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好友來訪

四、浮上水面

  古宅位在街道最後,後頭緊臨一大片森林與運動公園,活動的人不少,不時也有民眾會騎腳踏車過去。
  華倫說:
  『說真的!這些私生兒們,如果哪天突破了我們無法突破的界限,克服了初生時會面臨的陽光問題,他們誰還理我們?誰還理教條?又或者──若哪一天他們也解決了血統線的問題,你想他們還不想盡辦法幹掉我們這些老傢伙嗎?』
  『若是你,你會嗎?』
  『真失禮啊!華倫!我是老派的人!如果我會那樣,我就吃掉這兩個酒杯!不過呢……』笑了一下,薩森突然陰沉地說:
  『前有個陰影國王,後頭有這些該死的後輩──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白癡,可惡的吸血鬼──』
  突然意會到自己也是吸血鬼,薩森停頓下來,沒再說話。
  『你說得都沒錯!』
  也是因為事前已經做過溝通,所以華倫才同意薩森的點子,但他仍有疑慮。
  『關於那些事,我的立場都跟你一樣,唯一遲疑的只有──地下城鎮那些可都是舊識呢!』
  『已經死透的舊識。都已經做到這個階段了,你還遲疑什麼?真不乾脆!他們早已經死了,變成乾屍,就算是給他們一大桶新鮮的血,也不一定能活回來,對吧?』薩森又為自己和華倫倒了一杯酒。
  『沒錯。在前往火葬場的路上攔截不難,但全搶了一定很難掩人耳目,所以只搶了一個。』
  『一個就夠了!給那枯槁的屍身餵點血,只夠稍微活點乾枯的血管,毫無意識,非死非活,再拿他的血做毒品──』
  『你確定這樣真的能引出陰影國王──我們的始祖?』
  『光是一件小事當然沒辦法,但私生子的事已經成為失去平衡的最大引因,我們只要適時添點亂就可以了。』
  他拿起酒杯輕觸華倫的杯子,說:
  『不管在什麼情況、什麼年代,總是有人能夠在混亂中獲得最大的利益。敬混亂!』
  喝乾了杯子裡的酒之後,薩森說:
  『該去放點消息給那些新生兒了……』

──大學外街──
  一群年輕人在球場上打球。
  深秋,不再炎熱了,尤其才下過近一星期的大雨,現下也沒有太陽,風不夠大,沒能吹散高空的雲。
  會在一起玩的人大多日認識的,但只要有球、有零嘴,有飲料,不認識也會熟起來。
  許多人對其中一個陌生面孔的人那高超球技產生不小的羨慕,又有幾分嫉妒的味道,但著實被吸引過去了。
  幾個年輕人跑過來加入了看台,與熟識的人閒聊。
  『喂!范里,你看什麼?』莫辛問不知道來了多久的前排同學。
  『看那傢伙啊!他怎麼能那麼靈活?──你認識嗎?』
  范里說的是正在球場上玩鬥牛(註)的一個棕髮的青少年,他身高不是非常高,動作卻靈活得很,抄截和灌籃都難不倒他。
  『果真的厲害啊!你有跟他打過嗎?』
  『有……下午剛來的時候就打過了,他球技好,態度也不討人厭,很多人都等著跟他過過招。』
  『實際交手一定更震撼吧?看起來他球技很棒,被挖掘是遲早的事吧?』
  『嗯……』
  見范里看得目不轉睛,莫辛推他一把,將剛帶來的些微冰涼涼罐裝飲料塞給他,笑著說:
  『瞧你看得兩眼發直,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想上他耶!』
  接過飲料,范里這才收回視線,白了莫辛一眼,說:
  『開這種下流的玩笑有什麼樂趣的?』
  『哈哈!好啦!我等會換上球鞋,也來跟他打個一場看看。不過……他打了多久了?可能需要休息吧?』
  『嗯!』喝了幾口飲料,范里說:
  『也該休息了!可是……這不是很怪嗎?鬥牛是耗體力的打法,他從下午我來時就在打球了,一直到現在,換好多人跟他打,他沒有休息過耶!』
  『──你說什麼?』
  莫辛看一下自己的手錶,大叫:
  『打了超過四個小時?不會吧?』
  這體力只能說是超人了!可能嗎?這樣過度的運動,會不會等一下坐下來突然就暴斃了?
  不過這個年輕人似乎也覺得過頭了,打這一場就休息了。
  他坐到看台,拿了毛巾擦汗。一罐飲料無預期也沒有出聲示警地拋向他,他看都不看就接住了。
  『請你喝!你打得好精彩啊!沒人是你的對手。我是莫辛,你呢?』
  莫辛自後三排一一跨向前來,樂天的他伸出手要握手,棕髮的青少年也客氣回握,笑笑地說:
  『我是朱利亞斯,我從小就跟著爸爸玩球啦!還打不好對不起老爸呢!』
  他毫不做作地承認球技不錯,也沒有引人不快,天生就是好相處的個性吧?
  『你體力怎麼這麼好?我聽范里說你打了好幾個小時的球了,不累呀?』
  ──果然還是太招搖了啊!──棕髮的青少年的臉上閃過神秘的神采,不過范里和莫辛都沒有注意。
  『最近朋友介紹我一種營養品,吃過一陣子差很多。』
  『什麼營養品?哪有這麼神?不會是毒品吧?』莫辛怪叫起來。
  『我保證不是毒品!你見過哪個吸毒的人像我這麼健康又清醒的?』
  『說得也是……』
  『等等──』
  朱利亞斯轉身掏找著自己的運動包包,一會兒他滿意地找出了一個塑膠盒,打開,是一些深色的膜衣錠。
  『你們可以吃看看──這可不是推銷,不用錢的。要嗎?』
  『不是毒品?』范里遲疑地問。
  『不是。』
  『不會上癮?』
  『不會。』
  莫辛搶過來拿走一顆就吞,大聲說:
  『婆婆媽媽的!我先吃看看,若你擔心,就三天後看我有沒有中毒再決定要不要吃吧!』
  一場小小的秋日插曲就在夜幕逐漸下沉中結束,回家吃晚餐吧──這是好藉口,不是嗎?
  揹著運動包包,朱利亞斯走過大馬路,一輛車子停在他面前,他上了車。
  『成績如何?』駕駛座的人問。
  『比上一場好,這次有五個人試吃了藥,而且我問好了他們的姓名電話地址了。』
  『很好。秋冬,是適合增加新血的日子,只要在期限之內讓吃藥的人發生點「小意外」就行了。』
  ──嗯!是啊!他,朱利亞斯也是這樣被『製造』出來的!體力變好,力氣變大,沒有什麼明顯的不適,偶爾吸幾口血就可以了,正常人類的食物也能吃……
  他們這種『不死者』跟吸血鬼鬼不一樣,雖然他也沒見過真正的吸血鬼,但聽說真正的血族更為強大?就像電影或電視劇裡演的那樣吧?
  無所謂,他不會強求其他的東西了,現在的身體狀況他非常滿意!
  ──只要別發生其他預料外的事,他就非常滿意了。
  『上面的人說有一場化妝舞會,需要我們去鬧鬧,多弄點人來吧!』
  開車的人笑著說。
(註)鬥牛,三對三的籃球遊戲,時間與規則可以自訂。人數少,所以活動量非常大。

──石門莊園養老中心──
  珍‧西羅將庭院中的衣服全都收起來了,要送到洗衣房去烘乾──這是什麼鬼天氣?空氣中盡是上個星期大雨的濕氣!
  雖然不像夏季那樣一下子就能曬乾,但這半乾不乾總比全濕的衣服容易烘吧?至少可以省點時間、省點電──就只有不省工!
  珍也習慣了,雖然她幫養老中心省下不少開銷,那些錢也不會變成她的獎金,但她仍寧願忙東忙西就是閒不下來。
  養老中心會將過逝的老人不要的電器(人家也不想拿回去)都交給她,有些3C產品還不錯,留下她需要的,多的就拿去鎮上的二手中心變賣,貼補院方無力多給她的津貼。
  話說回來,她也不是圖著錢來的,要圖錢就不會來這裡工作了,何況……她也是半被收留的狀態。
  這是個政府補助的養老中心,但補助款總不如被棄養的老人來得多,養老院開銷大,自己還得想辦法掙點錢,所以珍也會將賣掉二手物賺來的錢,部份用無名氏的身份再捐給這個養老院。  
  她能力有限,但自己都是用次等的,有好東西都會先留給女兒,包括那些繼承來的二手東西。
  可惜她的女兒全沒心腸,不是嫌她上個月給她的手機是上一季的老東西,就是嫌她的平版電腦太舊,可是她女兒不知道她留著用的可是更老更不好用的東西啊!
  這個女兒從小就這樣,嫌她給的東西都不如同學的高端,嫌給她穿的衣服不夠新潮,讓珍一直覺得自己很糟糕。
  『有時候會想……我這樣是何苦來哉?』
  從年輕時兼三、四個差,將女兒養大,意義是什麼?
  現在的孩子完全沒吃過苦,根本不知道什麼才是好的、誰才是真正對他好的,感情不夠細膩、說話用語不精準只會用些粗糙又過激的言語來表達情緒,最過份的是……覺得對自己無用的人都可以丟棄,包括母親。
  別人家的孩子怎樣她不知道,但她的女兒就是這樣,養老院裡的老人們家裡的孩子也差不多。
  怪誰呢?怪這個世界囉!
  時代教養,比父母的教養要強勢多了。
  烘乾一批衣物,珍逐一整理折疊起來,感覺有些累了……
  『老啦……』都六十歲了不然還要怎樣?
  『要準備晚餐了,可是有點累,先瞇一下吧!』
  珍搥著腰走回自己的房間──一個小小的房間,有個單獨的衛浴設備,還有個窗台,外頭就是花壇。
  這是院長借她住的,隨她要住多久,因為院長非常感謝她不計酬勞的幫這個養老中心做些雜活。
  她很勤勞,一定會做到比獲得的多的活兒,是老派的人,飲水思源且不肯佔別人便宜,但,畢竟是老了!熬一天夜都受不了了。
  看一眼窗外早已謝光的花壇,閉上眼睛休息。
  想都沒想到接下來睜開眼睛會是在那麼驚人的地方──
  告別會上,她躺在棺材裡。
  稍微回神,先看見掛在自己上方寫著她名字的布條,而她的女兒正在大鬧,吵著要院方付一大筆鉅款賠償她。
  『你們累死了我媽!你們要賠錢,不然我就鬧上新聞!』天知道她從來不關心珍的狀況,何時像現在這樣關心她累不累?
  『──誰累死我?不就是妳嗎?』 
  自棺材中坐起身來的珍驚起了滿室的驚呼聲。搞了半天,珍才知道自己『死過了』,但又活過來了,這就是醫學上有的那個什麼假死例子吧?
  知道女兒根本不想負擔她的喪葬費用,這個告別會還是院長幫她籌備的呢!結果女兒非但不感激,反而挑告別會人多時上門來吵鬧要錢。
  『在這吵什麼吵?』
  珍自棺材內爬出來,好一會兒才有人回過神來扶她。
  『緩點!別生氣啊!珍……』
  扶她的人都是養老院的人,雖然大家動作都很緩慢,但擔心的心情溢於言表,害怕剛醒過來的珍又暈死過去。
  珍看著女兒,覺得夠了!非常夠了!
  她訓斥一頓女兒,要她快滾──反正她也看透了,雖然過去她也常告訴自己要看透,但這一次才是真的。
  她並不知道自己死而復生的真正原因,只道是上天給的試煉,要她看清人世冷暖、珍惜該珍惜的,而那些不該心存幻想的就『趁早』丟棄──
  包括女兒。
  雖說已經不早了!因為她都老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