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生一直在尋找某物

七、從未發生過的事是好是壞

  門明明沒關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敲門?漢斯瞪著門口。
  『我來囉──啊!已經有人在啦?』
  雷吉也捧著早餐紙袋站在門口,彷彿門口有個防人類的結界一般,客人要等著主人招呼才進來──不會真的每個人都這麼有禮貌吧?
  被請入內,雷吉指著漢斯,一臉莫名其妙問奧蘭比亞說:
  『他來幹嘛?』
  『──你才來幹嘛!』漢斯決定將氣出在雷吉身上,將他拎到屋子對角。
  『我……我代替我奶奶來開會的啊!』
  『開什麼會?』漢斯問。
  『開會是下午,吃完中餐再來也行。』奧蘭比亞遠遠地說。
  漢斯下巴頂著雷吉額頭,不過今天雷吉好像不再那麼怕他了,稍稍將眼前高大英俊的吸血鬼推開,說:
  『呵呵呵!漢斯大爺,你沒有被邀請對吧?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不怕吸血鬼了!因為我的身體已經有了抗體了。』
  『──什麼抗體?我是否聽見了什麼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抗體,意思就是現在我被吸血鬼咬也不會中吸血鬼毒,懂了吧?』雷吉得意的揚眉笑。
  『我先不問你怎麼會有抗體的,因為它可能跟呆瓜一樣會經過遺傳傳下來。』
  漢斯說的話真是讓人生氣!呆瓜哪會遺傳?雷吉決定回家向媽媽告狀。不過眼下的事十分緊急,先解除狀況要緊。漢斯壓低聲音繼續說:
  『你說你被咬不會中毒,但……應該還是會痛吧?嗯?比如說被啃一大口肉下來,上頭還帶著血管與血;或是被打斷手骨腳骨──碎得稀巴爛那種?嗯?』
  他將雷吉整個壓制在牆角,存心欺負呆子,雷吉這才想到疼痛的問題,為時已晚乎?
  『……嗯?這個……』
  『你們在說什麼?』
  回聲拿著飲料杯,不知何時站到了兩人身邊。雷吉趁機自牆角鑽出來站在回聲身旁,漢斯擠出一個笑臉,說:
  『沒事!回聲小姐,我們在溝通。』
  『漢斯先生,請叫我回聲就好了……』回聲害羞地說。她在過去從來都沒有在名字後被加上稱呼或敬語,叫她小姐讓她覺得不好意思。
  『那妳也叫我漢斯就好了,行嗎?』漢斯盡可能地展現迷人的笑容。
  『雷吉,你也帶早餐來了吧?過來一起吃吧!』
  奧蘭比亞招呼雷吉,再看一眼漢斯說:
  『我的酒喝完了還沒添購,漢斯,若可以接受紅茶不加酒,請自己去櫃子裡拿茶具過來吧!我剛燒開了水了。下午兩點前我們可以輕鬆一點。』
  『我想,你們今天下午開的會不方便讓我參加吧?』
  ──跟獵吸血鬼有關的會議吧?
  預防有些關鍵人物跟雷吉一樣提前出現,他覺得自己還是先離開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衝突,畢竟他與奧蘭比亞的合作,獵魔人是不知道的。
  奧蘭比亞將三明治拆解著吃,他一向如此;對站在門口沒動的漢斯說:
  『放心,其他人不會那麼早到,你就放輕鬆吧!』
  點點頭,漢斯這才走向工作桌,加入他們的早餐會。
  『回聲是奧蘭比亞的親戚嗎?』雷吉邊吃早餐邊問。
  漢斯翻個白眼,心想這個笨蛋看不出奧蘭比亞和回聲根本不是同一個血統嗎?他說:
  『應該是朋友吧?』
  ──不會是情侶吧?
  希望不是!他觀察了半天,看不出兩人有什麼情侶間才會產生的親密動作,奧蘭比亞待她應該像妹妹一樣,但他們聊的事在他聽起來好無聊,這是為什麼?
  或許……他是吸血鬼,所以打不入這個人類圈圈吧?看著他們的互動,漢斯竟然覺得有些寂寞!
  突然,他的意念回到此時此刻,聽見了令他詫異的話。回聲說:
  『……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遇到吸血鬼?之前那地區有出現過嗎?』
  『沒有,所以我覺得好倒楣!沒想到被咬那麼痛?想到我的血液健檢都正常,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咬我的吸血鬼才咬一口就大吐血!』雷吉利用機會大書特書。
  『你被咬了?』漢斯一臉驚訝,對於自己方才欺負了一個已不久於人世的人有了些許的愧疚。
  雷吉抱怨,又展示一下他手臂上的咬傷:
  『你反應也太慢了!我們剛剛講那麼久了。上個月被咬的!』
  剛剛在發呆,沒聽見前段話的漢斯拉過雷吉的手仔細看。
  那傷口似乎已經結痂,有點像種牛痘之後留下的痕跡,沒有異變或腐爛的情況,雖然不太平整,但的的確確不是惡化而是變好了。
  照理說被咬的前幾天,傷口看起來都不會有太多差異,但實際上是慢慢地腐爛,傷口周圍會緩慢變成灰色。
  『怎麼可能?……怎麼辦到的?』他覺得不可思議。
  『啊?要我再說一遍嗎?你剛剛都沒在聽!你看──』
  雷吉其實很樂意展秀這個千百年來第一個被吸血鬼毒牙咬了卻痊癒的勳章,而且用一種不知死活的口氣說:
  『那幾天啊真是恐怖,耳朵連牆角的老鼠在講話都聽得一清二楚,快精神分裂了,整天心悸,腦神經砰砰砰的響,連續好幾天,而且……』
  雷吉才剛起頭完要開始說重點,漢斯舉手說:
  『算了,之後我再問奧蘭比亞好了!』他不想聽別人敘述剛成為或差一點成為吸血鬼時的感覺!他已經經歷過了,也不會想要再經歷一次。

──教堂街──
  在此無月的夜晚,正是魔物們最喜歡現身的時刻。
  『大家都在說這裡不好,不像咱們家鄉那般多霧。迷霧飄移,比這麼晴朗的夜晚更適合幽魂遊蕩。』
  李自爬滿藤蔓的牆下陰影走出來,他等在此已經有一段時間。他說:
  『前面就是教堂,你不會是來懺悔的吧?』
  『教條規範者──李?』漢斯仍然走著,只是放慢腳步。
  『漢斯,多年前我們在歐洲、亞洲都見過,雖然沒有深交。聽說最近你常出現在城裡,本以為是小輩們看錯了,沒想到就真被我等到了。』
  『找我有何事嗎?我應該……沒有觸犯了什麼莫名其妙的規則吧?』
  『你在胡說什麼?』李笑了起來,說:
  『你已經是在教條之外的存在了吧?我們管的是不到兩百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之中許多人是激進的違規者,其中,我首要的事只有處理私生兒──你不否認這些小輩們惹的麻煩夠多的吧?』
  『的確是!嚴重的話有可能為害我族的存在。』漢斯點頭,說:
  『最近你們沒有跟狩獵者發生衝突吧?』
  『嗯……怎麼說呢?』
  李走到了漢斯跟前,說:
  『處理私生兒多少會碰到狩獵者,畢竟私生兒無差別的屠殺一定會引來狩獵者。你放心,我們大多點到為止。』
  『我相信你會有分寸,誰也不想引出那些沉眠者不是嗎?誰知道那些老傢伙甚至是始祖會不會大開殺戒?』
  聽完漢斯的話,李閃現一個特別的表情,漢斯也注意到了,等著──
  『漢斯,你說──會不會有個人,我是說我們血族裡,是否有個人為了吸引始祖現跡而試過所有的方法?』
  『你是說近年來新生兒與私生子的事件……搞得這麼大,只為了引出陰影國王?做什麼?自殺?』漢斯說。
  『你也覺得這是自殺行為對吧?那就不是你了。』
  見漢斯氣結向前一步,李做個手勢,說了一句『開玩笑的啦』混過了這個話頭,說:
  『這個世界已經變了,而我們卻無法將它變回去。』
  『除了我們,其他東西都變了。』
  『嗯,除了我們。』李笑出聲來。
  漢斯想到了前幾天雷吉的事,他略為遲疑,李看出了異樣,問:
  『怎麼了?』
  『如果我告訴你,有人被吸血鬼咬了卻逃離了死亡,你有何感想?』
  『他沒有被餵食永生之血?』
  『沒有。』
  漢斯搖頭回答之後,他看見李一臉不可思議,好像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個令他驚訝的故事。
  『怎麼可能?』他說。
  『事情發生在一家子都是女巫與靈媒的家庭,不知道她們用了什麼巫術和草藥,將被咬的人救活了。』
  『嗯……若是真的,這可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消息!你能夠探聽到更詳細的內幕嗎?』李問。
  『我試試。』漢斯說。
  其實他還不確定李是否是個值得信任的人,不打算說太多。
  他個人對此也非常好奇,本想說提個話頭,旁敲側擊看看李是否聽說過去有無類似的事件,看來李的那個血統線也沒有類似的傳言。
  看一下天空,李換了話題,說:
  『來,漢斯,我為你引見一個人,據說你們以前見過面,雖然沒有深交?(別介意,這是對方的說法。)』
  『我們已經活了這麼久的歲月,不認識的人反而不多吧?』
  『瞎說!當然還是不認識的人多得多!我一向認為認識太多現代人會逼瘋正常人,但話說回來,老交情還是需要有幾個才不會太寂寞。我相信你聽過代溝這個詞吧?』
  『的確,我也常看不懂現代的人類在想什麼?比如說那些新生兒與他們的私生子……』
  『哈哈哈!那是因為我們都是老東西!──好啦!來吧!跟我來。』
  漢斯原本有些遲疑,但仍跟著李走了。等到兩人的影子因離路燈越來越遠而越來越暗,終於隱沒在黑暗中,另一個影子壓上來──
  回聲站在街燈下,看著黑暗處。
  『漢斯先生……果然是吸血鬼啊……』她嘆口氣。
  她在想奧蘭比亞應該知道吧?那天的觀察,她覺得奧蘭比亞信任他,希望他不是吸血鬼的臥底之類的。反正她會盯著看的,絕對不讓他再受傷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