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們的現世皆是過去的影子

八、血族

  『每個時代都有獵魔人,真是一群討人厭的東西!』
  站在後頭一個紳士模樣的男人話聲剛止,另一個聲音又出來了:
  『突然想到……今天我還沒進食呢!』
  『真是失禮!華倫!這樣的品質是同伴的料,不是拿來當食物的。』金髮美女向奧蘭比亞走近,說:
  『獵魔人,你叫什麼名字?要不要加入我們?我可以特別優待你,要知道很多人覬覦我的血呢!』
  她伸出手來就要摸上奧蘭比亞的臉,凱蒂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衝出來拍掉吸血鬼的手,吼道:
  『退後!不准碰他!』
  金髮美女受此無禮,當下變了表情,殺氣充滿雙目,奧蘭比亞緊握著銀刃,再度將凱蒂拉到自己身後。
  氣氛不太好,一觸即發,但有人解圍了。
  『好了!各位親愛的血族、我的朋友、親人,都忘了咱們聚在此處的目的了嗎?』
  熟悉的聲音響起,奧蘭比亞詢聲望去,看見漢斯站在教堂門口。他當然也看見驅魔師了,但不動聲色,只說: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有更值得擔心的麻煩呢!現在最好別跟獵魔人起衝突對吧?這陣子私生兒的事已經鬧的一團混亂了。』
  他看著奧蘭比亞,說:
  『我相信你們也在關心這邊到底出了什麼事,今天先休戰如何?』
  奧蘭比亞知道漢斯的意思,他點點頭。接著漢斯請所有人進教堂去。
  穹頂半毀,靠近高牆之處正是墓園坍塌之處,外頭已經先簡單地封起來了,但仍有隱約天光照下來。
  漢斯躍上演講臺地上坐著,說:
  『獵魔人,你先介紹一下自己如何?連同你保護得緊的小姐?』
  『為什麼不先介紹你們呢?』
  『我們人多嘛!你介紹起來比較快。』
  『我叫奧蘭比亞,是驅魔師。她是凱蒂。』奧蘭比亞言簡意賅,不想透露太多。
  『小巫婆!』後頭紳士模樣的男人低聲說。以他出口的言語判斷,顯然不是真的紳士。
  奧蘭比亞知道凱蒂轉頭怒瞪著紳士男人,握握她的手安撫著她,漢斯都看見了,內心升起一股不知所以然的酸意。
  『呃──』他發現金髮美女正看著他,他趕緊說:
  『沒有人出聲?那就由我來介紹吧!』──此舉當然是為了奧蘭比亞做的,因為吸血鬼們早已經相互認識了。
  在此開會的血族共有六名,金髮美女名叫艾德娜,紳士打扮的是薩森,還有華倫、西恩,而那個教條規範者李,奧蘭比亞上次見過了,然後就是漢斯自己。
  這六個人當然都不是初生兒了,其中或許有更古老的血族,只是漢斯也沒說那麼多,免得引起族人的懷疑。
  『你們聚在此有何事嗎?』奧蘭比亞問。
  吸血鬼們相互看了一眼,蠻不以為然,大概是覺得為何要對獵魔人說這些秘辛呢?不過艾德娜轉身以風華絕世的姿態走向演講臺,指著臺上架高的棺木。
  『這是……?』
  『相傳這是始祖的棺木。』見無人搭理與出聲,漢斯說。
  『始祖?』
  奧蘭比亞踩出一步,見沒人有任何動靜,便大方地走上演講臺。棺木應該已經被官員派下來勘驗的研究人員仔細採驗過了。
  雖然是百年前非常貴重的棺木,但畢竟只是百年前,這會是始祖的棺木嗎?百年前始祖出現過嗎?
  艾德娜微微一笑,知道奧蘭比亞在想什麼,她說:
  『族裡傳說近代始祖曾經出現過,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個傳說,但也無法否認。發現這裡的當天,國家委託的研究室下來會勘,在此找到多副屍骨,我猜想……我們可以從中問出一些端倪來的。』
  『啊?什麼意思?』凱蒂聽得一頭霧水。
  『艾德娜猜想(或已經確定),那些屍骨中或許有當年一起被埋在此的血族,挖出來之後,只要進食就會復活!』
  奧蘭比亞解釋給她聽,艾德娜則說:
  『感謝代為解釋。』
  『完蛋了!不只始祖,還有其他更多的老吸血鬼──』凱蒂突然想到:
  『為什麼他們會一起被埋在此?難道……是我猜想的那樣?』
  一直離眾人有段距離的李笑出聲來,點頭說:
  『妳猜得沒錯,可不是人人都喜歡始祖駕臨的喔!』
  『互相圍毆之後被埋在此……這是什麼奇妙的血族倫理啊?』凱蒂帶著諷刺性語調說。
  始祖每次出現都大開殺戒,殺的不只是人類,還包括自己的血族!包括那些喝了他的血或他後代的血而變得跟他一樣的吸血鬼。
  始祖是個因為永生不死而異變的瘋子──這個傳說一直流傳在各個不同族裔、不同年階,形成根深柢固的恐慌與畏懼。
  凱蒂當然知道這些傳說,她轉頭看著眼前的豪華空棺說:
  『但……如果這真是吸血鬼始祖的棺木,而始祖真的像傳說般瘋狂,那麼……現在──』
  『砰!大魔王現世。』紳士模樣的薩森低聲說。
  好個大魔王!
  見在場的血族都如此的慎重,無形的緊張感瀰漫,奧蘭比亞假裝不經意地看著每個吸血鬼,他知道所有人都毫不客氣地盯著他瞧。
  他走到棺材旁邊,才靠近就感覺到一股奇異的能量。他問凱蒂:
  『這下面怪怪的,妳有感覺嗎?』
  『有微量的能量……不,其實是非常強大的能量,但……怎麼說呢?好像隔著什麼,所以我們只能感應到一點點。』凱蒂對於超自然能量的感應很敏銳。
  『我需要光!』
  奧蘭比亞蹲下身看著棺材臺座,朝身後伸出手,漢斯走過來遞給他一個手電筒,他馬上打開電源,照向臺座下的地板,隱約看見什麼圖型。
  接著奧蘭比亞將手電筒交給凱蒂,要她繼續照著他指的地方,他則起身想要推開棺材與下面的臺座。
  推了半天紋風不動,漢斯知道這群吸血鬼不想幫忙,走到大喘好幾口氣的奧蘭比亞旁邊,說:
  『你要移動整個臺座嗎?我來吧!站到一旁去。』
  就算是漢斯也費了點勁才整個將之移開,移開之後奧蘭比亞馬上過去將移動時抖落的灰塵稍微清理,看到了畫在地板上的殘破圖形。
  『這是什麼?』凱蒂拿著手電筒走近,問。
  『這是符文。』說完這句話,見一旁慢慢走近的血族都停下腳步,奧蘭比亞接著說:
  『不是這個世界的符文,因此對我們的影響非常小。』
  『那它是用來幹什麼的?』凱蒂問。
  『我想它是用來保護這個世界、封印想要侵入這個世界的東西。』奧蘭比亞說。
  艾德娜笑了一下,說:
  『始祖再傳奇,據我所知他的確是這個世界的人,是第一個被轉化的血族──我們的始祖。』
  『我想不透的就是這個!那天夜裡,我在墓園塌陷的地洞旁對付的那個掙扎著要爬出來的魔物,可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啊!』
  『噢!我聽說了,有些事在私生兒之間傳來傳去……但跟這個有關聯嗎?』華倫問。
  奧蘭比亞食指指天,說:
  『天光透下之處,就是墓園塌陷的地方,直通這座棺木。』
  『聽起來有點複雜,可以詳細說給我聽嗎?漂亮的孩子?』
  艾德娜走到他的身邊笑著問他,見奧蘭比亞沒有說話,美麗的女吸血鬼說:
  『找一天晚上到我那邊去吧!我收藏了一些很不錯的紅酒。』
  假裝沒看見凱蒂在使眼色,奧蘭比亞同意,他牽著凱蒂往來的臨時階梯走去。
  『我們必須由來時路回去,繳回通行卡,不然他們會以為我們在裡頭失蹤了。手電筒我先借走了──誰讓你們打碎我的燈呢?』
  想了想,又回過頭看著幾個模糊的身影,問:
  『你們呢?』
  『我們從別的人類不知道的入口進來,自然也是由那裡出去。』
  『漂亮的孩子,別忘了我們的約會喔!我會叫漢斯帶你過來。』
  艾德娜轉身走過漢斯身邊,低聲說:
  『感謝我吧!漢斯小親親!』
  李也走過去,朝他詭異地笑著。人類與吸血鬼同時退出這座古鎮。
  走在秋葉撒落的小徑,漢斯走向前問艾德娜:
  『艾德娜,妳要我感謝你什麼?』
  女吸血鬼微微回頭,朝漢斯揚起高傲的眉,嬌媚地說: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對那個金髮驅魔師很感興趣,瞧你看他的那種眼神,我覺得你應該愛上他了吧?怎麼?不想將他拉過來嗎?』
  『那太危險了!獵魔人都有十分堅定的意識,不是那麼容易駕馭的。』
  『只要他變成血族,在你的床上怕什麼都招了吧?比如說他們的集合處、位階、比一般人類強的原因……』
  她笑著輕撫漢斯的臉,說:
  『漢斯小親親,不管其他血族怎麼想或怎麼看你,我還是覺得,你是個最不該孤獨的人!』
  『先不提這些了!』漢斯揮揮手說:『妳怎麼知道我對他有意思?』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吧?』
  艾德娜大笑,走向森林。薩森經過漢斯身邊時停下腳步,轉頭對他說:
  『你最好記得,你是被血族排擠的人,之所以能站在我們周遭跟我們平起平坐,是因為艾德娜允許的關係。』
  『我想,始祖若回來,他所要對付的人不會分排擠者或被排擠者,大家的機會相等,誰也沒有佔便宜,不是嗎?』
  漢斯說完,薩森瞪著他,故意撞過他的肩膀,走了。接著走向前來的是李,漢斯說:
  『得了!李,別學艾德娜用那種表情看我!』
  『好好好!』李大笑起來,說:
  『說真的,你怎麼認識那個金髮驅魔師的?今天不是你們第一次見面吧?』
  『這麼明顯嗎?』
  『其實還好,我只是生性多疑。不過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他,當他報上名字,我才知道之前掃蕩私生子時遇到的就是他,而且──』李走過漢斯身邊,說:
  『史東啊那個史東!我都不知道他有個這麼出色的兒子!』
  『是很出色……』
  『好啦我知道,你一定不情願別的血族發現他吧?我了解你的心情。』
  『了解?別說得像你真的知道我在想什麼!』漢斯滿心不是滋味。
  『就算我不真的知道你在想什麼,仍可以給你一個忠告,我會說──你得將他看緊一點。』李在漢斯耳邊說,聲音充笑意。
  
  回家的路上,凱蒂對奧蘭比亞說:
  『你絕對不可以自己去找那個女吸血鬼!她會一口吃了你的!若我想得沒錯,她是那群吸血鬼中最老的一個。讓我陪著你!』
  『不行!我今天失算了,沒料想到會有古老血族集會,帶妳去讓妳置身危險是我的疏忽。』
  奧蘭比亞一邊操縱著方向盤,一邊想著地板的那個圖形。
  『其實我不覺得真會有危險,今天聽到的那些事,我看整個吸血族內部有很多事等著頭痛,不見得會在此刻招惹人類自找麻煩。』
  『嗯……妳說的也不無道理。』奧蘭比亞點頭。
  他載凱蒂回家之後,先到教堂去找哈德神父,告訴他關於地下古城鎮所遇到的事。
  『噢……古老血族?還不止一個?光想就頭大!不行!我得找傑米與德瑞卡談談,我要復出──』
  正想喘口氣,喝杯茶的奧蘭比亞很不優雅地噴茶、劇咳。這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就連提著水壺的艾里神父聽見這句話都失手燙到自己了。
  五十出頭歲雖然不算太老,但……
  『哈……哈德神父,您的腰傷還沒好吧?』艾里神父說。
  『是啊!年紀大了傷好得慢。』哈德神父一臉無奈。
  『還是等傷好了再說吧!』艾里神父安撫他說。
  之後,奧蘭比亞回到他的小屋都已經半夜了,處理一些生活上的小事,坐到了工作桌前繼續他的沉思,都尚有些環節沒打通。
  連續幾天都太累,他決定調整一下作息時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