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四、魔影

  『我是奧蘭比亞。』
  『奧蘭比亞?你是這個片場的人嗎?或是……其他劇組的人?』
  很難得的,在影視圈早已經看膩了美人的艾蒙‧戴納竟覺得自己有點害羞?
  『不是。不過,艾蒙‧戴納,你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
  『我不知道……』
  茫然、猶豫不決而徘徊不去的靈魂,奧蘭比亞並非沒有見過。更可以說,這個世間到處都有。
  奧蘭比亞知道,靈媒與仲裁者所使用的方法,也是『說話』這一項而已。然而他所說的話,未必是鬼魂想聽的。
  思忖了一下,他又說:
  『艾蒙‧戴納,你不想離開這裡到更好的地方去嗎?』
  影星迷茫的望著驅魔師,似乎認為總算有人關心這個問題了。他說:
  『之前,四周剛變成如此迷迷濛濛、好像下一場大霧的樣子時,我還可以走到那邊去……』
  艾蒙‧戴納指著第二攝影棚,繼續說:
  『但是那幾天不是現場一團亂,就是沒有人在工作。漸漸的……我發現,我能去的地方,範圍越來越小。你看──』
  他遲緩地站起身來,慢動作般地向前走了約十來步便停了下來,彷彿碰到牆一樣。
  『……範圍每天一點一點縮小,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大聲呼叫,似乎都沒有人聽見,也沒有人理我,我看不清楚他們,他們顯然也沒有注意到我──這種地方怎麼會下這麼大的霧?太不合理了!只有麥斯偶爾會看著我……』
  『麥斯是誰?』
  想了一下,影星又說:
  『……麥斯是警衛養的狼犬,牠很喜歡跟我玩。』
  說到這裡,影星笑了一下,充分顯示出他迷人的風采。不過,很快地他又沉默了下來。
  『奇怪的是……麥斯現在也不像以前那麼黏我了,牠看見我時,都站得遠遠地,猶豫不決地對我搖著尾巴。』
  ──這樣不行!
  再這樣下去,艾蒙‧戴納會變成地縛靈,再也無法離開……
  『你想離開這裡嗎?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嗎?』
  『……我不知道,我好像……有好多事都想不起來?』
  影星捧著頭,這是個困擾他已久的問題。奧蘭比亞向他走近一步,說:
  『想離開嗎?我教你怎麼離開這個迷濛的迷霧……』

  說到這裡,一些紛雜的聲響突然傳入了驅魔師的耳裡。他睜開了眼睛,與站在身邊的加斯塔都朝了第二攝影棚望去。
  好幾個人大吼大叫、驚慌失措地自第二攝影棚衝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艾蒙‧戴納走了嗎?』加斯塔問。
  『不……我被干擾了,真糟!』
  語氣裡有著深深的懊惱。奧蘭比亞回頭看,發現艾蒙‧戴納又縮回那個角落,顯得更沉重、更晦暗……
  這果然還是要專家處理才行!
  不過,現在更重要的,還是到第二攝影棚去看看,到底出了什麼事?

  閃過了幾個幾乎是跌出來的人,奧蘭比亞一進入了第二攝影棚那扇厚實的隔音門,一股詭譎的風便朝他捲了過來。
  那風形成了霧般的效果,令所有的人眼睛恍若蒙上了薄紗。
  加斯塔也跟著擠進攝影棚──反正奧蘭比亞沒說他不能進來嘛!甫一跟上,他便在迷濛的視線中看見了奧蘭比亞拋出什麼東西的動作。
  『啊……是在我家使用過、將那隻獸困在一個範圍的水晶珠?』
  水晶珠──好像是奧蘭比亞用來封住某個空間,或是製造一個安全範圍的道具?
  加斯塔心想,有機會一定要問清楚。
  四周的濃霧有如幻覺,在忽明忽滅的燈光中、極具戲劇效果的佈景前,與雜沓的人聲形成詭異的對比。
  很快地,加斯塔發現,還有好幾個熟面孔驚懼地擠在角落。
  他甚至還認出其中幾位演過哪部戲、演過什麼角色。顯然,他們都是來參加接演吸血鬼的角色試鏡的演員吧?
  『你們沒事吧?』
  加斯塔擠過一大堆東倒西歪的燈架、音箱和他認不出來的器材,走到這個角落。
  『怎麼回事啊?發生了什麼事?』
  面對加斯塔的疑問,這幾個演員緊緊相擁在一起,全身發抖,說不出話來,只指著前方有個古典室內佈景、燈光聚焦的地方……

  奧蘭比亞一共使用了十三顆小水晶珠,水晶珠落地之後散開,旋又彷彿被引力相互牽引,朝中心旋轉集中。
  到了一個定點,水晶珠便不再動了。
  看到這裡,加斯塔輕喘一息,笑著安慰身邊這些年齡都比他大上十歲的演員,說:
  『別擔心,不管發生什麼事,現場已經有位專家在處理了。』
  如果加斯塔知道實際的狀況,如此篤定與輕鬆的話,他可能說不出口。
  奧蘭比亞看著水晶珠,微微顰眉,海藍之眼閃過一絲驚訝,道:
  『──我的結界無效?』
  話聲方止,十三顆小水晶珠中即有七顆如鞭炮般爆開,隨即化為灰屑。
  這無疑嚇到了加斯塔,雖然他跟一群人擠在後頭,離那事件核心還有一段距離,但還是嚇了一跳。
  『……沒問題吧?』
  喃喃自語的加斯塔回憶著。奧蘭比亞曾經使用七顆那樣的水晶珠,在勳爵宅第裡封住那頭困擾他們好久、巨大的龍啊!
  難道說……出現在這個片場的鬼怪,比那魔龍強大嗎?
  煙霧中,燈光忽明忽滅,攝影棚內的古典佈景顯得詭異神秘。站在好幾架東倒西歪的攝影機、燈架前,奧蘭比亞等著。
  他使用的東西不多,一般狩獵者與驅魔師所使用的道具,他也幾乎不用。
  許多東西與符號的力量源自於『信仰』,尤其是古今大眾的信仰。
  大眾的信仰多半與自我的慾望、恐懼有關,架構在這些不穩定的情緒之上的信仰,再虔誠都有可能扭曲,不是一種穩定的力量。
  但,這個世界上仍然有些符號的存在更為古老。它們存在於人類信仰之前,它們的力量則來自真正的『力』。
  事前的沙盤演練對於真正的突發狀況,是完全派不上用場的!只是一般人都搞不清楚這一點……
  當然,奧蘭比亞還有許多方法應付各種突發狀況──此刻,他正待著事件的發展,小水晶珠是他的試探石。
  進入了這座看似正常,卻隱約帶著晦暗隱情的攝影棚,空間中瀰漫著奇異的濕氣與氣場拉力……
  就一座使用率如此高的攝影棚來說,是不可以任這樣的溼度腐蝕昂貴器材的!因此,這是突發狀況──因某種突然降臨的存在而引起的氣場變化。
  他知道,最難以對付的,就是這類無形無狀──好吧!或許它能夠形塑出人們看得見的形體,但它們本身卻沒有實際的形骸,是靈體、能量存在。
  忽明忽滅的攝影棚燈光,加強了某種力量的形成。
  奧蘭比亞拿出銀色細刃匕首,選擇性地朝幾座燈擲射而去。七個巨大高架燈被敲破,棚內整個暗了下來。
  彷彿如此一著,某種連結起來的線即被切斷了,跟加斯塔窩在角落的演員們,都感覺到身邊的緊繃氣息緩和了一些。
  這是錯覺嗎?
  看著站在之前出事地點的年輕人,有一個演員顫慄地以沙啞的聲音問:
  『真的……沒問題嗎?那年輕人是誰?』
  『他是驅魔師。』
  加斯塔簡單地回答,因為他努力地在這陣不自然的煙霧中,觀察奧蘭比亞的動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