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好友來訪

五、與會之前

  開會時奧蘭比亞提了化妝舞會的事了。
  獵魔人其實都知道有四個古老血族於一個多月前來到本市的事了,古老血族比較沉穩,甚至將自己是否能成功偽裝成人類,在人類中扮演金字塔頂端的人物為挑戰,比起初生兒以殺戮為主來說,還沒那麼令人討厭。
  『不過……他們能挑起的事端,也一定會是驚天動地的!』哈德神父說。
  德瑞卡表示讚同,說:
  『我早已經派人時時盯著了,我想他們也知道獵魔人監視著他們。』
  奧蘭比亞想起了之前校園裡有巫師能力的學生,向傑米推薦,傑米表示會找一天去了解一下那孩子的能力,順便做適當的處理。
  然後,他的腦海裡突然出現幾個拼圖碎片,碎片,那麼明顯、形狀清析可見,但他卻看不清楚!
  回到了教堂後的小屋已經是晚上了,他去停車順便到教堂將小曼帶回家,發現小屋前有幾個人在等他。
  回聲走到燈下,笑著對奧蘭比亞說:
  『我帶了幫手了!明天一起去參加血族的化妝舞會吧!』
  『幫手?』
  奧蘭比亞看見了小屋外通往小湖的小徑上站著兩個人,是新面孔,他們身上也有著與回聲相同的光芒,只是這兩個人身上的光都強過回聲許多。
  他不知這是什麼、哪一個系統的力量?而這種透過靈魂發散出來的光也不受夜晚光度不足的影響。
  休利耶爾稍稍走向前兩步,奧蘭比亞看見了在燈下的他。
  『這就是奧蘭比亞啊?』後頭仍在黑暗中的女聲低聲說。
  雖然不是刻意不讓他聽見,卻又是壓低了聲音,這名如夜色與火燄一般的女子也跟著走出來,奧蘭比亞竟一時間分不清她究竟是正或是邪?
  『這是休利耶爾,這是亞斯蓮,他們會陪我們去參加舞會。有他們在,我想這舞會應該安全很多。』回聲笑著說。
  看她的神情,的確是放心許多的樣子。
  『喔?』
  『──可愛的小貓啊!』
  亞斯蓮注意到奧蘭比亞抱著的黑貓,伸手接了過去,小曼這隻不親人又傲驕的黑貓竟然也沒有掙扎,就好像牠認識亞斯蓮一樣。
  奧蘭比亞打開了門廊前的照明燈,請他們進屋。
  雖然是兩個陌生人,但既然是回聲帶來的,奧蘭比亞似乎也就接受了。為什麼如此相信她,奧蘭比亞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亞斯蓮力大無窮,將外頭她精心準備、裝著的道具與相關東西的箱子都搬進屋來。
  化妝舞會是明天晚上,但亞斯蓮有好多東西需要三個人幫忙處理。
  她拿出幾張設計圖,直接就攤在奧蘭比亞的工作桌上,將一干亮片與水晶、塑膠製的珠子……等等零件自大箱子裡拿出來,還有幾把熱融槍,指揮休利耶爾和回聲幫她黏貼。
  『看亞斯蓮這麼的重視這場化妝舞會,還真的開了眼界,我沒見過她這麼興奮、對一件事準備得如此用心。我真覺得她好像活過來了。』
  回聲笑著拿起一隻溫熱的熱融槍,開始為這七隻小馬黏貼裝飾品。
  休利耶爾則一臉不情願,雙手環胸,似乎還在抗拒這個結果。亞斯蓮在確認四個人的衣服,為它們縫上她認為該有的裝飾。她說:
  『休利耶爾!你在發什麼呆?快點幫忙啊!細節的裝飾非常瑣碎又花時間的!我要先搞定四個人的衣服,才能再進行大家的髮型、化妝,你不幫忙我會做不完的。』
  看來她似乎不敢差遣奧蘭比亞,放他一個人站在一旁發呆。
  『啊!先餵一下小曼好了。』其實艾里神父已經餵過了。
  奧蘭比亞煮了開水,備著家中能找出來的點心,四人份的茶具放到工作桌上之後,他就先去淋浴了。
  在外套上縫珠寶首飾的亞斯蓮看著他消失在門後,自言自語似地說:
  『這真的是那個天使?』
  『嗯?妳是說奧蘭比亞?加百列?』回聲聽見了。
  『當然是說他呀!』亞斯蓮揚著眉說:
  『我看他除了有著天使系統那種無瑕疵、傻白甜的美貌之外,感覺不出他有什麼特別的神聖力量啊?』
  雖然是事實,但這一番話令回聲百感交急,有些感傷。
  『若他仍是那個天使,擁有力量,我就不會如此擔心了。』仔細地照著設計圖黏貼水晶裝飾的回聲說。
  『好吧!是就是吧!衝著他接觸了這個舞會──兩、三百年來我第一次參加的舞會,就好好地幫他這一回吧!』亞斯蓮倒笑了起來,說:
  『雖然我還是最最最喜歡休利耶爾,但,奧蘭比亞還是非常賞心悅目的,若是他以前的樣子,我們這類的存在近不了他的身邊吧?這一點值得我忙這幾天了。』
  『妳分明是因為好玩吧?』休利耶爾說。
  看著休利耶爾乖乖地在黏貼亮片,亞斯蓮笑了起來,攏了攏自己的頭髮,繼續工作。
  晚上,四個人又忙了一個多小時,順便聊天,對奧蘭比亞來說,這真是非常特別的經驗。
  過去並非沒有熬夜苦幹過,但都是為了跟驅魔有關的研究與準備,今天則是……在玩?
  為了玩而熬夜弄道具!
  雖然天還未亮,外頭卻已經有小鳥啾啁,亞斯蓮檢查了進度,又發現回聲因為打瞌睡一直黏錯東西,乾脆要所有人隨便找地方小睡──
  『好啦好啦!看一下情況,明天早上十一點左右繼續就可以啦!去睡一下吧!──雖然我是可以不睡的。』
  就連奧蘭比亞都打了呵欠了,床是讓給了兩位小姐了,休利耶爾和奧蘭比亞一人佔據一張沙發,稍微睡了幾個小時,近中午又被挖起來繼續工作。
  回聲洗過臉之後,跑出去教堂對街買早午餐。
  在袖子口、領口縫上漂亮的白色蕾絲,亞斯蓮高興地說:
  『好了!終於弄好了一件!奧蘭比亞的衣服較簡單,晚上頭髮稍微整理一下、化個簡單的妝就好了。』
  『啊?我也要打扮嗎?』
  正在吃回聲買回來的三明治,奧蘭比亞呆著一張臉,看起來還沒睡醒。
  『這是什麼話?你是主角耶!』亞斯蓮衝著他發出嬌嗔,說:
  『而且這舞會不就是化妝舞會嗎?若沒打扮就去參加是很失禮的!──好啦!我承認這個裝扮不是最炫目的,設計的人在想什麼啊?(好像是個漫畫家?)這麼陽春又隨性……』
  『就是因為是漫畫,不像插畫只畫一張,而是很多很多張,還要各種角度,設計當然就恰到好處就好呀!不然漫畫家不是累死了?』回聲趕緊為她最喜歡的漫畫家辯解。  
  『我也稍微看了一下那個作品,說這麼多理由,妳還不如說這個角色就是適合這樣的風格,裝飾太多與他的形象不合。要是像那些遊戲角色的穿戴法那樣──有些還自帶背景呢!先不說會打到自己戳到自己、無法坐無法躺了,誇張──的確不適合他,也不適合奧蘭比亞。』
  咬著四支珠針,在幫回聲固定長襪花邊的亞斯蓮說完,回聲聽著聽著就臉紅了。
  亞斯蓮說得是啊!這就是年齡的距離吧?
  看的角度和透徹度就是不能比。她看一眼奧蘭比亞,這個驅魔師無神地吃著三明治,好像極度放鬆?
  四人中精神最好的亞斯蓮正在熨燙準備用來打扮奧蘭比亞的衣服,她轉頭對奧蘭比亞眨著眼睛,說:
  『不過這是回聲提供的角色──本來我想說你不就扮天使剛剛好嗎?』
  回聲聽見則說:
  『要奧蘭比亞扮天使太為難他了!』她對他說:
  『我給你找的角色叫做「希斯塔西爾」,是個網路上很紅很受歡迎的角色呢!』
  回聲邊吃早午餐,開始如數家珍般的對奧蘭比亞敘述這個故事的主角,也就是他要扮演的角色,亞斯蓮揮手打斷她,蹙著眉說:
  『快點吃妳的早餐!妳那套衣服的裙襬和袖子縫好了嗎?』
  『還沒……不過快好了!』事實上裙襬和袖子都只縫一半。
  『回聲扮什麼呢?』奧蘭比亞問。
  『嗯……天使。』她有些臉紅。
  因為時間不夠,她要節省道具製作時間,所以扮天使最簡單了!畢竟亞斯蓮要忙自己的衣服和最為壯觀的休利耶爾造型,這兩套都需要很多時間完成。
  將那套白襯衫與黑色風衣掛起來之後,亞斯蓮很快地又將自己完成80%的衣服也整理起來,掛著看還需要什麼?
  接著動手開始整治兩把傘──
  其中一把的確是傘,中國風味,上頭畫著些花卉,但亞斯蓮硬要做一堆蕾絲花繡縫上去,還預計要在傘緣加吊飾。
  另一個傘則大上三倍,挺像庭院用的遮陽傘,但她早已經在傘面畫上了一些歌德風的紋路,看樣子她是要將那一整箱東西包括那七隻馬都掛上去吧?
  『亞斯蓮要做中國風的打扮嗎?所以小傘是妳的道具,那這大傘……?』回聲好奇地問。
  『什麼大傘?這是我特別為我的休利耶爾設計的旋轉木馬!』
  『什麼我的?我還要自帶背景啊?』正在喝咖啡的休利耶爾差點噴出來。  大吼:
  『我才不要扛這麼誇張的東西去參加舞會!休想!沒門!亞斯蓮,夠了,別再弄了!』
  亞斯蓮根本不理他們,說:
  『把握吃飯和休息時間喔!剩下的我來收尾吧!誰叫我的體力比你們三個好呢?』
  ──那是因為妳興奮過頭了!──雖然心下這麼想,但休利耶爾沒有說話,吃自己的午餐、喝著黑咖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