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生一直在尋找某物

三、答案總是跟隨著疑惑

  一早,教堂就接到不好的消息。
  訊息內容說某處有個已經死去三十五年的人回來了,完好如初──如三十五年前那樣活生生的,不是僵屍,已經有狩獵者前往了解了。
  某所高中發生集體傳染病,受感染的學生都昏迷不醒,這是奧蘭比亞的案子,哈德神父給了他高中的地址,要他與艾里神父前去處理。
  『哈德神父說得沒錯,有神父在,根本是通行證。』奧蘭比亞說。
  『不見得,現在信上帝的人不見得尊敬我們,就別說不信的了,雖然這沒有什麼──我們不是上帝本人。』
  沉睡的孩子們分佈在不同學年與班級,報告上都寫著無恙只是睡著而已。
  不難查,高中生,就是舞會、戀愛、玩占卜而已。很快找到一個疑似有女巫血統的孩子,在玩些靈能遊戲時引發的後遺症。
  他們很快地解決此次的事件,奧蘭比亞覺得這個有巫師血統的孩子可能需要帶去讓傑米處理一下。
  回程在車上,艾里神父說:
  『血統是不是會決定人一生的方向?』
  奧蘭比亞看了坐在副座上的年輕神父,說:
  『我倒覺得──影響人生方向的大約分五等份,或視各人的情況多點、少點。血統是其一,環境是其一,還有興趣、個性、影響自己的人……起碼,這是我這個不知道自己是何血統的人一點小看法。』
  『……抱歉,我好像提到了不該提的話題了。』
  『怎麼會呢?我不避諱這個,而且若自己一直提反而顯得矯情吧?』
  『也是。今天要一起吃晚餐嗎?哈德神父說他好一陣子沒看見你了。』尷尬就轉移話題吧!
  『最近每天都往外跑,回到家又大半夜了,的確該去看看他。』奧蘭比亞突然想到:
  『對了,我要謝謝艾里神父常幫我照顧小曼。』
  『不用客氣,我只是趁用餐時順便餵牠。』艾里神父欲言又止,好一會兒總算說了:
  『奧蘭比亞,你是不是在查最近突然增多的莫名其妙死亡事件?』
  『是。這兩個月來不少類似死亡案子,查到後來最終都繞回血族去,但每一件都有狩獵者們在處理與追蹤,後續我就沒有深入了,專注於我專精的路線。』
  『吸血鬼幹的?』
  『看起來是。』其實他很確定:『不過有些死亡是狩獵者造成的。』
  『啊!我懂!』艾里神父突然大叫。
  他覺得奧蘭比亞的確適合驅魔不適合獵魔,因為他想不起來奧蘭比亞要怎麼處理那些肉身魔物的屍體。
  『奧蘭比亞!你遇過哪些魔物?』
  『我第一個面對的魔物是狼人,那讓我知道自己對近身戰的不擅長。』
  『不擅長?我不覺得你有不擅長的事呢!』艾里神父笑了,又問:
  『狼人很壞嗎?』
  『說起來不壞,狼人碰到月圓時的反應跟人類喝醉酒或嗑藥時很像,只是──人類是自願碰那些東西導致自身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而狼人,他們無力影響月圓……』
  『所以,你沒有很討厭狼人?』
  『並不討厭。』奧蘭比亞想到自己十幾歲時遇到一個十歲的狼人並且打不贏他的往事。
  『你有沒有遇過讓你覺得非消滅殆盡不可的可惡魔物?』
  『不受控制並且自主性嗜血的魔物就是公敵。』
  『吸血鬼?』
  奧蘭比亞點頭,但又搖頭,他嘆口氣繼續說:
  『之後,我轉而研究靈魂學,雖然與史東的路線不一樣,但他教我的很多東西我都用上了。』
  『靈魂學?聽起來跟我的工作很像?』
  『有點像,我在尋找某個東西,或某個問題與答案,它是無形的、精神性的,不是物質化的。跟生死無關,但跟存在與否有關。』
  『鬼魂?』
  『比那個高頻些。』
  艾里神父想了想,說:
  『聖靈?或……天使?』
  奧蘭比亞沒有回答,但艾里神父知道他默認了。他說:
  『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
  『我沒有看過聖靈,也沒有看過天使。但我知道他們看著我們,跟天父一樣。』艾里神父笑著說。
  車子駛進了教堂的停車場,他接受艾里和哈德神父的邀請一起吃晚餐。
  『奧蘭比亞!最近你很忙吧?』哈德神父問。
  『還好,只是常出城去,路途較遠,回來都很晚了。這陣子都麻煩艾里神父照顧小曼,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小曼自己會玩,也會自己回來吃晚餐,我一點都沒有麻煩到。』艾里神父說。
  『最近不太平靜啊!聽傑米說,吸血鬼們到處鬧事?這個族群內部可能出了大問題了。』哈德神父問。他已經在喝湯了,年紀大了,晚餐得控制食量。
  『嗯!私生兒很多,長老們似乎也管不動。』
  『這可鮮了,是不想多管,不是管不動吧?據我所知,古老的血族動根手指頭就能將後輩燒成灰呢!』哈德神父嗤笑一聲。
  『神父見過吸血鬼?』艾里問。
  『我年輕時私下有跟史東、傑米獵魔過啊!吸血鬼,是我見過最卑劣的生物,不愧是──』
  人類轉變的!
  他揚揚斑白的眉,沒有說下去,說了晚安想散了晚餐,突然有個辦公室人員過來,說:
  『神父,有通緊急電話!』
  『我去了解!』
  艾里神父站起身來,但辦公室人員說對方指名找哈德神父。餐後紅茶才剛泡好,哈德神父回到餐廳,說:
  『越區了!他們越區了!』
  奧蘭比亞和艾里神父都放下茶杯,哈德神父走向桌前,緊握雙拳,低聲說:
  『那些吸血鬼在我的教區殺人了!』

──高中運動場──
  『我想……兇手應該是青少年。我是說,青少年吸血鬼。』
  警察、艾里神父、教師等等一群人圍著三具青少年屍體,奧蘭比亞與哈德神父站在稍遠處。這話是哈德神父站說的。
  『何以見得?』
  『正常情況之下,青少年只跟青少年混在一起。』
  奧蘭比亞點點頭,他想到漢斯對他說的那些事。
  『或許是新生兒,而且是私生兒,轉化他們的人成為吸血鬼的時間不到一百年,血液仍不穩定,還在轉化期,被這樣的吸血鬼轉化的吸血鬼當然是加倍不穩的。』
  『對!以前獵魔圈有一個傳言;七大血族之一的維多莉亞公主族規有規定,禁止轉化二十歲以下的人類,我想這也是為了血液穩定原因。』
  哈德神父朝奧蘭比亞做個眼色,兩人一起拉開封鎖線,走向停車場。這是所社區高中,這又是凌晨時分,學校裡完全沒有學生蹤影了。
  『敢到我的教區行兇,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哈德神父原本就嚴肅的臉,此刻更加令人生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