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我們的現世皆是過去的影子

一、試著和不知道的過去接軌

  雖然算是一腳踩入吸血鬼與授獵者的領域,但奧蘭比亞並沒有怠忽自己的本業。
  縱使他不是靈媒,沒有靈媒那種與生俱來對鬼魂理解的能力,但處理這些事還算遊刃有餘,接觸此類事件時,加上多少會涉獵到本身的領域。
  他知道回聲對他的身世比他自己更加了解,或許有階段性的原因,所以回聲沒有告訴他很多。
  那一天,回聲跟他說了不少關於精靈語和天使語的事。
  『以前我也完全聽不懂,就連跟著休利耶爾的發音一字一字學著說都說不出那個音律,這些語言若非特殊原因,通常人類無法說也不能使用。』
  『可是妳教我的那些,雖然不是全部都能用,但我還是整理出可以驅動的符文了,而我能用的幾個圖型教了那些狩獵者使用,他們似乎也沒有傳出不能驅動的問題,為什麼?』
  『那是因為──你被下了印記啦!而且這些符文(或說圖型)傑伊斯都轉換過了。那時休利耶爾教我的都是原始能量,身為人類的我完全碰不得。』
  奧蘭比亞問傑伊斯和休利耶爾是誰?回聲笑著說以後就知道了。
  『妳是人類?』
  回聲說不出有多麼著迷於奧蘭比亞這個帶著好奇又認真的表情,因為在以前,他可是幾乎全知全能的存在呀!怎麼樣都不可能看見這樣的表情出現在他的臉上。
  她笑著說:
  『其實我是人類沒錯。』
  『但妳又說妳是我的守護天使?』
  回聲害羞的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說:
  『那是我的希望啦!雖然我的能力不夠,但我是真的……很想很想守護你!』
  ──就如以前你守護我時那般!
  所以奧蘭比亞並沒有問出回聲的身份,他問:
  『但之後妳能使用這些超自然的符號?因為它們被轉換過?』──轉檔案的意思嗎?
  『是的!來找你怎麼能不努力一下?雖說現在我差不多也都能懂精靈與天使的符號、說些他們簡單的語言了,但對於什麼都使不上力、凡事都需要仰仗別人幫忙的那些記憶,仍然猶新。』
  『妳也有過無助的時期?』
  『有啊!』
  『但現在妳懂得很多?有人教你的?』
  『多數啦!我能力不大,這些符號還是有階級之分的。教我的人很多,有時候需要稍微整理,或不理會矛盾的說法……』
  想起休利耶爾與索西特的吵架──一個冷一個熱,兩個同樣不耐煩,她覺得是一場惡夢啊!  
  『所以,妳也認識能夠轉換這些符號的人?』對於這些,奧蘭比亞太好奇了。
  『嗯!』
  ──以前你也認識呀
  『那一定是超越這些符號與力量的境界了……』他說。
  之後他就接到了十萬火急必須立即前往處理的事,出門去了。他還告訴回聲門把的陷阱,回聲則笑著說:
  『我當然是你在家時才來找你呀!』
  做這一行衝著的不知道是什麼?或許是使命感,或許是衝動,或是自我挑戰的驅動力使然,但與魔物打交道,總是有風險的。
  哈德神父年紀大了,年輕時驅魔傷了腰,一不小心就會復發,上次不服老去修牆架再度閃到腰了。
  傑米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戰是與史東一起的,他的腳嚴重受傷,雖然傷癒,仍有點跛,動作已經不如以前靈活。
  獵魔人的汰換率算是蠻高的,這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每一場戰役都是生死之戰,找不到任何保險公司投保,所以他們自己都要會點醫術,奧蘭比亞當然也學了不少。
  許多狩獵者喜歡用槍,因為橫行於這個世間的魔物速度與強度都非常人能及,槍有其速度上的優勢,因此很多獵魔人同時也是合法的軍火槍械販子,好方便取得武器來源。
  德瑞卡也提供了兩把槍給奧蘭比亞,以感謝他提供了幾個好用又聞所未聞的符文。
  看著兩把槍──一柄長槍,一柄左輪發呆,雖然奧蘭比亞學過射擊,但他實在想不出要怎麼攜帶這些槍械在外頭走來走去,被警察臨檢到可不是小事吧?何況有執照的是德瑞卡不是他呀!
  『我常面對的都是非物質化的存在,這些槍應該用不上……』
  現在這兩柄槍安好地放在壁爐上頭,沒有跟他出門。

──小鎮墓園──
  這件事很怪,是奧蘭比亞的本業,所以他直接開車過來。鄰鎮的墓園中央出現一個大洞,守墓人聲稱他看見有個巨大的怪物爬出來,一會消失在黑暗中。
  當然沒有人會信,都說他喝醉了眼花了,只是每個人都對這個大洞的形成感到匪夷所思又莫名其妙。
  『這個洞有一部貨櫃車那麼大啊!不可能憑空出現的!』
  『挖出來的土呢?還是說這塊地是陷下去的?地底有河流嗎?』
  『洞壁的泥土看起來不像是鋤具挖出來的……』
  圍在洞四周的人議論紛紛,有人注意到草地一直延伸到洞口有四條巨大的抓扒痕跡,最寬處約有一個人臉大小。
  『我說是怪物吧!這是牠的爪子留下來的!』守墓人說。
  『你想太多了!那是挖土機的傑作!』
  『怎麼樣?警察來了吧?』
  『神父或牧師或巫師……有人去請他們來看看嗎?不請他們來處理,鎮民會不安的。』
  守墓人相準時機,雙手捧上蹲在地洞前看著圍觀民眾的奧蘭比亞,說:
  『神父推薦的人──』
  在場的人一同轉頭對這位金髮藍眼的年輕人行注目禮,看得奧蘭比亞覺得有些尷尬。
  『……這是電影明星吧?神父要他來幹什麼?』
  『你說得沒錯!我覺得我看過他演的電影──什麼什麼諜影的。』
  『我知道那部電影!那場火辣辣的床戲讓人印象深刻……』
  眾人耳語聲起,細碎的聽到片段的奧蘭比亞覺得有些尷尬,他跟守墓人說要到四周勘察一下。  
  奧蘭比亞看一圈四周,沒有對眾人點出──
  這大洞若是挖土機搞的,那麼挖土機應該是在洞裡朝外挖才對;他也沒有點出四周的草地沒有挖土機碾過的痕跡,若真是挖土機,應該從天而降的吧?但誰有本事讓挖土機從天而降?
  他看看天空,不想引起恐慌,所以沒有說什麼,但他發現在現場的人見他看向空中,也都一起望著天空,狐疑著年輕人在看什麼?這是一種群眾心理。
  如果真有個怪物從那個大洞裡爬出來,卻又沒有留下任何移動的痕跡,的確就像是非物質化的東西了──而且要那東西能飛才說得通。
  話說回來,非物質化的東西卻能造成這麼大的地洞,擁有的能量一定非常驚人,至少就不是人類能夠想像的!
  目前看不出這東西是正或負能量,現場除了那個幾乎要被看熱鬧的人踩散的爪印之外,並沒有留下什麼超自然的痕跡。
  自異世界藉由隙縫跑到人界的特殊存在,他也不是沒有遇過,那些存在本身都夾帶著其世界的超自然力量,不是一般人類能應付的。
  但人類這幾千年來也不是白活的,類似的案例從古至今都曾發生,也傳下不少的因應方法,這些方法是驅魔師的基礎修行。
  正在觀察四周的事物,有位老人走到奧蘭比亞的身邊,瞪大眼睛看著他,好一會兒終於說:
  『能請你簽個名嗎?』
  『簽名?』
  『我看過你主演的電影!不過我覺得你本人更好看些。』
  『……我是大眾臉嗎?』奧蘭比亞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不!不!不!怎麼會是大眾臉?我一看見你就認出你來了!就是那片得獎的「永遠愛你」不是嗎?(就知道你在考我這老人家!呵呵呵!)幫我簽個名吧!我孫女一定會很高興的!我們這是小地方,過去從來沒有電影明星會駕臨啊!』
  老人的臉上充滿期待的光彩,奧蘭比亞則蹙著眉。
  簽名?簽哪個名?
  『可是……那不是我演的啊!』他抱歉地說。
  『那電影不是嗎?那──我想起來了!一定是「城市怪傑」!』老人恍然大悟拍手。
  不願違逆老人家的願望,卻又不知道要簽上什麼,那些電影他聽都沒聽過,更不知道演員是誰了。
  奧蘭比亞遲疑地在他遞上來的小記事本上簽上『加百列』的本名,其他圍觀群眾看見了也都走過來要簽名、拍照。
  或許這些民眾回到家再次將那個什麼什麼諜影、誰愛誰到永遠、城市怪咖或其他什麼電影的……翻出來看會發現──不僅名字不一樣,這個在墓園裡勘察的人跟他們印象中的電影明星長得也完全不一樣。
  圍了這麼多人也難查到什麼,奧蘭比亞決定先找個汽車旅館休息,晚上再來看看。
  別怪獵魔人都愛於晚上行動,除了夜晚是這些生物的活絡作亂的時刻,晚上處理才不會遇到圍觀好奇的人群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