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接觸黑暗炫麗的生物

八、各有所慮
說明:星期二社區網路突然掛掉了,沒能更新,Sorry~~所以在星期三補上,星期四的照舊喔!
之後仍是星期二與四,如果有在忙正式的工作,連載就會暫停。

  原本,對於那些自願去接觸毒品的人,說自己是因為面臨什麼天大的難關所產生的逃避心態,或其他……不管理由是什麼,奧蘭比亞並沒有太多同情。
  血毒品的事,獵魔人也有幾次關於處理角度的討論。
  獵魔人並非什麼人都救,通過考核入會之後的獵魔人所拿到的規則書裡,在第一章就寫了規則:若你自己執意去打開地獄大門,我何必冒險救你?
  不是嗎?每個人都救不是累死所有獵魔人了?
  對於自己踏入黑暗的人,就是直接殲滅一途而已,沒得商量,不理會求饒,以免疫情如黑死病般蔓延。
  但──
  血毒品事件最終還是有無辜者受到牽連,比如那個倒楣被活埋十幾天而產生轉化的德夫;這還是有發現的,或許還有其他奧蘭比亞不知道的案例呢!
  思及嚴重性,血毒品事件就不能等閒視之了!
  這次的會議對於處理的方式與準則終於有了結論,不過處理後續都只是消極的做法,血毒品的源頭才是當下最該優先調查的!
  組織派出了幾個魔物偵探到處去調查這件事,其他所有人也都保持高度的警覺,一有消息就彼此交流、整理,資料也隨時更新。
  會後,兩個魔物偵探邀請奧蘭比亞和回聲一起行動。
  『你是史東的孩子吧?聽說他有個出色的孩子,一直都無緣見到,今天真的幸運。』魔物偵探之一的本恩說。
  『幸會,奧蘭比亞,我是J,雖然吸血鬼的事本來跟你的工作好像離比較遠,不過這次血膠囊的事是你發現的,我們想借助你的力量來調查。』
  奧蘭比亞笑著與這兩位新朋友握手,說:
  『不用客氣,獵魔人本來就要相互支援的,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請別客氣。』
  他們借調了正在進行醫療的德夫與盧夏,這兩個人的情況雖然不同,但初期的狀況都差不多,鍾斯奶奶給兩人作過法術的項鍊,讓他們得以在太陽之下跟著奧蘭比亞行動。
  不過,兩人還是有不少差異的!
  盧夏在各方面的能力都比德夫強上許多倍,畢竟盧夏是通過正常管道轉化的吸血鬼,而德夫只吃了顆小小的膠囊,雖然怕陽光,卻沒有吸血鬼那種對血液要命的饑餓感。
  回聲也是第一次知道有魔物偵探這類型的獵魔人,雖然他們不像狩獵者那樣以全武行的獵殺行動為主,但身手矯健反應快速似乎是所有獵魔人都需要備有的基本條件,也是保命之道。
  跟著去幾個地方調查,回聲一邊學習,一邊還是以奧蘭比亞的安全為主。
  雖然那些新生兒和私生兒都不會在大白天出來活動,在大白天活動時的危險沒有夜晚那麼多,但回聲無法全天候陪在身邊真的會擔心,心裡其實很想時時跟在他的身邊。
  思考再三,雖然以前加百列的確曾經住在她家──正確說是她的小房間,但主要還是寄居在天使卡片之內。
  現在的奧蘭比亞並不是天使,而是個如假包換無所懷疑的人類,反而令她有所顧慮。
  並非顧慮加百列會對她做什麼,而是顧慮加百列就算覺得不妥也不知道怎麼拒絕她。
  『回聲,妳在想什麼?』
  奧蘭比亞注意到她對於調查心不在焉,出聲詢問:
  『是不是太無聊了?調查的事真的是挺枯燥的,絕不是像電視劇演得那麼精彩的。妳若有其他的事要忙可以先離開沒關係。』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
  先是想事情想得入迷被發現就已經夠尷尬了,奧蘭比亞的體貼讓回聲更加歉然,她說:
  『我只是擔心自己會不會打擾你們的進度罷了,不會覺得無聊。』不無聊不無聊一點都不無聊!
  『真的?回聲妳不用跟我客氣喔!』奧蘭比亞笑著揚眉。
  『真的!』回聲猛點頭。
  德夫與盧夏見面時就引薦過回聲,他們不知道她的身份,以為也是獵魔人。德夫低聲說:
  『喂!盧夏,你覺得她有沒有十四歲?』
  『應該有吧!這麼危險的工作不會讓小孩子參與的!』
  沒錯,這個獵魔人組織,沒有滿十六歲是不得入會的,合理推測回聲應該滿十六歲了。
  但……回聲看起來還是跟德夫與盧夏的女生同學們差很多,整個人嬌小又瘦了些,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或許調查的工作不是太危險,又是在白天,所以奧蘭比亞讓她跟著實習?
  白天調查不會有危險性,但是有了行動就很難真的掩人耳目。

──布爾文公寓──
  『真的?你沒有看錯?』
  布爾文坐在自己最喜歡的沙發上看書,他拿下眼鏡,看著前來報告的跟班。
  『當然是真的!老大,我敢跟你開這種玩笑嗎?』
  『說清楚些!』布爾文將書放下。
  『是。那天是陰雨天,外頭沒有太陽,我看雲層很厚,就重裝備(配備防曬型衣帽、眼鏡、手套)出門去了,在楓葉公園看見盧夏。』
  『那個盧夏的家好像在公園後頭。』布爾文點頭。
  雖然盧夏是別的不知名血統線的ㄙ  ˉ生兒,但布爾文對各路線的血族活動都有觀察記錄。
  『那天陰雨天,會有些血族在外頭活動,但之後雲散了一片,我差點被烤死,趕緊躲到建築物裡,但是盧夏毫不受影響,他跟那些人類一樣在陽光下行走,沒有任何異樣。』
  防曬的重裝備雖然不能完全阻隔陽光,但能幫吸血鬼爭取到一點點移動到建築物的時間,免去瞬間被曬死。
  剛成為吸血鬼的人都有被曬傷的經驗,多半因為轉化之後總是忘記(或沒有被教導)太陽對他們來說是比狩獵者恐怖的殺手!
  面對狩獵者,他們有天生的警戒心,還有些方法可以對抗,但太陽光只有『躲』一途了。
  但那個盧夏,聽說是個沒有完成轉化的私生兒,誰是轉化者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之後被女巫抓走了的樣子?好像有進行什麼治療。
  『一個轉化沒多久的吸血鬼能在太陽底下活動?其中的原因一定很有趣!之後有人確認是怎麼回事嗎?』
  『之後連續都是晴天,而這個盧夏聽說之前曾被過去的同伴圍殺,現在也不在晚上活動了,我們……沒辦法查。』
  『被圍殺最後還沒事收場?看起來若非有幫手,就是他還有些本事。』
  還有其他傳言──
  說是他在女巫作法之下已經恢復一半人類的身體,他的血還能治療剛成為吸血鬼的人……
  多數吸血鬼不相信這些傳言,因為從現實面來說,若女巫真的有辦法,那過去一千多年早就有吸血鬼成功變回人類、能夠滿足所有嘗盡吸血鬼痛苦想變回人的云云眾生了。
  不管如何,各種傳言之所以會風行必定有它的原因!這些訊息對布爾文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訊息。
  『看來我得去查查這事的真假了!』布爾文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