要過一大排高高的柏樹才會有盞路燈,他卯起來衝,慌忙之中眼前一花,被撞進樹蔭下。
  『唉呀!痛死我啦……』
  共有三個影子接近,都是年輕人,而且雷吉很確定這些人都是血族,可能是私生兒或不死者。

  『……是這個傢伙嗎?』其中一人問身邊的人。
  『看起來沒錯!』一人手上拿著手機看著照片比對。
  『喂!』第三個人問著慢慢爬起身的雷吉說:
  『你是靈媒還是巫師?』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啊?我們很熟嗎?』雷吉撫著肩膀回答,一邊趕緊將掉在一旁的包包撿起來。
  『是巫師就帶回去,不是……那就在這邊收拾你,大夥都還餓著呢!』
  這兩個選項,任誰都不會覺得有哪一個算好。見雷吉遲疑著,又好像在找機會逃走,其中一人想說先撲上來咬一口。
  雷吉緊張地推出右手掌,說:
  『不要過來!雪──雪山童子‧止!』
  正要撲上來的不死者一個踉嗆倒地,同伴嚇一跳,一個跑過去查看,發現倒地的人整個臉慢慢地轉成青色,痛苦抽搐。
  『哇!真的有效?』
  雷吉大吃一驚,沒想到之前奧蘭比亞教他的咒語真的有效,樂得幾乎要笑出來。剩下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倏地轉頭怒視他,說:
  『他會咒語?他是巫師!抓!』
  兩個人都撲向他,他舉在前頭的手掌還未收回,得意大喊:
  『雪山童子‧止!』
  然而,這些不死者的動作畢竟快他兩三倍,這次沒有人被咒語打中,雷吉哀叫一聲,心想完蛋了,然而根據傻瓜命大的宇宙準則,馬上就有幫手出現了。
  眼前黑影晃過,兩個人都被撞開了!正是盧夏和德夫!
  『德夫,你帶雷吉快跑!』盧夏說。
  『你一人行嗎?』德夫拉起雷吉,蹙著眉問。
  『安啦!那咒語我也會,而且,我的速度比他們快呢!』盧夏笑著說。
  女巫之家就在下一個路口,兩人沒命地朝鍾斯奶奶家跑去,卻發現有十來人圍在家的四周,好像準備攻進去。
  雷吉這一驚非同小可,德夫說:
  『剛剛奶奶知道有人對女巫之家不懷好意,就叫我與盧夏去接你了。』
  『那我妹呢?她應該還在她開的店裡吧?』雖然天天鬥嘴,雷吉還是一有事就想到妹妹的好哥哥!
  『你媽媽趕去了,還是擔心你自己吧!你家就只有你完全沒有抵抗能力!』
  『喂!就算是事實也不要講得這麼順暢好嗎?』雷吉怒道。
  見奶奶站在花園中,雖然有庭園燈,但雷吉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家花園地上好像也有LED小燈泡的感覺(其實沒有),否則為什麼整座花園都發著金色的光?
  注意到他們靠近的不死者全都衝過來攻擊他們,但被德夫擋過去了,雷吉則被運氣、樂樂、影子三隻狗簇擁衝入圍籬,跑向站在草花之中的鍾斯奶奶。
  雷吉問:
  『奶奶!妳沒事吧?』
  『沒事,你呢?想說你也差不多該到家了,所以才要那兩個小伙子去接你。』
  『那些……不死者要幹嘛?我們家圍籬這麼矮,他們只怕隨便一跳就跳進來了,怎麼辦?』
  『你奶奶這個女巫之家從你奶奶的奶奶時期,圍籬一直都是這個高度,你現在才擔心防不了吸血鬼會不會太遲了?』
  『奶奶──!都什麼時候了?妳還說風涼話!』雷吉用力跺腳。
  『好啦乖孫子!沒錯,我們家及腰的矮圍籬能防得了什麼?連小偷都擋不了,那些木條釘的東西只能防君子。不過……』奶奶微微一笑,雙臂微微抬起,說:
  『我們有比高圍牆和武器更可靠的護衛呢!否則咱們家如何在黑夜立足這兩百年?』
  『啊?護衛?』
  雷吉一臉驚恐,發現平時常一起玩的三隻狗就威武地站在圍籬前,怒視著黑暗中的十個人影。
  『唉呦!奶奶!運氣牠們再會顧家,也對付不了那些超自然生物吧?何況牠們三隻根本是屬於呆萌無害型的││喂!你們三隻都給我過來!太危險了……』
  雷吉對這三隻一叫就來不叫也會來的狗狗下命令,奶奶沒說話,只見從花園中又冒出了十幾隻貓貓狗狗,牠們圍在花園四周,安靜得像幻影,一點聲音都沒有。
  正在驚奇奶奶去哪裡找來這一堆貓狗,突然看見兩隻熟悉的影子──
  一隻是叫做丹丹的乳牛花色短毛狗,一隻是花斑橘貓,橘貓的尾巴呈現問號型狀,是天生的畸形尾,牠叫花花。牠們與一群同伴慢慢地自花園中現出明確的身形。
  『丹丹……?花花?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他小時候所養的寵物啊!而且……牠們早就都死掉啦!
  好似回應叫喚一般,花花與丹丹都回頭看著雷吉,丹丹還歡樂的狂搖尾巴,就跟雷吉印象中一樣,接著又轉回去盯著騷擾者,花花更是與好幾隻貓都跳上木條圍籬,盡著身為護衛的責任。
  想必先前應該有人吃了虧了,現在這些包圍在女巫家四周的不死者,都只是對恃而已,相互商量該怎麼辦,卻不太敢真的攻向前來。
  只要有不死者穿過圍籬,就會被蜂擁而上的毛孩子們一番威嚇,嚇得紛紛退了好幾步。
  看著身邊的奶奶,雷吉滿臉疑問,又看著圍在房子四周的這些有些眼熟又有點陌生的貓狗,忘了自己還沒吃晚餐。
  女巫對自己的孫子解釋說:
  『毛孩子們與人不同,牠們單純無私且充滿愛,最大的慾望不過是想跟主人永遠在一起,因此牠們在死掉之後,通常會變成守護精靈。在我們家,歷代的女巫都養了不少動物,多半會留在牠們生前活過的地方成為守護神好些年。』
  瞪著女巫之家,不得其門而入的不死者各個目瞪口呆。
  『……怎麼辦?那些貓妖狗妖看起來好恐怖!』
  『牠們一下子就咬掉柯林的手腳──不可置信!』
  『上面的怎麼說?』
  『他們在巫師之家。』
  『攻不進去,那就燒了女巫之家!』
  一名自後頭衝向前來的年輕人點燃手中的汽油瓶子,朝著屋子丟擲,雷吉慌張大叫,接也不是(怎麼接啊?)不接也不是,卻看見自屋後高高黑黑的杉木中飛下兩個黑影,半空接住著火的罐子,飛到不死者頭上拋下。
  三名較為靠近的不死者瞬間化為火柱,周邊的人則往兩旁彈跳而去,驚恐閃躲。
  兩隻灰色的貓頭鷹在圍籬上的庭燈降落,金黃色的鷹眼盯著前方的火球,一動也不動,像雕像一般。
  『那是我媽媽小時候養的貓頭鷹,暗色一點的那隻叫夜哨,灰色的那隻叫快飛。你沒看過他們吧?』
  奶奶對著嘴巴好一會合不起來的雷吉說,臉上還帶著笑。
  折返的盧夏則趁不死者注意力都在眼前駭人聽聞的狀況時,一一使用奧蘭比亞教他的『雪山童子』咒,將在場的人都凍僵在地上。
  將這些人都捆起來之後,鍾斯奶奶對滿花園的毛孩們說了些話,之後牠們包括那兩隻貓頭鷹,全都如影子一般回到原先自己棲息處。
  『奶奶!這些魔物為什麼突然來攻擊我們?他們想幹什麼?』雷吉問。
  『不知道,這陣子我發現有人盯著我們家看,早就做了防備。』奶奶說。
  運氣、樂樂、影子沒有離開,在雷吉身邊轉來轉去。
  看着這三隻非常熟悉的狗狗,他內心百感交集,仔細一想,似乎在他還小的時候,牠們就在家裡了,一直都沒有想到……
  毛孩子是不可能活這麼久的!
  『奶奶!剛剛我去接雷吉時,聽見不死者在說:要抓個巫師回去。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此次的目的?』盧夏說。
  『如果是,那傑米那邊有人幫忙嗎?』
  鍾斯奶奶倒是提到了要點!
  同時間,傑米那邊的確受到了不死者的攻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