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接觸黑暗炫麗的生物

二、有人被活埋嗎
 

  那學生真的被活埋了?現在的大學生都玩得這麼大嗎?
  不過,那只是遊戲,不會真的將一個人埋在地下四個小時吧?何況……當天晚上下著大雨呢!埋在土裡就算不用擔心淹死,起碼也會窒息而死吧?
  到底他有沒有被埋?是被埋了然後挖起來了,起鬨一場,還是根本沒埋?
  若沒有被埋,那麼事故現場為什麼沒有那名學生?難道車禍倖存者說謊,其實他們沒一起搭車回家? 
  奧蘭比亞載著三人和滿車子的疑問猜想前往醫院,雷吉擠不過漢斯,只好一人坐在後座。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十分好奇奧蘭比亞堅信有人在那天晚上被埋了,他為什麼這麼認為?為什麼如此肯定?如果搞懂了他的思考模式,雷吉自己會不會變聰明呢?
  要探訪嚴重車禍案的倖存者不是容易的事,因此他們想先去看看那個失蹤的人的親朋好友。
  其實也問不出什麼來!
  失蹤的人名叫德夫,在中學的時候父母離異,跟父親住,但父子感情疏離,德夫住校,平常也都只跟同學混在一起,他的父親堅信他只是玩瘋了不想回家,所以躲起來罷了,警察和記者都太大驚小怪了!
  『他們關係疏離到他的父親都不知道德夫最近的狀況,失蹤十天,他還認為孩子只是貪玩躲起來。』走回車上時雷吉說。
  『這年紀的孩子只想往外跑,跟年紀差不多的人才聊得開、玩得起來。很多父母都不太知道孩子們的狀況,不奇怪啊!』漢斯說。
  ──這也是為什麼吸血鬼私生兒的問題一發不可收拾!
  可能有個吸血鬼不知道為何咬了一名孩子還餵了他血,有了一個規則外年紀的血族之後,教條就被拋諸腦後了,一堆私生兒如病毒般蔓延。
  孩子們通常以破壞規則為挑戰與遊戲,僥倖成功就會樂翻天,長此以往變本加厲。雖然他們也很有可能沒有得到轉化者完整的教導──關於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何況對他們而言,或許本來就沒有規則的問題。
  若非血族祖宗一死,其之下的血脈線會整個煙消雲散的話,說不定會有一堆毛頭孩子們樂得想宰掉他們的血族祖宗。
  『你在發什麼呆?』
  開著車的奧蘭比亞發現漢斯都沒出聲,似乎在沉思。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私生兒的事──為何私生兒大多是未成年族群?』
  『喔?你覺得這次這個案子也跟吸血族有關嗎?』奧蘭比亞問。
  『沒有,我倒沒特別的聯想,只是最近我常在思考關於私生兒的事,畢竟事件太多,你也知道。』
  『這倒是。』
  這是小鎮,很容易就問出車禍倖存者住在哪家醫院,但他們到的時候,傷者正準備出院。
  那是個看起來很平常的大學生,名叫巴比,車禍的傷似乎沒有非常嚴重,相較於那些同車死掉的同學來說,不禁讓人覺得他的傷輕得也太好運了!
  但車禍的驚嚇令他整個人神經兮兮,也不打算與奧蘭比亞多做交談。
  『別再問了,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警察了。』
  這就是他唯一的回答,在處理好所有手續之後,他隨著家人出院回家了。
  『漢斯,他正常嗎?』
  奧蘭比亞不得不懷疑這個全車的人都重傷身亡的同車人,傷得這麼輕是因為某種原因。
  『正常,他是人類,沒有血族的味道。不過……可能碰了大麻之外的毒品。』漢斯說。
  『這個也聞得出來喔?你嗅覺這麼好?』雷吉大驚。
  『還問我?我還以為你剛被咬的那幾天很有體會呢!』漢斯故意說。
  『喔……對!別提了謝謝,一想到我就覺得想吐……』
  雷吉安撫著自己的胸腹,別說毒品了,人身上的體味什麼的都聞得一清二楚,就連人血管裡的血味都像惡夢一樣纏繞,那可不是什麼愉快的經驗!
  奧蘭比亞不知道在想什麼,漢斯則看著巴比一家人的車離去,又看看他身邊的的年輕驅魔師,低聲在他的耳邊說:
  『反正都一趟過來了,要你什麼都沒查就空手直接回家也很不甘願吧?要不要聽我的建議,去守著那個叫做巴比的孩子?』
  奧蘭比亞看著他,放下了抵在下巴的手。

  那場車禍,同車的朋友都死了,只有巴比一個人受傷住院。
  他只是兩根肋骨裂開,呼吸、動一下,就連喝水都很痛,但比起死去的人,他是幸運多了。
  還有那個──被埋起來的人,算一算日期,足足十天,也死透了吧?
  完美!太完美了,神不知鬼不覺的,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他販毒又賺了不少錢的事了!因為知道的人全都死了。
  都怪他自己喝多了忍不住就炫耀起來,他分送了大家一些甜頭,其中幾個竟然吵著要分杯羹不然要告發他!
  或許他們只是嗑了藥神智不清,隨意開開玩笑,但是就算真的是玩笑吧,仍令他如坐針氈,只好將他們都除掉!
  贈送,是引人走入毒品的主要手法之一,通常送出去之後,回購率超過八成五,只是這一批是賺不到了!  
  不過,德夫真的蠻倒楣的,因為他是幾個人中最安靜的一個,知道他的秘密,也沒吵著分錢或威脅什麼的,當天送他一包毒品時,他也一臉為難不想收下的樣子,還是騙他說這是興奮劑而已非毒品,他才免為其難地收下。
  他真的很倒楣,抽到被活埋的籤,同學都認為這只是開玩笑,實際上抽籤的當下好玩大過後續是否實踐。
  那個躺到校長的床上拍照的籤,校長會睜隻眼閉隻眼隨學生們鬧一下也無傷大雅,但要活埋一個人,老師教授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整人過頭只怕是會上新聞、影響校譽的,因此不會有人當真。
  整件事都非常完美,沒有人知道德夫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
  只不過他發現了小麻煩:那一夜他似乎在鏟土埋人的匆忙中,不小心將口袋裡的一小包貨給掉進棺材中了!
  回到家,巴比思索著何時去挖出棺材取出貨來,一小包就要不少錢,若能賣出去當然可以翻倍,這是他資產的一部份,浪費不得。
  棺材是墓園裡不知何因暫擱或棄置在那裡的,當時那邊還有幾個挖掘過的洞,幾個同學笑鬧的將德夫塞進棺材,不理會德夫的慘叫將之淺埋(都喝得有點醉,沒什麼力氣掘土)。
  大夥說要去買個啤酒零嘴,就回來將他挖出來,誰知道路上下起大雨就出事了,真是剛好!
  噢!對了!
  巴比突然想到或許該先再添購支新手機,因為車禍之後就搞丟了,大概是在事故現場碎成殘渣了吧?
  巴比上網去瀏覽最新最貴的手機,看得正高興,家用電話響起,他隨手拿起來接聽。
  『喂?哪位?』
  『……巴比?』
  聲音沉而遠,還帶著通訊不佳的沙沙聲。
  巴比僵住了幾秒,以為自己產生幻聽。電話那一頭的人又說話了:
  『已經過了多久啊?我怎麼還在躺這裡?四小時該過了吧──』
  幾乎是用摔的,無線話筒撞到充電座之後掉落地面,而巴比的表情只能用『見鬼了』來形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