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接觸黑暗炫麗的生物

三、拼圖的結果

  驅魔師、吸血鬼、靈媒(呃,這個有待商榷……)三個人找到了巴比家斜對面路口的全天候營業自助咖啡廳。
  一進到店裡就選了靠窗的位置,可以看見巴比家的車道。
  雖然剛過最暗的黑夜,但兩盞路燈照亮轉角與車道,若是這一家有人開車出去,奧蘭比亞一定不會漏掉。
  他們又點了兩份餐點,三份咖啡,邊吃邊聊邊盯著看。
  『就算那個大學生會有什麼行動,也不致於出院的第一天就急著做吧?只是……那樣我們就得盯上幾天了。』雷吉說到問題點了。
  『你可以回去啊!雷吉,你要上班吧?我陪奧蘭比亞就夠了。』漢斯巴不得雷吉這個電燈泡能夠一秒就消失。
  『上班?周末耶!明天仍舊放假,你別想打發我!』
  一直想知道這是怎樣的一個事件的雷吉,說什麼都不能半途退卻!這也是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著想,若知道原委其實不有那麼驚悚駭人,那他就不會懸在心頭上了!
  漢斯忖度著,心想這個呆靈媒越來越不怕他了,這還得了?
  又過了十分鐘,雷吉就趴在桌上睡了。 
  『喂!有動靜了!』
  奧蘭比亞敲著桌面提醒隨行者,漢斯說:
  『看來──他真的出院第一天就急著行動呢!趁著天未亮出門,一定是非常要緊的事。』

  車子開往郊外,這條路是前去大學的必經之路,但到中途就轉入一條小岔路。
  這算是私人用的路,路進去只有一座農場、一片大墓地和幾戶稀疏的人家。
  找到了那一天埋人的坑,巴比怎樣都沒想到,自己以為在車禍現場壞掉的手機竟然掉進棺材內?但再怎樣,德夫都不可能打電話給他的!
  人埋了十天,應該是死了啊!哪裡還能打電話?
  或許這是錯覺!是作夢!
  只要證明他已經死了,就可以不用再害怕了!

  開著車躲在樹林後看著巴比在挖土,雷吉說:
  『天啊……他不會真的……將人埋在那裡好幾天不管吧?不會窒息嗎?』
  『按照常理來說,超過幾個小時就會窒息死亡了。』奧蘭比亞說。
  『以他的傷半好未好的情況,做這種粗活一定很痛吧?我想是有什麼太過驚人的事發生了,他才會這麼急著動手開挖,總不是他將毒品或錢藏在裡面吧?』雷吉說。
  『不錯!你長腦子了。』漢斯笑著說完,轉頭問奧蘭比亞說:
  『我們不去幫忙嗎?等他挖好恐怕真的天亮了……』
  『那個坑看起來土掩得不像葬禮的那樣厚,我想在當夜,參與此事的這些年輕人大概都喝醉了,不太可能做太多粗活。』奧蘭比亞想想,又說:
  『被埋了十天,裡頭的人只怕是兇多吉少了,讓他痛苦久一點吧!差不了這幾個小時。』

  巴比忍著痛鏟著土,之後乾脆坐在地上,用那兩個園藝用的小鏟子一小把一小把地鏟著土。
  緩坡一頭開始有些天光出現,他選這時間出門是因為,家人與鄰居在此時都熟睡著,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他,最重要的是──就算會看見屍體,只要是在晨光之下,都不會太恐怖,對吧?
  『你應該……已經死了!不可能……不可能用我的手機打電話給我……』
  疑似鏟到了木頭,他再度忍著痛,用鏟子尖端戳幾下,確定了已經掘到棺材了,他大喘好幾口氣,想像力奔馳著,懷疑自己聞到了腐臭味。
  他搖晃地站起身來喘息須臾,用大鏟子將棺材上的土往旁邊撥,他不記得哪邊是頭哪邊是腳了,但祈求自己別挖到頭──他不想看見德夫的臉。
  他洩憤似地用大鏟子敲打幾下棺材,忘了他先前一直惦記著的毒品,滿心都是一種期盼──期盼他看見的是個死人,而非一個拿著他手機講電話的臉孔。
  突然,一隻手自棺材之內穿透而出,抓住巴比的腳,他驚恐大叫而摔倒。
  『喔!出事了!』
  奧蘭比亞說話時直接開了車門走出去,漢斯和半睡著的雷吉也隨後下車跟著。
  『不──』
  他們快速靠近,還一邊聽見巴比的慘叫聲。跑到了墓穴洞口,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老天!巴比!你總算將我挖出來了──』
  自棺裡坐起身來的年輕人大口喘氣,全身、滿臉泥巴,光看就覺得嚇人!
  『不──不!』
  巴比用吃奶的力氣爬出穴口,蹣跚卻又失控地逃離現場。
  德夫也跟著爬起身來,四周都是他打破棺材的木屑與泥土,他清理自己的臉,這才看著穴口站著的三個人。
  『你們──是誰?』
  天光移動,一絲晨光射向穴口、墓穴,照到了德夫臉的一瞬間他慘叫起來,捂住眼睛。
  漢斯脫下外套丟過來罩住了慘叫的年輕孩子,他跳下墓穴將德夫拉起,輕而易舉地將他帶出來。
  『他是新生兒,我若沒猜錯,他是血族私生子,現在不能讓他照射到陽光,會嚴重灼傷甚至化為灰燼。』
  雷吉跟著他們一同往樹林後移動,邊跑邊問:
  『啊?你說他是吸血鬼?所以被埋了十天都不會死?』
  德夫被外套罩住整個頭,又被漢斯環抱著無法掙脫,在外套下傳來他慌張但悶悶的聲音:
  『你們──你們是誰?你們在說什麼?誰被埋了十天──天啊……該不會是……』
  『你這傻蛋!就是你啊!人家說傻瓜命大,難怪你被埋十天都沒死!』雷吉隔著外套對德夫的頭吼叫。
  『不是被埋十天都沒死,而是死了又活,然後又死了又活……』漢斯說。
  『你們在──說什麼?你們是綁架犯嗎?放開我!我要報警喔!』
  德夫仍然覺得莫名其妙,一邊大叫掙扎,可惜他的力氣無法與漢斯相比,被用外套袖子綁住勒緊,塞到後車廂去了。
  奧蘭比亞微蹙著眉,看來他有很多事得問個清楚,雖然這個倒楣的大學生可能無法給他標準答案,但──很多跡象顯示,的確有很要不得的陰謀正在進行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