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十、開戰

  所有能動的人瞬間都動起來了!
  雙方都有掛彩的,雖然人類自癒力與力量、敏捷度都不及吸血鬼,但他們會運用很多大自然賜予的禮物──藍色系藥草花,製成藥劑焠煉武器。
  吸血鬼被這些東西劃傷會暫時失去自癒力與遲滯行動,若被傷及要害則會立即暈死或真的死去。
  戰況沒有進行很久,只過了五分鐘,對所有人都是生死瞬間,極度緊張的時候時間感會被放大了。
  兩名吸血鬼在林中發出嘶叫聲,隨即銀光閃現,四柄銀刃射出,其中三把正是描準掐著德瑞卡咽喉的李。
  只是一瞬間,李閃過箭,接住了兩柄銀刃,閃去的箭與刀刃射中了站在他後頭的兩名吸血鬼。
  李看著自己抓著銀刃的手冒出了火燄,他將銀刃拋開,滅了火(魔物畏火,一起火就不易撲滅),他低喃說:
  『剛剛本想用嘴咬住其中一柄,還好我沒這麼做。』
  在他身後受傷的吸血鬼見狀,立即慘叫:
  『是史東的銀刃!狩獵者史東!』
  『史東?是史東?』
  驚愕恐懼蔓延在血族的耳語中。
  『冷靜一點!』
  李大吼一聲,引來一陣風流,他的聲音與風一起傳遞。
  『狩獵者史東死了!你們忘了嗎?』
  德瑞卡早已滾到一旁,獵刀已經掉在前方,他自後腰拔出手槍,朝李開槍。
  混戰稍稍冷卻,因為李停下動作,在場的人都被一抹金色與白色的殘影吸引了注意力,瞠著雙目看著輕盈的影子於樹林中穿梭。
  『……我想起來了,史東有個繼承人。』
  李喃喃地說著,眼睛裡的紅光看著身在林中不肯現身的不速之客,所有的人都止住了動作。
  『對戰嗎?不介意我也加入吧?』
  奧蘭比亞在樹林中揚聲,他不想現身,剛剛在樹林中他已經將這附近大致狀況很快地掃視一圈,包括雙方的人數與目前負傷的狀態。
  他知道德瑞卡原先沒有預期會遇到三名血族的教條規範者,現在陷入苦戰,埋伏在林中的兩人都受了重傷,必須快點療傷。
  李微笑,說:
  『在樹林中的狩獵者,你是史東的孩子吧?為何不現身呢?』
  『我是史東的孩子沒錯,但不是狩獵者。』
  奧蘭比亞將四柄銀刃拿在手上,準備隨時動作。他說:
  『天快亮了,雖然此地地處偏僻,但剛才我過來時,將那個路口的監視器──』眾人朝路口望過去,知道他說的是哪裡。驅魔師繼續說:
  『──破壞了,我想不久就會有巡邏隊過來的,雙方人馬要不要就此散了?』
  『巡邏隊不過是兩人一組的地方警察,咱們沒瞧在眼裡。』李身後的一名吸血鬼說。
  奧蘭比亞面無表情,即使他確定沒有人能清楚看見他的身影,仍保持著警戒,說:
  『我還打了一通緊急電話到巡守隊,說這邊有集體鬥毆,怕他們不信,還發了張照片過去。』
  聞言,李攤攤手,說:
  『你打算叫更多幫手來?拜託!何必增加無謂的傷亡呢?那些人類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吸血一族真的不是像你們想的那麼殘暴血腥,基本上,我們都擁有非常浪漫的情懷好嗎?』
  『是嗎?你去對那邊的十具屍體說如何?』
  『那是私生兒幹的,是我們管教不周,剛剛我也處份掉了,你問德瑞卡。』
  現場安靜了小片刻,血族因為看不見隱藏身影的奧蘭比亞,沒有妄動。
  德瑞卡看見大家都掛彩了,指示撤退,奧蘭比亞則站在守護的戰略位置等他們安全撤走。
  『史東的孩子,我知道你還在樹林中。』李說。
  『沒錯。』
  『好了!我們不是讓他們安全撤退了嗎?史東的孩子,你知道我們與狩獵者之間是有一大篇一大篇煩人卻非得背熟的協定的,對吧?由其是帶頭的更要背得滾瓜爛熟。現在雙方都停戰了,不會偷襲對方,何不露一下臉,大家認識認識。』
  李看著樹林,用他超絕的視力搜尋奧蘭比亞的行蹤。
  看著狩獵者們迅速撤光,奧蘭比亞沒有回話,靜靜的離開了。
  其中一名教條規範者低聲問李說:
  『他們連最後來的那個攪局者總共也才九個人,我們不會輸的,為什麼要放走他們?』
  李看著狩獵者們離去的方向,現下整條路空蕩蕩的,樹林中也沒有任何生息,只有兩個被銀刃釘在樹前的血族。他說:
  『九個?不!不只九個人,除了史東的孩子還有兩個影子觀望著這邊的戰況。雖然不確定那兩個隱藏的東西是不是他們一路的,但肯定不是我方的。』
  至於那究竟是人或其他存在,就連李也看不出來。
  他咬緊牙床。李素聞史東的銀刃有各種用處,剛剛那人類孩子對付他的就是吸血鬼最怕的火刃吧?
  既然對方沒有現身,就表示此時他仍不想正面交鋒駁火。
  揚手下命令,李說:
  『去將被私生子殺掉的那些混混屍體處理掉,要在人類巡邏隊來前搞定!這些私生子惹的麻煩事夠多的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