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三、調查

  教會圖書館在早上的時間人不太多,查閱資料也很方便。
  要調出關於『梅氏片場』的基本資料並不難,網路上就有一些。
  那是個專門拍攝電視影集、廣告、小成本電影的片場,總共有六、七座攝影棚,也出租給一些獨立製片的小成本電影公司拍片。
  艾里神父拿著一疊他收集來的報導走過來,放在桌上時,發現奧蘭比亞正在上網瀏覽『梅氏片場』的簡歷。
  『沒想到奧蘭比亞對這個案子有興趣?』
  『覺得奇怪,所以調查一下。但我想,雖然大家都在議論,只怕真正的內部消息大概找不到公開的資料。』
  艾里神父坐在旁邊,將自己拿過來的雜誌與報紙隨便翻一下,說:
  『八卦雜誌對這件事倒是著墨蠻多的,這一本還有靈媒的說明呢!』
  奧蘭比亞也拿起一本翻閱,說:
  『只要出事,就是愛說閒話的人發揮本事的時候了。雖然對這種心態不以為然,不過八卦雜誌倒是常有些不同角度的報導與說法。』須臾,他問道:
  『有什麼方法可以進入片場實地勘察?』
  艾里神父一愣,想了一想才說:
  『除了演員與拍片相關人士,外人在這種時候,警察會比記者容易點。他們在宣傳期之外的時間都恨死記者了。然後,就是找出資者之類的人比較容易吧?』
  奧蘭比亞思忖著,艾里神父突然說:
  『可以問問安卡森勳爵,他似乎有資金投資一些影片的拍攝。』
  『喔?那太好了,我請勳爵公子幫忙問看看好了。』
  艾里神父看著奧蘭比亞,心想:你可以直接找勳爵啊,他非但不會拒絕,還會協助到底的。
  不過回頭又想,奧蘭比亞自己到片場去,說不定靠長相就能通行無阻了。但這話很容易予人調侃的感覺,所以艾里神父沒有說出口。
  艾里神父沒有待很久,回教堂去忙了。

  四個多小時之後,奧蘭比亞便到了『梅氏片場』了。
  此時已經是黃昏了,停好車走到在停車場的入口,便看見了安卡森勳爵與加斯塔遠遠地在向他招手。
  有相關人士的接引要進去的確容易多了!
  瞧門口還擠滿一堆記者、衛星直播車,還有幾輛警車。不少影迷舉牌、拉著印有艾蒙‧戴納布條大喊,鮮花到處都是,很多人要求要進去弔祭……
  門口與四周都鬧得不可開交,他們卻從警衛室直接進去了。
  安卡森勳爵明白奧蘭比亞必定是來調查一些事的,因此他也知道讓奧蘭比亞自由通行對他會比較方便。他交給奧蘭比亞一張通行證,說:
  『這是高階通行證,比一般通行證層級高,也沒有時間限制,可以進入幾個攝影棚,但也不是全部都能去,一般正在拍攝的棚還是限制外人進入的。』
  『嗯!謝謝。』
  『如果你需要,我就讓加斯塔陪你。』
  『謝謝,我想我需要麻煩公子。』
  安卡森勳爵再次熱切地與奧蘭比亞握手,然後走到別處去了。再次見到奧蘭比亞,加斯塔有說不出的興奮,說:
  『接到你的電話真是高興!我也很想打電話給你,但爸爸叮囑說不可以隨便打擾你。』
  加斯塔知道他想要先到命案現場去看看,便去借了一輛片場巡視車。
  命案現場在靠近第一攝影棚外不遠處,現場已經清理過了,但是……依然留有一些痕跡──
  一般人看不見的痕跡……
  『那邊,請公子開到那邊。』
  奧蘭比亞指著片場的一面牆。
  加斯塔只陪父親來過幾次,因為對拍片並不感興趣,自然對地理環境也不熟,更不知道兇案現場在哪裡。
  不過,他也已經知道奧蘭比亞的底細了,他是個真材實料的驅魔師,聽他的準沒錯。
  看著一幕透出血色黝暗之光的第一攝影棚邊牆,奧蘭比亞感受到了那一股殘留著的鬼魂意念。
  那個角落現在只放著一個小吊架與幾個空木箱,這個已經徹底清洗的角落,根本看不出是兇案現場。
  加斯塔將片場巡視車開到奧蘭比亞指定的地方靠邊停好。
  他們了下車,有一堆人擠在不遠處的第二攝影棚門口,吵吵鬧鬧地似乎在討論什麼事。
  那群人離得不是很遠,吵鬧聲傳入了他們的耳裡──
  『再不開拍就完了!這是個宣傳點,趁艾蒙‧戴納還有八集也就是八周的存量,要趕緊找一個接替的人才是!』
  『我們並不是沒試過,你也看見啦!約了二十幾個演員試鏡,大家都有意見。』
  『要接演的演員不能遜色於艾蒙‧戴納,可是又說不能太過突出,你說這兩種情況都會引起觀眾的排斥。好啦!這樣到底要怎麼選角?』
  『那接下來的試鏡呢?裡頭有十幾個人在等,到底要不要進去?』
  『沒有共識,試再多演員都沒用!』
  原來是在爭議選接演的人啊?這的確是很大的問題。
  『吸血鬼夜驚魂』電視影集,加斯塔也看過一季,演員棒、編劇佳,內容紮實,而且還重金請了著名的電影級、專門拍影集最重要的首播的導演來導前兩回。
  總之,這是一部事前看好,播出後成績也不錯的影集,遇到主要演員離奇死亡的事,想必大家都焦頭爛額了。
  加斯塔不由自主地看了幾眼那些爭吵的人,倒是奧蘭比亞站在吊架與木箱前,不知道在看什麼。
  人死了,卻死得不夠死……
  死去的人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尚處於那種生與死的震撼當中……
  『喂!等一下,你們是誰?』
  他還在搜索一些訊息,卻聽見有人在大吼。
  『調查已經結束了,現場也清理過了,不要再……』
  出聲的是製作人。
  或許是有人注意到兩個非關係人員靠近兇案現場,都轉過頭來,其中製作人對站在兇案現場的奧蘭比亞和加斯塔大聲咆哮。
  連日來的調查已經磨掉了所有人的耐性了,現在連選角都卡在這邊懸而未決,對於無關的人對兇案現場的好奇心,覺得實在煩透了!
  然而,當他看見轉頭過來的奧蘭比亞時,卻猛然停止叫罵──
  不僅是製作人,其他的如場記、編劇、造型師……等等劇組眾人員,皆對他行皇家級的注目禮!
  即使是向來不喜歡美型美人(男)的導演,也不自主地將眼睛定在他的身上。
  『光啊……』
  不知道誰喃喃地說了這一句,讓加斯塔差一點笑出來。
  『你們是誰?』
  好不容易有人收回心神,問道。語氣已經不似方才的製作人那般惡劣。
  『我們是……』
  奧蘭比亞正要說話,加斯塔趕緊接著說:
  『我們聽說有試鏡,特地過來看看,啊,當然,我們沒有報名,因為來不及。這位──是我們力捧的新人。』
  其實加斯塔並不知道奧蘭比亞要怎麼介紹自己,不過萬一他據實以告,說自己是位驅魔師,恐怕會被趕出去吧?
  『力捧的新人?』
  製作人與導演看著奧蘭比亞,又問:
  『那麼你是……經紀人?太年輕了吧?一定有問題!』
  聞言,加斯塔陪笑,拿出父親的頂級特殊名片,說:
  『不不不!經紀人算是我父親,我只是來見習。我父親是安卡森勳爵。』
  『啊啊……安卡森勳爵啊……他最近幾年不僅投資拍片,也在栽培新人了嗎?觸角延伸得很快嘛!』
  看來安卡森勳爵的名號果然大家都知道,既然名號很好用,加斯塔覺得,那幹嘛不用呢?
  『那麼,你們在第一攝影棚前幹什麼?那邊很久以前就沒有在使用了!』
  場記說完,奧蘭比亞則問:
  『什麼原因沒有在使用?那是哪一家電視公司或拍攝單位承租的呢?』
  轉頭看了一眼那個兇案現場,場記聳聳肩,說:
  『上一個承租的紀錄是在幾個月前,那之後就沒有人使用了。』
  『嗯……不太清楚,我們一直都是使用第二攝影棚。你問這幹嘛?』
  場記自覺很了不起,雖然他一直盯著奧蘭比亞看,但卻還有多餘的理智可以思考問題、加以回答。
  不過,導演與製作人、編劇與化妝師、造型師已經另外圍成一圈在討論了。
  『天啊!真是太漂亮了!你看過如此具有中性美的演員嗎?』
  『我敢說若他來接演吸血鬼──天使般的特質詮釋魔鬼、神父般的聖者扮演吸血鬼,效果一定會出乎意料的好!』
  編劇與化妝師、造型師都興奮得不得了,彷彿已經決定是他來演了。
  『不行!』
  導演與製作人斷然拒絕,導演補充說:
  『他太奶油味了。我戲裡的吸血鬼一定要是個「男人」,非常MAN、但俊美的男人!像那樣漂亮、像女人的男人不合整部戲的感覺。』
  製作人也點點頭,不過,心裡想的卻是別的事……
  ──嗯嗯,雖然不適合這部戲,但我一定要收為旗下班底。
  這型的看起來都不會演戲,不過不會演戲沒關係,有不少製片與出資者,都喜歡那類型的床上玩具,只要懂得在床上怎麼玩就沒問題……
  這時,第二攝影棚裡的另一個場記開門走出來,大喊:
  『喂!請大家快點進來吧!來試鏡的演員們已經都等得不耐煩了!』
  加斯塔不愧是世家出身,雖然尚未滿二十歲,卻挺懂得怎麼看場合應對的。他說:
  『選角是當務之急,請各位先忙吧!我就帶我們的新人到處見習一下,不打擾各位了。』
  『沒關係啊!你們可以進來看看,不是要見習嗎?』
  『好的,等過一會,大家試鏡了差不多了,我們再去打擾。』
  雖然編劇與化妝師、造型師都希望奧蘭比亞也可以試個鏡看看,不過,他們沒有經過正常的程序,一定會落人話柄。
  等到那些吵吵鬧鬧的人都進入了第二攝影棚,加斯塔大呼一口氣,說:
  『開玩笑,一進去不知道要被耽擱多久,那我們怎麼調查第一攝影棚的事?不過我是小看了你對他們的吸引力了。』
  奧蘭比亞則笑著拍拍他的肩,說:
  『多虧你的隨機應便,要不然我們非但不會被請進去,還有可能被趕出去。』
  說著,朝著剛剛他覺得奇怪的地方走去。
  這麼一望,奧蘭比亞便已知道,這裡除了那個茫然迷失的靈魂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那個『兇手』……已經不在這裡!
  短短的幾分鐘之間──就在方才與『吸血鬼夜驚魂』電視影集的劇組談話過程中,『兇手』消失了!
  加斯塔發現奧蘭比亞表情變了,問:
  『怎麼了?有很奇怪的東西在這裡嗎?』
  『不……相反的,消失了。此處只剩下了那個至今還不知道自己已死的靈魂。』
  『嚇!?』加斯塔嚇一跳,大聲問道:
  『你是說……那個演這電視影集主角的艾蒙‧戴納的鬼魂……在這裡嗎?』
  不得了!他真的嚇了一跳,臉色驟變明顯到奧蘭比亞忍不住輕笑出聲。
  為什麼人要怕這種茫然不知自己已死的鬼魂呢?這世間多的是人們理應害怕的事物,人們卻恍然不知……
  『那……怎麼辦啊?奧蘭比亞會處理鬼魂嗎?』
  加斯塔不知不覺退後了兩步。
  點點頭,年輕的驅魔師微笑著說:
  『這不是我的專業,但我還是試著跟他談談好了──雖然我不是靈媒。』
  加斯塔並不知道人要怎麼跟鬼魂溝通,他只看見這個天使般的驅魔師閉上眼睛,沒有再說話了。

  四周建築物的影子消退,既如薄霧又似暮色裡的剪影。
  奧蘭比亞看見了坐在地上的艾蒙‧戴納。
  這個享譽電視圈正待大放異采卻英年早逝的影星,此刻正低著頭,雙手無力地倚在自己膝蓋上。
  『你是艾蒙‧戴納對吧?』
  好一會兒,影星才緩緩抬起頭,看見一個淡淡的、散發著他無法理解的曦光的人站在面前。
  那張精緻美麗的面容是他從未見過的,只能說這種美不屬於凡間之物!
  『你……』
  彷彿已經好久未曾說話,艾蒙‧戴納驚訝於自己的聲音如此沙啞,他清一清喉嚨,說:
  『你是……誰?你是幽靈,亦或是……天使?』
  ──天使!
  他的腦子彷彿被松汁糊在一起,竟然想了這麼久,才想起這個形容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