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們的現世皆是過去的影子

五、影子

──鍾斯家──
  這些天真要忙壞凱蒂了!
  雖然她平常開店,在店裡忙著,但要多一份心關照雷吉與新食客盧夏的狀況。
  『我才剛大病初癒,就要回來幫妳顧晚上的店喔!凱蒂,妳也太狠了!我上了一整天班很累耶!』
  『好啊!那不然你去顧盧夏、給他弄藥呀!哼!若是你啊!恐怕不是少兩味那麼簡單了,怕是要少十味了!』
  雷吉應該從小就知道跟凱蒂爭執一定討不了幾分好,她承襲鍾斯家的女人們聰明反應快的特長。
  『真可恨!這些優點為什麼就沒長一點到我這個男丁身上呢?』
  抱怨也沒用!還是乖乖幫妹妹看晚上的店了!生意興隆!生意興隆啊!拜託。
  晚上的店交給雷吉看顧,凱蒂回到家之後先去看看盧夏,發現他不在小屋,到處找一圈都沒看到人,突然想起中午回來盯他吃藥之後,好像看他出門去了。
  媽媽和奶奶都沒有限制他出門,過去幾天他也會到附近走一走,總是按時回來,所以沒有很在意,但現在都八點多快九點了,好像有點不正常吧?
  『媽!奶奶!不好了!咱們家那個半死不活的病人偷跑出去!』凱蒂衝到主屋大叫。
  『跑出去多久了?』鍾斯奶奶停下手上的藥斬刀。
  『沒有很久吧?……我中午回來還看見他,但不知道他幾時出去的。』
  『中午?中午的事妳現在才告訴我?他要按時服藥才行!』奶奶說。
  『這不能怪我呀!中午還要跑回來看他我已經累翻了。算了算了。我剛剛看了他小屋裡的冰箱,晚上的藥他帶走了──呃,其實我不確定他是帶出去了還是喝完才出去的……』
  奶奶站起身來,媽媽自前廳衝過來接著唸凱蒂:
  『妳知道在這幾個小時裡吸血鬼可以移動到多遠的地方嗎?已經晚上了,若遇到之前的同類,說不定會對他下毒手!』
  鍾斯奶奶瞇了一下灰茫的雙眼,說:
  『……暫時不用擔心,影子跟去了,不過形單力薄,無法滴水不漏的保護他,馬上通知目前有空的獵魔人去找他!』
  『他會去哪裡?不能叫獵魔人像無頭蒼蠅那樣亂飛到處亂找呀!』
  鍾斯奶奶仍在通靈的狀態,緩緩說:
  『我看見一個小鎮……是他之前住的地方,離這裡約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奶奶在說明路線的同時,凱蒂已經撥電話了。

  盧夏也不是故意不告而別,他只是想偷偷的回家看看父母親和麥麥。
  在之前的那段日子,他雖然已離家跟一群吸血鬼混在一起,但仍會固定時間回家看一下才安心。
  看一下,就回鍾斯家去吧!──雖說是這麼打算的,卻老實地從白天看到太陽下山。
  已經成為與家人不同生命體的自己不會想跟家人打照面,他知道爸媽都在找他,但他不敢出現在他們面前,害怕自己無法面對。
  最近他覺得身體好些了,畢竟在鍾斯家待上一個月了,雖然吸血鬼的症狀都還在,但他開始感覺涼意,這才知道秋天已到。
  過去幾個月裡他完全失去冷熱感,卻對情緒與其他感覺亢奮失去控制。
  『真是惡夢!』
  自己是那樣的危險狀態,跟誰在一起都不安全,很容易傷害到別人,因此他只能留在同類身邊。
  所幸鍾斯奶奶一家人覺得他可以醫治看看,帶給他一點希望。
  秋風中,他站在對街看著自己的家,窗裡有人走動,偶爾聽見一兩聲麥麥的叫聲,那好像他的安心藥一般。
  『晚上的藥剛剛喝了,該回去了。』
  他轉身離開街角,路過以前經常去打球的公園,走過路燈亮著的小路,自黑暗處走出了十幾個人。
  畢竟是同個球隊的朋友,盧夏一眼就看見了提姆,其他幾個則有點眼熟,猜想應該是被轉化之後混在一起的人。
  『提姆?』
  『盧夏,最近你怎麼樣了?為什麼都沒有回來?其他人呢?』
  『其他人……遇到驅魔師,被殺了。』盧夏喘一口氣。
  『那你為什麼沒事?』
  另一個不太熟的人則衝出來怒氣沖沖地問:
  『亨利、帕克、納德……那一次跟你去找那個撒灰的女人算帳的人都被殺了,為什麼你還活著?你有什麼特別的?』
  『有人說看見你住在女巫家中,是真的嗎?』
  當不熟的同夥開始質疑你的時候,就會變成最殘酷的殺手,尤其是彼此的關係原本就一點都不穩固的交情。
  『盧夏!快回答!』提姆雙臂環在胸前,很嚴肅的問他。
  在他的立場,他不相信盧夏會去當女巫的爪牙害死同伴,但另一方面,同夥已經沒有人相信盧夏了,決定除掉盧夏──除了提姆,因此他得為了雙方想一個圓融的解決辦法,雖然他也知道這不容易,特別是有群人已經在理智崩潰的邊緣。
  『我是住在女巫家沒錯,但……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盧夏想要解釋,但一旁的年輕血族已經衝出去撞倒他,打了他好幾拳,每一拳都幾乎打碎他的骨頭。
  『慢著!住手!等他說完──』提姆想要阻止衝突,其他的同夥卻說:
  『提姆,他已經不是兄弟了,但我們都知道你們兩人是老交情,不為難你了,你還是別管了!今天一定要滅了他!』
  盧夏雖然因為沒進食過,力氣都不及其他同伴,但吸血鬼該有的他還是有的,他狠狠地踹了壓在身上痛打他的人,踹得那人彈飛出去,趁機躍起身就跑。
  這群失控的吸血鬼在他身後狂追,追出公園,其中一人則大喊:
  『好啊!你跑吧!你跑了我們就去你家找你老頭敘話敘話!』
  這句威脅彷彿是一根大槌子搬狠敲了盧夏,他停在稍早前看著家人的那個街角,轉頭看著追上來的同夥──過去的同夥,雙眼既是憤怒又是恐懼。
  『不跑了?很好──!』
  兩個人一同撲上前去將他壓倒,打得一團混亂,提姆大吼:
  『別在大街上起衝突!你們不想活了?』
  『提姆!你到是要站哪一邊?今天下個決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