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好友來訪

一、前方的希望唯回憶爾

  雖然才剛成為穩定血族近百年,但布爾文對血族的事自很久以前就有系統的在收集資料。
  歸納的結果,大部份的人成為吸血鬼之後,都會走向兩種狀況之一。
  一是種變得狂妄,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了,擁有了力量就會變得跋扈,而這樣的新生兒當然都會被轉化者教訓一番,或是遺棄不管,讓他自生自滅──落單的新生兒很少活過兩年。
  另一類的新生兒則受轉化者保護與管教,以免讓傳承者莫名其妙得罪不該得罪的人而惹來殺身之禍。
  布爾文的轉化者是誰,好像也沒聽誰說過,他自己也不曾提起。
  不過,很久以前布爾文就常自我調侃,說自己是酒後一夜情所誕生的小孩,也不知道真是這樣,或是生父與轉化者真的都是不負責任的爛人?
  要如何看待血族,布爾文還沒決定。
  兩百多年過去,他還沒決定。
  但在十幾年前,他決定用自己的方法來創建自己的族裔,找出血族新的價值。
  這當然不容易,但他想了兩百年,考慮了兩百年,規劃了兩百年,應該不算是衝動吧?畢竟是要反抗轉化者──如再生父母──的命令,更與族規牴觸,不深思熟慮些,未來如何面對排山倒海的衝突?
  這是個最好的時機與年代──用以顛覆舊習。
  因為他發現,不是只有他在大量製造私生兒,雖然看起來不具計劃性,比較像在玩人命!
  有規劃的轉化,與隨意播種是完全不一樣的,血族新人的等級與有沒有好好的調教有絕大的關係,雖然他並沒有自他的轉化者那邊學到多少事,但他夠認真也夠謹慎。
  走在陽光普照的大街上,跟來往稀疏的行人錯身而過,布爾文回想起剛進入穩定期那一天在陽光下散步的感動,他站在草地上曬著陽光,雖然還是有些微曬傷,但他感動得哭了──
  就像是……重新受到神的恩澤!
  他不知盧夏有沒有這種久違陽光的感動,因為那個私生子成為血族的時間不久,但布爾文很確定,盧夏的確能夠在陽光下活動,就像一般人類。
  這是怎麼回事?
  他變回人類了嗎?
  這一點布爾文特別確認了一下,盧夏身上仍有血族的味道。
  他更想不懂了!
  這個年輕人回到家,又去學校,然後帶狗去公園,之後又回家,傍晚則到另一個地方,之後就沒再出門,一天過去。
  布爾文跟著他一整天,仔細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想不透他如何對抗陽光?
  由於太過專心思考與觀察,布爾文發現不是只有他一人看著盧夏進入的屋子,著實一驚!
  那是古老血族,比布爾文還要年老,力量當然比他強大,是來自不同血統線的血族。
  並非你是吸血鬼之後就會認識所有的吸血鬼,就像沒有一個人類能認識所有的人一樣。(作者註:並非我住臺灣,就認識所有臺灣人;或當漫畫家,也不會認識所有畫漫畫的人啊……)
  那個血族像影子一般,顯然他更早發現布爾文,並已十分肯定布爾文發現他了,在路燈之後隱去身影。
  他們所盯著看的那戶人家的幾隻狗狗嗥鳴了起來,似乎也發現夜裡不平靜。
  不久前他聽說有幾個古老血族回到這個城市,但除了漢斯之外,他沒有遇過其他人。
  古老血族本就能夠對血族與人類隱藏自身的氣息,可以完全無差別地融入人類世界,若非特意透露自己的行蹤,布爾文是不可能發現他們的。
  若他們也注意到盧夏的事,那就表示這個訊息對血族來說是個足以影響族裔的變化──關於吸血鬼如何變回人類。

  季節正式進入了秋天,日夜溫差逐漸變大。
  這段時間暴斃的人越來越多,德瑞卡有個在縣警局當刑警的部下,他告訴德瑞卡嚴重性。
  『暴斃的人死後的樣子都是枯槁的模樣,太不尋常了,現在國家房疫組已經注意到這個情況了!不久就會派人來調查,我擔心黑暗圈的事會瞞不住。』
  德瑞卡語重心長地說:
  『這些屍體趁早火化,雖然是呈現出初生的血族完全死亡的樣子,但誰知道會不會又活過來?』又想起另一件事:
  『上個月在地下城鎮不是找到了不少乾枯的屍骸嗎?有沒有快速火化?』
  『當然!那些屍骸絕對是血族,可能還是古老血族,只要一吸血氣就會復活,趁他們還在死亡狀態下快速火化是最安全的做法。』
  刑警翻了翻資料,又核對火化的簽署,皺著眉,叫了另一名警員查核文件與電腦資料,忙了好一會之後,愁容滿面地對德瑞卡說:
  『不好了!地下城鎮尋獲的屍骸共有九個,但,完成火化的數量只有八具屍骸,剛剛詢問過了,運送過程中不知道哪個環節出問題,送到火葬場時只剩八具。』
  德瑞卡瞠著眼看著刑警,說:
  『一定是被血族攔截了!這是何時的事?』
  刑警看了日期,說:
  『一個多月了,在上個月上旬,發現地下城鎮之後一周。』
  埋在地下的城鎮在墓園塌陷時被發現,地下城鎮教堂之內有座空棺,但周圍有九個乾屍……
  『我應該早點來核查的!』德瑞卡懊惱地說。
  之後的血毒品跟這些事有沒有關聯?
  雖然本來就推斷這一連串的事件都是有計劃的──
  私生兒,一直到血毒品──
  如今陰謀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卻不知道該從何處進行解決,難道只能消極地遇到才處理?

──教堂後小木屋──
  奧蘭比亞抱著小曼,讓牠窩在他的大腿上睡覺,在工作桌前打著電腦資料,整理這段時間處理或待辦的事件。
  前些天原本與漢斯約好去鎮外森林古蹟調查,但當天他自獵魔人處回到家就接到漢斯電話了,說他已經先去看過一圈,沒找到什麼古蹟。
  『你那邊應該也大雨吧?這幾天氣候正在轉變,森林那邊大雨又泥濘,不是什麼調查的好時機,還是等氣候乾些再說吧!』
  既然身為行動速度敏捷的吸血鬼都這麼說了,奧蘭比亞想,的確也不急在這一時,就取消了隔天的約定。
  果然,接連四、五日的豪大雨,在積水的森林中要查古蹟可不是容易的事!
  接著就進入深秋,小木屋內變得涼些,入夜時分還會更冷,奧蘭比亞將唯一的一件厚外套拿了出來,不過還是只有披上圍巾,總覺得現在就穿厚外套好像有些誇張。
  艾里神父倒是先搬來一台他們沒用的媒油爐過來了。
  『教堂那邊都改為室內空調了,有幾台媒油爐沒用,過兩天要送去一些偏遠的育幼院,我先搬一台過來。其實奧蘭比亞過來跟我們住也沒關係啊!』
  『我的作息不太穩定,常半夜活動,怕吵到你和哈德神父呢!』
  獵魔人的生活還是別跟一般人太過貼近比較好。
  小屋外頭的大雨聲形成一種平穩的聲音,是睡覺時的絕好催眠曲,不過大白天的,很多資料與工作要與魔物偵探交流、更新呢!
  電腦打開,就是工作的開始。奧蘭比亞將自己腦中的、筆記本上的隨寫整理成電子資料。
  一、中輟生中途會所有兩個學生前後兩天暴斃死亡,某一所養老院也發生了老婦人暴斃卻又活過來的案子,需後續觀察是一般事件或是與血毒品有關。
  二、前些日子造成學校裡許多人陷入昏迷的事件,奧蘭比亞發現始作俑者的那名學生有巫師的天資,正想找個機會看怎麼處理他──讓傑米作個法封閉他的能力當個普通人,或是學點技藝,免得讓遊移不穩定的力量製造一堆麻煩?
  三、鍾斯奶奶發現有血族在觀察他們,不知道是否他們察覺這是女巫之家,還是衝著盧夏與德夫來的?
  『如果是血族知道鍾斯奶奶在醫治新生血族就麻煩了……』
  正在整理第四項,敲門聲響起了。
  天冷了,奧蘭比亞只開兩個窗子小縫通風,連日大雨,大門就關上了免得屋內太潮濕。
  他將小曼放在桌上,走向前去開門,是漢斯。

先準備草稿起來,有空再完稿~
q.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