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生一直在尋找某物

五、轉化回去

  天氣不錯,但雷吉不僅精神好到不行,還亢奮過頭!活像橡皮筋纏太緊急著想鬆開的狀態。
  『我頭痛!頭痛!我胸悶!而且想吐──』
  他又彎腰吐了一陣!
  『別抱怨了!我用盡辦法消除你體內的吸血鬼毒,而且你的傷口都好了,就不能表示一點感激嗎?』
  雷吉的妹妹名叫凱蒂,正在照顧她那位被吸血鬼咬傷的哥哥。
  『我已經五天睡不了覺,五天一吃東西就吐,五天連水都不能喝,連洗澡不小心沾到水都能吐一整天,妳以為是誰害的?要不是妳的藥裡少放了──那個什麼?』雷吉轉過頭大聲吼叫:
  『媽!妳說凱蒂忘了在藥裡加什麼?』
  『鼠尾草根和火山枯樹灰。』雷吉的母親遠遠地回答。
  『要不是妳的藥裡少放了鼠尾草根和火山枯樹灰,我就不用再折騰這一天了!我──我又要吐了!我只剩膽汁能吐!』
  『我忘了嘛!那藥處方那多,我哪裡記得了?只不過少兩味嘛!值得你連罵我五天嗎?這兩種東西那麼少用,家裡到底有沒有我都不知道。』
  『妳就不想想搞不好差這兩味我就可能死定了嗎?』
  『不見得呀!搞不好永遠不會死!』變成吸血鬼而已!凱蒂吐吐舌頭。
  『妳──』雷吉氣結,又抱著臉盆乾嘔。
  兩人吵得不可開交,顯然凱蒂更佔上風。此時門口的鈴噹聲響了,正在庭院前採露水的鍾斯奶奶看見圍籬外頭的人,直接招手。
  『孩子,自己進來,你知道咱們鍾斯家的圍籬沒有鎖。』
  鍾斯奶奶抱抱走向前來的奧蘭比亞,說:
  『請你跑這一趟是因為聽說你最近在調查吸血鬼的事。你知道嗎?那幫鬼東西竟然敢咬我們家不成才的雷吉耶!』
  『奶奶我聽見了!誰不成才啊?誰──?』
  鍾斯奶奶沒理會他,蹣跚地帶奧蘭比亞走過花園,說:
  『雷吉現在脾氣很不好,他還在亢奮中,像吸毒一樣,真是糟透了,那吸血鬼聽力啊──就連隔兩道牆的悄悄話他都聽得見,要唸他一頓都不方便啊!不過吸血鬼毒應該快清除乾淨了,只要再吐幾次……』
  『不要再叫我吐了!我快要吐死了!要不是凱蒂的藥少了兩味,我早就好了!那裡需要多吐一天?一天!我快死了──』
  雷吉大吼。
  奧蘭比亞看見雷吉的情況似乎還不錯,不過以他目前的情況來看大概無法交談,跟鍾斯奶奶與媽媽詳細問了整個的狀況。
  『幸好雷吉還沒轉化,也沒喝血,服幾帖藥吐個幾天就好了。』鍾斯奶奶說。
  『吸血鬼的毒好像毒品一樣,你瞧他那中毒的樣子!他妹被他言語暴力惹得都氣得想打昏他。』媽媽說。
  以往被吸血鬼咬傷的人就算沒有當下被吸乾死去,那些傷口也不會痊癒,慢慢的壞死、腐爛,一直到死亡,過程約有三、四年的時間,是比癌症更痛苦更辛苦而緩慢的死亡過程。
  『雷吉是鍾斯家的孩子,當然不會就這麼死掉!』
  『以往幾乎沒有聽過被咬的人還能救活的,真不愧是鍾斯奶奶!』奧蘭比亞笑著說。
  坦白說,剛從電話那頭知道雷吉被咬時,他擔心得午餐都沒吃幾口,因為在以往,被咬的人跟被吸乾但沒有喝到吸血鬼血而死的人一樣,若死後沒有被火化就會變成沒有智力的僵屍!
  感謝這些年來全世界所暢導的火化制度,少了許多僵屍的發生。
  巫醫傑米雖然研究過怎麼救治被咬而沒有死的人,但也頂多延緩好幾年的死亡而已,沒有真正的成功。
  如今竟然有個人能逃離毒牙,若鍾斯奶奶說雷吉沒事,那肯定真的會沒事,如此一來就有一個痊癒的案例了,也能廣為散發處方。
  奧蘭比亞要離開前,雷吉終於睡著了,媽媽拿了她剛剛完成的處方──一本筆記本,上頭還貼有處方植物的乾燥樣品,她交給奧蘭比亞,說:
  『其中有些草藥是不常見或難以栽種的,但若有需要,我有些樣品可以應急,還有,我不認為巫醫傑米的醫術救不了被咬的人,我覺得主要原因還是被咬的那個人平時的飲食習慣。』
  『喔?』
  『雷吉平常就喝茶,我們製的茶,迷迭香系統和薰衣草系統是他的最愛,天天都會泡著喝。』
  『我懂了!迷迭香和薰衣草剛好是吸血鬼很不喜歡的香料,這兩種東西冷泡或低於七十度泡的茶會造成他們的過敏或皮膚血管潰爛。人類飲用這茶,身體會產生吸血鬼抗體嗎?』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不然雷吉就算吐到死可能都好不了。』媽媽笑著說:
  『上次送你的那一包茶剛好是迷迭香和其他草藥的混和茶,好喝嗎?』
  『好喝!我很喜歡。』

  又過了十天,雷吉總算跟一般人一樣了,也恢復了原來呆笨的模樣,繼續讓妹妹騎在頭上。
  從雷吉出事當天起,凱蒂已經好幾天都沒開店,之後又要抽空照顧雷吉以贖忘了加兩味草藥之罪,小店只營業半天,今天是她恢復營業時間的第一天,而且是自己一個人開到晚上十點半。
  關了店門準備回家,還特地繞過之前她親眼看見哥哥被吸血鬼攻擊的地方,繞往後面的暗巷。
  才走過轉角她就覺得自己的決定不對!
  『找到了!就是她!』
  一個黑影半空掠過,朝凱蒂衝過來,她嚇得大叫,但天生靈敏的反應還在,掏出鼠尾草屑撒自己一身,吸血鬼才碰到她就被燙傷慘叫。
  她知道此舉只是暫時擋掉一擊罷了,這些草屑又不會長久貼在身上,她反身朝反方向跑,卻撞上另一個吸血鬼,兩人一起倒在地上。
  與凱蒂相撞的是盧夏,他與凱蒂一時半會兒都爬不起身,很快地四道黑影來到跟前,伸手就要抓凱蒂。
  凱蒂很怕被吸血鬼抓傷會感染吸血鬼病毒,雖然她有藥能解,但是看雷吉那樣痛苦地吐了好幾天要死不活的,她一點都不想嘗試!
  自大包包裡掏出抗高壓強化玻璃鍋蓋,凱蒂拿出扛藥草陶鍋的力氣打回去,匍匐爬行趁著衝力爬起身,往路的那一邊││自己的車子跑過去。
  被打的吸血鬼痛到窩在地上。據說在穩定期之前,他們的感覺會比人類誇張好幾倍,這當然包括『痛』。
  『可惡!那個死女人用超硬的鍋蓋打我!我的指甲斷了三根!』被打的吸血鬼哀了幾聲。
  『你眼花啦!哪個女人會隨身帶鍋蓋?』
  『我親眼看見她從包包裡拿出來的!』
  『快追!喂!盧夏!』
  盧夏是爬起來了,但同伴們都跑在前方,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樣子恍惚又無力。他很想從中作梗讓那女人自同伴手中逃走,可惜力不從心。
  四個吸血鬼又將凱蒂圍住,包抄她想將她圍回剛剛的暗巷。
  『你看!我就說她的手上拿著鍋蓋!』
  剛剛指甲被打斷的那隻吸血鬼恨鍋蓋入骨,就要跳起來撲向凱蒂。
  一柄銀刃正正地插在他的額頭,他尖叫一聲,自銀刃周邊起火,一秒間吸血鬼的頭整個化為火球。
  奧蘭比亞自街口衝過來,他又送了兩把銀刃擊倒兩名私生兒,撞倒搖搖晃晃的盧夏,剩下的一個吸血鬼靈活地轉而攻擊他。
  他雖然矯健地閃過了幾招,但其中一拳揮中他的肩膀,使他拋出的銀刃失了準頭。
  正當他被吸血鬼那超凡的力量壓到牆邊時,噹的一聲響,幾乎要咬到他的吸血鬼瞠著眼睛撞上他的臉,然後倒下。
  『天啊!奧蘭比亞!你沒事吧?』
  『謝謝妳凱蒂!妳救了我!跟吸血鬼比力氣我可會輸得很慘的。』
  他看著凱蒂手上用來打吸血鬼的強化玻璃鍋蓋,撫摸自己的額頭,感覺剛剛被撞到的地方應該有些瘀血。
  『不!是你救了我!你太厲害了!我對付了這一隻,你消滅了其他三隻呢!』凱蒂興奮大叫,突然想到,說:
  『可是數量不對,明明有五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