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少貼一回,所以今天補。星期六與日常會出門,所以連載休六、日喔!
◆第六章‧人生一直在尋找某物

四、凡事都有意外

  這天天氣不錯,連著兩天的大雨,今天的陽光讓樹林彌漫著清新的氣味。
  漢斯戴著大墨鏡站在奧蘭比亞的門口,他的表情看起來是來受刑的,不像是來找朋友的。
  他乖乖敲門,等了一會兒屋內完全沒動靜。
  『好了,我是來道歉的!史東的孩子、奧蘭比亞!快開門讓我進去!』
  等待時,他看了半天仍看不出門把有何機關,不敢冒然去轉動它。他又敲了門,說:
  『快開門!奧蘭比亞!』
  『奧蘭比亞的客人嗎?奧蘭比亞不在喔!』
  漢斯轉身,看見一個年輕的神父抱著一隻黑貓站在陽光下。
  『有事嗎?可以到我們教堂坐坐,等他回來。』艾里神父說。
  『或許──我們可以進屋子裡等他?』
  漢斯滿懷希望,不知道神父會否開這個門?可惜結果不符他的期待,艾里神父說:
  『可是奧蘭比亞不在家呀!』
  漢斯也只能點點頭,心想神父真是種行為一定會很規矩的行業。
  『也對!我改天再來找他,謝謝神父。』
  看著漢斯走過小池塘,走出樹林,艾里神父這才抱著小曼走回教堂,心想奧蘭比亞真的認識這個人嗎?
  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吸血鬼!

──商店街──
  雖然早早就下班了,但雷吉最近常去幫妹妹看顧晚上的店,他不太懂得怎麼跟客人聊店裡賣的產品,推銷的效果像個呆子,所以業績常掛零。
  『我看店看到十點半是為了什麼?』
  關了燈,鎖上店門,內心從無像此刻這樣佩服妹妹和媽媽過,因為她們不僅會做一堆巫術用的東西,還會招呼各式各樣脾氣古怪的客人。
  他呢?只會坐辦公桌前接客服電話,領份死薪水。
  這條街道上的店也都在差不多的時間內熄燈休息,感覺整條路一下子突然暗了下來。
  傍晚時路旁停滿了車,他只能停在比較遠的地方,現在看起來空蕩蕩的,走這段路有些寂寞。
  轉過彎,他開始覺得自己的腳步聲有點異樣,好像是回音,他停下來想聽個仔細,卻發現回音沒有跟著他停下來。
  看來是有人跟蹤他了?
  『搶劫?』
  雷吉拔腿就跑!才跑三步就跌倒仆街。三個影子衝向前來,他連對方是誰都沒看清楚,卻明顯感覺到詭異的威脅。
  他被其中一道影子壓倒,頭撞到排水溝蓋,感覺到手被什麼巨牙咬到,他痛得翻身跳起,還好他夠年輕,雖然運動神經不太好,但彈性還算好,運氣也站在他這邊──
  他的妹妹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用那個不知道裝了多少東西的大包包狠狠地往要再次攻擊雷吉的年輕人打去,還朝他吹了什麼東西,扶著雷吉快走。
  『唐!你怎麼了?』
  在兩名同伴的叫喚中,才咬了雷吉一口並吸了一些血的唐突然大吐血,倒在地猛咳猛吐。
  『那兩個人逃走了,盧夏,快點將他們抓回來,或解決!』
  『我……好!我去追,提姆,你照顧唐。』
  盧夏並沒有真的追到雷吉和他妹妹,他看見兩人慌張踉蹌地滾進一部車,然後開走,他考慮著要不要追過去?
  他又不想咬人,為什麼要追?這陣子做任何事都是被逼的,都是一種趕流行與跟風?可是他真的一直以來都不想要這樣啊!
  回頭望著街道轉角處,又不想回去會被逼著做一堆不願意做的事的同伴身邊,卻又沒有地方去!
  他應該去哪裡?
  盧夏最後還是回到他們約好的集合地點──一個人去樓空的貨櫃屋。
  天也快亮了,其他同伴陸續回來。提姆照顧著拼命吐血的唐。
  『那個女人到底對唐撒了什麼粉末?』
  『是那個不明粉末的問題嗎?』盧夏走過來,說:
  『我記得他只是剛咬了那個男人,之後就狂吐血了。』
  『是那個男人的血有問題嗎?』
  『我看──唐撐不下去了!』
  這不是危言聳聽!因為唐幾乎將全身的血吐光了,逐漸枯槁,變成如同枯樹一般碳化、脆化,死亡,真正的死亡。
  現場一陣安靜,大家都不安地看著地上灰燼般的乾屍,恐懼蔓延,提姆盯著盧夏,問:
  『你有追到他嗎?』
  『沒……沒有,他們開車逃走了。』
  『一定要抓到那個男的,還有後來朝唐撒灰的女人!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萬一每個人類都跟他一樣,我們以後就沒東西吃了。』
  『天亮了,都睡一下吧!曬到陽光就慘了。』
  他們才剛被轉化,連最久的也還不到一年,在進入穩定期之前,陽光是很恐怖的毀滅武器。
  盧夏窩在一團破布當中,他十分懷念自己的床與棉被,至今都想不透為何要跟著這些人棲息在麼骯髒的環境?
  奇怪的是,這群人彷彿只關心有沒有血能吸,其他都不重要……
  是他不正常,還是這群人不正常?
  他最終得到了結論──他們都不正常,因為不吸血就會死。
  『喂!盧夏!你又沒有吸到血吧?』提姆問。
  『嗯……嗯!』
  提姆搖頭,自冰袋內拿出一包血袋拋給盧夏,說:
  『你也爭氣一點吧!虧你運動神經那麼好,怎麼成為吸血鬼後變笨了?』
  盧夏朝他點頭,窩回破布中,將那個血袋塞在身下,一口都不想吸。
  他會不會死?成為吸血鬼之後,他沒有進食過,他不喜歡血腥味,覺得噁心,他也知道自己逐漸遲緩、失去力氣,眼窩下嚴重黑眼圈……
  但,他能怎麼辦?

  在這個月之內,哈德神父的教區已經發生過至少三起半夜的兇殺案件,跟他們所懷疑的類型一致,確定是那些沒有法紀的吸血鬼手法。
  德瑞卡、奧蘭比亞、傑米、哈德神父代表著獵魔圈不同領域的人,他們集合在巫師之家。
  狩獵者抓了四個私生兒,本想直接解決,後來決定集思廣意,來問看看大規模產生私生兒的人是誰?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擾亂人類社會?還是想藉機消滅某條血統線?
  可惜無論怎麼用刑,這些私生兒都說不出答案來,沒有命令、行動規劃、目標方向、指導原則,只有本能,還是本能,看誰順眼就咬,給他喝血;看不順眼就殺──就是這樣而已。
  『會不會……我們想得太邏輯性了?』傑米說。
  『也可能是某個有計劃的領頭人了解並善於利用新生兒、私生兒的特性,看似不經意但有規模的策動計劃?』哈德神父說。
  『這些血慾肉慾衝腦的怪物會有神父說的那麼聰明嗎?』
  『初轉化時的吸血鬼的確是血慾肉慾衝腦,但過個幾百年他們也會是最深沉陰險的生物。』哈德神父說。
  過個幾百年,等到一個初生兒殺了無數的生命,終於進入穩定期,那時會有更多初生兒被製造出來。
  『簡單說,這個物種是用許多生命與鮮血堆砌出他們的穩定與永生的,被獵魔人歸類到下流的魔物不是沒有原因。』傑米點頭。
  既然問不出正確答案,這四名半死不活的吸血鬼就交還給狩獵者處置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