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賀文~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喔!^^
  然後先更新到今天,雖然還有幾回積稿,但是我重感冒了!==|||加上新年到了想放假幾天去玩玩油畫,所以,初六會開始接著更新喔!
  目前的內容也貼了差不多六萬字了!我是想在10萬字以內完結啦!但這故事是屬於可以一直寫也可以停止的類型,我是打算看能否寫到奧蘭比亞知道自己的來歷?
  總之就是寫寫看~^^

◆第五章‧黑暗街道

二、我族

  城市的夜晚雖然少了些燈火卻仍不夠黑暗;隨處可見的夜燈不足以照亮角落卻也看不見所有細節。
  這是個一半光明一半黑暗的時刻,是黑暗事物最喜歡的顏色與溫度。
  到處都是前往廣場參加跨年晚會的人潮,漢斯走在大街上,緩緩地,沒有特別的目的。
  他在小公園的椅子坐下,看著緩慢聚集的人們。
  已經許久未曾回憶過上一次與友伴參加夜宴的過去,他也不像一些年輕的吸血鬼一樣,對於幾百年的過去深戀不忘好像那是了不得的歷史。
  『喲!這是誰呀?』
  自人群中走出了三兩個人,巧妙地穿梭在人潮中,在熱鬧的街道中低語,坐在馬路對面的漢斯仍舊聽見了對著他說的這句話。
  『怎麼?難道說……我們的王子要在這樣的夜晚、這麼多的人味當中挑選最好吃的菜嗎?』
  『布爾文!別煩我!』
  漢斯心下不快,收起方才略為放鬆的情緒與姿態,瞪著走向前來的人。
  布爾文有著一頭暗棕色頭髮,有著血族能有的任何特徵,他身邊跟了幾個男男女女,應該是他的朋友,或部屬,但漢斯不認得一個。
  『你真的如傳言那樣變了啊?漢斯,你的朋友們呢?我記得以前你的枝枝葉葉可多著呢!』
  布爾文站在漢斯正前方,看起來是顧慮著什麼,沒有靠太近。
  漢斯沒再說話,他知道熙來攘往的人群中還有其他的血族,他張開了全面的知覺警戒著。
  『漢斯,說句真話!你的血族難道都被消滅了嗎?』
  漢斯只是看著眼前不斷挑釁的人,沒有回答。布爾文不想放過他,說:
  『如果他們都死光了,那為何你不再重新製造隨從、朋友、部下呢?一定有原因,對吧?』他瞇著眼,惡毒的說:
  『吸血鬼沒有人能獨自生活,失去血族與伴侶的人,會緩慢地枯竭。或者──突然之間就被同類弄死。』
  漢斯站起身,問道:
  『你是在威脅我嗎?』
  話語聲未盡,他的手已經將布爾文的心臟緊緊掐住,布爾文卻連哀號聲都叫不出來,這無疑將他所帶來的黨羽都嚇了一跳。
  『注意你的態度與口氣!雖然你我不是來自同一個血族,但我的輩份仍高你好幾倍!』
  『動手啊!──扯出──我的心臟,弄死我吧!──』
  布爾文雙眼都是血光,嘴角溢出血絲,卻仍不肯屈服。漢斯盯著他,低聲威嚇:
  『離我遠一點布爾文!你最好聽清楚了!現在我還不想跟你的祖宗為敵,但若你再惹怒我,我只好代替他教訓晚輩了!』
  黑影晃過,漢斯已經不在了。
  布爾文窮盡力量穩住了雙腿,才沒在部屬面前摔倒。他大大地喘了幾口氣,傷口復原的灼熱感令他不適與憤怒。
  『畢竟是古老的吸血鬼,他的力量仍舊存在……』
  『我們人多,難道就對付不了他一個人?』
  說話的是個非常年輕的吸血鬼。
  初生之犢,常看不懂眼前的危險,這個時期的吸血新生兒若沒有強而有力的後盾,很容易惹事,不是被人類撲滅,就是死於同類的殘殺。
  『漢斯是五大家族的古老血族之一,雖然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老,他的勢力也不見擴張,但本身的實力是不容忽視的!』
  布爾文瞪著漢斯消失的方向,人潮來來去去,血族則穿梭其中。
  ──的確,現今……吸血鬼也太多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這世代的多數年輕人都難以管教,成為吸血鬼後更糟,他們會變得更狂妄更扭曲,因此私生吸血鬼(非經正式許可轉化的)越來越多,闖禍的事件也層出不窮!
  或許,像漢斯這樣的做法才是為整個族群好的!
  只是每個家族都忙著擴充自己的勢力,似乎沒有人想到血族人數越來越多、越來越難控制的後續問題。


  離開了鬧街,漢斯難得想放鬆的閒情逸緻被打斷了,覺得掃興。
  他已經許久找不到人閒話家常,聊天談心,這種寂寞孤獨曾經逼瘋過他幾百年的時間,但他走過來了!
  能走過此過程的吸血鬼才能真的得到永生,起碼不會自殺或因為太過放蕩而害死自己(被獵殺)。
  這不好受。
  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會在他鬆懈時趁機殺了他,其他不認識的人則無法對談,即使過去他花錢找心理醫生、伴讀,都沒有辦法排解他的寂寞。
  史東的孩子──奧蘭比亞知道他是什麼東西,所以可以聊天談話,只要奧蘭比亞敞開胸懷,他可以告訴他很多關於血族的故事。
  但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驅魔師與吸血鬼或許能夠合作,但大概沒辦法成為朋友,因為要成為朋友是有幾個條件的──互相欣賞、互懂苦楚、互相幫助、互相體恤……
  還是很難!
  但可以當成目標!  
  這陣子的觀察發現,奧蘭比亞好像在這個城市定居了,是住在一個較為麻煩的地方,所以他還在研究,沒急著去找他。
  兩百歲以下的血族畏懼十字架,是因為那記號背後的信仰,但對他這種古老的血族來說,十字只是會發出陽光般的燈泡。
  在他力量最飽滿的時候,他也不是挺怕陽光的。
  『好!去找奧蘭比亞吧!這孩子還能說上幾句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