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七、血族軼事

  奧蘭比亞將這些新聞網址存到了手機,以便人在外頭時也可以查閱。
  漢斯放下酒杯,嘆了一口氣才說:
  『或許過去狩獵者與獵魔人對我們深惡痛覺,但我想現在只怕更糟了!自己族裡的問題我也不便對外人說什麼,自己框正不了族規,更加無法尋求外人幫忙了。』
  『沒錯!弄個不好會成為血族的大罪人,你只要管好你這一系的族裔就算是了了責任了!』
  沉默須臾,等兩人都慢慢地又各自喝光自己杯裡的東西,漢斯才說:
  『所以……我想史東沒告訴你什麼?』
  『除了獵魔的技術與必要知識之外,他跟我說的事不多。』
  漢斯點頭,表示接受這個說法,他說:
  『史東知道,我的族裔人口所剩不多,古老一點的大多已經沉睡或失去蹤跡,少於兩百歲的已經沒有人留下。』
  奧蘭比亞一怔,他問:
  『你是說你沒有新生後輩?』
  『死光了。』
  『為什麼?不會是你的手筆吧?還是你的祖上不同意?或是││』奧蘭比亞做個無意義的手勢,說:
  『你的血統有問題?』
  漢斯瞪他一眼,奧蘭比亞知道上一句話說得不好,這是個人隱私,與常識無關,轉移話題:
  『沒有人知道你和狩獵者有合作吧?否則就麻煩了。』
  他這麼問倒不是擔心自己,而是考慮到漢斯在族中的立場會變得很尷尬,說不定還會遭受族人獵殺。
  漢斯點頭,他明白這個道理,他說:
  『沒有人知道,除了我的妻子──蒙洛烈兒公主。』
  喔?這倒是第一次聽到漢斯提及自己的事!
  奧蘭比亞天生就有著異於常人的同理心,這份小心與謹慎常被別人認為是一種冷漠。
  他單純只是覺得若當事人想說便會自己說,不想說的事旁人卻一直問也是讓人覺得不快而已。
  他不懂其實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對方在等你引導,情緒到了方能暢快說出。
  所幸,奧蘭比亞還有著別人少有的一對誠摯漂亮的雙眼,此刻他看著漢斯,讓漢斯知道眼前的人願意傾聽,這樣的眼神就連這個古老的吸血鬼也被融化了。
  漢斯問:
  『你知道這世界上的吸血鬼有幾個家族嗎?』
  『我知道或許只比一般人多些。』奧蘭比亞說:
  『目前所知最古老的血統有七大家族,都是得自吸血鬼之王也就是始祖的陰影國王血脈。除此之外都是比較近代的故事了。我想史東會知道得比我多。』
  『沒錯,史東知道得很多,說不定還是所有的狩獵者中研究最深入的人。他的家人就是被吸血鬼連同其他魔物所害的,他當然深入調查過了。』
  『喔?』
  或許是史東並不希望奧蘭比亞介入他的復仇之途,這些事的細節並沒有透露太多讓奧蘭比亞知道,不知道從漢斯口中知道的事夠不夠中肯呢?
  並非所有敘事者在說故事的時候立場中肯;或者說││九十百分比以上的敘事者都是不可靠的!不可靠不是因為記憶的好壞,而且觀念與立場。
  『所以,真有七大家族?只有七個系統?』
  『嗯!是有七大家族,簡單說,從陰影國王得到吸血鬼永生血氣的當然不只七條血脈,但在數百年前,陰影國王最後一次在這個世界上現出蹤跡,親手消滅了數十個血統線,沒有人知道陰影國王的選擇標準為何,感覺他全憑自己的喜好而決定留下誰。』
  漢斯的聲音變得悠遠,彷彿沉入了回憶。
  他又到倒了一杯酒。奧蘭比亞的紅酒是一般超商就能買到的便宜貨,對於已經品盡各類各年份名酒的漢斯來說當然不算得上最美味,是什麼原因讓他覺得這酒喝得盡興還有些許愉悅呢?
  奧蘭比亞闔上電腦,說:
  『想來也是,始祖的血脈由來已久,枝枝葉葉只怕應該是族繁不及備載的!但陰影國王為何自己動手消滅自己的血脈子孫呢?』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漢斯搖頭。
  『那麼……你們血族可有人知道陰影國王人在何處?』
  漢斯又搖頭,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不知道是不想說、不能說還是不知道?他接著說的是延續剛剛的話題:
  『七大家族的族長都算是始祖的血親,據說其中有一人是轉化成吸血鬼之後的始祖與人類生下的正統子嗣。』
  『吸血鬼有生育能力啊?』
  雖說奧蘭比亞知道吸血鬼對於肉慾、性愛與吸血、酒精的沉迷比重是一樣的,但生育能力這一點倒是第一次聽說,起碼──他就疑惑於吸血鬼的精子與卵子是『活的』嗎?
  『當然有!』漢斯不知道在怒什麼,說:
  『你可以試試啊!』
  『我的研究精神沒到非要自己去試那般強烈,再說我對女吸血鬼也沒興趣。你說有就有吧!』
  聽奧蘭比亞這麼說,漢斯差一點回說:『你可以試試男吸血鬼呀!』,隨即想想,奧蘭比亞指的是生育繁延子孫的能力,不是指性愛能力,慶幸自己沒有鹵莽回話。他說:
  『吸血鬼與人類女性生育的這種例子在之後不是沒有,而是不多。人類的母親懷了吸血鬼的孩子之後,通常等不到分娩就母子雙亡了。』
  『就沒有女吸血鬼懷人類孩子的例子嗎?』奧蘭比亞問。
  『這倒沒聽說過,不知道是吸血鬼母親保密到家,還是她們不容易受孕。』
  『那麼……』奧蘭比亞點點頭,問:
  『你認識陰影國王的孩子嗎?』
  漢斯搖頭,說:
  『說起那孩子,他究竟是七大家族中的誰,只怕只有陰影國王自己知道。』
  『這唯一的正統子嗣,有沒有可能是陰影國王所消滅的血統之一?』
  奧蘭比亞這麼問不是沒有原因。
  吸血一族的倫常觀念並不是非常強烈,他們遵奉的是力量而非轉化者是誰,若非直系上源的血族死去,那條血統線就會整個斷掉、全都化為灰燼,怕是有不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吸血鬼會到自己的祖宗頭上動土。
  『陰影國王消滅自己的子嗣嗎?一樣──只有他自己知道。』漢斯揮揮手,說:
  『這些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對我們來說是歷史,對年輕的吸血鬼們而言,發生在他們出生之前的事都不過是故事,甚至有人說古老血族的傳說只是用來嚇人的而已。』
  奧蘭比亞起身,拿起外套,笑著說:
  『看來不管是什麼種族都會面臨古老的文化被拔除與捨棄的命運啊!人類其實也是,人類的歷史充滿因人而異的扭曲,總是因立場而解釋成符合利益的角度,將恩情轉成仇恨,因利益而抹煞曾經發生過的事之案例多而不勝枚舉,你也別太放於心上了!』
  漢斯一愣,問;
  『怎麼?你要出門?』
  『看看時間,吃個晚餐,剛好可以去事件地點看一看。你別跟來了,被你的族人發現你跟獵魔圈的人為伍不好。』
  『你不像獵魔圈的人啊!』對於奧蘭比亞的點子,漢斯可不怎麼欣賞,他說:
  『你一個人自己去嗎?若被那些新生兒圍殺怎麼辦?』
  『我會小心的,再說──』走過客廳,奧蘭比亞說:
  『你不是說我不像獵魔圈的人嗎?』
  『你應該知道一般人更容易被攻擊吧?你們在我族眼中就是會說話的食物。』
  奧蘭比亞瞪了吸血鬼一眼,說:
  『謝謝你的恭維!他們咬我時可以順便吞下我的銀刃試試。』
  話鋒一轉,突然問:
  『對了!剛剛提到──漢斯,你的妻子蒙洛烈兒公主……她人呢?』
  『不在了。』
  不在了,有很多含意,或許是離開了、分手了,但對吸血鬼來說,不在了就是『死了』的意思。
  雖然他們常有沉淪於不同性伴侶的傳言,但通常是因為還沒有找到真正心愛的人,或是心愛之人已經死去;後者,會緩慢的凋零枯朽。
  漢斯看見奧蘭比亞的表情,如此自然不經意的憐憫,雖然只是一瞥,卻足以令他愛上這位驅魔師。
  『你們有孩子嗎?』奧蘭比亞問。
  『沒有。吸血鬼彼此的血對彼此而言既是毒也是藥,因此吸血鬼的夫妻不容易有孩子。』
  『原來如此。』
  等漢斯也走出房子,奧蘭比亞小心地關上門。吸血鬼說:
  『史東的孩子,要怎麼開這個門才不會又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被迫紡紗?你就說明一下吧!』
  『不行!』驅魔師俏皮地眨眼,說:
  『不管熟不熟,我覺得每個客人應該都要乖乖地在門外敲門或按電鈴,等主人開門、熱情地請進去才是。』
  『你哪一次熱情的請我進去了?』漢斯怒道。
  『你哪一次乖乖地在門外敲門或按電鈴了?』奧蘭比亞雖然聲線音量一向不大不尖不銳利,但話鋒可不饒人。
  『我敲門或按電鈴你就會讓我進去?』
  『你下次試試如何?再不情願,敲門的總是客人。』奧蘭比亞微笑。
  他今天飽嚐一種勝利的滋味──雖說吵贏吸血鬼也沒什麼好宣揚的。上車前他說:
  『對了!你也算是我的線民,記得有什麼特別的消息要早點讓我知道啊!』
  看著漢斯一臉怒意,他高興地開走車,真的挺感謝傑米幫他裝上的這個門把防盜鎖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