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巫師之家


二、巫師的魔法屋

  巫師之家果然如奧蘭比亞的預想那樣,是棟紅磚建造、爬滿藤蔓的屋子,雖然地點有些出乎意料,是在城市邊陲還算熱鬧的地方,附近還有遊湖小道,行人不少。
  庭院圍籬由葛藤攀爬而成,雖然也有某種保護咒,不過奧蘭比亞沒有受到多大的阻擋,直接來到門前,敲了三下那個古典的銅環。
  『奧蘭比亞!哈德神父說你這幾天會幫我送東西來,我沒想到你今天就來了!』
  巫醫傑米站在門口給了奧蘭比亞一個大擁抱,這才想了一下,說:
  『你進門通過圍籬時沒有受到什麼阻攔嗎?』
  『嗯……有一點異樣,不過還好。』
  『我設下了至少十種咒語阻止外人隨意進入啊!你只是覺得有點異樣而已?真的如史東所說,你是個與眾不同的孩子!』
  進屋關門時,巫醫笑著說。
  坐在工作桌前,傑米打開木盒時,一臉異樣,說:
  『真不敢相信海口巫師這麼大意,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沒有做任何保護措施?不──等等!』
  開了盒,傑米遲疑地忖道:
  『不!的確有好幾項封咒,但卻好像被洗掉一樣。』他看著奧蘭比亞,詫異地問:
  『這木盒你打開過嗎?』
  奧蘭比亞搖頭,說:
  『沒有,因為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能碰的東西。』
  『看來……你天生俱有解除巫術的力量?』
  『我不清楚,不過史東說過我不需要學巫術,我猜想或許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就算我學了可能也無法使用吧?』
  將小曼放在椅子上,奧蘭比亞看著滿屋內的瓶瓶罐罐,正好奇為何沒有草藥,傑米指著後頭,說:
  『溫室與花房在後頭。』
  『果然,這才像巫醫的家嘛!』
  『事實上,我更喜歡別人稱呼我為巫師,魔法醫療與調治藥物只是我眾多的能力之一而已。』傑米做個手勢要奧蘭比亞過去,說:
  『想看看你送過來的是些什麼東西嗎?』
  木盒中放著幾個盒子與絨布包,傑米逐一將所有東西擺在桌上,說:
  『這些東西來頭都不小,也都有一定的危險性,其中有幾項是詛咒之物,是送到我這邊來處理的,有些則是我會收集起來以備日後之用的。』
  奧蘭比亞點頭。這就解釋了為何要在木盒上頭設下多重防護了。傑米又說:
  『人們會將一些年代久遠、附有詛咒或懸念的物品送到他們居住地的巫師那邊處理,過去,這正是我主要的工作,只不過,這些東西之中也是有我的能力不足以解決的。』
  傑米拿起一個銅框的玻璃盒,瞇著雙眼盯著看盒中的物品──是個戒指。他說:
  『比如說這個戒指,戒台上鑲嵌的是紅寶石,它曾濺過斷頭台犧牲者的血,之前經手多位法力高強的巫師都沒能解除,才會送到我這裡來,但我知道,戒指上頭的詛咒力量太過強大,我也解不了。』
  奧蘭比亞看著巫醫把玩著盒子,並且看見了自盒子之內散溢而出的邪惡能量正繞上了傑米的手,倏地起身,說:
  『傑米別碰!這東西太危險了!』
  他將銅框玻璃盒搶在手上,傑米嚇了一跳,大吼:
  『不!奧蘭比亞你別碰!會被吞噬的……』
  話聲嘎然而止,因為他看見奧蘭比亞手上散溢的詛咒正緩緩的分解,直至那些邪惡能量完全消失。
  『你是怎麼辦到的?』傑米問。
  『我不知道……』奧蘭比亞一臉抱歉,看著手上的玻璃盒,遲疑地說:
  『抱歉傑米,我只是……剛剛看見你拿著這個盒子時,那些邪惡能量──我覺得很危險。』
  將盒子放在桌上。傑米拿了回去,想了想,打開了盒子,拿出戒指仔細端詳。
  詛咒的力量已經完全消失了!
  『奧蘭比亞,其實你也不用為我擔心,雖然我解除不了這東西的詛咒,但它也傷不到我,我在自己身上設有防護咒文的。但我不懂,為何……』
  傑米看著戒指,又看著奧蘭比亞,說:
  『為何你隨便一碰,詛咒就完全消融了?』
  『我不知道。』
  奧蘭比亞聳聳肩,他的確不知道原因,不過他在很久以前就明白,某些系統的法術的確無法對他造成影響,甚至不知不覺就解除詛咒──雖然不是全部。
  傑米看著眼前的孩子,眼底有著不可言喻的神情,接著拿起絨布包。
  『喔!是這個東西啊!對!海口巫師在電話中有提到這個!』
  那是兩根木針,有可能原本是屬於同一根,只是斷掉了。
  『這是紡針。比一般紡針特別的地方,是它有一個解不開的詛咒。』
  奧蘭比亞看見上頭有些能量,但不覺得會構成什麼危險。他看著傑米,傑米笑著說:
  『很淡、很輕量的詛咒,卻是海口巫師都投降的玩意兒!看起來沒有什麼危險性,我先擺著慢慢研究吧!來!奧蘭比亞!』
  他站起來走向裡屋,說:
  『你第一次來吧?來看看我的地下室倉庫吧!好玩的東西非常多,你一定感興趣!不過──』眨眼,傑米笑著說:
  『除非我遞給你既麻煩而我又處理不來的玩意兒之外,請不要隨便碰所有的東西。拜託了!要重新安上保護咒很麻煩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