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接觸黑暗炫麗的生物

四、騙人的吧

  『我……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被壓坐在椅子上,蓋在上半身的外套離身之後,德夫馬上開口了。他得快點解釋,免得遭到這些綁架犯的毒手。
  他看了看四周,一扇窗掛著的百頁窗讓他知道外頭正是大晴天,而室內雖然點著燈,感覺上還是較暗的。
  等等!綁架犯不是應該都會戴上頭罩與口罩免得曝露身份嗎?
  完蛋了!這幫歹徒一定會殺他滅口才會如此沒有顧慮地將真面目秀在他面前。
  三人中有個人有著一頭亮麗的金髮,長得很漂亮,他拿了滿滿一杯紅酒給德夫,要他慢慢喝。
  德夫真的又餓又渴,第一口喝著差點嗆到,之後就一飲而盡了,才想再要一杯就聽見書呆子模樣的人問:
  『需要綁著他嗎?』
  『嗨!你們不能這樣──』
  德夫大聲抗議的時候,長得像哪裡來的英俊浪子藝人反駁了:
  『雷吉!你覺這裡有那個人的速度或力氣能比得上我嗎?讓他坐著就好。』
  『這倒沒有……』
  原來那個書呆子叫做雷吉!
  金髮美人拿了一條擰得半乾的毛巾給他,他不僅長相美好,聲音都好聽。
  『擦擦臉吧!德夫,我會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我們也需要你告訴我們一些事。』
  他為德夫介紹自己和兩名朋友,接著開始了一連串令德夫目瞪口呆的故事──
  狂歡派對,大家鬧成一團……然後一車的朋友回家,大家都醉了。
  『你說……他們都死了?車禍?除了駕駛?』見三人都點頭,德夫接著說:
  『──說真的,我根本就不太確定那天晚上跟哪些人同車回家的,不過倒是記得巴比,就是他堅持要將我埋起來的,還說很酷很好玩……』
  『好玩到死了三個人外加一個人傻傻地被埋了十天?還真是好玩到家了!』雷吉嘀咕著。
  德夫瞪大眼睛,回憶著說:
  『當我抽到那張可笑的籤之後,一夥人瞎鬧我,很堅持說要履行抽到的籤,而且要上傳到推特上去證明我們的確照做了!「這樣大家都會佩服我們!」巴比這麼說的!』德夫雙手抱頭。
  奧蘭比亞問:
  『當天你自己的情況如何?我是指你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嗎?』
  德夫搖頭,說:
  『我只知道當天我很恍惚……對狂歡派對裡的事記憶很模糊……你說──那是十天前的事?怎麼可能?若我被埋了十天,怎麼可能還活著?』
  見三人都以種難以形容的表情看著他,他故作輕鬆,說:
  『你們是整我的吧?是不是巴比的主意?彼得、喬和肯一定躲在哪裡等著取笑我吧?』
  漢斯搖頭,將奧蘭比亞拉到一旁,低聲說:
  『看來這孩子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也不像在演戲,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人怎麼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成為血族?』
  『我看是嗑了什麼藥了吧?』漢斯猜想。
  奧蘭比亞沒有回答,他走回德夫面前,問:
  『德夫你回想一下,派對當天或前幾天,有沒有人咬你?』
  『咬我?沒有!當然沒有!怎麼可能會有人咬我?你們──』他大吼,站起身來說:
  『為什麼問我這麼奇怪的問題?你們到底有什麼毛病?』
  漢斯嘆口氣,看著奧蘭比亞,大概是覺得這樣兜不到重點的問下去也沒有用,他將德夫拎起來抓到窗邊,用指頭勾下一葉百葉窗葉片,一抹陽光照到了德夫的眼下範圍,像烤肉般吱吱響,德夫痛得叫起來。
  漢斯放開了百葉窗葉片,將德夫拎回位置上,抓住他掩住臉的手。
  陽光在他的臉上橫向燒傷一大片,看起來非常痛!雷吉看著都覺得這陣子不想吃烤肉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了?』
  『很明顯,你曬傷了!』
  『曬傷?你誆我吧?這樣就曬傷?』
  德夫甩開漢斯的手,想捂著臉卻又不敢太用力,就怕扯得更痛。他不信這樣照一下陽光就會曬傷,但又不知道如何解釋陽光給他的不是熟悉的溫暖,而是強烈的刺痛。
  奧蘭比亞搬張椅子坐在德夫的面前,免得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個被審問的人。奧蘭比亞說:
  『德夫!我知道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我想你在無意間中了一種毒讓你現在見不得陽光!你能回想一下派對當天或前幾天有什麼特別的事嗎?既然沒人咬你,那麼……是否──有吃過什麼特別的東西?』
  『我……我不知道!』他稍微冷靜了一點,好像想到了什麼,說:
  『──會是那個嗎?派對當天,巴比說要送我們一些特別的禮物,他給我們一人兩個膠囊,說吃了會很嗨……我跟他說我不碰毒品的!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地就尿失禁!但他保證那不是毒品──』
  『膠囊?你吃了嗎?』雷吉問。
  『當天吃了一顆,還有一顆。我找找……』
  他說著就翻起全身上下的口袋,終於在牛仔褲後口袋摸出一個透明塑膠小夾袋,交給奧蘭比亞,說:
  『就是這個,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我想不起來當天為什麼會吃?』
  奧蘭比亞走到窗邊將小夾袋對著陽光看,小夾袋裡的是個膠囊,而膠囊內有著暗黑色的結晶體,對著陽光看還有暗紅色的透光,像是某種深紅寶石般。
  出乎他的意料地,他都還沒有仔細研究,那些結晶就在光中煙化了。
  奧蘭比亞大大地嘆口氣,說:
  『我知道德夫吃下的東西是什麼了。』
  『是什麼毒品?』雷吉問。
  『不是毒品,卻有人將它製成毒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吃過了……這是吸血鬼的血結晶。』
  『什麼?』
  雷吉和德夫都大叫,德夫下一秒就大笑了,笑得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他緩了口氣才說:
  『好了!我真的被你們騙到了!不管你們是怎麼辦到的,我輸了!是巴比、彼得、喬和肯的主意吧?』
  漢斯走過來,陰沉地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孩子,張開嘴秀出一口標準的吸血鬼獠牙,說:
  『你以為剛剛問你是否有人咬你是問假的嗎?你說怎可能有人會咬你?多著呢!你只是好運沒遇到。』
  雷吉加碼又送給一臉驚恐的德夫一個大震撼彈,指著漢斯說:
  『他是吸血鬼。而你,吃了吸血鬼的血製成的毒品,不巧又被活埋,大概死過幾次……算是第二階段的轉化,但還沒完全轉化成功……』
  好吧!德夫瞠目結舌地看著面前的三個人,好像他們是瘋子一樣,偏偏他們都煞有介事、正經凝重的樣子。
  奧蘭比亞拿出手機撥通電話,簡單地對哈德神父述說了這個情況,收了線之後低頭沉思。
  他知道不能將德夫交給狩獵者,因為狩獵者遇到吸血鬼私生兒絕對是直接處理掉,這樣對德夫太不公平了。
  眼下還有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個血膠囊!奧蘭比亞問:
  『這膠囊是來自巴比?他還有嗎?』
  『不知道,其實跟他也不是那麼熟……』德夫一臉洩氣的樣子。
  『好吧!巴比那邊我們會去了解,既然他有這些來路不明的毒品,你還是遠離他吧!而且看起來他並不是一個遵重生命、性格高尚的人,總總跡象顯示,他是想殺了你的,現在我也開始懷疑你其他三個同學的死因了。』
  奧蘭比亞的分析合情合理,德夫點頭,驅魔師接著說:
  『現在我要說的話才真正對你重要,你仔細聽,不管你信不信,這都關係到你的生命和靈魂,懂嗎?』
  德夫哭笑不得,卻只能點頭,奧蘭比亞說:
  『雖然我不知道血膠囊裡混了什麼其他東西,可以確定的是份量不多,但你吃了血膠囊又死過,現在慢慢的會有更多吸血鬼症狀呈現出來,怕陽光就是最明顯的一個。』
  『我……我變成吸血鬼了嗎?』
  德夫忍不住看著漢斯一眼,但漢斯一點都不怕陽光啊!
  『我認為你還沒有完全轉化,剛剛也說了,小小一個膠囊份量不多,可能還有醫治的機會。如何?你要變回人類嗎?』
  關於吸血鬼的新生兒私生兒等等常識,奧蘭比亞就省略不說了,一般人知道得越少越好,免得對這種生物多有幻想,影響了價值觀。
  德夫看著百葉窗外的陽光,他曾經天天在球場上享受那個溫度的!實在無法接受陽光對他的意義變樣了,他說:
  『當然啊!若我知道那膠囊是什麼鬼東西,我是絕對不會吃的!』
  奧蘭比亞鬆一口氣,也省得他多費唇舌去勸說。雖然說他也因此沒有真的死於活埋,但換個角度來說,他也算是死了一半吧?吸血鬼這種生命體其實就是死死活活一直到真的死透,煙消雲散。
  『那很好!』他說:
  『要知道,成為吸血鬼之後,你的生命就會產生異變,而你的靈魂就綁定在一個肉體身上,失去轉世重生的機會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