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接觸黑暗炫麗的生物

六、血膠囊來源

  天氣似乎逐漸在反映著心境變化萬千,令巴比覺得深度陰鬱──此生最深的陰鬱!
  他一路衝回家躲著,不上學不外出,躲到了第二天,恍惚睡著,又恍惚地醒來──真的醒了嗎?還是惡夢的持續?
  就算打電話到處探消息,都沒有任何關於德夫回來的消息,所以他真的是作夢嗎?
  如果是作夢,那麼他手上臂上腳上新的傷是怎麼來的?有沒有人可以告訴他鬼怕什麼?──上網找?
  列印了一堆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符文,訂購一堆避邪的東西可還來得及?這個世界怎麼了?全都是妖魔鬼怪嗎?
  夜晚又降臨了!在那些光照不到的地方有著無限的想像,而且無法避免與拒絕地,都是些鬼怪的想像,就連毒品都無法讓他逃避鬼怪,反而招來更多!
  滿房間都是列印出來的防鬼符文,天知道那些都真的還是假的?此刻能給他一些安慰的大概都算有效吧?
  巴比將自己包在棉被底下,也不知道經過多久,他感覺好像有什麼人在他的房間內,穩下來仔細聽卻又沒有分毫動靜,他忍不住稍微掀開一點棉被。
  這一掀不得了,一對發著幽光的眼睛就貼在他棉被之外盯著他看,他張嘴就要大叫──
  來人在黑暗中做了一組手勢──禁聲,然後用姆指劃過脖子,巴比當然知道這是警告與威脅,急掩住嘴巴。
  起先他以為這恐怖的動靜來自德夫,結果不是,鬆了一口氣,但相對來說,這個陌生人又是誰啊?這情況有比遇到德夫僵屍好嗎?(之後證明沒有……)
  『你……你是誰?你這是非法入侵……』
  雖然話中的意思帶有警告意味,但巴比仍壓低了聲音。
  漢斯抓了張椅子,坐在床前,以那對超然的眼睛看著他眼前的屁孩,依然十足十確定他是個正常的人類,雖碰過毒品,但沒有碰過吸血鬼的血。
  為什麼?他不吃自己賣的東西?
  雖然漢斯能催眠這個年輕人而獲得想要的資訊──幾乎沒有哪個人類能夠對抗他的催眠;但不知為何,漢斯覺得催眠他的話就太便宜他了!
  這屁孩需要教訓一下,決定循著正常的進度詢問。漢斯笑了笑,說:
  『我是非法入侵,但你賣毒品,哪個嚴重呢?』
  『嗨!老兄!』巴比勉強陪笑,說:
  『這年頭別說你都沒碰過那些東西!──你非法潛入我的房間是想分杯羹吧?分你就對了嘛!千萬別……別……別殺我!』
  『分杯羹?若我想要,一定全部都要,一點骨頭灰都不會留給你。』
  什麼、什麼骨頭灰啊?巴比目瞪口呆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此人說話抑揚頓挫分明、咬字清晰,完全不是現代人的感覺。
  是他想多了嗎?越看越覺得毛骨悚然!
  漢斯又說了:
  『巴比!你給我老老實實招了!你的毒品都哪裡來的?包括那些白的、黑的,老老實實說出來源吧!』
  好!這個人果然知道那些黑貨的事!原本沒沒無名的東西卻有人來找貨,那東西真的如批貨給他的人說的那樣,會大流行嗎?他說:
  『其實……那些黑貨來源並沒有不同,但它半買半送,比白貨便宜,回購率卻是白貨的五倍,吃過的人都會再跟我買,所以我就兼著銷……』
  『你送,或者賣給多少人了?』
  『我總共送出六份,一般會等至少回購超過五成,回了本錢再去分送不同的人作廣告。批過三次貨,共賣掉一百二十幾個膠囊……』看來賺了不少啊!
  『你吃過那些黑貨嗎?』
  漢斯雖然已經確定眼前的屁孩沒有碰過血膠囊,但仍慎重問一聲。
  『沒有!』巴比做了個驚嚇的表情,說:
  『那東西黑黑的,照著光卻紅紅的,突然出現在市場上,誰知道是什麼鬼東西?我才不敢吃!』
  ──毒品你都吃了,還怕鬼東西?
  說起來,那還真的是鬼東西!
  『你還有樣品嗎?』
  『沒有了……我想應該是掉在──掉在──』
  巴比結結巴巴,不敢說剩下的貨疑似在他埋人時掉到冠材裡去的事。
  漢斯點頭,說:
  『你自己不吃卻給朋友吃,然後再趁下大雨的夜晚害死他們?你跟鬼比也好不到哪裡去。』
  『不!不是的!我沒有害死他們,那真的是意外──』巴比大吼,又立即掩住嘴巴。
  『意外嗎?那被你活埋的那個人呢?』漢斯壓低聲音。
  『你你你──你怎麼知道?』巴比驚恐,一臉扭曲,瞠目語結。剛剛才瞞了半天的事原來已經有人知道了!
  『我先不說你所犯的罪該坐幾年牢這種芝麻小事了,被你埋了好幾天又被你挖出來的那個人現在正到處找你呢!』漢斯對眼前抖得快暈倒的年輕人說:
  『現在──坦白告訴我,那些黑貨哪裡來的?』
  『源、源源源頭是……市中心街上運動器材店的某個員工……』
  漢斯要他將地點、人名寫下來,順便畫了地圖。
  將寫有這些資料的紙條折了兩折塞到口袋,漢斯站起身來,走到窗邊又說:
  『你那些出車禍死掉了同學似乎很快就火化了,否則你要受的驚嚇只怕非你能想像。給我小心點、安份點,否則我還會回來找你的!』
  一陣風刮過,漢斯失去蹤影,嚇得巴比又躲回棉被裡,想了好幾天都沒明白到底這個人是怎麼消失的?

  那家運動器材店不難找,也很快地找到了巴比說的那個人──蓋西。
  透過催眠很快就問出了來源,這個蓋西就沒巴比那樣的複雜心思,已經吃過了血膠囊,不知道『死過了』沒?
  漢斯試了一下,蓋西的力氣與復原力也比一般人類稍稍強一點而已,還稱不上是不死族。
  若他還沒有死過,就不會轉化,或許等血膠囊裡的血代謝掉之後就恢復為人類的狀態了吧?
  這是猜測,其實漢斯也不確定,這樣的案例(將吸血鬼的血製成毒品)在過去聞所未聞,幾百年來人類的創意總是往莫名其妙的地方在進化。
  這東西的源頭據說來自鎮外森林的一處古蹟中,詳細情形問不出來,此傳說經過不同人輾轉傳了又傳,細節也已經軼失了。
  一樣,他問起還有沒有餘貨與樣品,蓋西說他還有最後的一小袋,還沒裝進膠囊,本來藏在米娜甜心寶貝──老闆女兒不要的娃娃裡頭,但剛剛才發現娃娃不見了,不知道被誰拿走了。
  『米娜甜心寶貝?』
  若知道娃娃與小偷長什麼樣子就方便多了!
  他的運氣不壞,運動器材店的前、側門都有監視錄影器,檢閱影片,漢斯看見有兩個男人趁店內人多時拿走了放在貨架上當擺飾的米娜甜心寶貝。
  拿走娃娃的人可以追查看看,那個古蹟更是關鍵! 
  既然誇下海口說自己能查,就要端出足夠的份量來,才能得意地到那位驅魔師面前邀功啊!
  影片中的兩個小偷男人不難找,漢斯拿著列印出來的影像,問了幾個人之後,在後幾條街就發現他們的蹤影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的,這兩個男人矢口否認自己曾經到過離此好幾條街的運動器材店,還偷了個娃娃?
  漢斯在圍繞著這兩人的奇怪氣場中發現了此驚人的結果!
  『啊!原來──這兩人是因為被催眠了才去偷洋娃娃的,而且事後完全不記得了──』
  催眠者,當然是血族了!看樣子,這個血膠囊事件涉及之廣,比他預料的程度大多了!
  不過,吸血鬼除了力量與速度都非常人所及,還有嗅覺與視力也是超凡絕俗的!追蹤這些相關連的氣味,雖然不容易,但他也不是辦不到。
  尤其,每個人類的體味與血的味道是有差別的,只要他想知道,就一定能嗅出差異來。這也是他著迷於奧蘭比亞的原因,那個貌美的驅魔師身上有股自然的馨香,他旅行世界幾百年從未曾聞過這麼迷人的味道。
  『我不當偵探還真是浪費人材!』
  他調侃自己,但其實這些成為吸血鬼之後會強化的知覺,曾經有數十年時間一直困擾著他,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會暫時封閉這樣的能力,只在需要用的當下恢復,控制得非常得心應手。
  所幸漢斯追查即時,幾乎是兩人偷走了娃娃並交了貨之後,他便追蹤到下一個經手的人。
  那是一群彪形大漢,似乎正在交貨,漢斯站得有些遠,催眠一般都是針對一個人,如果是多人,尤其是這樣一大群,容易相互干擾,他否決這個想法,觀察了好一會,確認其中沒有血族,便以超凡的聽覺聽著這群人的對話。
  聽了半天,漢斯都沒有聽見他們談到相關的完整訊息,決定直接出面詢問。
  他才踩出幾步,還未接近這群人,彪形大漢們就警覺到了,面向著他站定,看他要幹什麼。
  漢斯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想知道黑色毒品的來源,倒讓彪形大漢們都訝異了,一時間卻無人接腔,漢斯輪流看了每個人的臉。
  『想要貨?你是下線嗎?等我們通知吧!』為首的男人終於說。
  果然一般是不會隨便對下線透露源頭的──怕有削價競爭的問題吧?
  『如果我現在就想要呢?』
  漢斯此話一出,他看見好幾個人同時看向了為首男人手上的米娜甜心寶貝,看來只能搶囉?起碼將樣品拿到手,以證明他的確有認真追查。
  幸好不是讓奧蘭比亞來查,不知道那年輕驅魔師會拿這群彪形大漢怎麼辦?
  這些人當然不會將手上的貨交給他,全部的人還笑著出來,大概覺得漢斯瘋了吧?是哪條路上的毒販來踩線嗎?
  漢斯見這些人朝他圍過來,說:
  『我警告你們!只警告一次!──交出那個……米、米娜甜心……寶貝!』
  要眼前的彪形大漢交出這麼娘娘腔的東西,這些充滿霸氣與陰森的威脅,到了後段,漢斯說得都有點卡卡的!
  『啊?你說什麼寶貝?』為首的漢子微愣。
  『米娜甜心寶貝,你手上的娃娃。』
  對著一群彪形大漢冷言恐嚇著,要他們交出一個『洋娃娃』,漢斯自己也覺得臉上無光,而這些男人此刻才意會『米娜甜心寶貝』是洋娃娃的名字?男人們不客氣的大笑了。
  不過是兩秒的時間,他們沒搞懂為何自己人全部被擺平在地上哀號──
  將米娜甜心寶貝拿在手上,漢斯狐疑地看著這個洋娃娃,那些未裝入膠囊的吸血鬼毒品是藏在娃娃衣服裡嗎?
  突然,他意識到不能於眾目睽睽之下瀟灑地脫掉洋娃娃的衣服,只好收起正在掀她裙子的手,酷酷地說:
  『這個米娜甜心寶貝……我帶走了。』
  ──雖然這樣好像也沒有讓此不協調畫面感覺好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