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片廠魔影

二、陰影

  一早,奧蘭比亞沖個澡之後順便洗了衣服,將自己的衣服晾起來。
  小曼吃完早餐,在他的腳邊繞來繞去撒嬌。
  『好孩子,你還是待著這裡吧!我有重要的事要辦,可能無法分神照顧你。』
  抱了一下小曼,然後他自己走到公墓公園停車場去稍微清洗自己的車子。在公墓公園散步了片刻,心裡決定了某事。
  這一個星期裡,奧蘭比亞住在教堂後的小宿舍。
  哈德神父是真的希望他能放鬆地休息一段時間,除了勳爵府、史東的事之外,沒再說什麼了,似乎不想讓他多添煩憂。
  在白天,他偶爾會到教堂內,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看書或沉思。偶爾,他也會到教堂旁的公墓公園散步,坐在樹蔭下的椅子想著過往種種。

  史東的故居,刑事封條已經撤下、命案調查告一段落。
  奧蘭比亞向哈德神父請了假,車子開到了史東的故居。不算遠,車程約兩小時。
  一個人慢慢的整理這棟滿目瘡痍的房子。
  其實,他也只能略盡人事。
  兇案發生之後幾天,房子的水電即已停止輸送。要住下來是不可能的,奧蘭比亞也只能稍微整理一下,讓它看起來不那麼悽慘。
  他不忍心讓史東的家變得荒廢,不過,他最大的目的還有一個──
  他選擇獨自在這屋子裡渡過兩夜,沒有帶著黑貓小曼,因為他不知道在史東的故居會有什麼東西等著他。
  第二天夜裡,他終於知道事情不如他想像的那樣;他並沒有等到任何值得懷疑的魔物出現。
  除了多日前在這裡遇到的吸血鬼漢斯之外,其他的魔物似乎都自史東故居附近消聲匿跡了……
  這是因為魔物們已經知道伏魔獵槍失效了嗎?亦或是史東已死,它們自然轉而尋找下一個目標?或只是單純認為獵殺狩獵者的任務達成,撤退了呢?
  坐在黝暗的屋內,心思自然會飄往意識的深層去,平日不會去想的事,此時都會湧上心頭。

  已經記不得是幾歲開始,他慢慢地對於自己身後的影子產生了恐懼。那種恐懼來自靈魂深處,但是他卻不想調頭就走。
  可以的話,他想要與那個名為恐懼的東西面對面看個仔細、瞧個清楚!
  說來,他並不害怕任何的鬼怪與魔物,那些東西行走於這個世間,對他而言就跟在路上遇到行人一樣的自然。
  但,籠罩於他的命運之上的那一席黑幕,卻形成一個除了他沒有別人可以發現的陰影。
  思考中斷,因為他聽見一個細微至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在黑暗的屋內響起。
  『你一點都不害怕?』
  漢斯的聲音在黑暗中傳來,但奧蘭比亞沒有任何動作。
  『狩獵者不該一個人坐在黑暗中思索,他們總是追逐。』
  漢斯頎長的身影降落在窗前,站到了奧蘭比亞面前。
  在吸血鬼的眼裡,坐在眼前的人如日光一般的明亮奪目,足以引起飛蛾撲火的效應。
  但那光卻不是因為他那耀眼如光冠的金髮,也非因那白皙晶瑩的皮膚,而是靈魂之光!
  這是很妙的事!尤其是對吸血鬼來說!
  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敏銳、最完美的生物,感知強過所有面對危機時具未卜先知能力的動物;速度也凌駕於獵豹十幾倍以上;力氣更是強過黑金剛幾等。如果他們願意,也夠小心、心靈夠堅強,他們可以永生永世活下去。但是,他們仍是『生物』。
  『吸血鬼』是人類為他們標示分類的稱呼,是有血有肉的生物,只是不同於人類,是其他類似人又非人的種族罷了。他們與多數的人類一樣,看不見靈魂這種能量。
  即使他們各方面的能力都超越人類好幾倍包括眼力,卻因為依然擁有最大的弱點──肉體,因此在獵魔人眼中,算是較為低下的魔物。是的,或許他們敏銳到能夠感覺到幾公里之外的威脅、能夠知悉明日將至的危機,他們仍然看不見靈魂,所賴以為生的,也是血肉而已。
  然而,奧蘭比亞在他的面前透出了靈魂之光──本來他不應該看得見的光……
  那光足以讓他心甘情願地放下自己的永生,只為了去觸摸與品嘗那個熾烈的毀滅之火。
  奧蘭比亞輕揚著帶點高傲的細眉,好一會兒才將視線轉移到眼前的吸血鬼身上,說:
  『我只能告訴你,史東是狩獵者,我不是。』
  聞言,吸血鬼搖頭,他撫摸著數日前自己在門口留下的銀刃痕跡,說:
  『怎麼可能?你擁有狩獵者的速度與身手,你深得史東的傳承。』
  『沒錯,獵鬼的一切知識皆是史東教我的,但是──我是驅魔師不是狩獵者,驅魔師只接受委託,不會主動去追逐魔物。』
  『原來有這樣的差異。』漢斯點點頭,露齒笑:
  『那麼,我可能會比較喜歡驅魔師一點。』
  奧蘭比亞站起身來,走到窗邊,看不出來他究竟看的是那一扇破碎的窗,亦或是窗外昏暗的街燈?
  他說:
  『被吸血鬼喜歡,可能不是什麼好事。』
  『你很聰明,這的確不是什麼好事──除非你是個極度離經叛道的人,喜歡與世界背道而馳。』
  『有什麼事嗎?否則,我不認為驅魔師應該要如此頻繁地與吸血鬼見面、談話,即使我們可能有合作關係。』
  漢斯聳肩又攤手,微微一笑,說:
  『好吧!再不說明來意,我可能會被你趕出去。我想委託你一件事。』
  奧蘭比亞也笑了起來,但是笑裡隱藏著別的心思,點點頭說:
  『這可算得上是件創舉,我從未接受過吸血鬼的委託案。』
  『凡事皆有第一次。』漢斯雙手插在口袋,笑著說:
  『奧蘭比亞,你可以聽聽案子的內容再決定要不要接受。接受,我會帶你去事件地點;不接受,我也絕對不會在這裡繼續纏著你,我會乖乖離開。這樣好嗎?』
  聽起來,答應的話好像是給足了對方糾纏自己的好藉口?因此,奧蘭比亞不置可否,不過也沒有出聲拒絕。
  漢斯掀開外套,將插在背後腰帶上的幾份報紙抽出,交給了奧蘭比亞。

  吸血鬼夜驚魂男星於片場被殺──
  吸血鬼的詛咒!俊美男星艾蒙‧戴納離奇死亡──
  艾蒙‧戴納死因離奇!女性影迷傷心……

  屋內畢竟沒有燈光,要看完所有的字也挺吃力的,因此奧蘭比亞只是瀏覽過幾份剪報的大標題。他說:
  『這看起來像是謀殺案。』
  『警方也這麼想。』
  『但你不以為然?』
  ──感覺上像謀殺案,但……
  吸血鬼的感覺比人類敏銳好幾倍,無庸置疑。如果一個吸血鬼認為這是個有問題的命案,那麼,它就一定有問題,並且是人類的執法者所不能解決的問題。
  須臾,奧蘭比亞看著漢斯說:
  『對狩獵者來說,這可能會是個好案子。』
  聞言,漢斯眨著眼,笑著說:
  『我也這麼想。一有怪事發生,一定會有獵魔人湧向前去調查。想到你可能有興趣,我才來通風報信的,誰知道你並不是狩獵者,所以我只好改為委託。』
  『為什麼一定要找我?本市還有別的獵魔人,我想你應該知道。』
  『我跟他們不熟,他們恨我們這種生物入骨,我怎麼可能去找他們?就算認識他們,我也只想找你。』
  看著眼前微笑的吸血鬼,漢斯如此坦白地道出自己想盡辦法接近他,奧蘭比亞覺得很可笑。
  或許……漢斯真的有他特別的地方,史東才有可能選擇與他合作吧?
  他們的合作,絕非僅止於這種通風報信,畢竟……有個吸血鬼的幫手,絕不會只將他拿來當線民──真是這樣就太暴殄天物了。
  不過,奧蘭比亞並不打算太過依賴他。
  點點頭,嘴角有些笑意,他低下頭將報紙對折拿在手上,轉身走出那扇破裂的大門,邊走邊說:
  『我會先研究這案子,不過……若非圈內人出面委託,我是不會自己去淌渾水的。』
  漢斯也跟著走出來,攤攤手,一副悉聽尊便的模樣。
  走到圍籬前,奧蘭比亞緩緩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這棟空屋,夜風將那頭長長的金髮旋起,拂過他那美得足以傲睨萬物的臉。

  史東,再見了……
  這次,是真的永別了。
  不,或許在那麼多年之前,我們早已別過……

  留下那個人類模樣的吸血鬼,奧蘭比亞開車離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