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吸血鬼

五、吸血鬼安什麼心

  『史東要給我的信,為何會在你的手上?』
  面對奧蘭比亞的疑問,漢斯只是聳聳肩。
  這個疑問合情合理,但也並非是一定要回答的。交給奧蘭比亞那封已經泛黃變色的信,漢斯微笑,輕輕揮手,消失在黑暗的馬路上。
  望著手上的信,想著過去總總,竟不知道是否要拆開來看?
  奧蘭比亞慢慢地朝史東的家而去,腳下盡是遲疑與不確定,在沉寂的紅磚道上顯得突兀。
  雷吉‧鍾斯好奇地看著奧蘭比亞。他清清喉嚨,問:
  『嗯……有件事我很好奇,這房子的主人是你老爹?那他出事時,你怎麼不在他身邊?』
  奧蘭比亞一震,若非街燈昏黃,他的臉色看起來一定更加蒼白。
  但他明白,不是那句話具有殺傷力,而是那一件事實──史東死的時候,他人在哪裡?
  跟著進入屋內,雷吉‧鍾斯見奧蘭比亞都不回答他,騷著頭說:
  『……我是不是說錯話了?對不起,我好像管太多了。』
  走到壁爐旁,雷吉‧鍾斯撿起自己剛剛用來丟奧蘭比亞的道具,以異常興奮的口吻對他說:
  『原來你真的是狩獵者,難怪可以躲開我的攻擊!』
  『……』
  看了一眼剛才被眼前的青年拿來攻擊他的十字架與木樁,奧蘭比亞那美麗的嘴唇微啟,沒有說話,心想:
  如果我會被那種東西打到,我也不用再混下去了。
  『好好喔!你竟然能跟吸血鬼交朋友。』
  雷吉‧鍾斯又說,語氣充滿欣羨。他似乎是個喜歡說話的人,也絲毫不介意有沒有人回答他,一個勁地發問與喋喋不休。
  奧蘭比亞嘆一口氣,坐在方才他坐著的椅子上,一會兒才說:
  『我要是你,就不會相信吸血鬼。』
  『為什麼不要相信吸血鬼?』
  『對他們而言,我們只是會思考會說話的食物而已。』
  『喔?是喔?會思考會說話的食物?好悲慘的感覺。好吧!我考慮看看。那麼,剛剛吸血鬼說的迷迭香又是什麼東西?那不是一種食物用的香料嗎?』雷吉‧鍾斯問。
  不知道他是故意忽略人家其實一點都不想理他,或是因為神經實在是很粗大?
  對他而言,這是難得的機會啊!──這些資訊是完全查不到的,關於除魔的一切都是獵魔人的專屬機密。
  奧蘭比亞瞇著雙眼,說:
  『……如果你有師傅,這些「常識」應該都會教導給你吧?不過,你……看起來的確不像獵魔人。』
  奧蘭比亞說得非常直接,等於是在質疑雷吉‧鍾斯可能不是正統的獵魔人。
  雷吉‧鍾斯抓抓頭,很老實地說:
  『我這是祖傳的啦!但,的確不是獵魔人,不過我的人生志願就是當個獵魔人啊!我叫雷吉‧鍾斯,奶奶是靈媒,大家都叫她鍾斯奶奶,她總是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到我媽那一代是最強、能力最高的吧?可惜這項家傳的能力,一向只傳給女性……』
  所以他很懊惱,沒想到連遺傳都有性別歧視。
  聽到此,奧蘭比亞搖頭。
  看來,用冷漠的態度和語氣也趕不走這個闖空門又沒自覺的傢伙,他只好站起來,走出史東的房子,一邊說:
  『就請你安居樂業吧!以後遠離妖魔鬼怪與獵魔人,當個幸福的平凡人。』
  雷吉‧鍾斯見他走了出去,撿起自己的背包,追上前。
  『喂!再多跟我說一點獵魔人的知識嘛!還有,我看那個叫作漢斯的吸血鬼挺無害的啊,說不定可以藉由他知道更多關於吸血鬼的事啊……』
  『離他遠一點。』
  走到停放於遠處的車子,開了鎖,奧蘭比亞坐進駕駛座才說:
  『那個漢斯的話裡有許多疑點,而且,他不是一般吸食血肉的吸血鬼,是個有力量的古老吸血鬼……』
  『真的嗎?你是怎麼知道的?』
  雷吉‧鍾斯好驚訝。不過奧蘭比亞對於這個笨問題置若罔聞,接著說:
  『會逼得漢斯向獵魔人靠攏,那麼他的敵人一定強大得多,很有可能是有「陰影國王」之稱的吸血鬼之王。萬一那真的是他的敵人,你還不閃遠一點的話,有一天你一定會痛恨自己今日的愚蠢。』
  奧蘭比亞不得不說重話。
  有些人就是喜歡冒險,卻又對於危險完全沒有應變能力,尤其是這些對黑暗太過好奇的人們,被那些浪漫的電視劇或小說所騙、沒自知之明的業餘玩家實在是太多了,到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喂!──別走啊!』
  雷吉‧鍾斯看著奧蘭比亞的車揚長而去,他朝著馬路的那一頭大喝一聲,嘆一口氣。
  『好不容易遇到夢寐以求的人物,竟然什麼話都問不出來……』
  一轉身,差一點沒嚇得屁滾尿流。
  那個本來已經離開的吸血鬼漢斯,就站在他的身後,笑容裡咀嚼著令人望而生畏的白森森獠牙。
  『啊……啊……』
  只能目瞪口呆地發著毫無意義的聲音,雷吉‧鍾斯一步一步向後退。
  他當然也知道,退一步與退一百步甚至是騎著摩托車逃跑,都逃不過一個吸血鬼的獵殺,但是他就是克制不了這些愚蠢的舉動。
  奧蘭比亞說得對,有一天他有可能會痛恨自己今日的愚蠢──沒有想到『那一天』就是當下!哪有人現世報這麼快就來啊?真不公平!
  看多了人類知道自己離死不遠時會有的複雜心情與愚蠢模樣,漢斯臉上有著輕微的笑意,他雙手插在口袋,說:
  『看得出來,你對我很感興趣,是不是?』
  『呃……這、啊、哈哈哈──』
  有興趣,也要在狩獵者的保護傘之下,才能感覺得到興趣啊!現在,一點也不有趣!非常不好玩!
  漢斯輕甩一下頭,及肩的捲髮隨之擺盪,他說:
  『我可以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事,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相信我……』
  漢斯才說完,雷吉便接著說:
  『對!奧蘭比亞剛剛才說不可以相信你……』
  啊!才說出口他就想狠狠地揍自己幾拳──為什麼不看場合說話呢?豈料吸血鬼聽完,哈哈大笑起來。他說:
  『很好!好孩子!我喜歡聰明的孩子,奧蘭比亞的確不該太過於信任我,因為……我對他,可是有非常濃烈的興趣的。』
  『呃?意思是說……很想吃了他?』
  說完,雷吉又緊緊地握住拳頭,差一點敲打自己的頭。
  吸血鬼微笑,那完全看不出歲月痕跡、完全沒有皺紋的蒼白臉上有著難以理解的光。
  『要這麼說也可以。不過,正確的說,是因為我很喜歡他,希望他未來能夠當我的愛侶。』
  『──│呃?』
  『他真的很閃耀,不是嗎?匪夷所思、嘆為觀止……全身恍若帶著神界之光一般的閃亮……』
  ──哇啊啊!多麼露骨的告白啊?還吟詩耶!原來吸血鬼是這款的?
  雷吉呆呆地看著眼前演舞台劇一般的吸血鬼傳述自己的情意,再來一盞路燈照在頭上的話他就是電影明星了。
  吸血鬼真的喜歡亮晶晶的事物啊!奶奶!妳說得一點也沒錯……
  可是,這些話幹嘛要跟他這個局外人說啊?彷彿回應雷吉心裡的疑問一般,漢斯轉頭看著他,令他心下一凜。
  『不過……我就會勸你要多信我一點了。』
  『為什麼?』
  雷吉話聲方落,眼前一花,本來離他約有二十來步之遙的吸血鬼,現在就在他跟前,並且一手掐著他的脖子,將他提起來。漢斯微笑,說:
  『如果,你敢壞了我的事,我會先殺了你。』
  『啊啊啊啊……』
  感覺到脖子和身體好似要分家的痛苦,一股氣差一點接不上,雷吉掙扎著說:
  『能不能……請你說清楚一點?比如說……是什麼事?好讓我……不要不小心……就「壞了」你的……事?』
  吸血鬼笑著說:
  『很簡單,你什麼都別做,也不准去死纏著奧蘭比亞、不准靠他太近……』
  『O.K.!──我照辦。』
  所以,偶爾纏他沒關係就是了?
  放開了雷吉,吸血鬼點頭,說:
  『未來我們見面的機會非常多,當然,你可能看不到我、不知道我在不在你的周遭,不過,你的一舉一動,我可是看得很清楚。』
  ──真倒楣!怎麼會招惹到這樣一個吸血鬼?還會跟監他?回去肯定被媽媽與妹妹笑死!
  然而,這個漢斯該不會真的想將奧蘭比亞變成他的同類吧?這怎麼行呢?奧蘭比亞可是個獵魔人啊!
  萬一他變成了吸血鬼……
  漢斯接下來的話,令雷吉開始懷疑──這個吸血鬼是不是能夠聽見別人的思考呢?
  『你也不用太擔心,暫時可以將我當成朋友。現在的局勢對我來說,獵魔人的奧蘭比亞會比吸血鬼的奧蘭比亞有利,我需要他「是個獵魔人」。』
  說完,發現雷吉仍舊張大了嘴呆愣著,漢斯以為他聽不懂,補了一句:
  『我暫時不會動他的。』
  再度笑了一笑,那聲音與風共鳴,雖然稱不上震耳欲聾,卻鑽刺著雷吉的耳朵都痛了起來。
  『可是……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吸血鬼不是都會催眠嗎?直接催眠我就好了呀!』雷吉‧鍾斯按摩著發疼的喉嚨,發出疑問。
  『那就不好玩了。』漢斯笑了笑。
  一眨眼,吸血鬼又消失了,留下一個獃愣的雷吉。
  『……我這到底該說是幸運或是倒楣呢?吸血鬼獵槍沒找到,卻遇到了狩獵者和吸血鬼……』
  喃喃自語地,雷吉‧鍾斯在夜風中四處張望,慢慢地離開了這條荒蕪的馬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素蘭的一方夢界Mysteriousland

Heatht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