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黑暗街道

三、不和諧三人行
  
  才剛回到大門沒關的小屋,奧蘭比亞直接走到廚房區,想燒個開水,泡紅茶加點白蘭地,會有安眠的作用。
  處理完一個案子回到家,才剛到黃昏時刻,他想要享受剩下半天的悠閒時刻。
  『啊!差點忘了!』
  他匆匆忙忙地又跑回停車場,打開後車廂,將個塑膠寵物提袋提出來。
  『可憐的小東西!差點忘了你了!』
  回到小屋,他將塑膠寵物提袋打開,抱出一隻剛睡醒的小白狗。
  這是他在路上撿到了幼犬,解決一個小案子時發現小白狗在馬路上亂走,怕牠被車子撞死,就買了提袋,將牠帶回家了。
  果然,原本窩在窗臺上的黑貓小曼,一見這個未來會與牠爭寵的動物被主人抱出來,牠氣得跳下窗臺,一過來就給小白狗兩下左勾拳。
  『小曼!別這樣!』
  奧蘭比亞將小曼趕走,用個大紙箱將小狗裝起來,給牠一件舊衣服,正想找個小淺碟裝水給牠喝,茶壺的氣笛就響了。
  他起身去關火,洗茶壺茶杯,想順便溫個牛奶,一陣腳步聲與常人難以聽聞的細碎聲響傳入他的耳裡。
  奧蘭比亞揚手,銀刃準確無比地射出,驚叫聲與銀刃釘在門框木板上的聲音響起,他這才轉頭望過去。
  雷吉嚇得臉色發白,雙眼瞪大,銀刃就釘在他耳上0.3公分處,
  這時漢斯才從他身後探出頭來,接著迷人一笑,說:
  『噢……這真是太危險了,奧蘭比亞,不要這樣動不動就射刀子。』
  雷吉顧不得聲音仍在顫抖,大罵著:
  『太危險也別抓我來擋刀子啊!你這個臭吸血鬼!』
  『你們怎麼來了?有事嗎?』
  他用熱開水在溫牛奶,忙他自己的事。漢斯倒是很自動地又洗了兩個杯子,用托盤送上桌。
  『他的話(指漢斯)我不知道,我是有事啦!』雷吉看他在照顧小狗,問:『你撿的?』
  『嗯!但我沒辦法長期養牠,你要養嗎?』奧蘭比亞將小白狗抱出來,問雷吉。
  『現在我還沒有自己的住處,我媽我妹共養了七隻貓,你覺得呢?』
  『……不是從小養在一起大概不行。我這裡也才一隻貓,可是剛剛就給可憐的小狗顏色看了!』
  兩人蹲著看小狗喝牛奶,漢斯在沙發上招手,說:
  『過來喝茶吧!要泡的東西是桌上的紅茶吧?還有白蘭地?』
  『還是叫漢斯大爺養吧!』雷吉出了歪點子。
  『我?養狗?嗯……這麼小隻,還不夠我吃一餐!』見奧蘭比亞亮出銀刀,說:
  『開玩笑的!正常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比較喜歡人血。』
  『你以為這樣說我就能容忍嗎?』奧蘭比亞在單人座坐下,仍舊針鋒相對。
  『沒辦法啊!我是吸血鬼,我吃人跟你們吃豬牛雞鵝不是一樣的道理嗎?你們有比較高尚嗎?』
  『好了!今天你們兩位的脾氣都有點大呢!』
  雷吉倒是點出了重點。奧蘭比亞情緒不佳是因為──這原本是他個人獨享的下半天,卻被兩個不速之客攪局了!
  但漢斯呢?他情緒不佳又是什麼原因?
  漢斯先在自己的茶杯之內倒了半杯白蘭地才加上紅茶,一飲而盡。奧蘭比亞加的量是正常的量,雷吉則只喝紅茶。
  奧蘭比亞想過,與其容忍年輕的吸血鬼,不如容忍像漢斯這樣的古老血族,一來是因為他們雖強大卻不神經質,二來是他們已經過了殘虐嗜血的時期,若不饑餓就不會傷害生命。
  吸血鬼最殘暴最嗜血的階段是初生到一百年間,這要看被轉化者的血液情況穩定與否、天生的個性與脾氣。
  雖然都是卑劣的魔物,比起來還是有落差的。
  既然悠閒的下半日已經是空想,就順勢下去吧!喝了一杯添加白蘭地的紅茶,奧蘭比亞問雷吉:
  『你說你有事找我?什麼事?』
  『喔喔喔!對對對!這很重要很重要!我上班的地方有位同事出了點事,我想拜託你去看看,周末有空嗎?』
  『喔?你有工作啊?』漢斯詫異接話。
  『我不是無業遊民好嗎?』
  ──又不是吸血鬼咬人就能活,所有吃的用的都要工作賺錢買啊!
  雷吉對漢斯沒好氣,但漢斯似乎有著自己的心事,沒怎麼注意雷吉的不敬,又倒了一杯酒加茶自己喝掉,才說:
  『你不是有家學淵源嗎?可以自己去試試呀!』
  『之前我就說過了呀!我就是沒得到奶奶的真傳,原本巴望拿到獵魔槍當個獵魔人,誰知道那槍已經失去作用了?若是找我家的女人們幫忙,免不了又要被唸一頓,所以算了。』
  奧蘭比亞特別走過來拍拍雷吉的肩膀,誠懇地說:
  『上班很好!』真的,他覺得感動。
  他最怕外行人幻想驅魔是又炫又酷的工作,等陷入此間地獄呼天不應呼地不靈,這才後悔時通常都已經無力回天了。他讚許與鼓勵,熱情笑著說:
  『若不是很難的問題,周末就幫你跑這一趟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