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好友來訪

七、化妝舞會

  距出發還有半個多小時,趁著等待休利耶爾與亞斯蓮的時候,回聲對奧蘭比亞仔細的介紹她帶來的幫手。
  『我知道……你的工作與生活讓你比較不合適隨意接觸陌生人,我竟然還將他們帶來你居住的地方……』
  回聲抱歉地看著奧蘭比亞,不過他倒是搖頭微笑,說:
  『是妳的朋友沒關係的。他們都不是一般人類吧?我看見他們有著跟妳一樣的光。』
  『嗯!這樣說起來可以說好久好久,不過我就挑簡單的說吧!我們三個人都曾經是人類。其實,我們來自與這個世界大同小異的平行世界,跟你的世界有些地區重疊,有些地區平行;很奇怪對吧?但我們彼此的世界都不是幾何形,更像是隨意的、沒有形狀的。有時候,開開車、行行船,搭搭飛機,就會飛到另一個世界,但一切都那麼熟悉又重疊,所以當你回來之後,也不太會覺得哪裡奇怪。』
  見奧蘭比亞點頭,回聲接著說:
  『我、休利耶爾、亞斯蓮,都曾經死過一次,或說是幾乎死去。我們也都因同一種東西而復活,雖然我們三個人都變成不太一樣的狀況──喔!對!我與休利耶爾比較像。』
  奧蘭比亞專心地聽著,他真是個好聽眾──一直都是。
  『我們喝了一種叫做靈魄晶水的東西,就變成了超自然生物了。』
  ──其實跟吸血鬼的變化是一樣的道理,只是催化元素不一樣。吸血鬼註定要用別人的生命餵養自己的生命,所以被視作邪惡。
  『我從一個呆呆笨笨的人類少女變成天使,除了靈魄晶水的催化之外,大部份的原因是因為我的雙生天使之故。休利耶爾讓我喝下的靈魄晶水份量不足,若不是我的雙生天使,我可能已經死了。』
  『雙生──天使?』這個名稱觸動了奧蘭比亞。
  『而休利耶爾因為情感、信仰因素而變成黑天使,亞斯蓮則變成吸血鬼──不是靠血液與別人的生命維生那種,只不過她剛重生時,對世界懷有強烈的恨意,曾經大開殺戒,到處屠殺人類,但被休利耶爾……嗯?管教?現在她根本不喝血,她其實也不用靠血液維生。』
  『她……她的靈魂之光跟妳類似,反而跟那些血族不同。』
  『對!我們的來源幾乎一樣,都是靈魄晶水的轉化物,只是某些因素讓我們轉化成不同的生命體罷了。』
  回聲精減了許多她知道的事,她不知道的當然更不可能告訴奧蘭比亞了。
  這時,停車場停入了一輛大車,車燈照向他們兩人再回車,妥妥地停入車位,中斷了他們的談話。
  漢斯下車走了過來,他一身維多利亞女王時期的海盜裝扮。
  當他看向小屋前,感覺眼前一亮。從他遠遠看過來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他走近,他的雙眼都沒有自奧蘭比亞身上移開過。
  老天!這真是上天給他的大禮物!
  怎麼打扮起來的奧蘭比亞可以如此吸引他呢?到此時他才真的感謝艾德娜──雖說她決定要辦化妝舞會時,他與薩森都反對過,現在他會希望艾德娜天天都辦一場。
  奧蘭比亞見他都不說話,眼睛直盯著他,瞇著眼說:
  『漢斯?你來做什麼?舞會上不用幫忙嗎?』
  『嗯?噢!不用啊!有小輩們服侍著呢!我們……只顧著玩就好了!』漢斯將眼罩拿下來,說:
  『準備好了?我來權充司機,載你們赴宴。』
  『的確是需要幫手!雖然我有車,但一輛車載不動……』想起了休利耶爾那一身行頭,奧蘭比亞忍不住掩嘴笑了。
  漢斯一臉懵懂,攤手問:
  『你的車載不了兩個人嗎?我看你們的打扮……不佔多少空間啊!』
  奧蘭比亞破天荒大笑起來,回聲受到感染,而且從過去到現在,她第一次看見奧蘭比亞這樣大笑,也跟著笑出聲,好一會兒都停不下來,漢斯則滿臉滿心的錯愕。
  結果還是要開兩部車去赴會。
  亞斯蓮不知道怎麼將那個旋轉木馬打包的?她分裝成三個箱子外加一個傘架,全塞到漢斯的車上去,拉著休利耶爾準備搭上奧蘭比亞的車。
  亞斯蓮將包包和一箱首飾塞在奧蘭比亞車子副座,對回聲說:
  『回聲!妳跟那位先生一車吧!』
  『啊?我?』
  『當然是妳啊!讓那位先生一個人載我們的道具好像將人當搬運工,這不太好。妳去陪他吧!我跟休利耶爾搭奧蘭比亞的車子後座。』
  聽亞斯蓮這麼說,休利耶爾沒好氣地說:
  『亞斯蓮!妳倒是好心,顧慮到陌生人的心情,那妳怎麼不想想回聲是何心情?妳要她一個少女去搭陌生人的車,這樣對嗎?』
  『難不成我還放她跟你坐在後座啊?怎樣都不行!』亞斯蓮嗔道。
  休利耶爾雙手環胸,只想了兩秒就往漢斯的車走去。
  『休利耶爾?』已經坐上車的亞斯蓮喊著。
  走過回聲身邊,休利耶爾說:
  『妳跟亞斯蓮坐吧!搭奧蘭比亞的車妳比較不害怕吧?』
  回聲臉紅了,點點頭。一定是她剛剛不小心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被休利耶爾察覺了──畢竟漢斯是吸血鬼,也不熟,就先別說她是個天性害羞怕生的少女了,前述原因就足夠讓她遲疑怯步了。
  休利耶爾走過去,開了車門,坐到漢斯的身邊,說:
  『幸會!我們是回聲和奧蘭比亞的朋友。』
  『喔!幸會!』
  兩人自我介紹,閒聊。
  雖然打了如意算盤──當奧蘭比亞的司機、主導他的行程,愛多晚載他回家就多晚載他回家、灌倒回聲,與奧蘭比亞獨處──
  如意算盤無法如願,但這兩個新出現的人吸引了漢斯,延伸出去,對回聲的身份更加好奇。

  血族的化妝舞會,當然是在晚上。
  雖然參加這次舞會的血族大多是不怕陽光的古老吸血鬼,但似乎也有為數不少的新生兒,畢竟古老血族不多,這附近加一加應該差不多十個而已,這麼大的活動需要一些使喚得動的人。
  艾德娜的大宅非常大非常漂亮,這以前就是個富豪所蓋的莊園,主屋有著小城堡的規模,花園、庭院各有章法,而且照顧得不錯。
  車道與跑馬道設計得很人性化,至少很現代感。
  噴泉與花園裝飾著許多美侖美奐的燈飾,庭園燈都已經亮起了,點亮了夜晚。
  到了停車場,許多人都來了,有的車沒被獲准開進來,停得遠些。
  漢斯和休利耶爾先下車,引導奧蘭比亞的車停在旁邊的車位。
  去幫女士開門的漢斯像個門房般服侍回聲下車,叮囑她小心翼踩下高跟鞋,體貼殷勤得彷彿剛剛回聲在車內得了風濕病。
  『咦?』看見回聲的翅膀,漢斯吹了吹口哨,說:
  『回聲小姐!妳這翅膀做得真好啊!這是多麼適合妳啊!』
  回聲紅著臉對他道謝,她還得控制一下翅膀不要動得太靈活。
  她與漢斯自車道旁走到大廣場時,很多與會的人自最外圍的大門走進來,每個人都精心打扮自己,美的,獵奇的都有,規模令人匪夷所思、目瞪口呆的也有。
  奧蘭比亞去開後座的門,牽著亞斯蓮的手協助她下車後,她就忙著幫所有人確認道具與衣飾髮妝,然後快速幫休利耶爾的旋轉木馬組裝起來。
  休利耶爾不情願地說:
  『我覺得我跟回聲一樣將翅膀放出來就可以了不是嗎?才不要頂著這些恐怖的東西!丟臉死了!』
  『不行!這樣造型就重複了,無法突顯我的創意!你這麼沒良心!這是我的巔峰之作耶!』
  她還在組裝旋轉木馬,戴上眼罩的漢斯在一旁看著,滿臉驚愕。
  『噢──』
  他著實被閃到雙眼幾乎瞎掉,臉上都是欣賞欽佩的笑容,說:
  『這真是……嘆為觀止!我開始後悔沒在自己頭上裝一艘海盜船了!』他向亞斯蓮走過去,做了個正式的宮廷禮,說:
  『奧蘭比亞他們的打扮該不會都是這位美麗的小姐設計的吧?妳若沒有在服裝設計界享有盛名,我都要懷疑世人眼睛都瞎了!』
  『總算有人說了人話!』
  亞斯蓮撐起她的傘才伸出手,漢斯將她戴著手套的手放到嘴唇親吻。
  『我是亞斯蓮,你就是漢斯吧?』
  『小姐認識我啊?』
  『聽回聲提起過。』
  她笑著向漢斯拋個媚眼之後,轉身如導遊一般吆喝隨行人員緊跟著她:
  『走吧!隨我來!參加化妝舞會去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