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九、兩個陣營
   
  『你總是說為我們好,誰不知道這些話都是想要控制我們的藉口!』
  『為我們好就放我們自由吧!范欽!』
  『妳們根本不知道外面有什麼危險!再肆意妄為下去,不止害到你們自己,也會害到我們!』  
  男孩已經決定要用強硬的方式帶走這兩個不聽管教的女孩,省得鬧出更嚴重的事來讓他無法收拾!
  他與另一名男孩各抓一個掙扎的女孩,正要離開此地,五道黑影籠罩而下,擋住他們的去路。
  四名年輕血族都驚呼出聲,五個人影將他們圍成一個圈,保持一個可攻可守的距離沒再逼近。
  『是……狩獵者……』男孩粗聲喘息。
  『狩獵者?』兩個女孩同時發問。
  五人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亮出特製獵刀往前一揮,四名年輕血族一躍而起,卻自樹林後射出幾隻箭。
  四個吸血鬼雖以矯健的身手閃過要害,卻仍嚴重掛彩了,眼見其中一名狩獵者的獵刀正要往跌坐在地上的金髮女孩頸部斬去,這刀勢卻硬生生被接住了!
  狩獵者迅速退開,在林中埋伏的同夥則用獵弓守護同伴。
  剛出現的三個人看來是血族中的長老階級,為首的稍稍往前一步就將四名年輕血族嚇得慌張失措。
  『教條規範者……』
  男孩的喃喃自語讓人以為他幾乎休克,看來他畏懼剛出現的三名同族人比狩獵者尤甚。
  為首的血族有張東方風格的秀氣臉孔,雙瞳卻透著詭異的紅光,他看都不看狩獵者一眼,對四名年輕血族中的小頭頭說:  
  『范欽!這是怎麼回事?你應該知道私生子是不被允許的。』
  『李!聽我說,這是局勢所逼!我一定會管好她們的!請──』
  『范欽!他是誰?什麼私生子不私生子的?』
  『他憑什麼管我們?』
  兩名女孩被推在范欽與另一人後頭,卻一直掙扎著想往前。
  她們所反應的是一個不論說什麼、有沒有道理、誰對誰錯,對事件有無好處──都要唱反調的世代,這樣的存在,一兩個擾亂穩定,一百個或一千個、一萬個就能毀滅生存法則,或是世界規則。
  那個被稱為『李』的教條規範者瞥視女孩,兩名嗤牙裂嘴的初生、私生兒突然僵住了表情,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看著它們緩緩地著火。
  『莉兒、菲比──』
  范欽大吼,反身撲向兩尊著火哀叫的火球,卻被李一把抓回來。他哭吼著大叫,不顧自己身上的燒傷。
  『她們──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一直被家裡的人虐待,我好不容易有了力量能帶她們遠離那個地獄……』范欽哭叫著。
  『喔!真的好感人啊!但──范欽!顯然你沒有能力管住她們,讓她們在外頭製造了更血腥的地獄,若她們能安份一點,族裡正逢多事之秋,說不定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得你們去了。』李毫無表情地說。
  『李……放開我!』
  范欽拼命掙扎,李那隻抓著他的手卻文風不動,他嘆了一口氣,說:
  『好了別討價還價了范欽!你是違反了族規,但還不至死,別急著自殺。』 
  『喂!你們是都當成我們這些狩獵者不存在了嗎?』
  狩獵者圍在外圈仍是待戰警戒,三名教條規範者看著彼此身後的敵人,李將抓在手上的范欽甩到一旁的地面,說:
  『我們還不至於那麼失禮,何況你們都還遵守當我族在教訓後輩時停戰的協議,不是嗎?我們只是承各位的善意專心處理自己的事。』
  『但你們應該完事了吧?』狩獵者嗤的一聲,問。
  『完事了。處置了私生子,而小輩們的處罰得回去再說了,他得鎖在銅製棺材裡,沉在海底不斷地淹死復活淹死復活五十年──這處罰會太重嗎?』
  李微微一笑,他的身型雖然沒有其他兩名教條規範者那麼高大健壯,但他顯然才是發號司令的人。
  他沉靜穩重地對狩獵者領隊說:
  『德瑞卡!我已經處理了方才兇案的兇手,等會兒也會叫小輩們弄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今晚能不能就這樣算了?』
  『你只是意思意思燒死兩隻無關緊要的小鬼就想打發掉十幾條人命?李,人類的命這麼賤嗎?』
  『私生子也是血族,而那十個人在人類當中只是人渣而已,你覺得能比嗎?』
  『很好,現在承認私生兒也歸你管囉?你若無法約束下屬的行為,我們只好代為處理了。』
  德瑞卡操著雙獵刀,盯著目前在此處最強的吸血鬼。李蹙眉,說:
  『好!既然話都說到這裡了,我們來算一算上周的帳吧!若我沒算錯,你可是殺了我族有八個人啊!』
  『過去一個月,我們處理的都是到處發瘋作亂的吸血鬼私生子,你們也是將之當成累贅,時不時肅清一下而已,根本就不在乎他們的死活,好一點是當成衝突發生時用來解套的籌碼罷了──像今天這樣。』
  『糗了!都被你說中了。』李微笑,望著樹林中的暗影,說:
  『這繁文縟節還真的挺煩的不是嗎?但當領隊的若不遵守規則乖乖地做做樣子,事後被拿出來檢討就麻煩了。』
  兩陣營(各超過五人以上)對立了,有個動作要做才能行動──
  『開戰!』
  李話聲一出,林中射出了七、八隻箭,雖然大多避開或接下,李將手上抓住的兩支箭丟在地上,看著黑暗的林中。
  『在暗處埋伏弓箭手?德瑞卡,真是好手法。只是──你忘了黑暗是屬於誰的顏色了。』
  像是在呼應李的話一般,林中傳來哀叫聲。
  原本盯著吸血鬼的狩獵者,除了仍盯著李看著德瑞卡之外的人都轉頭看著黑暗的林中,看來是埋伏的狩獵者遭到襲擊了。
  『你以為只有你會安排後手嗎?吸血鬼也是會玩群戰的!』李微笑地說,還小露了一只森森的尖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