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古老血族的力量

五、疑問

  這一天晚上的舞會進行得非常順利,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今夜所掀起的風波,半夜十二點散場時,經過花園與跑馬道的賓客都沒有發現任何入侵者。
  因為,除了直接被處理掉的之外,其餘的不死者都被移到離跑馬道稍遠的庭院去了。
  宴客都離開之後,奧蘭比亞與回聲到二樓的接待室,想跟女主人致意之後就告辭,市長竟然還沒離開,正悠閒地坐在沙發上與艾德娜閒聊。
  『奧蘭比亞!』艾德娜起身迎上他,笑著說:
  『謝謝你今晚的幫忙,讓賓客們免於受驚,保住了我的面子。』
  『不客氣。』
  說來,保護那些懵懂的人類不正是他的職責嗎?但他也不知道怎麼跟艾德娜客套,簡單地回應便謝謝她的招待,準備告辭。
  艾德娜微微一笑,沒有同意他離開,走到陽台看著她的庭院,在場的人都跟著望出去,賓客們已經都離開了,但廣場上卻有一堆人或臥或躺或跪──包括那些紡紗的人。
  薩森清點了一下,不包括直接被解決或趁亂逃走的,大概有六十幾個人。這些人全都是不死者,是血族的稀薄血脈造物。
  『這些人是被刻意轉化的!我聽說人類社會的毒品氾濫,有人利用這些毒品通路來流通血族的血製造的毒品,製造出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物來。』漢斯說。
  漢斯剛剛已經對艾德娜報告了他查詢的結果──這些血液稀薄的血族包括這些不死者,在古老血族面前都像是一本攤開的書,隨意可以檢閱所有成為血族之後的記憶!
  只不過這些只屬古老血族的絕對能力也無用武之地,就如那時他幫奧蘭比亞追查血毒品來源時一樣,線索總到某個階段就斷了。
  『最多……就是查到一個叫做納德的新生兒,怕他逃走,所以剛剛我已經先去找此人了,但只找到他乾癟的屍身──被滅口了。』
  奧蘭比亞看著他,驚訝於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處理了這麼多事,現在,他最擔心的;或說最在意的,莫過於眼前的情況──艾德娜會怎麼處理這些不死者呢?
  這些被轉化的人已經變成了非人非鬼,為了詐騙般的肉體永生而失去了神所給予的靈魂永生,再也不會變回人類,沒有重生為人的機會了,但……
  艾德娜沒有讓他再深思下去。
  『既然問不出來,那就處置一下吧!帶兩個下去,關在地牢裡,研究這種轉化者的生理機能與周期、壽命,其餘的嘛……』
  她回頭對奧蘭比亞一笑,說:
  『獵魔人大概不太喜歡看見這樣的場面,奧蘭比亞,你就迴避一下吧!』
  『他們一定得死嗎?』
  他蹙著眉問,艾德娜聞言卻笑出聲,說:
  『難道你想帶回去養著?我不必是算命的都可以斷定,這些不死者對人類來說,只是製造混亂的垃圾,永遠不可能教化與溝通。』
  『對血族而言呢?』
  『只是垃圾。』
  艾德娜站在陽台上,夜風微微拂動她長長的金色捲髮,她的雙眼閃現出紅色的光。
  煞時之間,倒臥在廣場上半昏迷半清醒的不死者先是沉默,接著此起彼落的哀號聲蔓延,一個接著一個燃起了暗紅色的火燄,宛如一幅描述著地獄情景的圖畫。
  力量強大的血族,可以直接將本身血統線之下的後輩全身血液燒乾,讓他們直接化為灰燼,不同的血統線所能產生的影響力量比較低些,但仍足以毀滅他們。
這是血族之所以仍重視先後倫理的主要原因。
  奧蘭比亞不知道在血族的眼裡,靈魂燃燒時會承現出什麼樣子?
  也或許他們什麼都看不見,就如他們看不見鬼魂,自然也看不見靈魂的燦爛與消亡時的震撼!
  此刻,奧蘭比亞就承受著眼前這些靈魂銷蝕的震撼。
  在廣場旁等待的亞斯蓮與休利耶爾都目睹這個狀況,短短兩、三分鐘之內,六十幾個人與其靈魂消散的樣子。
  看見人死去的例子對此兩人來說都是司空見慣的事,但他們知道人們死去,只是踏入另一個領域,拋下了此生的肉體到另一界,說來,亞斯蓮與休利耶爾對於人的生死之重比一般人輕微。
  但此刻,是人的肉體與靈魂一同徹徹底底地消失,對他們來說也是十分動搖心靈的!
  『這些人……運氣真不好!』亞斯蓮說。
  『怎麼?妳不會是憐憫他們吧?』聞言,休利耶爾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亞斯蓮則是意外地收起慣有的嘲諷語氣,說:
  『不是憐憫,只是就事論事。』她看了一眼休利耶爾,驕傲的雙眸中躲藏著那個還是人類的自己,她說:
  『我想到……他們的運氣不好,轉化他們的元素是血族的血,是毒品;轉化他們的人想必也有其不太光彩的目的,不是因為同情,所以──他們才會變成如今的樣子,糊里糊塗地讓自己的靈魂就剩一次機會。在這些改變他們的命運的東西下肚之前,他們知道將面臨什麼後果嗎?若知道,還會沉迷在那些毒品裡嗎?』
  亞斯蓮想到的是,轉化自己的元素與轉化者是休利耶爾,真的是她的福氣。
  看著站在身邊的黑天使,她不禁想──如果他是吸血鬼,如果他是這些不死者的導師,一定不會令他們墮落成這般模樣,對吧?
  不會讓他們到處鬧事、不會讓他們白痴地惹到古老血族或天敵,會敦敦告誡他們所有的禁忌……
  當年,若非休利耶爾拉著她、毫不留情的在她犯下慘案時狠狠教訓她,她會不會最終走到絕路弄死自己,或被其他更強大的存在消滅?
  答案是肯定的!
  休利耶爾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看著廣場的動靜,沒再說話。
  當艾德娜離開陽台,走入了房裡,原本以為都處理完畢了,她突然轉頭,眾人都跟著她的視線望過去,就連站在廣場上看顧的華倫與西恩都錯愕。
  廣場上留下許多泥灰塵屑,卻仍有四個人躺著,既沒有燃燒,也沒有死掉,只是似乎仍受到不小傷害,精神迷亂,渾身抖個不停。
  艾德娜瞠著那對美目,看著自己的手,有一瞬間懷疑起自己的能力是否減弱了?但她立即想到另一個可能,在眾人都錯愕的注目中,輕巧如夢般自陽台飛躍出去,降落在距離約四層樓的廣場上。
  走向那四個人之一,一手就摘下他的頭令他連哀號都來不及,艾德娜蹙眉,說:
  『……這是……來自不同的血統線,並且──歲階比我還要古老……』
  站在一旁的華倫與西恩都大吃一驚,他兩人心中有鬼,相互看了一眼,想著地下城鎮那具乾屍明明只能算是晚他們一階的血族,怎麼可能歲階比艾德娜還古遠?何況,這些化成灰的不死者,轉化元素──血毒品就是他們提供的,怎麼可能其中還混著其他來緣的血?
  是毒品的經銷商那邊出了問題了嗎?或是……
  有人利用他的管銷線來流通其他的血毒品?
  看來!這問題很嚴重呢!
  市長走出起居室客廳,他朝奧蘭比亞點頭,說:
  『看來艾德娜小姐有很多頭痛問題要處理,或調查,我們還是告退吧!』
  奧蘭比亞點頭,為目睹了這一切卻仍神色自若的市長感到有些詫異,但他也覺得的確該告退了。
  在漢斯的引領之下,這座古宅今夜最後的客人走出主宅,繞過了艾德娜正在處份不死者的大前庭。
  走過花園,市長的隨扈先一步將車子開過來,上車前,市長對奧蘭比亞說:
  『這位年輕的朋友是獵魔人吧?沒想到艾德娜會邀請獵魔人參加她的舞會。』
  沒想到市長也知道獵魔人的事,看來他很有可能是圈中人啊!
  上了車的市長搖下車窗,拿出一個鑰匙圈,上頭有個銀製的方型掛牌,他交給奧蘭比亞,笑著說:
  『周末假日,歡迎來找我聊聊。』
  奧蘭比亞接過市長的禮物,銀製方型掛牌有個模糊的記號。
  回聲與休利耶爾、亞斯蓮都走到奧蘭比亞身後約五十公尺處,回聲低聲說:
  『對於今夜所發生的非自然的事件,這位市長似乎一點都不驚訝,他難道也是血族嗎?』
  『是不是血族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一般人類。』
  市長與其隨行車輛緩緩駛出跑馬道,駛出了鑄鐵大門,漢斯站在夜風之中看著轉入大路彎道離去,說:
  『你一定很好奇我們這位市長的身份吧?奧蘭比亞?』
  『你知道些什麼對吧?』
  『嗯!也難怪你不知悉他的事,畢竟他離開獵魔人組織都已經是兩百年前的事了,那時你當然還沒出生。』
  『喔?』這可令奧蘭比亞驚愕到家了。
  『我對獵魔人的職務不是非常了解,除了較為常見的狩獵者和巫師之外,就只有像你這樣的驅魔師。我瞧市長挺像巫師的,不是嗎?』漢斯看著站在身邊的奧蘭比亞,一臉笑意。
  市長曾經是獵魔人成員?這可稀奇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