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九、再次驅魔

  第一攝影棚是封閉的狀態,門口的一些雜物上頭也已經掩上了不少灰塵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進去呢?』
  攝影棚都是採用很厚重的隔間門,或整片的隔音牆銜接起來,除了搬運巨大的道具之外,隔音牆都是封閉的狀態。
  最後,奧蘭比亞敲破了一個雜物小邊間的窗子,翻入了這座已經封閉了一段時間的攝影棚。
  走過雜物、茶水間,到了攝影棚內。
  裡頭充滿了沉沉的濕氣,與一種死寂的氛圍。
  他找到了電源,打開了棚內某些的燈。
  攝影棚仍放置著古典帶著歌德風的佈景,最重要的是,中間是一個祭壇,背景、古牆與古柱的道具也都沒有拆除,但是滿地瘡痍,看起來像是拍完片正要拆卸的當時,突然停止所有動作一般。
  祭壇的地板上畫著一個反的五芒星,旁邊還寫了一些召喚惡魔的咒文。
  奧蘭比亞蹙著眉搖頭。
  正的五芒星是守護力量的話,反的五芒星就是詛咒的力量。
  至於能不能召喚惡魔,或有人說反的五芒星代表惡魔撒旦──這部份就是宗教學上說法了,莫衷一是。
  只是,真正的魔法師在傳承這些符文或咒文的時候,都會經過扭曲,以免真的去驅動了這些力量。
  以往的電影提到這些危險的東西時,要嘛就是隨便亂編的,就算真的找到資料,或請到懂咒語的人員,也多半會經過些許修飾修改,避免經過大眾傳播,宣揚了一些不該為人所知的禁忌。
  然而,現在的人尤其是創作人、電影人,很多是為了誇耀自己的知識,以駁斥別人的錯誤、召示自己的正確,而將一些不該廣為宣傳的東西當成新聞娛樂元素到處發送。
  奧蘭比亞知道,現代許多不該發生的慘劇,其實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被引動的。
  祭壇下畫的反五芒星與符文正確無誤,或許因此引動了什麼吧?幾處還有疑似血跡的鐵黑色噴濺痕跡。
  『有個不知名的魔物被召喚出來,卻沒有送走,仍停留在此。』
  微低著頭,小心地避開一些倒地的木條與釘子,奧蘭比亞一腳踩上反五芒星的邊緣。
  在口袋裡拿起一隻筆,奧蘭比亞拿起剪成細長條、捲成紙捲的白紙,自筆蓋開始包起。
  他緩緩地將那寬約0.7公分的紙條,緊貼地纏在筆身上,說:
  『以我之名綑綁你。現身吧!』
  叫喚出之前被召喚之物,才能進行消滅或是封印。以名捆綁是某些驅魔師常用的方法。
  一般驅魔師使用假名,效果當然不若真名那麼強大,但使用(常用的、平時有在叫喚的)假名也可以避掉本身的命運被連結的危險。
  緩緩地,隨著紙條捆捲了半支筆,祭壇中央緩緩地升起了黑霧,黑霧有生命般地扭動,架構出巨大的形體,不知名的獸首上頭帶著兩個巨角,身體則像猛獸又像妖魔,卻自頭頂被白色的光線纏繞而下。
  逐漸成形的魔物掙扎著抗拒光的箝制,隨著它的形體越來越清楚,它的氣息瀰漫了這個空間,若有常人在現場,只怕會立即大病一場。
  這是貨真價實的魔物!
  這魔物潛伏在此已經有一段時間,艾蒙‧戴納的死亡應該是它造成的!
  在此之前的事,奧蘭比亞沒有查到太多記載,估計不會只有一人受害,若非此處的鬧鬼傳言甚囂塵上,大多數的人都不敢靠近,恐怕會有更多悲劇產生。
  奧蘭比亞將紙條整個纏繞在筆上,以名為力加以束縛,魔影彷彿感應到了束縛它的力量,強大的反撲能量形成風壓,四面八方衝出。
  第一攝影棚自內而外劇烈的震盪,還引起了沉重、深遠的地鳴,在其他攝影棚或園區進行拍攝工作的人都明顯感覺到了異樣,地鳴聲在吵雜聲中緩緩升起,進而蓋過了所有聲響。
  首當其衝的是身在第一攝影棚的奧蘭比亞,他纏在筆上的紙條以不自然的方式緩緩鬆開,好像綑著的並不是一隻筆,而是綑住某種在掙扎的活物一樣。
  受到強大風壓衝擊,他倒退好幾步之後跌倒在地上。
  奧蘭比亞一邊抵擋這股鋪天蓋地的魔力,一邊將前天收來的六顆水晶珠拋向魔影,來自不同空間的力量能形成短暫的推擠與排斥,將魔影的影響力稍微的緊縮。
  他想起身,卻爬不起來,無形的重壓雖然稍被壓制,卻仍充滿了這個空間,與他的力量形成拉鋸,並重重地壓在他的身上。
  ──驅魔師,你的力量贏不了我!
  ──你的名字也壓制不了我!
  魔影以某種非人的言語出聲了,奧蘭比亞看著筆上的紙條持續鬆開,心想或許他的驅魔師之名力量不足吧?
  難道……要唱誦他的真名嗎?
  只不過這麼一想,潛藏在他身後的陰影立即騷動起來,並且,自這個空間之中有個聲音對他說:
  不!不要唱誦你的真名!還不行!
  他咬牙,這個無聲的叮囑令他稍微冷靜,集中精神,彷彿他曾經有著源源不絕的力量一般,重新將紙條緊緊纏在筆身。
  『以我之名綑綁你、命令你,回到你原有的世界!』
  六顆水晶珠緩緩朝魔影逼近,奧蘭比亞手上的筆與紙綑突然著火了,連帶著巨大的魔影也被火燄包圍,當六顆水晶珠爆裂時,釋放出的黑霧與烈燄中的魔影相撞,在第一攝影棚牆壁上留下一幕巨大的黑影殘留。
  他放開手上幾乎燃燒殆盡的筆,在煙塵之中爬起身來,這時,被這裡的動靜吸引而來的人們打開了塵封的大門。
  趁著未落定的煙塵彌漫,奧蘭比亞掩著口鼻,跟來時一樣準備從雜物間的窗子翻出去。
  體力的嚴重流失,讓他好不容易才翻了出去,剛落地,他看見位少女站在前方離他約一百公尺的距離看著他。
  等等?看著他?
  奧蘭比亞不是十分確定,看了四周一眼、確定沒有別人之後,相信這個少女似乎早就等在這裡,而且目標是他。
  少女有張甜美可愛的容顏,身形嬌小,一頭烏黑的長髮,像個娃娃。
  看著他,少女臉上帶著笑,眼眶裡卻隱約有淚光。
  『終於找到你了!』她掩著嘴說。
  奧蘭比亞遲疑地向前走了幾步,沒有說話。想起了剛剛面對魔物時,那個叮囑他的聲音……
  此時,集中在第一攝影棚門口的營區車、人們越來越多,警衛也都趕來了。
  少女回頭看了遠處的騷動,這才回頭對奧蘭比亞說:
  『快離開吧!免得讓別人發現你了。』
  『嗯!』他點頭,準備移動腳步才又問了一句:『妳是……?』
  『我是回聲!』少女拭去眼淚,微微一笑,說:『我是你的守護天使。』
  奧蘭比亞吃驚地看著眼前的自稱是回聲的少女,見少女又催促他:
  『快走吧!我會跟著你的!』
  突然一個白色的殘影晃過,少女就在他的眼前不見了蹤影。
  繞往與第一攝影棚門口相反方向的後巷,奧蘭比亞突然覺得腳下懸浮,跪倒在地上。
  剛剛的驅魔耗了他不少力量,一時之間思考有些潰散。
  漢斯剛剛也繞到第一攝影棚找過他,以超絕的身手,在大批慌張驚恐與看熱鬧的人中找尋他,確定他不在現場便離開了。
  『那規模的騷動真是讓人驚駭,我在裡頭沒看見你,果然在第一攝影棚後面找到你了。』伸手將奧蘭比亞拉起來,好奇的問道:
  『我錯過了什麼嗎?』
  『你可以永遠錯過,我不介意。』
  『史東的孩子,別這麼說嘛!我是真的關心你的!』
  看見奧蘭比亞臉上身上盡是灰塵髒污,漢斯差點伸手幫他清理,想起奧蘭比亞明顯不希望他靠得太近,很慶幸自己及時住手。
  『所以,解決了?』
  『解決了。』
  回視漢斯充滿疑問與打量的目光,奧蘭比亞沒有回應。  
  他倒不是對這個結果有疑慮,而是對自己處理方法的選擇有所遲疑。
  若他當時綑綁束縛魔物時,使用真名會順利很多吧?也不至於耗盡力氣,但他也知道,萬一使用真名,他背後的陰影就不再是陰影了,他將再也壓制不了它!
  所以,那位名叫回聲的少女阻止他使用真名為咒──
  回聲──他的守護天使是不是知道他的身世?她真的是他的守護天使嗎?感覺得出來對方認得他,而他卻對她沒有任何印象。
  漢斯知道奧蘭比亞已經放下了緊繃的警戒,確定他已經成功處理了魔物,看起來雖然安心了,卻不夠輕鬆。
  他看不見鬼魂,卻仍知道奧蘭比亞身後有個命運的陰影,或許……
  這個年輕的、毫無所懼的驅魔師,不巧畏懼的正是那個?
  『史東的孩子,你還好吧?』
  『我沒事,只是累了。』
  聞言,漢斯微笑,說:
  『身為人類,體力失去得快,卻很難補充,我看你得好好吃一頓、睡一覺才行。』
  兩人離開第一攝影棚周邊,趁著外邊場面混亂時走出梅氏片廠,鑽回到加斯塔的車上,雷吉也在,漢斯這才確定地說:
  『奧蘭比亞完成了驅魔;雷吉很意外的也超渡了艾蒙‧戴納,而我這邊電視台那邊都處理好了,我想應該沒有遺漏。』漢斯說。
  『這麼容易?你催眠了主導者?』奧蘭比亞詫異地問。
  『沒錯!我要他去處理掉所有跟驅魔有關的影像,管他用什麼方法。確定不會播出了,我想……觀眾的抗議當下應該讓電視台接應不暇了。』
  『原來漢斯先生會催眠術?』加斯塔似乎以為漢斯也是驅魔師一類的人吧?他大大地喘一口氣,笑著說:
  『我帶各位去吃晚餐吧!』
  『我就不去了,改天見。』漢斯看了奧蘭比亞一眼,開車門就下車了。
  『咦?漢斯先生?』
  『別管他了,他可能有事。』
  的確,吸血鬼進食,只怕不適合太多人一起看呢!何況加斯塔可不知道漢斯的來歷。雷吉催促加斯塔該離開了,免得有人注意到他們,又圍了過來。
  吃完飯,聊一下天,回到教堂的時候都已經半夜了,奧蘭比亞抱著小曼,連衣服都沒有換掉就趴在床上睡著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