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生一直在尋找某物

六、轉圜餘地

  抓到兩隻吸血鬼是意外之喜!
  奧蘭比亞過來幫傑米拿點東西──他已經跟鍾斯家交流起來了,互相交換自己欠缺的物品,湊巧救了凱蒂。
  『雷吉、凱蒂,將這兩隻鬼東西捆緊了!』
  鍾斯家的女人們有很多道具能夠死死地捆綁吸血鬼,讓他們非常人的力氣無用武之地。
  『我不想碰這兩個鬼東西!我寧願去幫奧蘭比亞療傷!』
  『妳就只會挑輕鬆的差事做!』
  瘦了一大圈的雷吉數落完凱蒂,轉朝著兩個失去自由、半昏迷的吸血鬼耀武揚威,說:
  『那天是誰咬我的?快說!』
  『喂!我剛剛就覺得不對勁!你們看!』凱蒂指著盧夏說:
  『這隻看起來不太妙啊!』
  奧蘭比亞也走過來仔細觀察,抽了一口氣,說:
  『這個人還未完成轉化過程!』
  『咦?所以──你的意思是……他跟我差不多嗎?』雷吉問。
  『差很多!他快死了。我是指真的死掉。』奧蘭比亞說。
  『快死了?』雷吉和凱蒂都驚訝地重覆奧蘭比亞的話。
  『餓死。他可能一直都沒進食,所以快因營養不良而死了。』
  『因營養不良而死……這太好笑了!吸血鬼耶!』雷吉大笑。
  這不假!盧夏雙眼與臉頰嚴重凹陷,嘴唇灰暗,臉色蒼白接近死灰,看樣子不太妙。
  『那現在要餵他喝血嗎?』雷吉問。
  『他成為吸血鬼都不知道多久了,完全沒進食因此快死了,現在你餵他血他會喝嗎?』鍾斯奶奶的想法合情合理。
  鍾斯媽媽突然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針筒,朝雷吉手臂上塗酒精,不由分說戳下去。
  『噢──嗚──』雷吉慘叫。
  『來,咱們兒子的血已經有抗體了。他不喝沒關係,其實這樣才正常,愛喝血的人真的有病!所以──給他注射吧!』

──教堂後小木屋──
  艾里神父說要帶早餐來,奧蘭比亞沒有鎖門,早餐來了,他仍在忙。
  他全心全意在幫傑米建檔輸入資料──鍾斯奶奶給的處方。打字、將筆記本上貼著的植物樣品拍照、歸檔。
  終於吃掉一份烤肉三明治,檔案存檔備份,闔上筆記本,打算進攻第二份,才喝一口咖啡,開著的門傳來敲門聲。
  『我可以進去嗎?』
  漢斯躲在門後只露出一隻眼睛和耳朵,奧蘭比亞雖然已經抽出三柄銀刀,但及時提醒了自己別像網路上形容的那種──什麼的?『傲驕』?
  對!成熟一點!別跟吸血鬼抬槓!他還有利用價值!奸細──不!是線民!線民!線民!
  『我有東西要給你!別射我刀子,好嗎?』
  『進來吧!』
  雖然沒有熱情歡迎,但起碼還是讓他進屋子去了,情況還不算太糟。
  漢斯走到工作桌前,自身後拿出一個髒兮兮的紗布綑綁的東西。他看著奧蘭比亞,慢慢地打開紗布、皮革,說:
  『我花了不少時間去將這些銀刃撿回來……你最近的使用量真大啊!看你挺忙的,身上應該剩不多了吧?』
  『你跟蹤我?』
  『當然──沒有!我只是探聽最近你去了哪裡、在哪裡與人動過手,才能撿回這些東西。』
  攤開之後近二十把銀刃躺在皮革內,漢斯說:
  『我碰不了這些東西,只好請出裹屍布了。』他解釋了那些破舊的紗布。
  奧蘭比亞放下咖啡杯,說:
  『謝謝你送回來了,等會兒我要保養一下這些銀刃。』
  『奧蘭比亞,你不要生氣了好嗎?我是真心誠意道歉的!』
  『我不生氣了。』絕對不驕傲或啥傲驕不知所云的。
  奧蘭比亞瞪著吸血鬼,他思考如何溝通、如何讓一個對他有某些幻想的吸血鬼打消念頭、如何告訴吸血鬼關於吸血鬼所熱衷的那些事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兩人互看了幾分鐘,驅魔師說:
  『漢斯!你和我是不同種族的生物,你不會忘了吧?』
  ──但我可以將你變得跟我一樣呀!──漢斯捂住嘴巴,阻止自己說出。
  『你和我的關係,就是沿襲自史東與你的合作,你的族人找你麻煩,你想要有個獵魔人的朋友,而我需要一些人類很難得到的資訊,就是這樣。』
  『我知道!』
  『或許一場跟男人或女人床上的風流、一個吻什麼的,對吸血鬼來說如打招呼一樣的家常便飯簡單自然,我也不在乎你的喜好,但──別越線!別將你的家常便飯強加在我身上!』
  『是!我對那個吻很抱歉──你說什麼?什麼家常便飯?』
  『總之,我不在意,只是個吻而已,外加掉了幾顆鈕扣,我都縫好了。不過,以後別再強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好好!都聽你的!』
  奧蘭比亞點頭,拿起第二份三明治吃。門口又響起敲門聲──奧蘭比亞的朋友都這麼懂禮貌?難怪不喜歡他擅自闖入,但是漢斯心中蠻不是味道!
  『奧蘭比亞!今天你在家吧?』敲門聲又響起,門外有個少女探頭進來。
  『回聲?快進來,過來陪我吃早餐。』
  『啊!你已經在吃了?虧我還幫你多買了一份。』回聲走進來之後,看見漢斯,說:
  『你有客人啊?嗯……那這一份給他吃好了。』
  『他不吃,沒關係,我留著當中餐吧!我起得早,神父起得比我更早,他送來的早餐我剛剛已經吃掉一半了。』
  漢斯看著回聲坐到奧蘭比亞身邊,她太嬌小,搭配工作桌的高腳椅都爬不上去,還要奧蘭比亞扶她一把。
  『我……我不太會坐這種椅子,不知道要先踩哪隻腳上去……』
  『抱歉回聲,這裡沒有餐桌,要不我們去沙發那邊?』
  小屋是寬敞的大空間,廚房、工作桌、客廳一覽無遺,角落處是頗現代的衛浴室,只有橫向另一邊有間小臥室。
  回聲笑著從紙袋內拿出三明治與蒸蛋糕,還有一杯冰的焦糖瑪其朵。她說:
  『沒關係,反正已經坐上來了,而且我喜歡看你工作。』
  這是個非常漂亮的東方少女,漂亮到十分罕見,跟西方少女完全不同的氣質與魅力。
  『妳好!回聲,我是漢斯。』
  漢斯用極具魅惑力的笑容與標準的古禮跟回聲握手、親吻她的手背,奧蘭比亞見回聲被弄得害羞而臉紅,說:
  『自然就好,不用在意,這位漢斯先生就是習慣誇張。』
  『喂!奧蘭比亞,不用這樣拆我的台吧?而且這都是對淑女正式的禮節,哪裡誇張?』漢斯抗議。
  回聲將吸管戳到她最愛的焦糖瑪其朵裡去,看著漢斯微笑,之後吃著她的早餐,翻閱著鍾斯奶奶的筆記本。
  敲門聲又響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