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四、小案子

  周末一到,奧蘭比亞一早餵了小曼與小白狗,小曼仍在生氣,才吃了幾口貓食就跳出門去了。
  『真是的……』
  看著小曼那悠閒的遠去背影,奧蘭比亞無奈地笑了一下,自言自語:
  『小狗沒人看著也不行,我還是帶出門了!小曼畢竟是成貓,應該不需要擔心吧?等我回來時,牠應該就回來了。』
  說完之後,連奧蘭比亞都覺得自己的說法一廂情願太天真。
  將小狗放在塑膠寵物提袋,準備狗食和一小瓶水,走出門時想到前幾天讓人擅自闖入的麻煩狀況,奧蘭比亞演練了幾次門把的開關之後,決定關上門。
  開車到與雷吉約好的住宅前是兩個小時之後了,將屆正午。他將後車蓋打開,讓小狗在後車廂裡待著,到門前去按電鈴。
  雷吉很快地介紹了彼此,家中有事的是他的同事阿諾德女士。
  阿諾德女士準備了茶水與點心,看著奧蘭比亞的眼神,都過了一個小時了仍是有許多不解與懷疑,覺得眼前的人比較像演員一類的而非靈媒(其實的確不是)。
  『半年前,輪到我們家主辦社區夜宴,過程或內容都大同小異,就是認識認識、連絡感情,討論社區事務、公共安全。』
  『主辦方是怎麼決定的?』奧蘭比亞問。
  『應該算是輪流加抽籤的。』
  『輪流加抽籤?』
  『喔──先抽籤,若是抽到已經主辦過活動的那一戶就重新抽。』阿諾德女士解釋。
  『為何確定時間是半年前的夜宴後開始有事的?』
  『因為自那一天之後,家中陸續出事,一家子心力交悴,之後別說沒有再主辦過夜宴了,就連鄰居辦的都沒心情去參加了。』
  奧蘭比亞點頭,等著阿諾德女士說明具體的事件是什麼。
  說起這一家不安寧的開始,是從近半年前的一個社區夜宴開始的。
  社區中一周內約有兩次夜宴,由住戶輪流主辦,提供庭院與桌椅,讓附近幾戶鄰居吃東西聊天,鄰居們只要準備一道菜帶過來,就可以加入宴會。
  那天晚上參與的人都非常開心,就連小朋友們都玩在一塊兒,餐點與蛋糕都非常好吃,阿諾德女士的兩個上大學的孩子還回家幫忙,準備小遊戲與鄰居們一起同樂。
  那天晚上非常平順,在晚宴結束前半小時,有件非同尋常的事發生了──有好幾隻野生狐狸跑來。
  『雖然說我們這邊狐狸並不罕見,但畢竟是野生動物,跑到居民庭院若遇見人就會躲起來,但這幾隻狐狸非常奇怪,堂而皇之的穿梭在人群中。鄰居們見牠們都不怕人,就隨便拿烤肉或麵包水果餵牠們。』
  阿諾德女士笑了起來,看來她挺喜歡動物的。
  她站起來,打開左邊起居間的窗子,說:
  『我還留下一隻,你們看,牠就在我的後院。』
  阿諾德女士家後院有木板圍籬,她還弄來一個木箱當狐狸的窩。
  奧蘭比亞看著狐狸在後院跑來跑去,跟狗狗一樣活潑好動。
  雷吉見奧蘭比亞看著窗外的狐狸出神,低聲問:
  『怎麼了?是狐狸有問題嗎?』
  『目前還不知道。』轉身,奧蘭比亞問阿諾德女士:
  『這件事聽起來是有點怪,但不至於怪到讓妳需要找人諮詢對吧?那一天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呢?』
  『對!想想,狐狸事件雖怪,還算是可愛的插曲呢!那之後……』
  他們走回客廳,坐下繼續談話。
  阿諾德女士談到宴會之後第二天,阿諾德先生出門工作便遇上車禍,救護車前往救助開往醫院途中再次發生車禍,折騰了半天總算送到醫院,阿諾德先生的小腿骨折,有些氣胸,需要住院。
  前來幫忙的兩個孩子在大學裡也因意外摔斷了腿,全都送醫。
  後幾天,阿諾德女士的已出嫁的女兒一家人來家中作客幾天,主要也是要去探望父親、陪伴母親。
  才住了幾天,最小的孫女一天到晚說在家裡看見鬼魂,鬧得不可開交,終於在某天自二樓陽台摔到一樓庭院,骨折受傷送醫,在骨科與精神科中間反覆來回。
  這樣的意外事故在這半年間交互折騰這一家人!
  聽到這邊,雷吉問:
  『那妳呢?妳有什麼狀況嗎?』
  見奧蘭比亞瞪過來一眼,他趕快解釋說:
  『我這不是烏鴉嘴觸眉頭啦!總要問過所有可能的問題才知道怎麼解決呀!』
  阿諾德女士趕緊說:
  『我和雷吉認識也超過兩年啦!放心,我不會誤會的,而且你說得對!問題知道得越多越有助於處理。我倒是還好,就是家人的事讓我有些心力交瘁,煩心,人也疲累。』
  這半年的焦頭爛額真讓阿諾德女士萌起了提前退休的念頭,只是她這個年齡的人現在若退休了,過陣子家中的情況穩定下來,要再回職場怕是不容易了!決定還是撐著看看。
  那一天閒聊得知雷吉家傳靈媒,本想請他來處理,他倒是直接就推薦了驅魔師奧蘭比亞。
  雷吉怎樣都不會想到去拜託自己的老媽與妹妹,省得又被從頭到腳嫌一頓。
  『我可以到處看看嗎?』奧蘭比亞喝乾一杯茶,問。
  『可以的!需要我帶路嗎?』
  『如果不會麻煩阿諾德女士的話。』奧蘭比亞微笑。
  畢竟這並不是一位體態輕盈的婦女,一樓二樓上上下上對她來說可能有點辛苦,幸好阿諾德女士十分好客,動作也很靈活,帶了客人往樓上的幾個房間走去。
  『大女兒結婚之後搬出去了,上次她們全家來玩就是住這間。』
  這間房間除了擺大床的主空間外,還有個小起居室,有兩個大型臥榻窗臺,足夠兩個小孩睡覺。
  『我的小孫女就是從這個窗子掉下去的。』
  阿諾德女士指著其中一個窗台,奧蘭比亞走過去看了窗的構造,試推了一下。
  這是安全窗,小孩子很難打開,大人也需要兩個人一起動兩個卡榫才能推窗出去,探了樓下一眼,關上窗。
  他沒有說什麼,在房內看了一圈後跟著阿諾德女士走出房間。
  接著的是兩名讀大學的青年房間,兩間都不大,現在他們都念大學去了,只有長假會回家。
  接著是阿諾德女士的主臥室。
  一推開門,雷吉注意到奧蘭比亞些許的遲疑。他進入主臥,做了一個雷吉看不懂的手勢,問:
  『我能夠打開衣櫥、看一下床底下嗎?』
  阿諾德女士說可以。
  奧蘭比亞翻找了衣櫥下方的幾個盒子,關上衣櫥,之後趴到地上探看床底下,發現也有好幾個盒子,但他一眼就覺得那堆盒子中有一個很奇怪。
  他請阿諾德女士將他說的盒子撈出來。
  打開檢查,裡頭有一些雜物與小孩壞掉的小玩具,奧蘭比亞翻找一下,拿出一個牛皮紙袋。
  撕開紙袋後,阿諾德女士看了一眼就差點昏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