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們的現世皆是過去的影子

二、不算活也不算死

──鍾斯家──
  自從知道盧夏這個不想當吸血鬼的吸血鬼因為饑餓,而致營養不良、餓死的邊緣,鍾斯家的女人尤其是奶奶和媽媽,就覺得這小子又呆又笨又可憐,跟她們家的雷吉好像,有點同情他。
  除了被餵了那一口吸血鬼之血之後,死去又活過來(這過程甚至他自己都不確定有沒有)成為吸血鬼後就沒有再喝過半滴正常人類的血。
  這個過程是無法偽裝與說謊的,因為一旦喝了血殺了人,就真的變成吸血鬼,完成了轉化過程。
  盧夏一直停留在被咬感染了病毒,半死不活被餵了吸血鬼的血,繼續半死不活一直到現在的瀕死狀態。
  這年輕人看起來不壞,成為吸血鬼之後到已經快要餓死了還是不肯吸血,看在他沒跟同伴一樣對人類死纏爛打的份上,鍾斯家的女人才決定試著醫療他的。
  她們將他安置在藥圃花園後的小工作屋,以便隨時關照、讓他吃藥,既沒有鎖住房子,也沒有綁住他限制他的行動,只是將所有利害關係與可能發生的問題告訴他,讓他自己決定要怎麼辦。
  『所以……我可以問嗎?我成為這模樣都已經好幾個月了,還有救嗎?』稍微清醒過來之後,盧夏問。
  他被注射了一管雷吉擁有抗體的血,效果比吃藥速度更快,才過一小時就吐到不行,緩和一點之後,媽媽才對他稍加解說。
  『盧夏,說真的你是我們第二個要處理的患者,你的情況又比我們第一個患者(我兒子)嚴重得多。坦白說連你都不記得是否真的死過還是沒死過,讓我們非常棘手,這個過程會影響後面的醫療。』
  『……我會死嗎?』盧夏看著老中青三個女人,又補充說:
  『我是指真的死,不是死了會一直活過來那種……』
  『有可能,而且可能性比痊癒要大很多。』媽媽看著他,跟他確認說:
  『所以,你要醫嗎?』
  『……要醫!不然我要怎麼回去見家人呢?我不想看著我爸的脖子血管流口水,儘管我根本不想咬他。』盧夏說。
  『你不會迷戀成為吸血鬼之後所擁有的力量嗎?』凱蒂好奇的問。
  『力量?那是什麼力量?跑得比別人快、百公尺只要兩秒嗎?還是力氣比別人大,打籃球可以將人撞碎胸腔與手臂並且抓破球?──我要怎麼用這樣的身體狀況跟朋友在一起、與正常人生活?』
  這是鍾斯家的女人唯一的時刻覺得這個年輕人好像活過來了,他慷慨激昂的說完,停頓須臾又說:
  『拜託你們醫治我,不管結果如何,就算失敗了會死也沒關係,我現在反正也跟死了差不多。』
  他雙眼眼窩凹陷,棕色的眼睛卻發出光芒,顯示出他的求生意識。
  『沒問題!但過程會很痛苦喔!』媽媽才說完,盧夏又跑去吐了。
  凱蒂走過來遞給他乾淨的毛巾,轉身要動手清理他所嘔吐的毒血,盧夏阻止她,說:
  『我來!讓我自己處理,我可以。』
  媽媽笑了笑,突然由外頭跑進來三條大狗,看不出品種,對盧夏有些敵意,但又很親人,應該是牠們敏感的天生的靈性察覺到盧夏的不同。
  不過牠們經過觀察,發現主人們對這個陌生怪人似乎挺友善的,判斷這是客人,不是非請自入的壞人,就不再對他低吼了。
  『這三隻狗寶貝是運氣(土黃色)、樂樂(白色)、影子(黑色白腳),牠們通常都在後頭活動,有時會進屋找人玩,不用在意。』媽媽說著,突然想到什麼,問:
  『你會討厭動物嗎?』
  『不,當然不會──』盧夏愣了一下,其實他已經在偷摸影子了。他說:
  『我家也有一隻米克斯,叫麥麥。』
  『那就好。牠們是我們家的寶貝,很聰明的,你不可以偷吃牠們,懂嗎?』這句話玩笑的成份居多。
  『噢!當然不會!』盧夏瞠著雙目,舉手保證。
  『其實我們家還有七隻貓,不過牠們都沒有狗寶貝這麼親人,狗寶貝跟你熟了可能會找你玩,貓兒們平常都窩在隱密的地方,或在外頭的花園。你不討厭動物就好,若看見不用太在意牠們。』
  『好……』盧夏回應。
  媽媽出小屋時才想到,拿了一個皮繩串的項鍊給盧夏,說:
  『這是讓你可以在陽光下活動的項鍊,墜子是電氣石,奶奶下過巫術了。平常可以出去走走,但記得回來,你的療程需要持續。』
  『好!』
  鍾斯家的女人們走出小屋之後,凱蒂才問媽媽:
  『沒想到咱們家的狗狗不會排斥他,看來他真的是好孩子!』
  『是啊!咱們家的狗寶貝可機靈的呢!任何妖魔鬼怪或存著稍微負面情緒的人都逃不過牠們的偵查,因此對沒有問題的人也容易親近。但貓兒們就比較驕傲些了,頂多當他是客人。』
  『他似乎沒有雷吉當時吐得那麼嚴重,媽覺得這情況是好還是壞呀?』
  『……』媽媽蹙著眉,等走到主屋之後才說:
  『誰知道呢?反正我們都有最壞的打算了不是嗎?』
  
──小鎮墓園──
  一群人圍在傳說中的地洞前,原本土是土、草地也還好,經過了一整天來來去看熱鬧的人踐踏之後,草地已經消失了,到處都是泥土灰。
  『布爾文!我們為什麼要來這個地方?這個洞在墓園裡當然是用來埋死人的,有什麼奇怪的嗎?』布爾文的跟班之一問。
  『你長點腦子好嗎?瞧瞧這麼大的坑都能埋貨櫃和一百個你了,哪裡是埋棺材用的?而且──』
  布爾文打開手機裡的網路相簿,秀給他的跟班們看,說:
  『雖然我們剛剛繞了一圈都沒找到這個,估計是被人踩散了!』
  照片是一早守墓人剛發現時所拍的,那時整個地洞與周圍的草地都還維持最初的樣子,連地上那驚人的爪印都仍清晰可見,只是這個三更半夜當下已經不是那個模樣了。
  『好吧!就算真有那個爪印曾經存在,又代表什麼呢?』另一個跟班問。
  『那爪印看起來像是恐龍爪那麼大呢!』
  『……至今大約三、四十年前,在某處有個大企業投入商場興建,購下了某座待拆的舊大樓與周邊公園,在挖地基的時候,起出了一個不知道多久以前埋下的棺木,棺木被一層又一層的石磚封住,本以為是什麼古文明遺跡,結果……』
  布爾文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果然有跟班接下去:
  『我知道這個新聞,那年我剛得到永生。傳聞棺木被運到臨時基地安置,之後基地常有人莫名其妙暴斃。』
  『那年頭外星人與牙仙等等詭異的新聞甚囂塵上,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後續追蹤,只說打開棺木之後確定是兩百年之內埋下的,但棺木內什麼東西也沒有,是個空棺。』
  『謝謝補完!』布爾文做個誇張的動作諷刺他的跟班,接著說:
  『那棺木的照片在最近這二三十年網路發達之後才被流傳,只因起出棺木的年代,人類依然是靠廣播電視與報紙在傳遞消息的,一旦一件事被封鎖通常就能封鎖成功。』
  五個隨從都看著他們的頭頭布爾文蹲在地上,等著他要說什麼。
  『總之──那張舊照片上頭清楚地拍到了棺木上的紋章,血族們大為震驚。』
  『難不成……那是古代吸血鬼的棺木?』
  幾個小鬼開始低聲議論,其中一個指著他腳下的地洞,說:
  『布爾文,你是不是也懷疑這個洞──』
  『總算有個腦袋清楚些的人知道我要說什麼了!』布爾文對於最近收集到的情報感到非常不開心!他說:
  『要知道那些老傢伙都是力量強大且遵循傳統思想的貨色,若是一般古代吸血鬼就算了,但若是始祖的直系血統──』他指著所有的年輕吸血鬼一圈,極具威迫感,說:
  『你們都是違規被轉化的,都算私生兒,會怎麼被處置?你們應該知道吧?』
  若要控制一群人,只要散播仇恨與恐懼就可以了,這兩個毒素通常效果都很驚人,私生兒的狀況不穩定,能力時好時壞,畏懼陽光與聖物,甚至是某些草藥或咒語都能讓他們吃鱉半天,當然希望能夠仰仗強而有力的靠山,自然就會聽話,供其差遣。
  落單的新生兒或私生子常常都活不到幾年。
  看著幾張陰晴不定又驚愕的表情,布爾文知道已經收到了他想要的效果了,嘴揚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