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生一直在尋找某物

一、狩獵者集團

  在明亮的天光之下,讓人覺得安心。
  奧蘭比亞在樹林外圍,他只是回來確認天未亮之前的感覺是否有誤?
  他看見一名少女走到稍早前發生鬥毆事件的現場──經年未再鋪過柏油的馬路。少女在路中央看著四周,忽然注意到草叢裡有東西,走過去撿起來。
  映著陽光閃閃發亮,好像相互輝映一樣。那是奧蘭比亞用來對付吸血鬼的銀刃。
  少女拿在手上看著,像是在把玩,聽見有輕微的腳步聲才轉頭看著奧蘭比亞。她笑了起來,興奮的情緒溢於言表。
  『回聲!妳果然在這裡。』奧蘭比亞說。
  『嗯!我擔心你嘛!那些吸血鬼很恐怖,我擔心你會受傷,所以跟著你。』
  回聲笑得燦爛,她渾身上下都像個人類,看不出任何超自然的力量,但奧蘭比亞知道,一個人類特別是這樣弱小的少女,在稍早前的戰鬥當中,很可能隨隨便便就被殺了,因此,她的確特別,至少不可能是單純的一般人。
  『這是你用的武器對吧?不回收嗎?』回聲手上已經拿著三柄,問。
  『是需要回收,我可沒那麼多錢買銀,也沒那麼多時間製作。』奧蘭比亞微微一笑。
  『你在這裡用了幾隻?我幫你找吧!』回聲來回在草叢中。
  『雖然陽光下不用擔心那些黑暗生物,但也不急在這一時啊!何況……』奧蘭比亞走過來蹲在回聲身邊,看她又撿起一隻時高興的臉,說:
  『妳知道這些銀刃,原本都是插在吸血鬼屍體上的,是因為他們死了,又
被太陽曬了才化成灰消失……』
  回聲愣住,下一秒大叫一聲拋開所有的銀刃,翻身抱住奧蘭比亞。
  蹲著的姿勢可承受不了什麼撞擊力,何況奧蘭比亞一向都不屬於魁梧有力下盤穩的類型。
  他抱著回聲倒在馬路上頭,一股奇妙的熟悉感湧現,但他只說:
  『妳教我的符文很好用呢!謝謝妳!』
  『這沒什麼……』回聲想說的是──這些符文奧蘭比亞以前都知道的。
  『我得去狩獵者集合處跟他們會合,妳呢?』
  他起身也將回聲順勢拉起來,撿回十柄銀刃,看著回聲。
  『我──還是會跟著你的,只是你可能不會發現我,不用顧慮我,真的。』
  『好吧!但注意安全好嗎?』奧蘭比亞想起什麼,又問:
  『妳教我的符文,我能給那些狩獵者嗎?』
  『有何不可?』回聲笑著聳聳肩。

  到了一處出租倉庫時,天都亮了,狩獵者們開始療傷、檢查整理自己的武器。
  沒有出勤的狩獵者看見尾隨而來的奧蘭比亞都為之一震,德瑞卡說:
  『他不是吸血鬼,是同行,而且是史東的繼承人。』
  一分鐘的時間,史東的名字在眾人口耳間流傳,成為細碎的耳語。
  史東是獨來獨往的一匹狼,雖然有朋友,卻保持著距離,或許是因為史東自己覺得沒有人理解他吧?
  奧蘭比亞早就從神父與巫醫那邊得知史東在同行中人緣不佳的事,但名氣是有的,今天見識到了。
  『孩子,今天謝謝你,你怎麼會在那邊出現?對了,你怎麼稱呼?』
  德瑞卡先從冰箱拿了一瓶啤酒給奧蘭比亞,這才開始處理自己的傷口。
  『奧蘭比亞。』
  『我聽說史東在後來收養過一個孩子,但也就知道這麼多了。奧蘭比亞,你自己一個人?』
  『算是吧!』奧蘭比亞拉開拉環,喝口他不怎麼喜歡的啤酒。
  『做我們這行的單人行動是很危險的。』
  『我走的路線跟史東不一樣,不太接觸吸血鬼一類的肉身魔物,我不擅長近身戰,因為身材不如各位魁偉強壯。』
  『我看你使用了史東獨門的銀刃,並且技術很好,還以為你也走獵魔的路線。魁偉強壯與否是加分效果,算不上必備條件。』
  德瑞卡邊弄自己手腕上的傷邊轉頭對一個小伙子說:
  『喂!再給我一些紗布。』
  小伙子拿了紗布來,笑著上下打量了奧蘭比亞,說:
  『當靈媒或巫師,多上電視,說不定更適合你的路線。』
  ──其實他上過電視──不過奧蘭比亞只是笑一下,沒有接這個話題。
  他喝著啤酒,看著德瑞卡手臂上有個紋身,想到以前史東身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圖騰。
  他知道那是巫師的傑作,那符號能激發生命潛能,增加力量與提高筋骨肌肉的強度、自癒力,雖然無法與吸血鬼相比,但也比一般人要強上三倍。
  紋上這個才會是正式的狩獵者。
  『此處既然有狩獵者在處理吸血鬼的事,我想,除非你們需要幫手,否則我還是別隨意介入攪亂你們的步調了。』
  『好說。最近他們除了新生兒與私生兒作亂之外,高層的組織似乎也動起來了。我想你知道,十幾年前的一件大對戰後,血族安份沉默了一陣子。那時史東還在,你應該知道。』
  『那件事知道,不過我與史東都是獨立行動,當時我還年幼,沒有參加那次戰役,無法知道太深入。』
  弄好傷口,德瑞卡拿出磨刀石,開始保養獵刀。他停了片刻,低聲說:
  『奧蘭比亞,為什麼你會突然對吸血鬼的事有興趣?你到此來不是偶然的吧?』
  『沒什麼,突然看到幾則新聞,非自然的死亡事件有點多,覺得有些不安,來看看。』
  雖然這只是原因其一,但古老血族漢斯煩心於族裡的事,挑起了他的興趣──這原因總不能明說吧?
  『原來如此。不過……你對吸血鬼的事知道多少?』
  奧蘭比亞想了想,看這四周一圈,發現所有的狩獵者都在聽他與德瑞卡的對話,這才將自漢斯那兒聽來的事說了一些。
  他是有保留的,透露太多外人不可能知道的內幕可能會受到質疑。
  『……你知道好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怎麼?這些都是史東告訴你的嗎?』
  不提德瑞卡詫異的表情,一旁的人也有好幾個坐過來,想在他身邊聽仔細一點。最近這一兩年與吸血鬼的對戰實在多了些。
  『沒有。』他低頭淺笑,說:
  『史東很少跟我談起他經手的案子,但他死後,我得到了他的筆記本。』這倒不假,既沒說謊,也轉移了話頭。
  『嗯!以前我就聽說他對吸血鬼有一番研究,現在看來似乎非傳言。』德瑞卡突然轉了話題,說:
  『對了!你身上還有其他銀刃嗎?就是今天對付吸血鬼的武器。』
  奧蘭比亞點頭,將身上剩下的銀刃拿出來擺在工作桌上,至今才知道,史東的銀刃在同行間的名氣很大,狩獵者們都好奇的輪流把玩。
  這些銀刃都是一個模子造出來的樣子,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
  德瑞卡反覆翻看了表面毫無紋理的光滑銀刃,不解地問:
  『為何那個教條規範者李一抓到此刃,手上就著火了呢?他可是不怕陽光與聖物的麻煩人物啊!我們的銀刀也會特殊處理以利於對付不同的魔物,但可沒有這種正常人摸沒事、吸血鬼一摸就起火的玩意兒。』
  經歷剛才一戰的人都點頭了,看來他們真的很好奇,細看與觸摸過銀刃的人都覺得這與一般的銀器並無不同。
  奧蘭比亞笑著說:
  『以前史東製造銀刃時,會在刀身刻上符文,用來加強守護與攻擊的力量,刻完之後再包覆一層銀蓋過,就成為這個樣子了。』
  『符文?我們也試過一些常用的符文,但一埋在武器內就失去作用了,請巫師弄也一樣。史東用的是哪個系統的符文?』德瑞卡問。
  『他都刻了些什麼並沒有傳授給我,他留下的銀刃也所剩不多,後來我製的銀刃刻的是別的符文,而製作的方法的確是承襲自史東。』
  『喔?那你都刻些什麼符文?』
  奧蘭比亞要了紙筆,畫上了所有人都沒有見過的符號。
  德瑞卡拿起來上下左右翻看,奧蘭比亞自他的手中將紙抽走,再轉成正確的方向給他。
  『這是什麼圖型?』德瑞卡身後的狩獵者問。
  『這是大天使長米凱爾的銘文,代表「火」。筆劃順序對了才有作用。』
  奧蘭比亞順便說明順序。話聲才止,一陣低沉的讚嘆聲在四周此起彼落。
  『啊?你懂天使的文字?』
  『嗯……不懂,有人教我,我記了下來,刻到銀刃上頭有作用,就一直用了。』
  『你還知道其他什麼神奇的符文嗎!』有個年輕的狩獵者趴在工作桌上問。
  『不多,其中有些是人類無法使用的,有些則無法使用在金屬上頭。我都試過了,記下來的是有作用的。』
  奧蘭比亞微笑,又拿了兩張紙,畫出了兩個符號,說:
  『這是大天使長加百列的銘文,意思是「力」,在樹林裡我用的就是這個,吸血鬼被釘住就掙脫不了。』這種銀刃他做得不多。
  將另一張推至工作桌中心,他說:
  『這張是不同系統的符文,來自火雷精靈王,這圖騰是「火」、「雷」、「光」的意思。作用與米凱爾的火一樣。』
  德瑞卡以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奧蘭比亞,將三張紙拿高,說:
  『路克拿去!在我們的刀具上都刻上這些東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