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七、 研商討論

  俊美的吸血鬼走到驅魔師的身後,那致命、修長而骨節分明的雙手,握在奧蘭比亞的椅背上。
  『沒想到你的行動這麼快?奧蘭比亞?』
  『嗯,我只是來看看。』
  接著,漢斯雙臂折疊,靠在椅背上。他彎身成奧蘭比亞坐著的高度,在側後頭幾乎碰到了奧蘭比亞的頭髮與耳朵,笑著說:
  『而且……你上電視了。』
  這是在取笑他的不小心嗎?
  驅魔師沒答腔,倒是坐在床上的雷吉‧鍾斯說話了:
  『是啊是啊!真是嚇了我一跳!老妹和老媽正在看電視,晚間新聞裡突然出現奧蘭比亞的臉──受不了女人花痴!(這些話不敢在老妹和老媽面前說)兩人用海豚音尖叫得看有沒有一小時?』
  『從晚間新聞就開始報導了?』
  想到那時自己正與勳爵在吃飯,奧蘭比亞微蹙著眉。
  『嗯!報了好幾輪了。』雷吉‧鍾斯自顧自地說下去:
  『……報導出來後,我就開始到處找奧蘭比亞了。老媽說地點一定在梅氏片場附近,但我還以為你已經離開了──不是已經處理好了嗎?還留在片場附近幹嘛?……這時突然收到一張紙條……』
  說到這兒,雷吉‧鍾斯突然想到──
  該不會……?
  吸血鬼持續著那個動作,看著雷吉‧鍾斯露齒笑。
  『原來那張自窗口丟進來的紙條……?』
  『當然。你以為是誰告訴你奧蘭比亞在這裡的?天啟嗎?別開玩笑了……』
  驅魔師轉過身,巧妙地沒有碰到攀在他椅背上的吸血鬼。他問:
  『找我做什麼呢?』
  攤手,雷吉‧鍾斯搔著一頭雜亂棕髮,說:
  『不知道,就覺得很驚訝呀……』
  獵魔人跟靈媒不同,真正的獵魔人應該不會上電視作宣傳的吧?因為,這是個需要極度低調的工作,看見認識的獵魔人不小心被公開了驅魔過程,雖然覺得不妥,但說起來還是蠻刺激的啦!
  吸血鬼點點頭,接著問出了理所當然的問題,說:
  『你打算怎麼辦?奧蘭比亞?真的要讓那個節目播出你的驅魔過程嗎?』
  面對漢斯的問題,驅魔師思考了一下,剛剛,他就已做過無數次的評估了。
  若非這會對他日後的工作造成困擾,公開不公開這一點,他倒不是很在乎。畢竟,他所用的方法只屬於他個人,別人也模仿不來。
  讓奧蘭比亞真正擔心的是──他的驅魔工作並沒有真的完成,一經披露,大眾的關注一定會形成阻礙。
  最糟糕的,是這個新聞與節目一播出,只怕又有更多業餘的玩家,不知死活地想投入這看起來像電影一樣炫,實際上卻充滿危險與黑暗的一行……
  不知道奧蘭比亞在想什麼,漢斯微笑,偏著頭問:
  『怎麼了?你也很困擾吧?』
  『勳爵在想辦法。』
  『勳爵?喔……帶你來、還陪你吃晚餐的那位爵士?他或許有點辦法,不過我覺得不會成功的。』
  看著漢斯笑著說完他的話,奧蘭比亞蹙著眉問:
  『你在監視我?』
  『史東的孩子,我有責任關注你。』
  『不需要。』
  站起身,奧蘭比亞走到窗前的個人沙發坐下。
  反正有人打擾也沒辦法專心查閱資料了,看著這兩個莫名其妙闖進他的房間的人,他叮嚀自己,以後要養成鎖門的習慣。
  接著,想到什麼似的,奧蘭比亞將視線釘在雷吉‧鍾斯身上,最後停在他的臉上許久。
  這樣直通通的注目,看得雷吉突然一陣不自在,搞不好還臉紅起來。
  ──被這麼美的人盯著看,真是渾身上下一陣騷動啊啊啊啊啊!
  正不知道怎麼辦,漢斯卻將椅子轉個方向,好像拿的不是椅子而是一片羽毛一樣,輕而易舉地搬到床前,面對奧蘭比亞坐下,剛好擋掉半個雷吉‧鍾斯。吸血鬼笑道:
  『奧蘭比亞,在我面前用那種眼神看著別的男人,我覺得頗不是滋味的。』
  調整了視線,奧蘭比亞這才望著這位高大、俊美的吸血鬼,刻意忽略他話語裡的意有所指,說:
  『漢斯,你到這裡來,總不會是為了來參加試鏡的吧?』
  『當然不是。怎麼可能是?我只是想這個笨靈媒可能可以派上用場,所以給你帶來了。』
  點頭。奧蘭比亞剛才的確在想這件事。而雷吉‧鍾斯還在發呆,顯然不知道人家在說他。
  迎視著吸血鬼那帶著欣賞的目光,奧蘭比亞問著可能不會得到標準答案的問題:
  『你既委託我來調查,又顯得對這案子有著高度興趣……希望你沒有瞞我什麼事才好。』
  『沒有。』
  吸血鬼言簡意賅,笑著說。這答案反正也是他早就知道的,驅魔師隨手調整一下浴袍,說:
  『我的確需要幫忙,雖然過去也處理過靈魂的案子,但畢竟那不是我的專長,是的,我需要靈媒幫忙。』
  他不能將艾蒙‧戴納丟在那邊成為地縛靈,不過,要在無阻礙的情況下進到片場處理恐怕很難……
  突然地想到一件事,驅魔師以審視的眼神看著漢斯,後者則刻意一笑,還眨了一下大眼睛,毫不介意奧蘭比亞懷疑的眼光。
  『……漢斯,你看得見鬼魂嗎?』
  『不,我看不到鬼魂。』漢斯不負眾望地搖著頭,說:
  『吸血鬼一向看不見鬼魂,就算是一個有著陰陽眼的人類,一旦變成了吸血鬼,他的天賦仍舊會被永生之毒所拔除或取代。』 
  變成吸血鬼,肉體等於進行了超自然的變化,那變化太過劇烈,不亞於生與死……這是奧蘭比亞自史東收集的資料裡所讀到的知識。
  『我只是感覺到那個片場很詭異罷了。成為吸血鬼除了永生沒別的好處,就是感覺敏銳而已。』漢斯解釋。
  說到這兒,漢斯那對帶著金色的綠眸突然落在奧蘭比亞旁邊的小茶几──上頭的六顆水晶珠。
  吸血鬼收起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遲疑地說:
  『……我可以問嗎?──那是什麼?』
  他指著小茶几,奧蘭比亞則點一下頭,說:
  『這是我自片場帶回來的,封印著一個魔影,我還在想可以用來做什麼。』
  漢斯陡然地站起身,正想走到小茶几前,卻回頭看著門口。
  奧蘭比亞和雷吉也順著看過去,只是雷吉是一臉狐疑,不知道門口有什麼?
  接著電鈴聲響起,是加斯塔。原來漢斯聽見有人靠近房間門口啊?吸血鬼的聽覺真的很好哩!
  看見一個陌生、俊美的男人來開門,加斯塔愣了一下。
  幸好緊接著奧蘭比亞在裡頭呼喚他進去,否則他會以為自己在慌張之中走錯房間了。
  加斯塔看著這兩個從沒見過的人,其中一個跟電影明星差不多搶眼,臉蛋帥得不得了,穿著體面、氣質古典又帶著一點雅痞味,然而,那對綠眸深處卻又予人一種危險、狂野的氣質?
  搖頭,看著另一個。
  另一個長得平庸,有些呆滯,就像是落魄的白領階級或遊手好閒找不到工作的青年……
  『這倆位是……』
  奧蘭比亞還沒回答,漢斯便說:
  『我們是奧蘭比亞的朋友。』
  朋友?朋友也是分等級的不是嗎?漢斯似乎看得出加斯塔的疑惑,笑著說:
  『我們是奧蘭比亞的老朋友,他驅魔的過程若被公開,以後恐怕會造成他不少困擾,所以,我們才想這事兒該怎麼處理好呢?正在討論。這位嘛──』
  漢斯指著雷吉,說:
  『這位是靈媒。』
  見漢斯對加斯塔說話,的態度,雷吉一肚子火!心裡嘀咕:
  『──這傢伙!對別人笑就不會露出那對尖尖的牙齒?平常分明是故意露給我看、威脅我用的!』
  ──現在才知道也只有證明你真的很遲鈍!
  見奧蘭比亞沒有否認,既然是朋友,加斯塔便坐下來一起討論。
  『影片播出的事,父親是覺得這不用太擔心,因為這影集正因男主角演員意外死亡,在徵選續演之人,新聞鬧很大,這個驅魔的過程很容易被社會大眾當成一種宣傳用的噱頭,只要奧蘭比亞低調,等這話題熱度退去就好。』
  『這麼說也沒錯!』奧蘭比亞點點頭。
  『現在除了艾蒙‧戴納的鬼魂要處理之外,還有驅魔影片的事也要解決,對吧?所以我們要操心的是如何在這麼混亂的時刻解決這些事。』
  『沒錯。』
  參考別人的提議或許不錯,畢竟奧蘭比亞對影視業不是很明瞭。
  加斯塔點頭,隨即說:
  『難處在於怎麼將剩下的兩個人夾帶進片場去?』
  要被夾帶進去的其中一人雷吉問:
  『誰要夾、夾帶什麼進去?』
  漢斯的問話比較有建設性,笑著說:
  『先聽你的方法吧!我想有些事既然你覺得可行,那其中的困難度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一起想辦法。』
  加斯塔自然不知道自己正在跟一名真的吸血鬼說話,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這就要請漢斯先生幫忙了,因為這個方法是剛剛看到漢斯先生才想到的。他們欠一位不輸給艾蒙‧戴納的演員,我們就給他們一位吧!』
  漢斯聞言,揚揚眉。加斯塔接著說:
  『本來由我父親出面會比較有份量的,但他剛離開,許多事處理完才能過來,也是有時效上的問題,所以由我直接帶漢斯先生去。』
  至此,在場的人除了加斯塔之外,其餘三個都覺得,鬼怪的事還沒有人的事那麼麻煩。

  一早,加斯塔帶著漢斯到了片場,發現已經有一大群記者與劇組的人『恭候』著他的到來了。
  打扮得像電影明星的漢斯(其實不用打扮就非常像了)笑著說:
  『勳爵公子的面子真大!』
  『哪是我啊?』
  由於加斯塔實在太過年輕了,大部份的人根本不知道這年輕小夥子就是當天帶著驅魔師來到片場的經紀人(?)勳爵公子。
  不過『吸血鬼夜驚魂』劇組的人就不一樣了。
  遠遠看見他們到,就衝鋒陷陣越過人海衝過來,每個人都要搶第一個。
  『那邊!』
  馬上有眼尖的記者與影迷發現一群人朝著某地方衝,也跟著擠過去,現場一片混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