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古老血族的力量

三、果真……

  稍早前,一名叫做納德的新生兒開始召集所有的不死者,這些人都已經完成轉化了,得知自己可以不斷的死而復生,又有常人所沒有的能力,沒有人嘗試抵抗這樣的吸引力。
  既然形成一個非正式的組織,就必須要有個懂得這種生物的前輩,來教導所有經由血毒品轉化的人關於血族的常識。
  畢竟,雖然被稱為不死者,卻還是會死的!他們雖然比人類強大,卻同時很脆弱。
  事實上在這之前有幾個不死者才剛轉化就糊里糊塗的被太陽曬死了,引起了恐慌,而恐慌,一向都是進行控制的好電池、好元素。
  因此,就算不管你說什金科玉律都不會有人聽,但是有人被以往天天都多少會曬一下的太陽燒死了,嚴重性就會被這些年輕不死者注意,納德因此很容易就打入他們的圈圈並且成為領導。
  現在,他也輕易地用些似是而非的假議題,成功挑撥了不死者與古老血族之間的信任。
  原本算是同族的人,卻因偏見與不了解,就這麼地容易製造出芥蒂,也真是嘆為觀止!
  這一天下午,納德召集所有人,說古老血族有個舞會,卻只請些有頭有臉的人,而且連人類都請了,卻不邀同族的小輩,真是豈有此理!
  鼓動所有人去鬧場一下也好玩,鬧一下就閃退吧!
  『盡量鬧!隨便鬧!那些人類很弱,若有人……嗯,在舞會上受害,這些老古董就沒辦法跟人類相處太好了!對我們才有利!(加了一串無法證實的利益說明)──聽好了!鬧一鬧就閃退!都聽懂了吧?』
  對這批精力過盛,腦力被毒品或酒精腐蝕卻仍自以為有思考能力的不死者來說,能鬧,能玩,還能出氣(雖然這個氣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就是對味了!
  有部份的人拿到分發的水槍,就要玩起來,納德緊急阻止,說:
  『這些水對人類沒用,但對我們血族來說跟滾燙的開水或塩酸一樣,別噴到自己。』
  準備好了,約好時間,就跑過來鬧了!
  鬧吧!好玩耶!──口號化為動力,好像去向古老血族的力量與權威挑戰真的就是好玩!

──古宅內──

  市長倒是給足了艾德娜面子,可見得艾德娜在人際關係上頭做了不少努力。
  市長的大黑車直接開到古宅正門,他的隨行車有兩部,車子一停,下車的隨扈都穿著古羅馬的衣服,引來擠在大門與那氣派旋階梯上頭看熱鬧的人一陣歡呼與掌聲。
  艾德娜站在旋階梯上頭,風情萬種地走下階梯迎接市長。
  人群中的奧蘭比亞這才第一次見到市長。
  市長穿著羅馬式帝王長袍,頭上戴著桂冠,看起來約四、五十歲,但奧蘭比亞覺得他實際年齡或許要比看上去多很多,不是簡單的人物!
  正當艾德娜邀請市長到舞會場所時,最外圍的鑄鐵門處響起了警報聲了!
  參加舞會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沉浸在身邊的情況中,只有在外頭迎接市長的人注意到四百公尺外大門的動靜。
  艾德娜處之泰然,說:
  『市長,歡迎您蒞臨,大家都進到會場去吧!美酒佳餚都為各位備好了。』

  花園中,原本幾位攝影師圍著亞斯蓮拍照,就連民眾都為她美麗的身影大為傾倒,都拿起手機拍或錄影,有人還以為她是哪裡來的明星。
  『好美啊!她是明星嗎?』
  『不會吧?我們這裡不算是大城市啊!』
  『雖然只是二級城市,不過聽說今晚市長也會蒞臨喔!所以有一、兩位明星來參加舞會也不奇怪啦!』
  『也是……』
  花園中、庭燈下、雕花的涼亭、水池邊……
  即使這個場地跟亞斯蓮中國風的打扮不太搭,但也不是絕對不搭,因為殖民時期也有為數不少來自中國的移民到本地,留下許多帶著神秘感的異國風味的風情,圖書館裡都還有些紀錄。
  差不多拍夠了,亞斯蓮也不想離休利耶爾這麼久,不管他是否用最糟最冷漠的表情對待圍著他的崇拜者,他就是那麼吸引人啊!她不想讓其他的女人甚至男人靠他太近!
  才要收隊回到舞會會場,左前方大門就有極大的聲響,傳來的打鬥聲與叫罵嬉笑甚至是哀號聲。
  亞斯蓮聞聲轉身望去,查覺這可不是什麼玩樂的歡笑聲,心想難道休利耶爾的憂慮──血族的衝突真的發生了?
  突然兩三個年輕人跳進了正要朝會場而去的攝影師與群眾,驚起了驚嚇的尖叫聲。
  其中某個帶著棒球帽的年輕人伸手抓住一名攝影師的相機背帶,還將他扯倒在地,他將那台價值不菲的相機摔爛了,躺在地上的攝影師被當成下一個目標,看來也是小命不保了,一個大紅色的影子卻在此時閃過,這名年輕人就被搧倒在地上了。
  這名成為不死者的年輕人在此之前蠻以為自己真的永生不死、天下無敵,只有他欺凌別人豈有被欺凌的事?豈料竟如此輕易就被掀倒在地上?
  他驚恐的抬頭看,卻看見一個美麗如火的女子。
  亞斯蓮拿著紅色的紙傘穿,著紅與黑、剪裁美麗又性感的連身旗袍風格衣裙,看著努力要爬起身的年輕人,甜甜又冷酷地走向前踩住不死者的胸口。
  這太奇怪了!竟然移不開這女人的腳?
  ──不死者拼命掙扎,用盡力氣,就連地上的磚都被他敲裂,但那陷入胸口造成他疼痛的高跟鞋細跟分文未動。
  見四周慢慢圍上其他的不死者,亞斯蓮對攝影師與其他人說:
  『快回會場去吧!這些人是恐怖份子,幫我叫些保安人員來喔!』
  她可不是什好心氾濫或從良了想要保護人類,而是因為,她覺得對於自己的崇拜者有一份責任。
  攝影師撿起了被砸碎的相機,看著遠處慢慢向此集結的人影,他擔心地說:
  『可是──若他們是恐怖份子,那我們不能將妳一個人留在這裡呀!』
  『放心,我會……那個怎麼說?中國功夫!──快去找保安、警衛之類的!快去!』
  其實根本不需要人去叫,在古宅前廣場迎接市長的艾德娜早就看見門口出事了;也不必她出聲,安排在會場各處維持秩序的警衛早已行動了。
  市長與迎接的群眾則被請入會場,古宅前暫時清空了。其中,三個人影也趁亂跳下前廣場。
  『那邊看來有事,我們要去看看嗎?』休利耶爾說。
  『看來是有人聚眾來鬧事,應該是血族吧?私生兒?』回聲瞇著眼睛看著庭燈中恍惚移動的人影。
  『最有可能是私生兒和不死者,這……會是陰謀嗎?』奧蘭比亞說。
  剛剛回聲在側邊落地窗陽台找到他,恰巧那時就出事了。
  『亞斯蓮似乎還在花園中,我去找她,免得她惹出事情來!』
  休利耶爾話聲方止,倏地飛起,黑色翅膀閃現,在奧蘭比亞眼中留下殘影,直盯著那殘像久久不能回神。
  回聲知道他的某些感覺被觸動了──說是記憶尚稱不上,說感覺又不到味,但奧蘭比亞看著休利耶爾飛走的樣子,令回聲內心五味雜陳!
  此時,那群跟著亞斯蓮到花園拍照的攝影師與民眾都向會場跑過來,一邊慌張大喊:
  『警衛!找警衛啊!有不法份子跑來鬧事了!』
  『他們在那邊打人!』
  這些人很快有專人安撫帶入內,奧蘭比亞就要往事件現場前去,回聲怕他有危險,拉住了他,說:
  『不!還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你別去啊!』
  奧蘭比亞對她一笑,說:
  『回聲,別擔心,妳忘了我是做什麼工作的?』
  回聲放手,看著他衝向庭院滋事處,他身上的黑色大風衣飄揚起來,像夢境一樣美麗。
  身邊有警衛和工作人員來回,回聲不敢直接飛起來。
  她知道自己的羽翼速度與強度都不如休利耶爾,沒辦法像他那樣快速地移動,怕被人看見,一直跑到庭院的那些大樹前,她的白色翅膀揮動,帶起她的身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