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六、倒楣的訪客

  奧蘭比亞狐疑地轉身,掃視了四周,走出小道,筆直地望向前方小水塘,卻看見池邊小徑上有動靜。
  他走過去一看,看見了令人目瞪口呆的畫面。
  漢斯坐在池邊小徑上,在一架紡車前認真的紡紗。
  紡車上的絲線哪裡來的呢?神奇得像將空氣中的水與光紡成絲線;而紡的紗又哪裡去了呢?似乎也消失於空氣之中。
  ──這就是──被門把上的紡針刺傷的處罰嗎?
  走到紡車前,奧蘭比亞瞠目結舌地看著一臉陰霾、手上不斷拉著絲線、轉動紡輪的漢斯。
  漢斯顯然完全無法說話抱怨甚至是發怒,只是眼睛能稍微使使眼色。
  看著一個俊美的吸血鬼坐在夕陽的水池邊紡紗,其實畫面還挺美的啦!但怎樣想都覺得這一幕實在太可笑了!
  他無法控制地笑出聲來。
  不過,他還是努力把持住了,沒有笑太久。
  也不知道漢斯已經在這裡紡了多久的紗了,他走回小屋,小心地開門,去拿了傑米給他的巫藥,回到池邊幫漢斯解了紡針的詛咒。
  解除了詛咒,漢斯才能停下手邊不自主的工作,而那架憑空而來的紡車也消失歸於虛無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漢斯怒道。
  『沒事,只是朋友幫我裝的防偷裝置而已。』
  『什麼鬼防偷裝置?這可惡的東西!害我從昨天上午就在池邊紡紗紡到現在,快給我拆掉!』
  『為什麼我得聽你的?』
  一路走回小屋,走到門前,奧蘭比亞才想到,吸血鬼的動作果然是一秒間可以超過百公尺!
  漢斯一定是轉動門把開門時被針刺到,反射性的後退,一退就退到了池邊。若是一般人誤觸,恐怕奧蘭比亞回家時,會看見有人在家門前紡紗呢!
  喔!對了!
  『漢斯,你剛剛說你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中午前。』
  坐在沙發上,漢斯仍是七竅生煙,奧蘭比亞走到廚房燒開水,說:
  『你昨天早上就來了?不是知道我昨天會出門幫雷吉處理事情嗎?』
  『我就想你就算不在,我也可以在屋內等你,喝光你的葡萄酒啊!』
  『真是幸好有這個防偷裝置!』
  奧蘭比亞笑著,心想他可不喜歡有個不太熟的人在他不在家時自己進屋來自由自在閒晃,他說:
  『你也為我這個正常人想一想吧!一般人怎麼會喜歡在外工作累了一天回到家卻發現有人闖空門呢?』
  接過奧蘭比亞遞過來的紅酒,漢斯說:
  『我是來拜訪的,不是闖空門!』
  ──非經邀請自己進屋怎麼會是拜訪?──不過奧蘭比亞也沒興趣抬槓與數落吸血鬼的不是,只說:
  『別氣了!那只是個紡針,它不會傷人命,也不會鬧鬼,不會讓人失去理智,什麼都不會,沒有毒,不會死人,不會讓人情緒低落,傷口也會正常的好起來──我朋友是這麼說的。』
  『不會讓人情緒低落?誰說的?我在這邊紡了快兩天的鬼紗,情緒低落到想自殺!這是誰的點子?快說!我去扭斷他的脖子與他全身上下所有可以扭斷的東西!』
  『別碰我朋友!』奧蘭比亞指著吸血鬼警告著,又說:
  『而且如果你自殺,那一定是第一個死於這個紡針的人,特別你還是個吸血鬼,爭氣一點好嗎?』
  『幸好你這裡沒什麼人會來,不然若被人看見我在池邊不分晝夜轉那個鬼輪子紡那些不存在的紗,不被當成瘋子才怪!還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你覺得我心情會好嗎?』
  『你什麼時候也會在乎人類的看法了?』
  『哼!』
  幸好今天奧蘭比亞心情很好,他注意到最近幾次見面,漢斯情緒都不佳,沒有特別詢問關照。他既不像雷吉白目,也沒興趣去了解吸血鬼的愛恨情仇。
  說白了,能允許一個吸血鬼在家裡出入,已經是他很大的容忍了。
  他泡了一壺鍾斯家的女士們送的花草茶給自己喝,將那瓶喝了一半的紅酒慷慨地整個拿給漢斯,接著就坐在單人座沙發上看電腦。
  最近好幾樁失蹤與非自然死亡的人數非常多,新聞沒有詳細的死亡者傷口解說,令他十分懷疑。
  『喂!那個茶,給我倒半杯!』
  坐在雙人座上的漢斯揮手,奧蘭比亞沒有看他,說:
  『不好吧!這是女巫們送給我的花草茶,萬一裡頭有迷迭香或薰衣草,你喝了就麻煩了!』
  繼續看著新聞,奧蘭比亞喃喃地唸出新聞內容。
  『……雖然有記者說這些死者像是電影裡頭吸血鬼的受害者,但法醫說死者的血並沒有被吸乾,失血的份量跟一般車禍或傷害差不多,身上也有多處骨折──來駁斥記者浪漫與天真的說法。』
  他看著漢斯,而後者悶悶地喝著他的紅酒,好一會兒才說:
  『要我說,我會說那些都是新生兒幹的!』
  『新生兒?』奧蘭比亞蹙眉。
  『還大多是私生兒。他們殺生只是為了樂趣、向弱者炫耀自己獲得的力量,他們不會只吸乾一個人填飽肚子,而會東咬一口西咬一口,一邊享受殺戮的快感。』
  『私生兒?』
  『在吸血鬼族中,一百歲以下的都算是新生兒,這些新生兒因為血液還未穩定,不被允許在那段時間內延繁血族。』
  『原來有這樣的規定?這是為何?』
  『因為新生兒的血液還未穩定,就算讓人喝下自己的血,也通常無法成功轉化,失敗的比例約百分之八十。但最近幾十年的私生血族越來越多了,在以往,正式的血族會派出教條規範者來肅清私生兒,這些年來,古老的教義式微,長老們也覺得新人管教不了,漸不管事了。』
  每個群體都是有律法與規則的,這些律法與規則是為了族群能夠生存而制定的,若律法與規則崩壞了,那個族群距離滅絕就不遠了。
  人類會有律法與規則,其他的魔物包括吸血鬼自然也會有;人類當中會有不遵守律法與規則的脫序份子,吸血鬼當然也會有;只是多與寡的差別而已!
  雖然脫序份子有時候也可以平衡過於硬化僵化的律法與規則,但若脫序份子的數量超過了遵守規則的數量,秩序崩解,離滅亡就不遠了。
  奧蘭比亞思索了須臾,說:
  『看來……最近你情緒不佳或許跟這些事有關?』
  漢斯轉頭看著奧蘭比亞,頗為意外地說:
  『你注意到我的情緒啦?』
  『我又不是瞎了。』奧蘭比亞嘟嘴,檢視其他新聞,說:
  『我想,那些新生兒多半是不太遵守族規的吧?這必定會吸引狩獵者的圍獵的!』
  『對族群好的延繁方式,並不是不經選擇隨意擴充人數,擴充一堆無法管教的新生兒又有何用?可惜這些新興的群體想的不是我族的深遠生存之道,都只是狹隘的只想著自己,這實在非我族之幸!』
  『這個道理,套用在其他種族也是一樣的。』奧蘭比亞說。
  也有幾則新聞是關於被斷首的屍首,頭不見蹤影,只留下屍體。奧蘭比亞知道,這正是典型的狩獵吸血鬼案子。
  狩獵吸血鬼有幾種方法,吸血鬼與多數肉身魔物一樣怕火,火燒就能完全消滅。年輕的吸血鬼最為脆弱,斷首或經過處理的銀刃刺入心臟都能殺掉他們。
  殺死吸血鬼之後會帶走首級焚化,免得讓人發現他們的獠牙,知道了黑暗世界,引起恐慌。
  這是所有獵魔人都知道並遵守的行事法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