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好友來訪

三、放不放行

  現在問題來了!
  回聲去幫助奧蘭比亞的這件事,本來就被休利耶爾視為一種愚笨、沒事添亂、找死的舉動,特別是好幾次回聲回來身上都有些小擦傷,怕人發現故意晚幾天才去跟傑伊斯匯報。
  但,她的小擦傷每天都會有新的添加,所以晚幾天匯報這舉動根本是白做的。
  綜合前述種種,現在還說要去參加吸血鬼們的化妝舞會?
  說來,奧蘭比亞並不知道回聲比他所知道的還要更常跟著他,因為回聲有一份不可違背的誓言。
  『不管怎麼困難,我都要貫徹保護奧蘭比亞的誓言!』
  跟往常一樣,她的豪語仍舊常引來休利耶爾的斜視、索西特的鄙視,這時她還比較感激一直都很冷漠、對她不理不睬的亞斯蓮,起碼不會打擊她──
  像這樣──
  『妳找死啊?』休利耶爾冷冷地說。
  『妳去只是給別人惹麻煩,說不定妳沒去的話,奧蘭比亞還比較安全呢!』索西特吼道。
  『才不呢!我是真的有幫到他很多忙。』面對奚落,回聲抗議了!
  『我看是讓他很忙吧?』索西特說。
  回聲轉頭乾脆不看他們,自己生悶氣。
  說真的,這段日子以來,她還真的沒有給人帶來麻煩,奧蘭比亞似乎還挺信賴她的,很多事會邀她一起去處理,也會詢問她的意見,讓她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到底她對奧蘭比亞有沒有幫助呢?其實回聲自己都不是很有把握,只是知道他幾乎天天都在從事危險的工作,要她冷眼旁觀真的辦不到!
  『不管怎麼說,妳與他兩個人去參加吸血鬼們的化妝舞會,其他獵魔人又都不在,真的很冒險,都不考慮一下實際情況嗎?』休利耶爾說。
  『喂!你們在想什麼啊?這是去參加化妝舞會,不是去廝殺的!』回聲嘟著嘴,在吧臺前坐下,說:
  『我還是等傑伊斯定奪吧!你們兩個都不夠公正,無法給我公平的建議。』
  『這種小事都要傑伊斯定奪?那傑伊斯不就忙翻了?』
  美麗的隔間簾後出現了甜美性感的聲音,亞斯蓮走出來。她一出現,四周的氣氛就會向神秘奢華凝凍。
  她一向能將那些諷刺又讓人不堪的話說得動聽又感性,總讓人不知道該氣她還是恨她;現在她來攪局,所有人只好將皮繃緊一點,不知道她砲口會打向誰?
  『真稀奇,亞斯蓮,妳不是一向不太想理會回聲在做的所有事嗎?「所有事」!今天竟然會特地走過來關心此事?是吹了什麼風啊?』
  朝著發出明知故問問題的休利耶爾笑了一下,亞斯蓮繞到了回聲身邊,糾著肩膀,手抵著下巴,滿臉發光地看著回聲說:
  『回聲,妳說──什麼化妝舞會?』
  不等回聲回答,休利耶爾和索希特都衝過來,休利耶爾用長輩訓斥晚輩的口吻對亞斯蓮說:
  『亞斯蓮!回聲搞的事還不夠亂嗎?不准再給我添更多亂了!』
  『抗議!我哪有亂過什麼事?有嗎?』回聲說。
  『休利耶爾!你怎麼這麼說?不公平!我從不添亂!』亞斯蓮嗔道:
  『我只對化妝舞會有興趣,而且──你真的太沒效率了!』
  休利耶爾不想聽亞斯蓮提起關於效率的歪理,只搖頭不回答,甚至不看亞斯蓮,但這個美豔的吸血鬼自顧自地說下去:
  『既然你擔心回聲和奧蘭比亞人單勢薄去參加化妝舞會有危險,那何不幫回聲一下,將我們都帶上?我可沒遇過跟我不同系統的吸血鬼,卻會會也不錯,當作我幫回聲偵查敵情不好嗎?』
  『亞斯蓮──』
  回聲雙手握拳,滿臉是驚喜的笑容,這可是亞斯蓮破天荒第一次幫腔,並且是幫她說話呀!她的雙眼都要浮出星星和銀河了!
  『是的!化妝舞會!會有很多公主王子出現,亞斯蓮!大家都會打扮得很漂亮出席,妳……妳可以陪我們去嗎?奧蘭比亞有不得不去偵查的理由,我實在不放心他呀!』
  『沒問題!這有什麼問題?若我們幾個都出馬了,那些畸形吸血鬼還能把我們怎麼樣不成?對了,我還可以包辦大家的化妝與打扮,包括休利耶爾的!』
  亞斯蓮眨了眼睛,滿臉都是笑,看來在她的腦中已經有很多主意了。休利耶爾雙手叉腰,做出準備吵架的態勢,大吼:
  『妳們兩個給我等一下!我答應讓妳們去了嗎?』
  亞斯蓮以方才走入這裡的風姿再風情萬種地走出去,邊走邊說:
  『還有幾天的時間?三天?喔!休利耶爾,別再浪費我張羅道具與服裝的時間了!尤其是你的衣服,我覺得這會是我的工作中最麻煩的部份!回聲,妳過來幫我!』
  『等等──我有說我要去嗎?』
  休利耶爾吼完就知道,自己的聲音在兩個興奮的女聲中根本變成背景聲音了。轉頭正要對索西特說話,要他適時幫腔,卻發現他早一步先溜了。

──古宅──
  『行行好!薩森!』華倫沒好氣地說。
  他走到窗前,探向外頭美麗的夕陽,對薩森奉上的那杯獎勵──有些迷人年限的葡萄酒視若無睹。
  因為,他遇到的難題若驚天一爆,肯定沒有人能收拾得了!
  『輕鬆點!華倫,你到底在擔心什麼?』
  『薩森!若艾德娜知道我們幹了什麼好事,我們就完蛋了!』
  『那就別讓她知道呀!』
  薩森一臉笑意,還有著個人獨特風格的輕微晃動,這若是女人,一定性感得迷死一打以上的男人;但在男人身上,讓人覺得這不知道是哪家大公司的CEO,或是哪個地獄來的惡魔之王?
  『……說得輕巧!這麼簡單?』
  『想得簡單,就是小心而已。別神經兮兮的,那樣反而容易露出馬腳。』薩森將酒塞到華倫手中,在他的耳邊低聲說:
  『這也是為了咱們這些古老血族好,不是嗎?瞧瞧那些後輩,可不是只有一個在製造私生兒啊!那是何居心,你都不擔心嗎?現今來有哪個新生兒對我們畢恭畢敬了?古老血族完全被當成那些路旁破舊的雕像一樣。』
  薩森撩起厚重的窗簾,以他特有皮笑肉不笑表情說:
  『你應該也聽說了傳聞吧?聽說有人對吸血鬼的血擁有抗體呢!這會不會與另一個傳言有關呢?──新生的私生子竟然能夠在太陽底下行動,你想想,我們成為血族之後,可是乖乖地在黑暗的世界中生活了快兩百年才重回陽光懷抱呢!』
  華倫一口灌下整杯價值不菲的紅酒,問:
  『你到底想說什麼?』
  『規則在改變──華倫!難道你還感覺不到這個嚴重性嗎?』
  薩森的話,華倫是同意的,他又不是呆子,也不是白痴,自然知道血族的規則已經亂掉了!這樣的改變說不定會影響到古老血族,更甚者,還會讓整個血族面臨嚴重的生存威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