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八、上吧靈媒

  記者與影迷、攝影機到處都是,全都擠在大門裡、外,也因此,奧蘭比亞與雷吉趁亂從餐廳旁小道進入片廠。
  除了大門之外,其他的地方幾乎看不到人了。
  靠著昨天才來過的鮮明路線記憶,奧蘭比亞帶著雷吉到艾蒙‧戴納的鬼魂所在地方。
  面對著牆,雷吉呆了半晌,最後才說:
  『你確定那個……艾蒙‧戴納在這裡?』
  奧蘭比亞點頭,但沒告訴雷吉說他剛好踩到艾蒙‧戴納的腳了──算了,反正沒差,因為雷吉似乎是屬於很遲鈍的那類,對於跟鬼魂重疊時會產生的不適,一點感覺也沒有!
  奧蘭比亞將雷吉往後拉扯幾步,然後指著牆的一個角落,沒有說話。
  看了一看,雷吉還是說:
  『可是……我什麼也看不到啊!』
  靈媒的能力在遺傳上,不知道為什麼傳給女人都會呈現出顯性,而且能力較強、較精準。
  傳到男人身上幾乎有高達百分之八十的比例都是隱性的,甚至終其一生都不會顯現出來,能力也比較弱,誤差值很大。
  嘆了一口氣,奧蘭比亞看著坐在牆角、雙手環抱在膝蓋上,低著頭枕在手臂上的艾蒙‧戴納。
  他輕喚:
  『艾蒙‧戴納!』
  這一次,影星完全沒有了動靜,就像他已經化成石頭一般的沉靜。
  ──沉靜、封閉、死寂!
  而且,若非從此完全消失,就是會僵化成為地縛靈。果然如他所擔心的那樣,驅魔師嘆了一口氣,再靠近兩步,對雷吉說:
  『他現在已經完全聽不見我的聲音了。錯過了那一次機會,這次得專家來進行才行!』
  很久以前,奧蘭比亞就發現自己對於幽靈的事,頻率非常不合,雖然看得見它們,卻常常無法溝通,或是無法說服它們……
  『喔?』
  看了走到身邊的奧蘭比亞一眼,雷吉又低下頭去。
  這一次他嚇了一跳!因為──他的腳前真的萎頓著一個縮成一圈的模糊人影!
  『啊……啊啊啊啊!出、出現了!』
  或許是因為奧蘭比亞的靠近,所以現在雷吉完全籠罩於驅魔師的靈力範圍之內吧?
  『很好!終於看見了,你快點叫他!』
  『我叫他?叫他要幹嘛?』
  『想辦法超渡他啊!那不是你的工作嗎?』
  『我……我從來沒做過,我又不是靈媒,都是奶奶、老媽和老妹在做這些事的……』
  雖然嘰嘰咕咕,但雷吉也知道,都已經到這個節骨眼了,還推託就太難看了,行不行?還是試看看吧!
  『喂!艾蒙‧戴納!你聽得見嗎?』
  又叫了兩聲,他看見地上的幽靈微微一動。
  影星遲緩地抬起頭來,一抬頭便瞇起了眼睛。
  『……天亮了嗎?誰在叫我?』
  『天亮?早就天亮了!你的時間觀念跟別人還真是不同哩!』
  雷吉沒好氣地對幽靈說。艾蒙‧戴納舉起手遮在額頭上,許久才問:
  『你是誰?』
  『喔?我是他找來跟你說話的!』
  雷吉作個手勢,指著旁邊的奧蘭比亞。艾蒙‧戴納瞇著眼看著驅魔師,卻似乎睜不開眼睛,遲疑地說:
  『誰在那裡?太亮了,我看不見……就像太陽降落在這裡一樣!』
  以雷吉自己的眼睛來看,身旁的奧蘭比亞就跟平常的樣子一樣,並沒有什麼異樣啊!
  所以,幽靈和吸血鬼眼中的奧蘭比亞,還真的是個像電燈炮一樣的發光體嗎?
  就在這時,奧蘭比亞感覺到四周有著無以名之的壓力形成,當機立斷,他對雷吉說:
  『這裡交給你了!那邊有點問題,我去處理。』
  沒等雷吉回答就向旁邊的攝影棚跑去。雷吉慌亂大叫:
  『喂、喂!奧蘭比亞!你真的將我一個人丟在這裡啊?』
  『你在跟誰說話?啊……光消失了?』
  艾蒙‧戴納喊住了雷吉,同時他也覺得這裡不像剛剛那麼刺眼了。
  雷吉攤手,說:
  『──沒錯啊!兩百萬燭光的電燈泡剛剛離開了。』
  『呃?』
  看著幽靈一臉迷茫的表情,雷吉在他面前蹲下,攤攤手,說:
  『算了,沒事啦。我們聊一下吧!既然他們將這工作丟給我,我就努力一點,不能丟了「鍾斯奶奶」的臉。』
  『鍾斯奶奶?』
  『沒事啦!我在自言自語。』
  『喔?』
  『艾蒙‧戴納,你這個大明星一定不認識我,我是雷吉‧鍾斯,算是你的影迷吧?你是個很讚的演員,長得帥,演技又好,還聽說很敬業,也從不遲到或是耍大牌,雖然很有女人緣,好像也很少有腥煽的花邊新聞傳出……』
  呼了一口氣,他決定以最直接的方式解決幽靈的問題。他說:
  『艾蒙‧戴納,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一直在這裡,無法離開這個角落,或是……難道你沒覺得為什麼都沒有人理你嗎?』
  幽靈低著頭,似乎在思考。雷吉又問:
  『你……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嗎?』
  雷吉的話說完,影星抬起頭看著他,須臾,他才啞著嗓音說:
  『我想……現在我知道了。所以這陣子每個人都看不見我、麥斯不理我的原因,就能夠合理的解釋了……』
  『嗯!你知道就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好好地談一談。』
  『是嗎……』
  艾蒙‧戴納環抱著雙臂,說:
  『既然我都已經死了,又有什麼好談的呢?』
  雷吉索性也挪了位置,在艾蒙‧戴納身邊坐下來,說:
  『你聽我說,我們非談不可,這些事對你很重要──』

  辦公室那邊鬧得不可開交,加斯塔帶來的演員漢斯,顯然引起了很多人的興趣。
  這個從來沒有人聽過的演員,從五官到服裝穿著、氣質,都讓人以為是刻意想符合艾蒙‧戴納在『吸血鬼夜驚魂』裡的感覺──
  就一個吸血鬼角色的外型來說,實在沒有什麼好挑剔的了。
  『各位比我還清楚,艾蒙‧戴納生前所拍的存戲剩下不多了,而甄選會卻接二連三出事,要找到可以接演的演員可能沒有那麼容易。』
  說完開場白,加斯塔正式對劇組的人介紹漢斯。
  『這位是我父親培養多年的演員,我想,他應該很適合承接這個角色,因此帶過來向各位推薦。』
  不少人都在點頭。
  的確,要論俊美度,漢斯還勝了艾蒙‧戴納幾分,個子也高些,又帶著一股現代演員不多見的古典氣質,非常適合劇本對吸血鬼男主角的描述。
  製作人說了:
  『型是OK,但我們還是得看過他的演技、節奏掌握力如何?』
  『要再辦甄選會嗎?我看以現在這部戲的高曝光與觀眾的高度矚目,來參加試演的人一定會更多。』
  劇作家說完,製片說話了:
  『我瞧起來外型是沒問題,演技嘛,既然是勳爵推薦的,我想也不可能太差,不過,畢竟試鏡會是公開的,角色怎麼可能說內定就內定呢?』
  加斯塔接著說:
  『舉行試鏡會或辦比賽來對觀眾強勢推銷內定的人選,這是常有的事,畢竟在競爭激烈又具話題性的比賽中脫穎而出,是為新人造勢的最好方法。』
  眾人就這麼討論起來了,彷彿在玩真的──漢斯還不知道加斯塔要怎麼切到晚上即將播出的節目上頭去?
  但是,製作人卻剛剛好提起來了。
  『公子!那位金髮的新人呢?我們剛剛討論到新的劇情走向,取代艾蒙‧戴納的角色若決定了,會另外安排一個角色給金髮新人(叫什麼名字來的?)。你知道我們播出那段驅魔過程的時段,收視率有多高嗎?』他真是眉開眼笑。
  加斯塔加強了眉頭的縐紋,說:
  『啊!說到這個──父親對這個頗有微詞,畢竟他也是我們栽培許久的演員,都還沒正式出道,怎麼就被用這樣的形式公開……父親那邊,我好難交代啊!』
  『也是……這就得跟勳爵說聲抱歉了!播出的事沒先知會過他,但我有好方法!保證勳爵不會吃虧的!』製作人陪笑道歉,說:
  『讓我們補償勳爵和那個新人吧!』
  果然,播出效果那麼好,要他們撤下好像也辦不到了,製作人更是順著竿子往上爬,提出了一堆合作的點子。
  『是說……那金髮新人他真的會驅魔嗎?除了當演員之外,他還有其他的秘密工作?』
  劇作家和導演都注意到這些問題,那驅魔過程怎麼看都不像是假的,而他處理起來的神態那麼自然,好像身經百戰一樣,一點都不像突遇事件瞎撞的感覺。
  『他名字叫什麼?』場記也想到這個問題。
  『等會兒正式介紹他時讓他自己告訴各位吧!』
  ──讓你們知他的名字還得了?加斯塔笑著說:
  『請問一下,影片的播出是哪一位主導的?』
  製作人以為是要提權利金或版權相關的事,他跳起來,說:
  『公子!權利金絕對沒問題!我可以作主!』
  才說完,漢斯笑著搭上製作人肩膀,將他引到一旁去。他回過頭朝加斯塔眨了一下眼睛,然後帶著一臉莫名其妙的製作人往外頭走去。
  『漢斯先生有什麼辦法處理嗎?』
  加斯塔想不透,不過眼下還得應付這些劇組工作人員,沒有深思下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