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六、 意外的變化

  共來了三輛警車,他們本來就在片場大門外維持憑弔的影迷與記者的秩序,一接到通報,立刻開車過來。
  警察們一下車便打開車頂探照燈,幾個人以埋伏攻訐的隊形衝入攝影棚。
  畢竟,警察們搞不清楚棚內究竟出了什麼事,報案的人只說攝影棚出事了,有不少演員被困住了。
  『裡面有人嗎?』
  『沒事吧?可以說話的請回答!』
  攝影棚四周都是阻光、隔音的設備,現在只剩下門口照進來的強烈燈光,裡面一片漆黑。
  在現場一片混亂之中,奧蘭比亞和加斯塔悄然地走出第二攝影棚。
  外頭已經入夜了。也難怪啦,他們剛到梅氏片場時,都已經傍晚了。
  摸索著放在口袋裡那些自地上撿起來的小水晶珠,坐上片場巡視車,奧蘭比亞沉默不語。
  加斯塔滿心以為事情已經解決了,也跨上了巡視車,坐在駕駛座,對身邊的驅魔師說:
  『你不知道剛才我有多擔心那些燈光突然滅了一盞或更多盞,你看!……我捏得手心都是汗!那個圖形我見過,叫做大衛星對吧?我還以為那只是搖滾歌手愛用的符號之一,沒想到真的對驅魔有用!』
  『嗯,大衛星。你和那些人都沒事嗎?』
  奧蘭比亞沒有更正他說,搖滾歌手愛用的符號,都是以魔術為基礎的五角星,跟六角星完全不同。
  『我好得很!』
  加斯塔很興奮,不亞於之前奧蘭比亞處理勳爵府魔龍的時候。不過,他也關心地看著奧蘭比亞,問:
  『你會很累嗎?』
  那一次驅逐魔龍之後,奧蘭比亞疲憊的樣子,他印象深刻,莫名其妙整個心糾在一起一整晚,現在不免擔心驅魔之後,奧蘭比亞會有同樣的狀況。
  奧蘭比亞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說:
  『還好,不過我餓了。』
  『喔!哈哈!好!我們去吃飯,這邊也會有提供給劇組吃的餐點啦!就看你挑不挑。』
  『我都好。』
  驅逐師決定先將那突然掩上的顧慮放在一旁。
  他看了第一攝影棚旁那面晦暗的牆一眼,加斯塔正在迴轉片場巡視車,他知道奧蘭比亞在想什麼。
  不過現在七、八位警察和一堆演員、劇組的人擠在這裡,不方便當下去處理那個可憐的幽靈吧?
  
  安卡森勳爵帶他們到片場外的市區飯店吃飯。
  晚餐時,勳爵已經在加斯塔的說明中知道了大約的梗概,艾蒙‧戴納的事也知道了。
  晚餐之後,他安排了距離片場很近的一家飯店兩間房間,他知道奧蘭比亞還想調查一些事。
  『我還是讓加斯塔陪你。喔,不,通行證不必還給我。我得回去了,過幾天我會再來,當然也有可能在那之前你已經處理好一切的事了?』
  奧蘭比亞知道勳爵非常的忙碌,他能特別抽空、推掉兩個會面帶他過來,已經是非常幫忙了。
  勳爵離開後,他與加斯塔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他沒有看電視的習慣,只打開床頭音響,脫下全身的衣服,突然想起那六顆水晶珠。
  將水晶珠放在他不會使用的漂亮透明煙灰缸,即進入浴室淋浴了。
  淋浴時,奧蘭比亞感覺到了陰影的騷動……
  『停止吧──』
  他不知道,若自己無法停下身後那片闇影活化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這個淋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久,走出浴室,坐了一會兒,奧蘭比亞打了房間服務的電話,將衣服送洗──因為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過夜,沒有帶多餘的衣服過來。
  想到了小曼,又撥了通話回教堂。
  『艾里神父人真好!』
  掛掉電話之後,他喃喃地這麼說。因為,講電話的時候,艾里神父剛好在餵黑貓小曼。
  『你出門之後,小曼在生氣不理人,直到剛剛可能因為肚子餓了才回來,我正在餵牠。』
  他還問奧蘭比亞此行順利嗎?又說哈德神父不知道為什麼在叫喚他,就急急收線了。
  穿著浴袍休息一下──看看牆壁上的鐘,已經十點多了。
  他仰臥在床上,呆瞪著天花板,想著每一次驅魔,自己的全部包括精神與肉體,都越接近那片陰影的事實……
  房間的電話突然響起,是加斯塔。
  『奧蘭比亞!不好了!快開電視啊──等等,我方便到你房間嗎?』
  不知道為什麼加斯塔會這麼慌張?
  在等他過來時,奧蘭比亞打開了電視,一直到加斯塔來敲門,不過才三十秒的時間。
  『怎麼了加斯塔?為什麼這麼慌張?』
  加斯塔顧不得禮數,搶走奧蘭比亞手上的電視搖控器,轉台的同時說:
  『你上電視了!奧蘭比亞!』
  驅魔師微微一愣,恰巧電視轉到了加斯塔要他看的那一台。
  『你驅魔的過程被兩台攝影機拍下來了。』
  『呃?』
  『我猜想魔影出現的時候,「吸血鬼夜驚魂」劇組的人被嚇得亂成一團,死的死、逃的逃、昏倒的昏倒,一定沒有人去理會機器是否還在運作,所以兩架沒被人撞倒撞壞的攝影機就一直都還在錄影!』
  『喔……』
  『可是,這也太爛了吧!要播出也應該先得到你或經紀人的許可吧?雖然你並不是真的有經紀人……』
  加斯塔因為慌亂,說話有點顛三倒四的。
  然而,誰看過哪個記者要『亂報』之前會先通知、詢問報導對象,可不可以報出來的?
  好了!現在,電視上的夜間新聞報導了傍晚片場裡,『吸血鬼夜驚魂』的選角發生的詭事。畫面的角落,還預告著發生在攝影棚的一段駭人聽聞的驅魔紀錄片播出時間與『吸血鬼夜驚魂』的劇情片段。
  這真是聳動事件迭起!
  且先不說從男主角離奇死亡、選角時又發生的這一段插曲──
  過去沒看這部戲的民眾,一定會因為這些一件接著一件發生的新聞,好奇而去看男主角死亡前的幾集存戲。
  現在,又多了一段驅魔師在攝影棚內驅魔的意外與報導,這部本來就紅極一時的戲一定會更加爆紅的!
  看見自己的臉清楚地出現在電視上,奧蘭比亞難得一見的目瞪口呆表情,害得一直都氣急敗壞的加斯塔,差一點無法控制地笑出來。
  當然!這可不是大笑的時候!電視上報導著下午發生的事,還有清楚的甄選會片段──

  『吸血鬼夜驚魂』的男主角──俊美男星艾蒙‧戴納於日前離奇兇死,紛擾多時的接演男主角甄選會,已經舉辦過兩次未果,第三次會終於在今天舉行。
  下午約四點多時,甄選會進行到一半,攝影棚內發生靈異事件,除了驚慌逃出的人之外,還有不少演員與工作人員被困在棚內。
  被困的人都親眼目睹了好幾個工作人員被鬼怪吞噬。
  之後,所有人都逃光的現場,突然出現一名不知名的、可能是參加試鏡的演員,他毫不畏懼地站在鬼怪面前進行驅魔。
  本台獨家獲得了驅魔的所有過程記錄。
  記錄影片分別來自現場當時尚在運作的兩架攝影機,保證沒有造假。
  (此時電視畫面是幾幕剪輯過的驅魔影像)
  這位美麗的驅魔人於事後悄然的離開了,沒有人知道他是誰。
  據『吸血鬼夜驚魂』劇組人員證實,他的確是來參加『吸血鬼夜驚魂』試鏡的演員,因為外型太過亮麗,引起劇組爭議。
  完整的驅魔過程將於明晚的『吸血鬼夜驚魂』影集之後播出,本台將為您請到名嘴海德珊先生、靈媒布菈克溫小姐,為大家解說過程。
  當然,記者正在尋找這位美麗冷冽的驅魔者……
  (畫面就停在奧蘭比亞那「美麗冷冽」的半側面特寫上)
  
  新聞每十分鐘即會打上驅魔過程節目的廣告。加斯塔來回在電視前走來走去,還說:
  『那時都沒想到有可能還有攝影機沒關掉的事……報導的錯誤一堆不說,還說奧蘭比亞是參加試鏡的演員?……』
  想了一想,這好像是自己的錯?因為,是他對當時一付要將他們掃出去的導演與製作人這麼說的。
  抓著頭髮,加斯塔打電話給自己的父親安卡森勳爵,跟他說明現在出了什麼事。
  『難怪剛剛好多通電話進來,要我交出某位演員,說得我一頭霧水。』 勳爵在電話裡這麼說。
  『我會想辦法,看能不能壓住那個節目。不過,他們已經打出廣告,加上我並非這家電視台的出資者,所以影響力有限。』
  『不管怎樣,請父親盡力了。』電話就說到這裡。
  愣在床上的奧蘭比亞,許久之後才問:
  『我們住在這飯店裡,安全嗎?』
  這個問題有如當頭棒喝,加斯塔大叫:
  『啊──對!我得去叮嚀一下,免得他們曝露了我們的行蹤!』
  說完,加斯塔便衝出門去了。
  關掉電視,整件事,奧蘭比亞有著啼笑皆非的感覺,魔影的事,還有艾蒙‧戴納的事也還沒處理好!
  這下子難道為了避風頭就要撒手不管嗎?這不是他的行事作風!但是這又該怎麼處理呢?
  他需要幫手,同行的幫手!不過,眼下他還有更重要的事!
  站起身來走到書桌,勉強打起精神,無意義地揮揮手,想將剛剛令他啼笑皆非、新聞什麼的搧到一旁去。
  奧蘭比亞將自己隨身必帶著的筆記電腦打開,連上網路。想找到某些事的資料與答案──雖然機會渺茫。
  突然,他的房門被打開了,這才想起來方才加斯塔衝出去時,他並沒有起身前去鎖上。
  微微抬起下巴看了一眼,奧蘭比亞說:
  『是你們啊……』說完又低下頭看著電腦上的資料。
  『我們?不是只有我嗎?還有誰……』
  站在門口,沒按鈴就自己開門衝進來的雷吉‧鍾斯詫異地歪著嘴。
  疑問還沒有完整問出口,有一隻大手卻自後頭攀住他的肩膀,嚇了他一大跳,整個人僵直在那邊。
  因為被抓得牢牢的,動也不能動,只能面部痙攣、冷汗直流。只聽見攀住自己的人,靠在自己的肩上,在耳邊對著房間裡的人笑著說:
  『我們又見面了,史東美麗的孩子!』
  ──是漢斯!
  雷吉‧鍾斯完全搞不清楚這個吸血鬼到底是什麼時候跟過來的?他進了飯店、到了這裡、包括開門時,明明沒看見有人跟著啊!
  『你們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嗯?』
  注意力仍然在螢幕上,奧蘭比亞並沒有看著他們。
  『有很好嗎?還好吧?只不過是偶然相遇。』
  漢斯拍拍雷吉‧鍾斯的肩膀,不著痕跡地將他推離門口,逕自走進去。
  『史東美麗的孩子,你的房間門竟然沒有上鎖?』
  『嗯,我忘了鎖。』視線仍集中在電腦螢幕。
  『你是如此的秀色可餐,萬一遇到了像雷吉‧鍾斯這樣完全不知禮數的人,在不恰當的時候開門衝進來,怎麼辦呢?』
  ──你老兄還不是一樣?還說我?
  雷吉‧鍾斯在心底臭罵,幸好他也清楚不要跟吸血鬼抬槓會比較安全的道理。
  進了房間,本來沒想什麼,雷吉‧鍾斯突然想到漢斯說的鎖門問題,於是又轉回頭去鎖上,順便將安全鎖也鍊上。
  『獵魔人們似乎都覺得這個世界上有著無論如何也關不住、或無法排除在門外的東西,因此沒有像一般人類一樣那麼注重門戶安全。』
  吸血鬼笑得露出了那白森森的獠牙。
  這些話讓奧蘭比亞回想起史東。
  門關得住人,卻關不住魔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