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們的現世皆是過去的影子

三、到底是什麼魔物

  晚上十點左右,多數的小鎮居民都準備入睡了,奧蘭比亞吃過晚餐就先休息幾個小時,等待半夜再過來看看。
  到了墓園之後,幾處在平日夜晚不會點燈的地方都亮燈了!
  停好車,奧蘭比亞帶著全身警戒走進墓園,因為他發現了與白天截然不同的氣場。
  才走入第二區,守墓人提著行動燈慌慌張張地跑出來了。
  『喔喔喔!神父介紹的人──』他大叫。
  『奧蘭比亞。』只好再自我介紹一次,算了!不重要。奧蘭比亞將他推到身後,問:
  『怎麼了?你是不是發現了奇怪的東西?』
  『是……有一群奇怪的人衝進墓園來了,他們看起來都是人的模樣,但動作異常靈敏……』
  ──吸血鬼!
  『還有別人在嗎?我是指正常人?』
  『平時還有個打零工的掘土工人,但我不知道現在他在哪裡?』
  『好,我去找他,你快找個地方躲起來!這個拿著!』
  他塞給守墓人一個香包,裡頭有符咒和護身的東西,自己一人朝著那個地洞所在──第三區跑去。
  還未到事發地點,奧蘭比亞突然被突如其來的能量撞擊,精準點說,更像是共鳴,他突然感覺到與那天睡夢的後遺症同樣的狀況,背後有股力量加諸於身,讓他差點站不起來。
  陰影?
  一直糾纏著他的陰影?
  他穩住了呼吸,一口氣跑到目的地,目睹驚人的一幕。
  巨大的魔影自地洞裡竄出,兩個吸血鬼立即被吞噬,魔影再度留下爪印在地面上,似乎想爬出來。
  左手攀抓著地面,下滑,再伸出一手,這一下掃到了兩名以為自己離得夠遠的吸血鬼,其中一個被爪子壓制在地上──或許魔影根本不想抓住誰,它只是想從地洞裡爬出來。
  『布──爾文……救我……』
  雖然布爾文想救他,但那名年輕的私生兒才說完最後一個字就被壓碎了。
  『那是──什麼鬼東西?』
  就連素來沒將何事看在眼裡的布爾文都面露驚慌!
  他將剩下的兩名小跟班抓起來,利用他自身靈活的跳躍力,連他自己一起朝後快速移動,但仍不夠快,魔物的魔爪像是能夠突破時空一樣,刺穿了三人的身體與旁邊的大樹並往洞口拉。
  奧蘭比亞知道,這樣的魔物若成功的脫離巢穴,怕是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他拋出六顆水晶珠圍住了魔物,當水晶珠在定點停住時即相互輝映,形成大衛星,綁住了像霧又像實體的巨大魔影。
  受了重傷的布爾文趁機將兩名跟班救出,三人相互攙扶退出洞口,往黑暗的樹林與墓區而去。
  奧蘭比亞知道水晶珠的強度不夠,只能困住它片刻,這個魔物仍在物質與非物質之間轉換,顯示它非人類世界的產物。
  『能逼迫它回去嗎?』
  它顯然窮其力也離不開洞口,應該是被某種法界困住了。
  只是,逼它退回去卻也不容易,白天它失去蹤影,應該就是被陽光逼退的,過了所謂的子夜,再次嘗試自它的世界爬出來。
  暫時隱藏在樹林間的布爾文照看著兩名受傷的小輩,他確實知道自己的傷口在緩慢的復原,但兩名跟班情況都不太好,吸血鬼受傷超過一個極限就會化成乾屍,永遠死去,尤其是那些不穩定的私生兒。
  布爾文咬破自己的手,強迫已經半昏迷的跟班喝下他的血。
  兩名跟班緩緩轉醒,還處恍惚的狀態,他確定兩人的傷口都慢慢復原後,專心觀察著魔影與那個驅魔師的動靜。
  『布爾文……?』
  『貝克,雷休,你們先緩緩!這傷太重,恢復得會比較慢,不宜動作過大,但總算沒有危險了。』
  『布爾文……你還好嗎?』
  雷休緩過氣來,坐起身,看見布爾文全身都是血,多少有些驚慌。
  『我的血比你們濃,也到了穩定期,不用擔心。』
  『那是誰?』
  貝克捂著胸口上的傷,看著那邊的對峙。他的表情看起來還十分痛苦,看了自己的傷口一眼,又看看雷休。
  布爾文說:
  『應該是驅魔師。這樣的魔物當然會引起獵魔人的注意。』
  『好厲害!一個人類竟然能困住那樣的魔物?那光是什麼?五芒……不,六芒星?』
  『那叫做大衛星,大衛之盾,能夠封鎖所有的魔物,包括我們,若被困在裡頭多少都會受到影響。』──只是吸血鬼是有肉身的魔物,影響的時間不大。
  『喔?』
  『可惜組成那個大衛之盾的介質不夠堅固,若是金鋼鑽等級的寶石就不會那麼容易崩解了……』
  布爾文說完,水晶珠呼應似的應聲碎成齎末,大衛星瞬間消失。
  奧蘭比亞被魔物掙脫束縛瞬間的力量衝擊到,向後跌倒。
  當然,他知道水晶珠撐不了多久,後續要做的事早已準備好了。
  他拋出兩柄銀刃,但他也預料到這銀刃雖然刻上稀有的符文,但改變與轉換的關係,銀刃必須接觸到被攻擊物本身,天使或精靈的符文才會引動。
  確定了這一點,但……這究竟是什麼魔物?
  『以吾之名,束縛汝!退回去!
  他迅速在筆上纏上紙條,一道光立即降下罩住了形體飄呼不定的魔物。
  『這個驅魔師挺厲害的啊!布爾文!』貝克失聲叫道。
  『吾命汝──不得高於地平線、不得存在於陽光所及之處──
  魔物掙扎引起了此地不小範圍的震動,規模類似地震。奧蘭比亞耗力地想將魔物壓回地底之下。
  遠處傳來警車的鳴笛聲,奧蘭比亞則大喊:
  『退回去──
  如重力自天而降,魔影散化為影子沉入地下,兩股拉鋸了約一刻鐘時間的力量失去相依相抗扭力,奧蘭比亞手上的筆與紙帶拋向虛空,無火自燃。
  『奧蘭比亞!』
  回聲自樹林中跑出來,到了奧蘭比亞身邊,見他捲著身體倒在地上,又看著地洞所散發出來殘餘的能量。
  『好像……比我想像的還要複雜啊……』
  她快速走到地洞邊緣,揚起手,奧蘭比亞初時拋在邊緣的水晶珠碎屑揚起,於虛空之中散成一個符文,以超然的重力再次壓進黑洞,就連躲在樹林中的布爾文幾人都被這震動震倒在地上。
  『那個驅魔師……成功了!』
  雷休與貝克都不由得歡呼起來,布爾文看了小名小輩一眼,大喘一口氣衝了出去,說:
  『你們兩個給我躲好!別出來!』
  『布爾文?』
  雷休與貝克其實下半身都還動不了,恢復能力沒有他們的轉化者那麼快,當然也沒辦法跟過去。對他們來說,能保住小命已經是萬幸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