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們的現世皆是過去的影子

六、驚奇的護衛者

  無法溝通、不可溝通,不管說什麼,都要先說、不聽別人說。這段時間的相處,提姆早就知道這些人說是同伴,其實只是一群擁有超自然力量的屁孩、一群無法溝通卻手拿大刀到處耍弄的怪物!
  現在有個怪物正用力扭著他的朋友──盧夏的手腕,在他的慘叫聲中嬉笑,說:
  『看不出來你這麼重視你的家庭啊?盧夏你知道嗎?你還不如現在就死了算了,你死了之後曾經認識過你的人從此只記得你的好,忘掉過去的衝突,就算曾經吵過架鬧過意見甚至大打出手,他們都會選擇忘記!』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說?』盧夏都快哭了。
  眼見眾人打得不可開交,盧夏被絞住脖子,雙臂被打至骨折,已經完全被壓制,但眾吸血鬼卻覺得不好好羞辱他無法解恨意──
  雖然關於這個『恨』,他們也說不出從哪裡來、為什麼會有這麼深的恨?就推給之前的事件吧!誰叫盧夏沒有跟其他同伴一起死翹翹呢?
  一名私生兒站到了盧夏的頭頂地方,打算一把摘下他的頭,笑著說:
  『因為……人不能跟回憶爭論什麼!你只要死了,他們會自動原諒與遺忘,所以你死了比較好。』
  說完就要動手,卻發現自己的手被隻不知哪裡竄出來的大黑狗陡然死咬住。死咬,撕扯。
  他慘叫起來,摔倒在地上。
  黑狗咬下他的手,狂噴著血的手在狗牙中化為灰燼。
  所有壓在盧夏身上的吸血鬼都快速跳開,彷彿那隻黑狗是比之吸血鬼更恐怖數倍的妖怪一般!
  盧夏滿身是血地爬起上半身,看著黑狗,不可思議地說:
  『……影子?你怎麼在這裡?』
  女巫家三隻大狗中,最年輕的就是影子,但盧夏不知道的是──
  在他的眼中,影子是一隻沒有血統書的可愛土狗,但在其他吸血鬼的眼中,影子卻真的是一團飄忽忽的影子,時而狗型,時而像黑霧,雙目則是血紅的顏色。
  『這是什鬼東西?』
  眾吸血鬼都不確定下一步要怎麼做,盧夏家的門卻突然開了。一名婦人打開廊下的燈,走到階梯前看著對街。
  『盧夏?噢!你怎麼……全身是血?』
  『媽!快進屋去!不要出來!』
  盧夏大吼,恨不得衝過去擋在媽媽前面,因為吸血鬼已經衝過去打算攻擊盧夏的母親。
  門縫內又竄出一隻紅色的狗,朝吸血鬼一陣亂叫,爭取到一點點時間讓媽媽擠進門去。
  『狗──又是狗!』
  衝到門廊下被嚇退的吸血鬼驚慌失措,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方才他們被站在盧夏身邊的黑狗影子嚇得不輕,一時間以為盧夏家的麥麥也是狗妖。
  盧夏和影子快速地跑到廊下護衛著他的家,麥麥繞著他猛搖尾巴。盧夏對門裡的人安撫說:
  『媽媽別出來!沒事的、沒事的……』
  『盧夏!大話別說得那麼早!就算有隻鬼狗幫你,你手都斷了使不上力,要怎麼跟我們打?』
  吸血鬼之一隨手拿了放於廊下的木條,朝影子狠敲下去,木條整個受力散開,這力道連鑄鐵都會被打彎,影子果然攔腰斷成兩截。
  這下子連盧夏都大驚失色,因為自影子身上噴出的不是血肉,而是一團一團的黑霧,牠轉身張開獠牙咬住攻擊牠的吸血鬼大腿,下場跟之前另一隻吸血鬼的手一樣。
  牠簡直恐怖到極點,就像傳說中的地獄惡犬一般地張牙舞爪,嘴裡血紅如吞吐著火燄,白牙森森威風攝人。
  當牠飄移到盧夏腳邊,竟然對著盧夏搖起尾巴──
  『影子……你到底是什麼?』
  瘋狂的吸血鬼們稍微冷靜下來,盧夏不難對付,但這隻黑色鬼狗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又拿牠沒法,打算繞到後門突破進屋。
  此時,在街的對面閃現兩道銀光,站在門廊前的兩個吸血鬼一瞬間在火中哀號,成為火球!
  盧夏知道是驅魔師到了,稍稍鬆一口氣。
  吸血鬼一一被消滅,提姆跌倒在地上,看著對街走向前來的人。盧夏見狀則跳到提姆身前大喊:
  『不!不要傷害提姆!求求你!』
  奧蘭比亞和回聲在路口站定。
  遂了盧夏的請求,他將已經揚起、握著銀刃的手放下,隱在身後。
  見提姆狠狠瞪了他們一眼,卻看都不看替他保命的盧夏,速速離開現場。
  或許他知道今夜兩人算是分道揚鑣了。
  等到屋內的人察覺到屋外的動靜已經靜止,這才開門探頭出來,等所有的人與狗都進到屋內,媽媽扶著小中風的爸爸站起來,等待已久的一家人終於擁抱在一起。

──教堂後小木屋──
  晨光照下,奧蘭比亞和回聲走進小木屋。
  『……說真的奧蘭比亞!當我聽見你教盧夏和他的家人唸那個能暫時冰凍吸血鬼前進的咒語時,我跟十三億人一起驚呆了!你說中文耶──』
  回聲笑出聲來,奧蘭比亞有些不好意思,問:
  『我的發音不標準嗎?那是傑米教我的,我自認為學得很像呢!』
  『很像很像!沒有奉承。』
  奧蘭比亞重重地坐在客廳的布沙發上,他身上還沾有布爾文背他時沾上的血,但此刻他累到沒動力換衣服和洗澡。
  『雖然有點勉強,但我們也算是找到好藉口以解釋盧夏為何這麼幾個月都沒回家,並且最好繼續住在鍾斯奶奶家。』回聲說。
  『……校園幫派鬥毆尋仇,加上盧夏感染了奇怪的傳染病需要持續醫治……妳覺得盧夏爸媽信幾分?我倒覺得跟校園青春奇幻影集的誇張度差不了多少呢!』
  奧蘭比亞閉著眼睛,手無力地擱在沙發上,雖然說話內容條理分明,但聲調充滿濃濃的睡意,回聲當然也聽得出來。
  『不聊了,你先睡一下吧!雖然天亮才睡真是不好的習慣……奧蘭比亞?』
  回聲將奧蘭比亞的公事包放到工作桌上頭,一回頭,看見奧蘭比亞已經睡了。
  『累壞了吧?奧蘭比亞。』
  坐到他的身邊,回聲看著完全入睡的奧蘭比亞,回想起以前。
  她從未見過加百列沉睡過,唯一一次看見他閉上眼睛,一動也不動,就是他與他的雙生子那一場生死之戰──堪稱是惡夢中的惡夢。
  最後他化為輕煙,完全消失了。
  回聲側靠在他的身邊,見他如人類一般安穩入睡,有著平穩卻沉而緩的吹息,心下有種感動,希望這樣的幸福能永遠延續下去。
  『加百列……』
  『……嗯?』
  『加油喔!』
  他點頭,以為這也是夢。

  幾天之後,地方新聞有件大事報導了──
  墓園那個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大洞,於某日夜間傳出劇烈震動,雖然警員、勘察員出動前往巡邏,並無發現異樣,但地方當局決定深入探勘。
  令人驚奇的是──向下挖掘之後,約於地底接近兩百公尺的深度發現城鎮遺址,而地洞所在,正是這個被埋於地底下的城鎮教堂。
  穹頂高遠,而偌大的廳堂中有副棺材,但──
棺材裡頭空無一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