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五、後續

  那是一個動物的後腳,已經乾燥處理過了,袋子內還有一些巫術用的小東西、乾燥植物。
  『我家──我家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阿諾德女士的話聲明顯有著抖音。
  『或許……我是說或許,或許是半年前那個晚宴的客人放的。若是一個外來的人要在某人家中藏東西,衣櫥下和床底下是最好的地方,因為這是一般家庭在大掃除時才會檢查之處。』奧蘭比亞說。
  『為什麼會……放這種東西在我家?這是要做什麼呀……?』
  阿諾德女士攀著床緣,雷吉真擔心她昏倒。
  奧蘭比亞將紙袋再包起來,說:
  『這是某種詛咒道具,詛咒的內容為何我無從得知,大概只有下詛咒的人自己知道吧?不過……我確定阿諾德女士家中這半年來的災難,大概是這個東西所引動的。』
  『所以現在已經找出來就可以處理掉了?』雷吉說。
  『別急,這只是一個標的,是詛咒的指向,詛咒物的本體還得要找出來才能處理。』
  奧蘭比亞將紙袋丟給雷吉,讓他嚇了一跳。奧蘭比亞說:
  『我們到地下室去吧!』
  『地下室?』
  『要說一個人的家中,有什麼地方能夠放置主人也不容易找出來的詛咒之物,除了衣櫥下和床底,大概就是地下室了。』
  『也是,除非像我家地下室是我妹的工作室,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裡頭,否則一般人家的地下室大多是放置雜物或當做洗衣間的,不常下去。』雷吉說。
  已經有了目標,所以找起來也不難,他們很快在置物架最下方找到一個鞋盒,打開,是一隻狐狸的乾燥屍身,那隻腳正是這隻狐狸的左後腳。
  對照下來,阿諾德女士家中受傷的人雖然事故內容不一,但似乎都有傷到左小腿。
  這樣的事件對奧蘭比亞來說是個小案子找出原因就能解決!
  他將狐狸腳放到狐狸屍身相對的位置,自他的工作箱中取出一些草藥與檀香粉,在阿諾德女士的車庫旁起一盆火將乾屍燒掉了。
  處理中,雷吉蹙著眉忖思,說:
  『不過我不太懂……為何獨獨阿諾德女士沒事呢?』
  『或許……她身上帶了什麼護身符一類的東西吧?』奧蘭比亞說。
  他緩緩地朝火堆中撒入草藥與檀香粉,空氣中有了些植物的香氣,唸了一些雷吉不懂的咒文。
  阿諾德女士突然瞠著眼看著雷吉,說:
  『鍾斯!我想到了!』她自衣服內掏出一個皮繩綁著的香袋,說:
  『這是年初我生日時你送我的香袋,我喜歡這個香味,所以一直戴在身上……是這個吧?』
  奧蘭比亞接過香袋,鬆開綁繩,倒出裡頭的東西,笑著說:
  『嗯!這是護身用的東西沒錯,這些乾燥植物都是藍色系的草花、香花。藍色系的盆栽與衣物本來就能防鬼魂的,乾燥之後的花草雖然不足以解掉詛咒,但加上乾燥莖編成的環、一些祝福,就成為護身符,可以檔些小災厄。』
  看著雷吉,奧蘭比亞說:
  『這是你奶奶或媽媽、妹妹的作品吧?』
  雷吉擊掌,恍然大悟。
  『啊!我想起來了!對對對!因為我到這家公司就職時,阿諾德女士有送我見面禮,所以我想回送她東西,等到了生日這名目,隨手拿了我妹妹店裡的項鍊當禮物了!』
  『處理好之後,這個家會漸漸歸於平靜,不會再有突如其來的意外發生了。』
  奧蘭比亞將燒完的灰燼放在帶來的容器裡,說要在離開時遇到的第一條河流時倒在河岸,讓牠歸於大地。
  『對了,去後院看看吧!』奧蘭比亞將突然對阿諾德女士說。
  『咦?』
  雖然滿腹疑問,但阿諾德女士仍走到後院去了。後院的圍籬門還鎖著,裡頭她養了半年的那隻狐狸卻已經不在了。
  『那狐狸……到底是真的存在還是……?』
  奧蘭比亞不置可否,沒有回答,彷彿任何問題在他的心中都已經有了標準答案。
  雷吉則對於奧蘭比亞眼中的世界非常好奇,不知道這個世界在他的眼中投映出什麼樣的情景?
  準備離去時,他想起了在後車廂的小白狗。
  『這樣吧!阿諾德女士養隻狗吧!帶些朝氣進來也去去晦氣,我車上剛好有一隻小白狗,要不要抱抱牠看看?』
  ──長大了也會顧家,可以防野生動物來擾。

  離開的路上,開車的奧蘭比亞聽著雷吉的叨絮。
  『天啊!怎麼會有這麼惡劣的人啊!趁著連絡感情的宴會上偷偷到人家家中放詛咒之物?可憐的阿諾德女士,可憐的狐狸……到底是什麼嚴重的事值得一個人這麼做啊?』
  奧蘭比亞淡然地說:
  『人心的狹窄出乎你的意料!有時只是瞪一眼就能惹來殺身之禍。我不清楚阿諾德女士與鄰居間有些什麼事,或許是不小心壓到鄰居的草地,或許是修剪樹枝卻掉落打到經過的人,或是其他芝麻綠豆大的小事……』
  『為了這種只要道個歉,日後就會忘光光的小事?不會吧?』
  雷吉拍打額頭,他不相信有人會因為這種小事就去詛咒別人。奧蘭比亞搖頭,輕嘆一聲,說:
  『誰知道呢?總之,現在阿諾德女士的家中會平穩下來,只是她的心裡不免會有猜疑──猜疑是誰做的好事?』
  『這倒是,或許這才是詛咒最可怕的後遺症吧?』
  不過雷吉覺得阿諾德女士也算是個開朗的人,這事應該不會困擾她太久的!
  現在她也有新的生活重心了──一隻小白狗,心境上一定會變好,她從奧蘭比亞手中接過小白狗時,那開心的表情可一點都不假。寵物對於一家人的氣場與情緒真的都有向上提升的用處。
  到了離雷吉家不遠的街道,奧蘭比亞停車讓他下車,雷吉才下車就決定出聲邀請,他有點害羞地問:
  『奧蘭比亞!都到這裡了,要不要順便到我家吃個晚餐?今天讓你跑一趟還大半天的,也沒收取分文,我無以為報,請個晚餐也好,而且我妹和我媽可很想認識你呢!』
  『可是這樣突然到訪怕是會失禮吧?』
  『不會的!她們知道我認識你之後,常要我帶你回家讓他們看看呢!』
  想想,小白狗順利送養了,而小曼肚子餓也會去教堂找艾里神父要吃的,奧蘭比亞笑了一下,要雷吉回副座,開車送他回家順便到他家作客了。
  驚喜的鍾斯家的女人用海豚音尖叫了好一陣子以示歡迎,她們看見驚豔電視台的那個人就站在自家門口,直呼這是作夢!
  這一晚,鍾斯家的女士們準備了豐盛的晚餐,盛大地招待了奧蘭比亞,還帶他看她們精心栽培的草藥花房。
  在這女巫之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又流連花園與草藥間,交流了一些靈媒與女巫的秘辛,吃過午餐他總算告辭了。
  陪著去開車時,雷吉問奧蘭比亞說:
  『我媽問說你可以再住幾天嗎?我覺得她們應該很想將我趕出去,讓你住我房間。她們都很喜歡你呢!不過我跟她們說你很忙。』
  『未來換我招待你們吧!替我再次謝謝她們!』
  順利處理好事情,小白狗又送給愛動物的阿諾德女士養了,解決了困擾好幾天的事,奧蘭比亞的心一下子輕鬆了起來。
  而這一趟的鍾斯家拜訪讓他心曠神怡,心情很好地開車回家,一路上不自覺地哼起歌來。
  回到教堂後的小屋時已經是接近黃昏了,停好了車,走回小屋,才握了門把卻發現似乎有血跡?
  誰來過了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