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好友來訪

二、誰來舞會

  漢斯進門來就遞上一張帶著夜來香香氣,暗紫底色燙金的邀請卡,說:
  『艾德娜的邀請卡來了。』
  『邀請卡?』
  『你忘了?先前她不是說過要請你到她家玩嗎?』
  『我沒忘,但是──弄邀請卡也太正式了吧?』
  『嗯!她就是個公主,愛玩舞會那玩意兒,幾百年來都一樣,這一次回來就在她新購的大宅內辦了一場化妝舞會,說順便要邀請你去玩。』
  『化妝舞會?』
  奧蘭比亞詫異,腦中馬上閃現一大群人怪魔怪樣走來走去畫面!(筆者註:這是很正常的化妝舞會,不是萬聖節舞會,別搞錯啊奧蘭比亞!要美美地出場喔!)
  『她要邀多少人啊?邀請的全都是血族?這座城市與周邊城鎮真有這麼多血族聚集?』奧蘭比亞問。
  漢斯在工作桌前坐下,看著黑貓小曼,聳聳肩說:
  『她愛熱鬧呀!而且這些日子以來,她跟市政府那些官員混得可熟了,她的宴會一向不缺人類的。』
  見奧蘭比亞一臉詫異,還帶著難以言之的忐忑,接過邀請卡,漢斯則笑著說:
  『艾德娜是老派的人,她的宴會裡不會有那些難以控管的私生兒之類,她不承認的血族出沒,少了那些不穩定又難管教的屁孩,你放心,不會有任何人類會在宴會中被咬的!』
  『你對她倒是很有信心!』
  『我們是舊識了,還算懂她。』漢斯說。
  看著窗外的雨一會兒,奧蘭比亞問:
  『艾德娜要邀請我這個獵魔圈的人參加她的化妝舞會……這樣好嗎?』
  漢斯揚著眉卻點點頭,說:
  『據我所知,獵魔圈的人她只請了你一個──』其實漢斯很確定,因為幫忙處理名單與邀請卡的人是他。他打趣地說:
  『原來……你會怕呀?若你真的會害怕,我就全程跟著你吧!──除非你打扮成我完全認不出來的樣子。』
  說得像他是護花使者一樣?奧蘭比亞瞪他一眼,說:
  『不必!你全程跟著我多掃興啊?但我是真的怕得要命呢!我怕的不是我是否有危險,而是我一個人無法負責與會人的安全。』
  『剛剛不是說過了嗎?艾德娜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漢斯一再保證。
  『我可以攜伴嗎?』奧蘭比亞突然問。
  倒不是對舞會本身真的有興趣,但他挺想了解一下吸血鬼的化妝舞會是什麼樣子、有多少古老血族出沒?
  漢斯知道,奧蘭比亞應該是要帶回聲來的吧?他說:
  『應該可以吧?我沒聽過有不能攜伴的舞會。』
  雖然他覺得就算奧蘭比亞沒攜伴,不也還有他嗎?
  看著奧蘭比亞工作桌上的東西──一堆書、筆記、紙張、至少三種顏色的筆,還有筆記電腦。
  漢斯懷疑著這個貌美的驅魔師,到底有沒有工作之外的私生活啊?
  看著他研究著手上精緻昂貴的邀請卡,邊走回桌前坐下,漢斯真的好想問他休閒的生活相關問題,但是……
  好不容易稍微變得自然的雙方關係,會不會又到退回去?
  『對了!你先去找過森林中的古蹟了?』放下邀請卡,奧蘭比亞問。
  『沒錯,那天剛好沒事,就先去找過了──幸好我先去過了,免得你白跑!電話中雨聲聽起來很大,我想你也聽不清楚,所以沒有說得太詳細。』
  漢斯隨手拿起奧蘭比亞桌上的一張紙,看著他的筆跡,說:
  『我們可以再約個時間一起去找找,那之前,我想去市府圖書館查一下有沒有古老一點的地圖,否則森林範圍太大了,再多人去找,怕也沒辦法一下子就找到。』
  『嗯!』奧蘭比亞點頭。
  又有人敲門,是回聲。
  『回聲,妳來得正好!』奧蘭比亞果然立刻提起此事了:
  『幾天後有舞會,要陪我去參加嗎?』
  『舞會?』正將雨傘放到傘架上的回聲一臉發光,說:
  『什麼舞會?』
  奧蘭比亞看一眼漢斯,笑著說:
  『雖然有些不安,不知道該不該帶妳去,但──總之,是個古老血族所辦的化妝舞會,會邀請很多人類與部份血族去玩吧?我想她偽裝成人類應該挺成功的,聽說連市長都要來參加了。』
  『她?』回聲問。
  『艾德娜,一個古老血族。』
  『──古老血族所辦的化妝舞會?』回聲詫異地重覆一次。看吧!正常人都會覺得不可思議對吧?
  『漢斯保證不會有危險,所以……看妳有沒有興趣去玩玩?』
  就算有安全保證,又有誰會信呢?回聲看著眼前的兩個人,心裡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
  漢斯笑著說:
  『對於這一點,我想奧蘭比亞應該也挺懷疑的,這是正常的,只是他有很多因素一定會去看看,所以……回聲,如果有空,何不來玩?』
  『有其他的獵魔人會去嗎?』
  『沒有。雖然血族和獵魔人曾有和平協議,但最近私生兒的事鬧得有點僵,所以沒有邀請其他獵魔人。』
  漢斯知道回聲早已經觀察到他是血族了,所以也沒有再刻意隱瞞。回聲立即說:
  『那我要去!』
  她記下了日期,與奧蘭比亞約好一起赴會。
  說真的,血族多半浪漫,古老血族更是如此,這場舞會一定很驚人吧?

*──*──*
附註:關於『獵魔人』──
  獵魔人是一個非官方組織,最早的行跡遠在千年前,歷史上許多事件的紀錄都有獵魔人的蹤跡。
  獵魔人組織之內有多種類型的列成員,大致分類為:
  狩獵者──
  力量最強大、機動性最強的成員,要能夠得到『狩獵者』的稱號需要經過各種訓練、出勤學習……等等,之後考核通過,由巫師給予祝福,在身上紋上具有保護與治癒的符文。
  狩獵者除了在武力方面出類拔萃之外,對武器也十分拿手,不少人都擁有一級執照,此外,簡單的手術、醫療也必須學習。
  驅魔師──
  不同於狩獵者幾乎都以物質肉身魔物為對象,『驅魔師』大多處理非物質化的鬼魂與魔物,因此他們常用的武器也不大相同,但兩者時常互相支援,對彼此的負責範圍所需要的技藝也多有涉獵。
  巫師、巫醫、靈媒──
  其實都歸類在巫師之內,有男有女,是獵魔人組織內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是為所有獵魔人祝福、將各類型遠古大地力量刻在他們身上以期能對抗魔物的人。
  神職人員──
  組織中有許多不分宗教的神職人員,在這個組織裡,沒有任何宗教排擠的問題。這些神職人員多半擔任驅魔師與仲裁者的職務。
  紀錄官──
  紀錄有關魔物與驅魔、獵魔的相關行誼、方法、事跡。四十年前是個轉變期,因為要因應電腦化,將近千年來的所有資料都歸檔,累翻一堆紀錄官。
  魔物偵探──
  專門調查離奇案件,其中不少人就任職在警局,或是私家偵探。
  仲裁者──
  談判者、審判者,古時候名為大審判官、大法官,但獵魔人組織曾發生過審判官獨裁徇私的事件,造成許多獵魔人的死亡,因此改制了,明稱與權限也都調整了,已經不再具有凌駕法條的至高權力。

(作者註:這麼一整理,還真的好多故事可以寫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