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古老血族的力量

六、除草

  回到教堂後的小屋已經接近凌晨,回聲與她的朋友都一起過來了。
  亞斯蓮在整理帶過來的所有道具,他們都已經換回原來的衣服,回聲整理著奧蘭比亞的衣服,顯然不捨得他脫掉這個裝扮。
  『多虧你們的幫忙,不然今夜不知道要亂成什麼樣子?』奧蘭比亞說。
  『沒什麼,雖然我們不能太過於干預你的工作,但幫點小忙不算什麼,何況回聲需要。』休利耶爾微微一笑。
  回聲害羞地看了休利耶爾,接著說:
  『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這些不死者竟然會找上古老血族搗亂,我還以為……吸血鬼的轉化者與被轉化者之間是有著傳承、教育、組織規則的呢?』
  『以前是這樣沒錯,現在──』奧蘭比亞收起笑容,搖頭。  
  紛亂與危險,竟然是來自於那些無秩序、無謀略的不死者而非原先他們所提防的古老血族!是誰鼓動那些不知死活的血毒初生者?
  當然,這其中的濃烈陰謀味道,不只是奧蘭比亞與臨時找來的友人,只怕就連艾德娜都心知肚明!
  說來,今晚得到的資訊太多太雜,就連奧蘭比亞都覺得若不馬上記下來,說不定會攪成一鍋混亂。
  『總之,雖然奧蘭比亞你的身上有獵魔人護符,不過那只是加強你的力量與回復力,並非真的銅牆鐵壁,自己當心點。』
  『嗯!我知道!』
  回聲和亞斯蓮在一旁看著休利耶爾和奧蘭比亞的互動,亞斯蓮笑著低聲說:
  『真是賞心悅目啊!不是嗎?雖然我不太欣賞那種純淨無瑕的全美品,但,這兩人站在一起根本就是一幅畫啊!』
  『嗯嗯……』回聲也這麼覺得,她突然想到一直都還沒有正經地謝謝亞斯蓮,轉頭對她說:
  『亞斯蓮!這次真的很謝謝妳!妳忙了兩天,讓大家都美美的出場了,而且阻止了一場紛亂……』
  『好了!我可不是安什麼好心,只是好玩而已!』亞斯蓮打斷她,說:
  『而且,也不是為了妳!聽清楚了嗎?』
  點點頭,回聲笑出聲來。──就算不是為了我,也確實幫了我呀!
  她早就理解休利耶爾、亞斯蓮、奧蘭比亞等等朋友的個性都不同了!遇到同一件事情時,就算彼此的最終目標一樣,反應也會有所不同。
  她了解自己不是那種大辣辣、有話就說的女生,她知道那種開朗的性格很受歡迎,而她膽小、害羞,總是想太多,常被那些直來直往的女生笑說這是「假掰」。
  但回聲認為,自己明明不是情緒反應激烈、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人,甚至常連吵架都說不出話,等到回家才懊惱剛剛為何不這樣這樣回答?──這樣溫吞反應,卻硬要逼自己學她們為了引人注意就大聲罵髒話、抽煙、動不動如嗑藥一樣情緒衝動──悖逆自己的個性去模仿別人,那豈不是更「假掰」?
  何況,髒話很多都是帶有歧視女性的字眼,她不懂為何身為女孩也要追流行跟著出口成「髒」?當成語助詞?或純為習慣?
  這些道理,說來也是亞斯蓮和休利耶爾教她的。
  『學好的就罷了,那種的就別學了吧!為了打入那樣的圈圈,值得拿自己的本心去換嗎?』  
  勇氣做自己,不隨風起舞,自在多了。
  『好了!你早點休息吧!』
  休利耶爾對奧蘭比亞說完,扛著亞斯蓮整理好的道具走出門去。
  回聲發現自己想事情入神了,不好意思地拿起自己的背包,向奧蘭比亞揮手再見,跟著亞斯蓮離去了。
  回聲與友人們離開之後,奧蘭比亞在工作桌前敲著電腦鍵盤。
  ◆血毒品確定有兩個來源,其中一條線的毒血來源代階可能還比艾德娜古老,因為連艾德娜都無法立即清除。
  ◆古老血族若力量夠強、代階夠高,的確有能力能控制新生兒與不死者的血液,能直接讓他們化為灰燼。但……這包不包括來自古代血族於今所轉化的新生兒與不死者?
  ◆市長曾經是獵魔人,由漢斯口中得知,這位市長至少超過兩百歲,奧蘭比亞知道他不是血族,若漢斯不說出過去緣由,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難道是巫師?
  ◆回聲是(可愛的)天使,而她的朋友休利耶爾與亞斯蓮跟她一樣是超自然的生物。
  寫到這裡,奧蘭比亞笑了起來,他發現──雖然他認為休利耶爾和亞斯蓮是陌生人,但他們似乎都認識他,為什麼?
  是不是他在過去漏掉了哪段時空記憶,而實際上真的認識他們?
  天都快亮了,奧蘭比亞離開工作桌,梳洗之後就睡了。

  當夜所發生的事在新生兒與不死者之間流傳,雖然挑釁鬧事的是不死者,但沒有人會反省這一點,一面倒認為古老血族根本想對他們趕盡殺絕!
  不死者們集合在一所廢棄安養院前的停車場開會,歷劫歸來的幾個人指證歷歷古老血族嗜殺嗜血,與人類連成一氣,卻容不下這些同族的後輩。
  此翻話當然引起了不死者們的一陣鼓譟,兩三個自認為是各小圈圈頭頭的人跳上廢棄巴士上頭鼓動,研商應對方法。
  『可惡的老妖怪們!』
  『我們去殺了他們!』
  『聽說只要斷頭,再怎麼老的老妖怪還是得死!』說話的人沒注意到這點用在他身上也一樣。
  氣氛非常熱絡!
  年輕人很容易感染周遭的氣氛,也很容易鼓動,就像散佈滿地的鞭炮,只要一個小小的火柴就能得到滿地彈跳的火花!
  ──並且稍縱即逝。
  『老妖怪們既然有強大的力量,卻不肯改變這樣的規則與生態,所以應該被顛覆。』
  『顛覆他們!』
  在歡聲雷動之中,還是有幾個人覺得這樣不妥,點出了彼此的力量差太多的這個事實,但很快被旁邊持相反意見的人給圍毆倒地。
  突然,有三個人影無預期地出現在廢棄巴士上頭,原先站在上面興奮跳上跳下的不死者都被打趴,拋下車子。
  所有的鼓譟瞬間靜止,面露驚恐地盯著車頂上的人。
  所有的不死者都沒有見過教條規範者,更不知道血族中有這樣一批專門清肅私生子的組織。
  李看了看四周,說:
  『就憑你們也想要顛覆古老血族?不事生產、整天閒晃瞎玩為亂,自認為天下無敵獲得永生,到處行蟬食鯨吞之事,這樣玩下去,這個世界絕對會被吃光,你覺得有什麼人能夠容許?』
  四個自三樓破窗躍出,想要偷襲不速之客的不死者瞬間就化成火球,連怎麼發生的都沒有人看懂,開始有人朝四周逃竄。
  李當然不會放過在場的任何一個,沒有多久就清理乾淨了。
  『雖然是極其微量的血,卻仍舊能轉化人類,變得十分容易焚燒啊!』
  他面無表情,掃視四周是否有漏網之魚?
  阿德娜留下的那幾個不死者,已經確認其轉化元素與其他當場消滅的人不同,現在只有漢斯帶回來的血毒品樣本,但他也沒有找到阿德娜認為來自代階比她古老的那份血液樣本。
  兩名去清理逃跑之人的教條規範者回到了李身後,說:
  『這一處都清乾淨了。』
  『其實……李!我真的覺得這些不死者根本是烏合之眾,就算我們不處理,他們遲早也會自尋死路的!』
  『艾德娜關押起來的那幾個,有兩個莫名其妙就枯死了,大概是血毒品的劑量低,沒多久後血液裡的吸血鬼毒消耗殆盡也就死了,應該輪不到我們大費周章處理他們。』
  李理了一下飄到臉上的黑髮,須臾才說:
  『這些利用毒品流通的血毒品可以無限制的製造出不死者,一直到那個來源沒了。但,你們有想過現在隨便抓一個私生兒,都可以製造出滿坑的不死者了?先不管他們有多弱、沒久就枯死了;這麼多的人類被轉化了,對血族可不是什麼好事!』
  ──本來的糧食被轉化,並且是以非常驚人的數量與速度被轉化,已經讓整個狀況失衡了,雖然獵魔人目前為止並沒有認定這是血族刻意所做,但若情況越來越嚴重,兩者間的和平協議恐怕要撕裂了!
  私生兒的問題本來就令人頭痛,加上不死者……
  『走吧!』他微微撇一下臉,指揮部下離開。
  李知道,這些局是個有力量、有代階、有謀略的人在主導,或許還不只一個人,但他也只是猜測,要壓下這樣的事件,光是屠殺不死者是沒用的,必須找出主使者。
  在他的心裡有幾個嫌疑犯,不過……
  若不找個強而有力的人合作,他可能在查出真相之前就被處理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